酒巷笙歌主贝实践金莲小仙女到厕所里勾搭

913

视频推荐

开处出血

“


“只要我长脑子,不会的。”秦渊淡然的回道。”





他们难以想象,竟然有人能有这么大的力量,竟然从球场外,直接将球扔进了球门之中!



 ..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蔺修观打算带着吴翠莲张翠花姐妹还有十几个重金买来的勇士扮成商队南下到关中敌后去,秦渊顿时开怀一笑,对着身边的宋威简说道:“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能找到这对姐妹来跟他一起出马,这撩妹的技术可是有一套啊!” “额……也不知道这家伙走的什么门路,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帮手,我还准备等他没人可找的时候,将那几个不成器的牢卒送给他当护卫呢,看来这长得跟女人一样,就是有女人缘啊!” 宋威简微微错愕,嘀咕了一声就跟着秦渊来到了城主府的偏门,看到已经整装待发的蔺修观等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阵好笑:“就这歪瓜裂枣的模样,出去不被人打劫才见了鬼了呢!” “宋将军这话就说的不对了!” 看着满面嘲讽的宋威简,蔺修观倒也毫不客气,直接出言反击道:“这长相普通才能够扮成商队前进,要是都和我们城主大人一样英明神武,一看就是一方豪杰,怎么可能跑商呢?是不是啊,城主大人!” “哈哈,说的也对,不过你们路上多加小心,先到萧关,看看那里的情况,然后用电报给我发过来看看,大雪封路,这信使也不知道没有胆子还是抽不出来人手,已经几天没消息了,你们到萧关没事的话,就往南走去关中,如果有事情的话,就原路折返,不要和对方做接触!” 秦渊微微一笑,交代了蔺修观两句,后者赶忙拿着一根笔将这些话原原本本的记下,然后双手递过纸笔给秦渊说道:“城主,这多少签个字吧,我怕到时候田锋俢将军不认识我,见了怀疑我们的话,也多少会有些说辞不是?” “果然细心!” 对着蔺修观微笑着点点头,秦渊很自然的将自己的名字签在了下面,而一边的宋威简则小声的说了句“马屁精”,不过在场的人都当做没听到,蔺修观装模作样的给自己的属下们鼓了鼓劲儿,然后就带着大家离开了固原城的东门,朝着茫茫的官道走去,冬日里肃杀的气氛顿时从城外出现,众人的心中都有些惴惴不安,好在谷蕲麻不愿意过度分兵,路上掏了点贿赂给拦截的斥候,蔺修观一路前行而去,很快消失在了茫茫的雪原之上。闪舞小说网.. 送别了前途渺渺的蔺修观,秦渊刚刚回到自己的城主大堂,就看到一个属下带着一个身穿黑纱的女子站在大堂外面,看到秦渊回来了,那随从慌忙走进大堂中,对着宋威简小声的说了些什么,后者微微一愣,看了看门外等着的女子,对着秦渊低声说道:“那女人要单独见您,说是您的故人,不知道……” “让她进来吧,你们先下去,等着,这天下能够杀了我的女人应该还没出生呢!” 秦渊摆摆手,让宋威简下去,屏退了左右,看着啊身穿黑衣,面带黑纱的女子,秦渊默默的将手边的温茶放在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说道:“不知道这位故人可能用真面目示人啊?” “秦门主,好久不见!” 黑衣女子对着秦渊行了礼之后,就站了起来,目光中闪过一丝恨意,然后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脸上的黑纱揭下来,然后对着眼前的秦渊鞠了一躬,后者微微一愣,思索了半天,才在自己记忆的深海当中找到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原来是凤欣小姐啊,真是多日不见啊,看来伤情恢复的很不错啊!” “秦门主说笑了,当日秦门主未下死手,小女子能够苟活于世上,也算是恩情满满了!” 陈凤欣对着秦渊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轻轻的抿了一口下人送上来的茶水,秦渊闻言一愣,轻咳一声,咧嘴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没有让凤欣小姐夜夜诅咒在下不得好死,我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什么恩情满满的,真是不敢当啊!” “废话少说,我这次来就是来代表沙鬼门门主穆洛柯前来向秦门主劝降秦门主的,希望秦门主能够迷途知返,将秦皇门并入我沙鬼门,然后我沙鬼门愿意在外围适当的时候,出兵骚扰谷蕲麻军的背后,如此,固原城之围可解,秦门主也可以继续在固原城中欢乐快活,岂不美哉?” 