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病态占有欲强的宠文现言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男主病态占有欲强的宠文现言剧情介绍

。

而这女人,就是叶云青。



…



 ..闪舞小说网..“好!” 对着眼前极度不给面子的谷蕲麻看了一眼,路辉伽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色,紧接着就转身离开了营帐,连低着谷蕲麻行礼的动作都没有! “这个混蛋!”看着直接冲出的帐中的路辉伽,谷蕲麻的脸上顿时阴晴不定起来,一边的邓德伍听了,也略带不满的说道:“这个家伙,就算是再生气也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啊,这涧山宗可是谷宗主您的,他想要调动谁就 调动谁?出了岔子算谁的?”“你也别在这里废话了,带上你的人给我悄悄的尾随路辉伽,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带着自己的手下去城东阻击贺兰荣乐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立刻让人过来通知我,我们也顺便到城东阻截一下,省的耽误 了战机,知道吗?”谷蕲麻看了一眼给自己帮腔的邓德伍,一脸淡然的说道,后者乖乖答应,带着自己堂口剩下的几十号人马就从营帐当中走了出去,先是到了城西北的锁云岭附近,发现路辉伽回去之后真的是带着自己的手 下人往固原城东的码头方向去了,邓德伍顿时一愣,站在马背上看着浩浩荡荡杀向城东码头的大军,忽然愣了一下:“难道是真的?这贺兰荣乐竟然真的有能力大冬天坐着船到固原城的东边?”心中想着,邓德伍也不敢怠慢,赶忙带着手下人,跟着路辉伽的队伍就往城东的方向移动,如此浩瀚的兵马移动,再加上今天的天气格外不错,方圆几十里的地方都能够看的清楚,所以奉命站在北城门上面的钱庄柯望了一眼外面正在行进的部队,顿时大急,对着自己最近招揽的一名叫做彭玟怔副将说道:“你快点去城东通知秦门主,就说谷蕲麻军的部队已经从城北绕了过来,看样子就是往城东的方向去了 ,让他多加小心,敌人的骑兵不少,步兵没有携带什么重武器!” “是!”彭玟怔乖乖答应,带着钱庄柯的命令就冲下了城,然后骑上马一路狂奔,冲到了城东,然后对着正准备出城迎接贺兰荣乐一行人的秦渊说道:“秦门主,我们在城北方向发现了敌人的大队人马,看样子就是 往城东码头的方向进发的,敌人有二三百人的样子,其中骑兵三成步兵七成,但是都没有携带重武器!” “知道了!” 对着彭玟怔点点头,秦渊看了一眼平静的黄河,默默的在心中祈祷到:“我说贺兰会长,你的速度可是要快点啊!” “来了!” 一声大叫猛然间从城墙上的龙萍儿的口中发出,秦渊等人猛地一震,纷纷看向城墙上的龙萍儿,后者指着城北的黄河水道说道:“水流已经冲过来了,船只已经从远处漂过来了,秦门主,我们快出城吧!” “好!” 秦渊点点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梁声说道:“梁声,这个地方就交给你了,剩下的人我带着出城,你要随时准备关闭城门,知道吗?” “放心吧,到了当断不断的时候,我就直接把城上的千斤大闸砸下去,到时候能救多少救多少!”