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可以不活在幻想里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28

怎样才可以不活在幻想里剧情介绍

。



“你们两个这么劝琳琳离开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让琳琳离开之后,然后你们吞并了我孙家?”

“他们是来找你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人群后方一个人怒声道。…

“额,背过来吧!”



梅红玉等到众人都走了,这才站起身来,一脸无辜的看着秦渊说道:“我这几天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打不过谷蕲麻那个混蛋,但是其他人我还真不害怕呢,门主,是不是给我弄个事情做做啊?”分秒之间,那些来落仙山的外门弟子,直接被碾压的一个不剩!



“秦渊同学谦虚了,老师知道你可是很厉害的哦!”李欣眨了眨眼睛说道。

秦渊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这个地图是?”秦渊好奇的看着挂在不远处的大地图,这地图除了尺寸颇大之外,最让人意外的就是,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各样的信息,出了城池道路和水流山川这样寻常的地理情况之外,还写了特产,规模,可 以供养的古武者人数,还有被朝廷确定的城池建制等等五花八门的信息都在上面写满了,有的地方甚至还将多长时间的一次封山封路的信息给标注了出来! “这个是我们这些天在河套平原四周游历的时候,搜集到的各种信息,都标注在了这张地图上!”苏飞樱微微一笑,颇为得意的指着身后挂起来的大地图说道:“秦门主,你看看这地图上,实际上河套平原最富庶的地方既不是固原城,也不是号称聚富的耀州城,而是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的鸣沙城,不是吗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那里可是固原节度使马斌的地盘,我秦皇门虽然和马斌的关系并不深,但是也不想轻易得罪这个地头蛇,到现在马府都还被我保留的好好的,现在正好交给了贺兰荣乐会长居住,所 以我不可能为了你苏飞樱和贺兰华胥,去和马斌撕破脸的!”秦渊摇摇头,淡然的看着苏飞樱,后者的脸色一变,随即和缓下来,面带微笑的说道:“但是鸣沙城之前可是我们贺兰会的地盘啊,我们想要拿回来应该不困难吧,而且谁说我们不能够和朝廷敕封的节度使 共同居住在一个城市当中呢?” “之前贺兰荣岳大长老就是这么想的,结果换来的就是被刺使大人不断的借机肘击,以及招惹来更加麻烦的对手!”秦渊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苏飞樱,脸上的表情充满了不屑,后者闻言一愣,眉头一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做到自己的位置上,对着秦渊说道:“看来我们的沟通十分的不容易啊,我还以为大敌当前,秦门主 会答应任何可能帮助自己取得胜利的条件,但是显然我想错的,秦门主似乎认为自己取胜的把握很大啊!” “当然!”秦渊昂着头,脸上没有半分的畏惧,对着四周的贺兰会弟子看去,鼻子里面发出一股气流,嘴上说道:“我们秦皇门在昨天凌晨时分,在被人声东击西,而且炸塌了城墙的情况下,只损失了三十多人,就将涧山宗三百多人的尸体留在了固原成的城头上,这也是为什么涧山宗的谷蕲麻会让那么多人赶制投石机的原因,没有了投石机,涧山宗那群没有卵蛋的废物们根本不敢冲上我们秦皇门把守的固原城墙,而且昨天上午,在固原城东,我们秦皇门和贺兰会长的人马一起抵御了涧山宗副宗主的二百多人的攻击,最后敌人全军覆没,涧山宗副宗主路辉伽的双手也被我砍伤,所以涧山宗的千余人马,连我们秦皇门 把守的固原城的城墙都没有摸到,就已经损失了将近一半的人马,沙鬼门又是矛盾连连,除非他们不要命的拼死进攻,否则的话,这场围城战,我们秦皇门是赢定了!” “好吧,秦门主有如此信心,确实是好事” 对着秦渊看了看,苏飞樱的脸上有些愕然,轻轻的咳漱一声,对着秦渊微笑问道:“那不知道,秦门主现在的手上还有多少可战之兵啊?” “加上贺兰会长带来的七八百人,还有一百多人黄府禁卫军的人马,我们保卫固原城的人马只多不少,不需要苏小姐操心了!” 秦渊脸上依然充满自信,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对于这个问题十分的不屑,苏飞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身体微微的发抖,捏着拳头说道:“那就是说,秦门主不担心我们会站在秦门主的对立面了?” “不担心,正好可以借机给我赵鹤朔兄弟报仇,这件事情我不在乎!”秦渊摇摇头,丝毫没有给苏飞樱面子的打算,后者长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渊,眼中的挑衅很快变成了愤怒,一边的乐绍奉看到苏飞樱这个样子,连忙站出来打圆场说道:“两位大人,何必这么制气呢 ?大家都是同路人,涧山宗是什么东西,我们怎么会和他们站在一起呢,秦门主啊,难道我们的条件,您就是一点都不答应吗?这也不太合适吧!” “答应你们又能怎么样呢?”秦渊微微皱眉,一脸无奈的说道:“让你们在这里呆着?能够给我们分担多少压力呢?而且此地根本不能放手,只要对方在门口用烟熏火烤,这里面的人就会被呛死,到时候是你们牵制敌人,还是我们要冒险出城救援你们呢?