陈凤欣微微一蹙眉,很快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秦渊闻言不屑的笑了笑,然后端起手边的茶水,冷声说道:“如果我不肯呢?” “那就算是秦门主能够血战之下,击退谷蕲麻军的进攻,想来到时候秦皇门应该没有几个人还能站着走了,我沙鬼门来如风去如潮,转瞬之间就能够杀到固原城下,上次有蔺修观千里报信,不知道这次秦门主可能有决心连战两家,力保固原不失?如今秦皇门可是连定远城的人马都南下了,萧关城的乌合之众不值一提,秦门主你可就这点家当了,好好的想一想吧,不要让那些为秦皇门血战而死的老兄弟们泉下有知,知道秦皇门遭此劫难,灰飞烟灭,他们的努力可就白搭了!” 陈凤欣淡淡一笑,将自己早就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秦渊听罢,将手边的茶水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对着陈凤欣挥手道:“你可以走了!我秦皇门从来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威胁,而且你沙鬼门是个什么东西,我秦皇门的手下败将,连老家崇冈城都被我秦皇门一举荡平,竟然还敢过来劝降我?让你们门主穆洛柯把脖子给我洗净了,我秦皇门拿下谷蕲麻的人头之后,第二个要宰了的就是这个不知道哪个山窝窝里面出来的野狐禅,一个七阶武者也敢对我秦渊劝降,他脑子被驴踢了吧!” “在下明白了!” 对着秦渊微微点头,陈凤欣站起身来,将自己脸上的黑纱遮在脸上,转身就施施然准备离开,秦渊看着陈凤欣的背影,有些不是滋味的说道:“自从梅姨死了,你受了不少苦吧?” “多谢秦门主关心,在下现在已经是沙鬼门和血影门的双料副门主,秦门主的关心在下心领了!” 陈凤欣的身躯微微一震,眼前顿时浮现出干娘的身影,含着眼泪,恨声说道:“在下早晚要来替秦门主收尸,请门主大人死的豪迈一点f河的水正冷着呢,我师父等着您下去陪她呢!” 言罢,陈凤欣见秦渊再无多言,默默的走出大堂,在下人的引领下从固原城中离去,看着这个坚强的女人,秦渊的脸上写满了迷茫,微微的叹口气,秦渊转过身去,正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忽然看到陈凤欣刚才喝的茶水下面,似乎多出了一张字条! “明日午夜,谷军夜袭西口,汝勿死,待我杀之!”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看着面前字迹潦草的纸条,秦渊微微摇头,很快将手中的纸条放在了烛光上面点燃,然后在一团灰烬燃烧殆尽之后,就招呼镇守西门的甄震前来! “拜见门主!” 穿着一身铁甲的甄震走到秦渊的面前,单膝跪地,行完礼之后就站直身躯,一脸激动的看着秦渊,在他看来,秦渊既然这个时候忽然召见自己,肯定是因为有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听说蔺修观那个小白脸都有机会出城骚扰敌后,自认为比蔺修观强上百倍的甄震自然不甘人后,毕竟被别人问起来廷议之时为何没有自己,这个问题是很难回答的! “甄震啊,西门的防守如何啊?” 秦渊看着站得笔直的甄震,不免咧嘴一笑,摆手道:“没有特别的事情,你不用这么紧张,你现在的任务还是要防守好西门,虽然只有三十几个兄弟,地势也高,易守难攻,但是敌人越是会从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发起进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 甄震大声答应,看着秦渊满是期许的目光,认真的说道:“请门主放心,城在人在,我甄震只要活着,敌人就不可能从西门跨过去!” “好!不过我更希望你们能够活着,永远的活着,当我的好兄弟!” 秦渊微微一笑,看着甄震认真的样子,低声说道:“敌人攻击西门,最好的时间就是夜半时分,让诸君惊醒,不要半夜犯困误了大事,城中的预备队我准备放在靠近城西的地方,需要的时候尽管开口,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对了,城头上的火把和旗帜不要变化,以免敌人发现我军已经注意到西门动向的事情,懂吗?” “明白!” 这才发现自己的四周竟然没有人陪同秦渊,甄震赶忙答应,带着无限的憧憬离开了秦渊的议事堂…… (本章完)