梁声咧嘴一笑,猛然间看到了站在身边的彭玟怔,直接伸手说道:“你就不用回去了,留在这里等着我的命令,到时候我老梁一声令下,你就把城门关上,知道吗?要是慢一步,让敌人冲进了城中,我拿你 是问!” “是!”对着梁声拱手答应,彭玟怔面对自家的左护法,自然不敢多说什么,一边的秦渊点点头,说了声“拜托了”,然后就带着自己身边的三十多名秦皇门的好手就冲出了东城,身边除了三十多名秦皇门的弟子, 还有镇守东门的宋威尘,宋威简兄弟,以及奉命过来联络秦渊的龙萍儿! “兄弟们冲啊!”远远的看到黄河水道上竟然真的漂过来了几艘船,路辉伽的脸上顿时狰狞起来,挥舞着手中的大长枪,一马当先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而身后扥涧山宗弟子虽然士气不高,但是看到那船上满满的都是妇孺 老幼,心中满是欣喜,知道这一仗肯定会赢的,所以呼喊起口号来,气势是一点都不输给秦皇门的将士们,至于战斗力如何,当然要等到真正的恶战开始了之后才会知道! “出城!”看着面前打开的大门,秦渊也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双股剑握在手中,虽然给自己提供武器的吴翠莲带着自己的妹妹还在跟着蔺修观南下的路上,但是秦渊却知道,一旦自己接应贺兰会的人马进城成功,不 但城防能够得到迅速的加强,而且能够活下来的贺兰会兵马,不是坚毅到可怕的战士,就是经验丰富的黄府禁卫军,所以面对外面谷蕲麻军进攻的时候,秦渊觉得自己的胜算一定会很大的! “杀!”虽然只有三十几人,但是秦皇门的将士们却表现出来了高昂的士气,对着自家门主大人的背影高喝一声,众人排列着整齐的队形,徐徐的从城中出来,跟在秦渊身后的就是龙萍儿和宋威尘宋威简兄弟,身 后各是四列的人马,虽然人数不多,但是长达三丈的枪头和足以护身的盾牌却让人感到十分的安全! “列阵!”知道敌人就会从城北的方向冲过来,秦渊倒是也没有任何的犹豫,让身边的枪盾手组成两排的梯子型排列,然后就对着城墙上的梁声点点头,后者指挥着身边上城助战的民夫,精十三架床弩运过来,然后 对准城北的方向瞄准着,一旦敌人出现在了射程之内,梁声打算第一轮就让对方尝尝秦皇门的苦头! “来了!”龙萍儿一声大叫,众人纷纷朝着黄河岸边看去,只看到一艘小船已经如同离弦的箭一样,乘着身下滚滚的黄河水已经冲到了城东的码头处,虽然船上只有十几个人,但是秦渊却看得清楚,这些人都是装备精良的黄府禁卫军,虽然手上的大斧头一直让秦渊觉得这样的兵器普通人用了华而不实,但是知道这些人是贺兰荣乐特别派过来先行帮助自己抵抗两边突袭部队的人马,秦渊的脸上也泛起了一抹笑意,对 着龙萍儿说道:“裴夫人,既然这些人是黄府禁卫军的人马,那就交给你你指挥吧,你在我们的枪盾手东面也排成两列,这样大家一起行动,互相也有个照应不是?” “嗯嗯!”对于秦渊的安排没有半分不满,龙萍儿赶忙答应,带着这些刚刚上岸的黄府禁卫军们就冲到了枪盾手的前面,而与此同时,地面上也开始传来了越来越急促的马蹄声,秦渊等人抬头看去,只看到城北的拐角处路辉伽一骑当千,冲到了阵前,看到自己身后的同伴并没有冲上来,路辉伽也不停下马儿,而是一个调转马头,猛然间朝着黄河水道冲了过去,而与此同时,黄河水道中,十几艘小船组成的船队已经 鱼贯而下,这些吃水很浅的船只虽然不稳,但是却可以在相对低矮的水流中前行,上面的家当不多,但是人却不少,每艘船上大概都有七八十人的样子! “放箭!”