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坂美琴是我的性奴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御坂美琴是我的性奴剧情介绍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公子,不要激动嘛!” 揉着自己如同羊毛一样雪白的胡须,陈悟冶从自己的大轿子上面慢慢的下来,看着摔了一个狗吃屎,差点昏厥过去的宋贡鸣,微笑说道:“刚才玉儿姑娘被劫走的时候,您的英勇我们也都看在眼中,既然您想要救她,不如就带着老夫这封书信,送到焦玉儿姑娘的手中,这对我们耀州城也是一件大事呢!” “干什么?” 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宋贡鸣只感觉自己的身躯一阵酸软,拿起陈悟冶递到自己手中的书信打开来一看,宋贡鸣的嗓子顿时飘了起来:“这……这……” “这什么?” 淡然的看着眼前的宋贡鸣,陈悟冶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你是想要和她长相厮守呢,还是只想要一时痛快呢?宋公子也是个情种,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说完,就上了自己的娇子,从容的回到了耀州城当中,周围的富商大贾也不敢多说什么,纷纷跟着陈悟冶的大轿子回到了耀州城当中,留下宋贡鸣信发呆! “妈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念了一句诗,宋贡鸣猛然间抬起头来,看着北方的官道,招呼自己的马夫过来,上了马车,一路向北,追赶起前面的秦渊等人。.. 先行一步到了固原城,秦渊自然是不顾疲惫的带着两位老人见到了自己的的日子,虽然焦玉儿也进到了固原城,但是秦渊在发现她的镣铐上的石头是纸糊的之后,就把她留在了城门洞中,两个老人似乎对这样的情况也早有预感,没有半分阻拦,这让秦渊对于这家神秘的家庭关系更是好奇! 哭诉一番离别之苦,生死之痛,两个老人终于在秦渊的劝慰中停下了泪水,而和自己的母亲抱头痛哭完了之后,蔺修观就示意秦渊找人带着自己的父母离开自己的病房,然后自己一脸激动的对着秦渊问道:“我家娘子可曾过来?” “来了,不过……有点情况……” 秦渊默然的点点头,看着一脸激动的蔺修观问道:“话说,你们家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同啊,我看两位老人和你妻子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啊!” “哎呀,他们就是老古董罢了!” 蔺修观一脸不悦的说道:“我那娘子不就是曾经和一个姓宋的商人订过亲嘛,他们两位老人总是心中不痛快,对我那娘子的看法总是不好,但是那个姓宋的哥们后来被他爹说出了真相,说他们两个其实是亲兄妹,所以不能结婚,我这才捡了漏了,当然了,我这个人本来就对玉儿情深意切,她跟自己哥哥的事情,我也不在乎!” 看着心胸宽广的蔺修观,秦渊淡然的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带着你娘子过来看你了,唉,没想到啊,你娘子的情感经历还挺丰富多彩呢……”“……” 蔺修观一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秦门主”的表情看着秦渊,后者咧嘴一笑,紧接着就出了医馆,到城门洞下降焦玉儿带到了病房中,两夫妻见面,场景还是颇为感人的,秦渊站在一边接受着焦玉儿姑娘的千恩万谢,然后就非常体贴的把焦玉儿留在了蔺修观的身边,自己出门让人给两位老人安排了住处,顺便在蔺修观的病房中放了一张床了事。闪舞小说网.. 安排完了蔺修观的事情,秦渊看着天色已晚,也就没有去东城门寻找看门的佐领宋威简,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也是到这个时候,秦渊才发现自己一天都没有好好地吃饭了,便陪着钱苏子到了厨房,如同普通的小夫妻一样,屏退了下人,两个人在灶台前面忙活的不亦乐乎。.. 