穆薇看着眼前女佣人面上的冷淡更是生气,索性也不再遮掩,咬牙切齿的道:“安然,强扭的瓜不甜,你何必要一直抓着天澜不放!”钱苏子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松厦海,将手中的复印件递了过去,一边的芦笙赶紧上前接住,交给松厦海,后者拿着复印件看了半天,仔仔细细的从头看到尾,猛然间一拍桌子,对着空气大吼道:“混账东西!在老夫面前做戏,还打算临阵倒戈,活该被秦门主枭首示众,活该!”

“杀!”“当然,去看秦渊那有可能是为了联盟,但去看看秦皇门的地址。

来源:菊良谷

空难之后的婬乐:

一、换句话来说,与其说他们在拜佛,不如说他们在拜希望!”

二、这些活靶子虽然是移动的,可是靶子的移动轨迹完全是有迹可循的,只是一眼,他就看出了这个靶子接下来要移动的方向是哪里。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心停下!” 蔺修观对着眼前的马夫低声说道,后者乖乖的让马车停下,远远的看着从山林中走上官道的马队,那黑衣骑士的样子顿时表明了他们的身份——沙鬼门的骑兵! 这样的骑兵蔺修观在耀州城的时候也是见过不少,可是如今如此连绵不绝的车队,却是很少见到的,蔺修观斟酌着这些人的动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对着马夫说道:“我们现在渡河向前冲去,能不能赶在他们之前冲到固原城?” “这恐怕不能,主子马车和马匹是不一样的,到了一定的地方,说上不去就上不去了,咱们不是骑兵,没法子的!” 马夫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主子,从前自负中带着风流脾性的蔺修观如今就像是长大成人了一样,沉稳中带着干练,让人很不适应! “如果我骑着马冲呢?你和马车留在这里,如何?” 蔺修观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马夫,后者微微一愣,看着面前的两匹马,低声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要是让人发现了,您可就完了啊!” “好,我知道了!” 蔺修观点点头,对着马夫大手一挥说道:“卸车!” 说完,就跳下马车,在寒冷的冬夜,将眼前的马车车架从马背上拿下来,然后拉着一匹马,坐着一匹马,就悄然度过了结冰的黄河,然后到了东岸,疯狂的拍打着马背,向着北方冲了过去! “什么人!” 正在带着黑衣骑兵前进的何钦元猛然间听到耳边传来错杂的马蹄声,紧接着朝对岸看去,只看到两匹骏马正在河岸边飞驰,上面只坐了一个人,飞驰的速度极快,而且看样子十分像是着急前往固原城回报情况的细作! “给我追!” 毕竟是沙鬼门十三家中何家的大公子,虽然知道这次的队伍由代理门主穆洛柯带领,但是打头阵的何钦元还是直接招呼起身边的黑衣骑兵,冲向黄河对岸追赶起夺路狂奔的蔺修观! 听到身后传来密集的马蹄声,蔺修观更是不敢大意,连回头看的想法都没有,只是一个劲儿的拍打着胯下的马匹,希望尽快和身后的追兵拉开距离,但是蔺修观很快忘记了,自己胯下的骏马只是用来拉马车的驽马,和沙鬼门用来烧杀抢掠的战马却不是一个等级的,不等奔出几千米,身后的何钦元就带着人杀到了尽头,而此时的蔺修观胯下的驽马已经有点吃不消了! “换马!” 蔺修观的脑海中顿时闪出了这样一个念头,看着崎岖的河岸沙土路,蔺修观的身躯一阵,猛然间将身边空跑了很长时间的驽马拉到身前,然后纵身一跃,从这匹马跳到了那匹马的背上,然后不等拉住刚才那匹马的缰绳,就听到身后猛然间传来一声破空的声音,一支利箭狠狠的此中刚才自己坐着的马屁股上,顿时,这马儿哀嚎一声,风一样的冲向旁边的盐碱地,蔺修观无可奈何,松开马的缰绳,然后将身体尽量的匍匐在马儿的背上,然后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箭雨,蔺修观心中一恨,猛然间从自己的袖口抽出平日里用来防身的匕首,对着自己胯下的马肚子就是一刀! 