奉命作为先锋官的迟杉督看了一眼岸上正准备冲锋过来的路辉伽,毫不犹豫的指挥自己身边的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拿出自己的弓箭,对着远处的路辉伽集体放箭,而路辉伽则不断的用手中的大长枪拨开飞 来的羽箭,看着船上众人鲜明的黄府禁卫军的衣甲,路辉伽的脸上更是爆发出浓浓的怒意! “受死!”拨开最后一只射到自己眼前的羽箭,路辉伽大吼一声,猛然间夹紧自己的马腹,胯下的马儿冲到岸边,对着远处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冲水而下的小船就跳了过来,那小船上的黄府禁卫军们看到路辉伽竟然如此疯狂,纷纷将手中的长枪对着空中捅出,如同刺猬一样的长枪阵就这样出现在了路辉伽的面前,后者根本不在乎眼前的长枪阵,将自己的身躯和胯下的宝马分离开来,紧接着就一枪对着人群中一名长相 狰狞的黄府禁卫军扎了过去,长枪从这名可怜的黄府禁卫军的眼睛中穿过,只听见一声惨叫传来,这名黄府禁卫军的身躯一下子就被钉死在了地上! “杀!” 跳到船上的路辉伽根本不在乎身边捅过来的长枪,大喊一声:“还我弟弟命来!”然后就一枪捅出,直接将站在自己身边的胖信使的身躯捅了过对穿,后者愕然的拦着杀到眼前的路辉伽,眼中百转千回,都是复杂无比的表情,看着已经贯穿自己身躯的长枪,胖信使的嘴角流淌出猩红的鲜血,不等他说出什么,自己的整个身躯已经被路辉伽手中的大长枪给横着切开来了,满肚子的肥油夹杂着鲜血流淌在了地面上,胖信使满脸不甘的看着眼前愤怒的路辉伽,整个脑袋顿时耷拉了下来,仿 佛是一个弥勒佛沉睡了下去一般! “齐刺!” 船头的迟杉督很快就发现了路辉伽的真实身份,伸手握着船头的小桅杆,对着身后的黄府禁卫军们大喊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兄弟们给我拿出勇气来!” “杀!”知道眼前跳上船来大杀四方的其实是路德韬的哥哥,众人齐声呼应,紧接着就把手中的长枪齐刷刷的立在了路辉伽的面前,然后齐心协力之下,三十多根长枪如同密密麻麻的针刺一样,从各个方向对着眼前的路辉伽齐刺过来,看到这么多的长枪一起刺了过来,路辉伽顿时向后一躺,猛然间将自己的身体从船上跳了下来,虽然只是跳到了低矮的水流当中,但是路辉伽却清楚地看到,刚才站在穿透的那个满 脸络腮胡子的家伙,手上的伤疤似乎就和自己弟弟死的时候握着的那根铁棍是一样的! “不杀你我誓不为人!”路辉伽对着正要靠岸的贺兰会众人大吼道,刚刚打算趟着水靠近城东的码头,却忽然间发现,眼前一匹骏马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而骏马上面,一个手持双股剑的男人正微笑着看着自己,也是到这个时候,路辉伽才惊讶的发现,自己跟着水流竟然已经到了城东码头附近,而自己的人马却被阻隔在了城北方向,城墙上的弩枪一根根的射向自己的本部兵马中,失去了自己指挥的涧山宗弟子们就像是无头的苍蝇一样,被城墙上的弩枪和眼前名声在外的枪盾阵限制在了一块很小的地方……