将三道菜做完,秦渊和钱苏子也是累的满头大汗,刚刚把饭菜从房间中端出来,钱苏子就看到刚刚恢复好的钱庄柯一脸激动的冲到厨房,对着钱苏子大叫道:“不好了,郡主大人,被关押在地牢里面的席耘正竟然失踪了!” “是跑了吧?” 秦渊无语的看着眼前的钱庄柯,顺嘴吃了一口自己炒的豆芽菜,然后才对着钱庄柯挥手说道:“别说了,走,带着我去看看!一个哑巴都看不住,那些人都是饭桶吗?” 秦渊说着,就带着钱庄柯到了地牢当中,看着一脸沮丧的牢头们,秦渊也懒得责怪他们,径直走到关押席耘正的地方,指着跪倒在地上的牢卒,对着负责看守的牢头问道:“这个混蛋是什么时候发现席耘正失踪了的?” “今天下午的时候,距离现在也就是三刻钟的时候!” 牢头乖乖的回答,秦渊将目光从牢头的脸上移动到跪倒在面前的倒霉牢卒的身上:“你最后一次看到席耘正好好的呆在里面是什么时候,别给我说谎,不然的话,我让你和席耘正一样说不出来话!” “是……是早饭的时候……” 听到秦渊的话,那牢卒浑身一哆嗦,将实话说了出来,秦渊背过身去,看着身边的牢头,猛然间一脚踹在他的身上,质问道:“说!中午饭为什么不提供给这些犯人?现在人丢了,你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吧!” “小……小的该死,小的以为这监牢中的规矩和以前一样,不能让犯人吃饱饭来闹事,所以小的就和往常一样,克扣了他们中午的口粮,谁知道晚上的时候,这家伙就不见了,可是……可是我要求这些人经常巡逻的啊,这个牢卒竟然大白天的睡觉,我……属下也是无能啊!” 那牢头一脸憋屈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无奈的甩甩脑袋,对着这牢头说道:“以后你就去东城门看大门吧,让那个叫宋威简的家伙过来接替你的职务!” 说完,秦渊就带着钱庄柯进入到了牢房当中,看着号无异常的牢房,无奈的对着牢卒问道:“说说吧,一个大活人是怎么从你眼皮子地下消失不见的?这监狱的四周都没有被挖掘的痕迹,下面的地板也是完好无损的,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只能给你个说法了!” “在下实在是不知道啊……” 跪倒在地上的牢卒一脸沮丧的看着眼前的秦渊,颤抖着声音说道:“小的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则么回事啊,当时我就一看里面,人就不见了,之后我就赶紧通知牢头,牢头通知了钱大人,我是一分钟都没敢耽误啊,可是……可是这状况也太不对劲儿了吧!” “你是说,出现了魔法是吧!” 秦渊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名牢卒,对着一边的牢头说道:“把他关进去,什么时候想明白了这混蛋是怎么消失不见的,什么时候从里面放出来,不然的话,就关到死为止吧!” “别!别啊,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小,他们都等着我养活呢!” 那牢卒丝丝的抓住秦渊的裤头,后者狠狠的一甩腿,正要挣脱眼前这厮的阻拦,忽然听到“哗啦”一声鸣响从满是污垢的地面发出,秦渊和钱庄柯向下看去,那牢卒也不嫌地面脏兮兮的,直接用手将一根细如银丝的针从地上拿了出来,然后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伸手从他的手中拿起这根银针,转身对着旁边的牢房铁锁一捅,只听到“碰”的一声,这银针竟然精牢门的铁锁打开来了! “从午饭到现在,是谁把守的牢房大门!” 秦渊猛然间怒喝一声,门口的牢头猛地一回头,正要指着自己的一名下属的时候,却傻傻的瞪大眼睛,对着空气说道:“诶?牛大力那个混蛋呢?刚才不是还站在这里吗?” “给我追!” 