顿时,鲜血如注,马儿嘶鸣不断,蔺修观胯下的驽马仿佛受了惊一样,根本不管马背上的蔺修观,疯狂的向前冲锋而去,一路上撞开篱笆,撞开垃圾堆,总之连脚下的路况都不再注意,只是一个劲儿的向前猛冲,如同发了疯一样! 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胯下的驽马弄的散架了,蔺修观累得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身后确实被拉开距离的追兵,蔺修观的脸色从才稍微好点,用手堵住胯下驽马的伤口,蔺修观努力站直自己的身体,朝着远方看去,只看到远远的一座孤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虽然距离自己的距离还挺远,但是能够看到城池的轮廓,蔺修观感觉自己已经是十分的幸运了,安抚了一下停歇下来的驽马,蔺修观调整了一下马头,刚刚要冲向西北方向的城池之上,就听到前方一阵冷笑传来,黑暗中,三十几名黑衣骑士排成一排,正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的到来! “这……” 看到熟悉的沙鬼门黑衣骑兵的样子,蔺修观的身躯猛然间如坠冰窟,看着这些人在黑暗中明闪闪的刀锋,蔺修观的脸色一阵煞白,不等对方说出话来,自己主动承认到:“不错!我就是代表穆门主前往秦皇门报信的人,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啊?” 听到蔺修观义正言辞的话语,正在带着人前来围堵蔺修观的何钦元顿时杀了眼睛,周围的黑衣骑兵也是一阵愕然,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众人的目光中都闪烁疑惑的神情! “你再说一遍!” 何钦元挥舞着手中的大刀,从队列中骑马走出,看着眼前一脸肃然的蔺修观,眼中的神情复杂而多样,充满了警觉和怀疑! “我说,我是奉了穆门主的命令,前往秦皇门报信,将阁下的行踪报告给秦皇门门主秦渊,然后借刀杀人,在固原城城下将您杀害,如此一来,我穆门主的竞争对手就不存在了!” 蔺修观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何钦元,脸上的表情肃穆而悠然,说出来的话如果不是内心知道答案的话,恐怕连他自己都要相信自己的话了! “好啊,穆洛柯,你这个王八蛋,我记住你了!” 何钦元恶狠狠的对着地上啐了一口,然后也不等眼前的蔺修观做多余的解释,直接挥手让身边的人上前将蔺修观抓住,后者微微一愣,猛然间将手中的匕首对着何钦元扔了过去,然后也不管后者是不是被自己打伤了,直接嚎叫一声:“他死了!” 说完就驾驶着驽马夺路而逃,从这队骑兵的侧面冲了过去,后者乱作一团,不少人竟然真的去询问何钦元的伤情如何,后者大骂着将在空中被接住的匕首扔在地上,然后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对着手下怒吼道:“孩他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追上这小子,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说完,就调转马头冲向前面的蔺修观,后者跨着驽马,一个劲儿的度过黄河,然后冲到官道上面,也不管浑身的冰凉,只是一个劲儿的向前冲去,然后一边冲锋,一边对着空中大喊:“沙鬼门杀过来的!沙鬼门杀过来了!” 