饶是如此,卫宣在接近到定远城外五十里的地方,还是派出的手下两名的得力部下在前面探路,其中就有之前在萧关城下立下大功的卢二儿。

秦渊微微一笑,对于蔡老的这句话,他权当是赞美。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李老哥说的对,可笑我们大家被他蒙过去了!”他走的时候没有刻意加快速度,现在离的出发的地方也不是很远,等到时间到了以后,很快的就看到了一大群人蜂拥而来,他们现在完全没有厮杀的意识,只是想着找到秦渊进入下一轮。

 “这……这不大好吧……” 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宋威简,贺兰荣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青龙谷可是我们贺兰会的基地,如果就这样被烧毁了,九泉之下,我怎么去和我爷爷还有我父亲交代呢?”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宋威简看着贺兰荣乐有些愤怒的目光,沉声说道:“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明天这些正在建造当中的投石机就会成为让我们葬身于此的利器,到时候不但我们秦皇门有灭顶之祸,恐怕连你们贺兰会也没有生存 的可能了,到那个时候,恐怕贺兰会的先祖们泉下有知,也不会对您这个子孙有所好感吧!”“是啊,贺兰会长,这此一时彼一时,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打败了谷蕲麻,这青龙谷还可以再重建,那些被焚毁的建筑和山林也可以重新恢复,但是如果我们坐视不管的话,等到这些投石机造好了,我们想要 阻止涧山宗前进的脚步,恐怕就会难上加难了!” 一旁的钱苏子也主动劝解贺兰荣乐道:“毕竟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保住贺兰会的种子,才是踏踏实实的事情啊!” “可是,贺兰荣乐还是下定不了这个决心了……这真是太痛苦的决定了……”贺兰荣乐摇摇头,脸上一片灰白,仿佛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一般,一旁的龙萍儿听到这话,也只能微微耸肩道:“不过我们已经将贺兰会的奇珍异宝都送到了固原城中,倒是不担心重建的时候没有东西 ,贺兰会长,如今之计,也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控制得了事态发展了,所以还是遵照秦皇门这位兄弟的计策,将青龙谷中的投石机一把火烧掉来的方便,只要能赢,什么东西不能够重新拿回来呢?” “也罢,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贺兰荣乐也不方便阻拦,但是还请各位烧掉青龙谷的时候,能够控制一下火势,如果青龙谷变成了一座荒山,再重建的话,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贺兰荣乐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龙萍儿说道:“裴夫人,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和秦门主他们一起商量吧,我一天奔波,也有些疲惫了,先行回去休息了!” 说完,贺兰荣乐也不理会众人的挽留,独自一个人迈着萧瑟的步伐,离开了大厅,从小门回到了马府改造成的驻地,进到房间当中,沉沉的睡去了……看着贺兰荣乐离去的身影,秦渊的嘴角撇了撇,知道贺兰荣乐果然不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只能在心中微微叹息,然后转过身来,对着房中的龙萍儿说道:“既然贺兰会长已经将这件事情交给了裴夫 人打理,那我们就来商量一下,如何将青龙谷中的东西焚毁的事情吧。此事关系重大,还请各位能够嘴上带个把门的,不要让外人知道了,特别是贺兰会的家眷们……那里可都是他们的老家!” “嗯嗯!”知道贺兰会中的关系有多复杂,龙萍儿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就摊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青龙谷的地图,对着地图中央的青龙溪指了指:“这个地方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就把里面的油料点燃了,所以现在的青龙 溪当中,肯定到处都是烧灼的痕迹,油料应该也已经燃烧殆尽了,所以想要用青龙谷中留下来的油料烧起山火,也不现实,所以我们最好还是携带一些油料,到时候方便引燃那些制作中的投石机!” “好的!”秦渊点点头,看着眼前清晰的青龙谷地图,对着周围的人马说道:“这次的偷袭行动,一定要保密,而且你们都是各个城门的守城官,虽然今晚谷蕲麻不大可能发动袭击,但是也不可不防,所以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操心了,我决定亲自带着裴夫人和一些勇士潜行进入到青龙谷中,完成这个任务,你们的工作就是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不要没事就让人到城主府当中报告战况,即使发现情况,也直接找苏子商量 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这……这样不好吧?”宋威简一脸愕然的看着秦渊,虽然心中十分敬重秦渊,也知道秦渊的能力绝对没有问题,但是想到秦渊竟然要亲自离开固原城,去青龙谷完成这个任务,宋威简的心里就感觉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主心骨 一样的惶恐不安。..“没什么不好的,我们秦皇门可不是靠着我一个人撑起来的,你们也该独当一面了,此战过后,河套平原应该不会有人再来找我们秦皇门的麻烦了,所以我打算将固原成周围的城池都拿下来,到时候让你们 镇守一方的时候,如果还要事事都要找我汇报商量的话,那也太过可笑了吧?”