秦渊怒喝一声,一把从地上将这名运气足够好的牢卒拉起来,然后带着钱庄柯就冲出了地牢,一边大声的吆喝着,一边冲向城主府外面,此时的牛大力已经到了城东的大门前,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喊声,也不听喊声说的是什么,猛然间撞开眼前的士卒,骑着马就冲出了固原城! “放箭!” 听到下面士卒的呐喊声,正在值守的宋威简淡淡一挥手,几名士卒纷纷张弓搭箭,对着冲到护城河前面的牛大力就是一阵攒射,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箭羽的破空声,牛大力猛然间向后一扫,将箭羽扫在地上,正要度过护城河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怪叫,回头一看,一面大斧已经飞到了眼前,牛大力躬身一躲,刚一抬头就看到眼前血雾一片,原来是空中飞下来的飞斧竟然将自己的马儿的脖子斩断,失去了脑袋的马儿顿时栽倒在了已经干枯的护城河中,将马背上的牛大力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再射不中就统统没有晚饭吃!” 宋威简将手中的手斧放在女墙上,手下几名士卒慌忙撘弓射箭,对着在地上攀爬的牛大力就是一阵攒射…… (本章完)。



钱苏子闻言一笑,起身走到吴翠霞身前,从吴翠霞的手中接过这把宝剑,看着宝剑上古朴的刻画,虽然有些清淡素雅,但是确实很适合挥舞,钱苏子拔出宝剑,寒光粼粼,两道剑花在空中飞舞,仿佛万朵银花绽放一样,令人感到一阵新奇!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多谢城主大人夸奖,小人愧不敢当!” 梅红玉看着眼前激动的秦渊,顿时脸色一红,看着距离自己只有十厘米的秦渊的脸,小姑娘的心中竟然呼呼然的开始小鹿乱撞起来。闪舞小说网.. “斑!”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声清脆的低咳声,秦渊和梅红玉都把目光对准了身后的钱苏子,后者的眼中写满了不甘,但是在梅红玉的面前,还是展现了一把自己的修养:“梅将军这次真是辛苦,门主大人,你都把人家的肩膀捏疼了,看人家的小脸都涨红了!”“ 额……刚才一时激动,一时激动……” 秦渊扭过头来,看着梅红玉那张羞红的脸,仿佛能够滴出水来一样,顿时尴尬的一笑,慌忙松开眼前的梅红玉,然后看着昏倒在地上的何钦元,一本正经的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这个人是谁啊?”“ 小人不知……”梅 红玉微微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对着秦渊行礼道:“这人是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当时小人身边带着一个女子,那女子的身手十分了得,被我打昏之后就一直装作昏迷的状态,结果这厮带着五十多名骑兵冲过来,打算轻薄于我,在下不敢大意,趁其不备,将其打昏之后,夺了他的黑马,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只可惜当时那女子也趁机夺了另外一人的黑马,先行逃脱了,所以我才一边带着他回来,一边躲避着身后敌人的追击,总算是幸不辱命,从东城门活着回来了!”“ 原来如此啊,看来梅将军的身手真是厉害啊!” 秦渊听罢微微点头,身后的钱苏子却有些不悦的说道:“既然只是对方的一个骑兵队长,不知道为何会穿着将领的盔甲,看来对方这次来的准备十分充分啊!”“ 不知道……”梅 红玉摇摇头,并没有听出来钱苏子口气中的机锋,微微行礼,独自回忆道:“当时在下被围住的时候,只听到有人称呼此人为何堂主,他被我制服之后,说自己是沙鬼门的人,别的小人就不清楚了!” “难道是沙鬼门的何钦元?”秦 渊猛地一惊,看着脚边昏死过去的何钦元,拧着眉头回忆道:“上次追杀蔺修观的时候,作为沙鬼门偷袭前锋的人似乎就是沙鬼门中一个叫做何钦元的堂主,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混蛋!” “是不是醒来就知道了!” 