阵阵呐喊声让固原城南面的居民们顿时紧张起来,不少听到叫声的居民纷纷收拾细软,然后朝着四面的山林逃去,整个官道上一片杂乱,给后来追上来的何钦元等人造成了不少的困难! “妈的,难道天要亡我?” 看到前面的三道壕沟和固原城南面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的战场,蔺修观胯下的驽马忽然哀嚎一声,狠狠的摔在了一道壕沟当中,蔺修观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后面追赶的何钦元等人已经到了固原城的南门前站好,看着远处的蔺修观,二话不说,掏出背上的马弓,对着蔺修观就是一阵箭雨刺来! “啊!” 惨叫声从蔺修观的口中发出,正在攀爬第三层壕沟的蔺修观哀嚎一声,摔倒在了冻得硬邦邦的泥土上面,远远的望着前面灯影稀疏的城墙,蔺修观的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迸溅出了恐怖的想法! “我不能死,我还要建功立业!” “前面的兄弟们,沙鬼门的人杀过来了!放箭啊!” 蔺修观对着前面的固原城南城门大喊一声,整个人顿时声嘶力竭,重重的摔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然后痛苦的昏了过去…… “簌簌簌!” 三声诡异的破空声猛然间从远处的城墙飞了过来,正要将地上的蔺修观拉到马背上的何钦元猛然间抬头一看,只感觉远处的城墙上似乎有一阵机械碰撞的声音传来,整个人好奇的看着远处,希望能够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 “这样的距离,箭雨根本不可能飞过来的!” 何钦元喃喃的说着,正要扭头将地上的蔺修观拉起来,只感觉眼前精光一闪,自己的脑袋顿时飞了起来,看着前面马背上的无头尸体,何钦元感觉自己似乎很是熟悉,但是有那样的陌生,远远的望着四周的白雾,何钦元的眼睛前面一片冰冷,紧接着就陷入到了深沉的黑暗当中! “给我放!” 对着旁边的三名弩机手大吼着,镇守南门的甄震用手中的望远镜看着正在壕沟前面聚集的黑衣骑兵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从战场上缴获来的十二架的弩机刚好每个城门配备三架,结果刚刚用了不到一天,这些东西就派上了用场,看着在弓箭射程外聚集的黑衣骑兵们,甄震也不客气,一边让人紧闭着大门,一边让身边的弩机手们尽情的训练,这种坚硬的弩枪只要战场上结束,就可以重新回收,自然不担心消耗的问题,虽然偶有磨损,但是修修补补也是很容易的,这一点甄震已经弄清楚了! “簌簌簌!” 又是三声弩机的声音传来,刚刚失去头目的沙鬼门众人顿时杀了眼睛,看了看已经昏死在地上的蔺修观,和已经变成无头尸体的何钦元,这群烧杀掳掠很是拿手的乌合之众忽然发出一阵惨叫,然后就拍打着胯下的骏马,逃离了固原城的南城门,鬼知道上面的弩机能够发射出多远的弩枪。.. 这些珍惜自己生命的黑衣骑士,纷纷溃退之后,城墙上的甄震就打算收手,不过从望远镜中看着外面空地上的几匹骏马,甄震还是忍不住站起身来,领着一直小队,小心翼翼的出了城,然后到了战壕前面,将这些战马拉回城中,也是到这个时候,一个还算机灵的小哥才猛然间发现,刚才大家觉得已经死了的倒霉蛋,竟然还残存些空气! “看这个人的打扮,估计是情报队的高级间谍吧,穿的这么好,给他带回去!” 甄震对着那名发现蔺修观没死的小兵笑笑,然后就不以为然的跨上骏马,带着大家进入到了固原城当中,也是到这个时候,甄震才发现,蔺修观刚才怒吼的信息断然没有半点错误,刚刚关上城门上了城墙,一大群的黑衣骑士就重新聚集在了固原城的南门,在损失了几名黑衣骑兵之后,将固原城围得水泄不通…… (本章完)

 金瓶风月完整版在线播放:剧情国产A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