秦渊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地图,一个重大的决定就这么产生了,众人闻言一愣,看着自信满满的秦渊,忽然感觉胸中一阵激动,秦渊说的对,秦皇门不可能安于现状,只要占领固原城就满足了,秦皇门 的目标还有很多,自己以后也一定会成为秦皇门中独当一面的大人物,所以现在的历练也是应该的! “秦门主果然豪杰!” 听了秦渊意气风发的话,裴夫人的脸上也写满了敬佩,虽然之前屡次和秦渊为敌,但是如今听到秦渊的话,龙萍儿自己想想,如果自己是秦皇门的人马的话,听到这话,肯定也会激动万分的! “不说这些了,我们开始商量一下带谁去的问题吧!” 秦渊淡然一笑,对于龙萍儿崇敬的目光仿佛不觉,一边的众人听了纷纷点头,几个没有守城官任务的人自然是一马当先,想要和秦渊一起去! “那就宋威简和彭玟怔各带着两个手下跟我一起去吧,这种行动人数不需要多,只需要七八个人熟悉地形,快速行动就行了!” 对着身边的一众人马点点头,秦渊很自然的挑选了钱庄柯手下无所事事的彭玟怔和刚刚探察敌情回来的宋威简,加上自己和龙萍儿,一共八个人,正好很符合秦渊的设想。 “剩下的人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吧,记得,没有我在的时候,你们自己就是秦皇门的主心骨!” 秦渊抬起头,对着身边的众人扫视一眼,他的眼中充满了期待,而剩下的人则是激动的站直了身体,对着秦渊大声呼喊道:“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呼喊完毕,众人就在秦渊的注视下离开了这座会客厅,原本热闹的客厅顿时变得空落落的,秦渊走在身后的一张木凳上面,旁边站着还在研究地图的龙萍儿,宋威简和彭玟怔跟着众人一起离开,然后到各自的队伍当中寻找能够担任晚上袭击青龙谷任务的好手,秦渊和他们约定好了晚饭之前到这里集合,众人吃过晚饭之后从东城门出发,然后悄无声息的绕道青龙谷的东面,从东面密集的松树林翻过山岭, 进入到青龙谷当中执行这次的火烧青龙谷的任务。 “看的怎么样了?”秦渊坐在凳子上,目光和善的看着认真观察地图的龙萍儿,作为贺兰会弓手堂的堂主,龙萍儿对于观察地图似乎别有青睐,刚刚到固原城中,就已经从秦渊手中取走了两份地图,一份是固原城的城防图, 一份就是固原城周边的地形图,对于地形图,这位经验丰富的女将似乎更加的在乎,当然了,指挥弓箭手作战,地形有时候真的非常的关键。“还行吧,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谷蕲麻不会相信我们会从正东方的松树林中窜出来搞破坏,而且他布置在青龙谷最近的营地就是刚刚被我们两家联军重创的路辉伽的营地,就算是青龙谷燃气的漫天大祸, 路辉伽恐怕也无力冲上去救援,而等到谷蕲麻带着人冲到青龙谷的时候,一切应该都已经晚了!” “不一定!”秦渊摇摇头,站起身来,在青龙谷的地图外面用桌子上的酒水画出来了一大片的区域,对着龙萍儿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些建造投石机的人肯定不是谷蕲麻从华亭或者是耀州城带过来的工匠,但是想要建造投石机,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所以这些人最可能的就是被沙鬼门掳掠到附近的民工,而这些人的周围,应该有沙鬼门人的保护,从路辉伽的营地到谷蕲麻的主营地中间大一大片区域,似乎 都是沙鬼门的营地,他们想要救援的话,速度应该会很快的,毕竟都是骑兵!” “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了?”龙萍儿闻言一阵愕然,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秦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笑,好奇的说道:“既然秦门主知道这些地方都是沙鬼门的营地,那竟然还同意这条意见,是不是您有什么方法去拖延沙鬼 门的行动啊?” “当然了,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带着你们几个人去夜袭青龙谷呢,那不是送死的吗?” 秦渊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龙萍儿,嘴角的笑容要多奸诈有多奸诈。 “看来我真的小看了秦门主了,对付谷蕲麻用硬攻奇袭,对于沙鬼门用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看得出来,秦门主应该早就有安排了吧!” 龙萍儿咧嘴一笑,看着秦渊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的好奇,而就在此时,刚刚离开的钱苏子已经回到了会客厅中,走到秦渊的身边小声的对他说道:“红玉已经回来了!” “嗯嗯!” 对着钱苏子点点头,秦渊抬眼看着眼前的龙萍儿,略带歉意的说道:“裴夫人,你先在这里和内子小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好的!”龙萍儿微笑着答应,秦渊站起身来,就从小门离开了会客厅,而端坐在位置上没几分钟的钱苏子却没有理会眼前的龙萍儿,而是慢慢的站起身来,蹑手蹑脚的跟着秦渊离开了会客厅,看着她脸上担心的神 色,裴夫人的嘴角不觉堆满了笑容:“还真是一对儿有趣的夫妻呢!”裴夫人微微一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顿时暗淡了下来,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块怀表,将上面的表壳打开,然后看着镶嵌在表壳里面的照片,默默的流下了一昂清泪,然后伸手擦干脸上的泪水,继续对着眼前的地形图进行研究。



看着那些同样惊讶的众人,秦渊淡然笑道:“师傅,弟子来投奔您了。”

“杀!”

火木心中满是震惊,抵抗的心思,也是悄然消失。

秦渊注意到到门弟子的模样,不禁挑眉:“你在拖延时间?”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