让你们进入固原城?那贺兰会自己的矛盾我应该怎么处理呢?天天看着你们在城墙上械斗?牵连原本还算稳固的固原城防?乐长老,我们也是老交情了,你说你要是秦皇门的门主,你 应该怎么办呢?” “可以将我们安排在瓮城当中防守啊!”一直没说话的孙威平忽然开口说道:“秦门主啊,我也是当过您的侍卫的人,对于固原城我也算是有些了解的,固原城四个城门都有瓮城的设置,所以让我们去守卫瓮城如何?这样一来不就可以和贺兰荣乐 的部下隔离开来了吗?” “不可以”秦渊无奈的摇摇头,对着孙威平说道:“守城的时候固然可以如此,但是战斗讲究的是通力合作,两个有非生即死矛盾的人站在一起,没有互相捅刀子我就算是谢天谢地了,所以说,这个提议断然是不可以 的,你们在这里继续呆着吧,我还要回去安抚一下贺兰荣乐的情绪,相信跟着我一起来的裴夫人已经将我见到孙威平的情况给贺兰会长汇报了,我不能让我们盟友之间,心生嫌隙!” 说着,秦渊转身就准备带着彭玟怔离开这里,坐在位置上的苏飞樱顿时大怒,站起身来说道:“秦门主,你既然如此绝情,就休怪我们贺兰会的兄弟们不给你面子了!” “你想怎样?”秦渊的声音越发低沉,扭头看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苏飞樱,默然的将双手放在自己腰间的青铜双股剑上,淡淡的说道:“苏小姐,人生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我们之间的信任是如此的低,你如果想要和我秦皇门合作的话,就不应该提出那样一个不能接受的条件,之前我之所以愿意来到这里,是孙大长老告诉我,他有一个能够击败涧山宗的方法,如果这方法就是让你们也进入固原城和贺兰荣乐先行开战的 话,在我看来,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办法,所以对不起,今天我不能答应你们任何的条件!” “可是我们真的有办法将涧山宗击溃啊!” 站在苏飞樱身边的孙威平激动的说道:“只要秦门主答应之后帮助我们将马斌从鸣沙城请到固原城,让我们趁着马斌不在城中的时候控制鸣沙城,剩下的事情都好说啊!” “那你们也要先告诉我你们的方法是什么。....” 秦渊淡淡的看了一眼四周的贺兰会弟子们,他们手中五花八门的武器让秦渊第一眼就认为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对于这些人的战斗力,秦渊的心中是打着问号的。 “否则的话,我们是不可能亲密无间的合作的。” 秦渊昂起头,看着孙威平,目光严肃,一脸认真。 “我可以告诉您,不过不是在这里。” 苏飞樱说着,转身对着身后的侍从点点头,然后向前一步,对着站在大厅两边,无所事事的众人宣布道:“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吧,大家也都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说完,苏飞樱就对着秦渊招了招手,示意他跟着自己过来。 “我呢?” 彭玟怔在秦渊身后小声的说道:“我该不该过去呢?” 他的声音有点颤抖,似乎是对于自己的处境很担心,在他的目光中,四周的贺兰会众都不是好东西,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当然!” 秦渊面带微笑的点点头,抬眼看了一眼前方的钱苏子,并没有在意对方眼中的不悦。苏飞樱带着秦渊进到了大厅左侧的一个小屋当中,房门很新,一看就是刚刚安装好的,不过里面的布置却很陈旧,秦渊看着长凳上面陈旧的垫子,甚至都没有想要坐下的冲动,四周的墙壁上贴着很多壁纸,不过都已经发黄老旧了,让人看起来一阵难受,不过空气中的味道却有种芳香,秦渊用目光寻觅了一会儿,很快发现了在房间最里面安放的一排水仙花,这些花朵并没有太阳在滋润,不过看起来倒是很 鲜艳,秦渊觉得,能够在房间里面放些花朵的人,都是热爱生活的人。 “没办法,我暂时就住在这里。” 苏飞樱对着秦渊笑笑,将腰间的青云剑挂在了墙上的一根钉子上,整个房间中只有两排铺着破垫子的长凳,除此之外,就是墙边的一排水仙花了。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的时间还挺宝贵的。”秦渊站在门口的左边,看着关上门的苏飞樱,连孙威平都没有被苏飞樱允许进来,乐景和他的父亲乐绍奉也跟着众人前去休息了,秦渊觉得这个地方更像是一个宗教祈祷的场所,而不是一个人应该居住的 地方。 “好的!”苏飞樱淡然一笑,进到房间之后,她的表情明显的变得松弛的多,在外面的众人面前,这个女人似乎总想要表现出一种不应该出现的威严,没有贺兰华胥在的时候,她想要聚拢这些手下,所花费的心理旁 人并不知晓。 “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能够在这片大地上生存。”苏飞樱坐在长凳上,抬头看着站得笔直的秦渊说道:“但是现在的河套平原和整个华夏的局势却让我们感到忧心忡忡,所以不管秦门主怎么想,我们都要找到一个立足点,这个地方不一定非要是鸣沙城不行 ,但是我们想要作为牵制涧山宗的力量,而不和贺兰荣乐的人马发生冲突,我想,这就需要秦门主居中调停了!” “不需要我调停,眼不见心不烦就好了!”秦渊摇摇头,对着苏飞樱说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既能够牵制涧山宗,又能够防止你们和贺兰荣乐人马的火拼!”







“可不可以继续喜欢我。”秦渊微笑着说道。

详情

随聊随想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