钱苏子微微一笑,对着眼前的梅红玉说道:“你先下去好好的收拾收拾,浴血奋战,浑身是血,也是辛苦了!”“ 是!” 梅红玉点头答应,本身也是个爱好干净的女孩,自然对钱苏子的话没有半点抵触,跟着门口的下人到了旁边的厢房沐浴更衣,留下秦渊和钱苏子站在堂屋当中,看着脚边昏迷过去的何钦元,一脸的喜悦!“ 这女孩嘴巴也太大了!五十多个骑兵都追不上一个骑着马带着个男人的女子,简直是废物!” 钱苏子嘴角翘起,冷冷的看着脚边的何钦元,说出来的话充满了怀疑的意味,一边的秦渊听罢,淡淡一笑,咧嘴道:“或许人家说的是实情呢?能够千里迢迢带着老的小的来到咱们固原城,这番胆气也是令人折服的,不管有没有五十多人,能够带回来一个舌头,总也是好了,这些天我们的斥候都被敌人限制在了城墙的四周,根本没有出去打探的机会,她这一出去就能够抓个舌头回来,倒也是十分了得呢!” “哼,就会对别的女人夸个不停,还秦皇门第一女中豪杰呢,你这话说的也太重了吧!”钱 苏子微微撇嘴,对着秦渊有些傲娇的说道,听出来钱苏子心中的不耐,秦渊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钱苏子,颇有些神秘的说道:“怎么?是不是觉得这些天慢待了你?晚上可以补足这些天的欠货哦!” “算了版,晚上陈凤欣那个家伙还说有人要偷袭呢,你还是好好的驻守城池吧,固原城是我们最后的堡垒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守住它!”对 着秦渊不满的瞥了一眼,钱苏子的嘴角写满了凝重,知道目前的情况足够糟糕,秦渊也没有多说什么,看着脚边昏睡过去的何钦元,秦渊正要让人将他用冷水泼醒,忽然间看到门口的守卫又是喜笑颜开的冲到了近前,对着里面的秦渊和钱苏子禀告道:“恭喜城主,贺喜城主,宋威尘将军带着三十几名自愿投降的沙鬼门骑兵过来了,他们是自愿前来投奔我们秦皇门的!”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古人诚不欺我啊!” 秦渊开心的大笑,对着身边的钱苏子说道:“快走!这些可都是我们秦皇门出去宣传的样板呢!可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 嗯嗯!”钱 苏子开心的笑着,跟着秦渊一起出了大堂,让守卫好好的看着堂屋中的何钦元,然后就到了城主府的门前,刚出门就看到被宋威尘像是绑耗子一样绑成一派的沙鬼门骑兵们,秦渊顿时打起了精神,慌忙走到这些士卒的面前,对着一旁走过来行礼的宋威尘佯装生气道:“怎么能够将这些勇士们给绑起来呢?快点松绑!”“ 是啊,是啊!” 钱苏子也随着秦渊的口气对着宋威尘说道:“这都是自愿投奔我秦皇门的兄弟,不管之前做了什么,只要进入我秦皇门当中,那就是我们秦皇门的兄弟,怎么能如此怠慢他们呢?” “是!” 宋威尘赶忙答应,让人将这些人手上的绳索撤下,被秦渊命令松绑的众人顿时激动的留下了眼泪,纷纷匍匐在地上对着秦渊磕头,将这些人劝起来,秦渊这才领着他们到了大堂当中,看着被扔在地板上的何钦元,这些骑兵的脸上都写满了复杂的表情,秦渊坐定之后,让人上了茶水,等到这些人喝了茶,才对着他们问道:“不知道诸位为何在这个时候投奔我秦皇门啊?”“ 秦门主不要怪罪,我们兄弟们是实在是走投无路了这才决定投降秦皇门的,而且我们投降秦皇门还想要有一个条件!”为 首的骑兵校尉对着秦渊苦笑两声,然后才解释道:“我们这些人都是沙鬼门的骑兵,但是沙鬼门的情况诸位也知道,十八个堂口就是十八个大家族,我们何家虽然堂主是眼前的这位何钦元,但是实际上的掌舵人却是何老爷,虽然何老爷不说话,但是我们这些当亲兵的人,如果连主将都丢了的话,就算是回去了,不但我们人头落地,家人恐怕也是要被当做奴隶卖点,我们知道沙鬼门的规矩,所以才拼死的想要救回何钦元堂主,不过秦皇门的勇士实在是太厉害,我们没能抢回堂主,所以只能来投降秦皇门,当然,我们希望秦门主能够带着我们到沙鬼门的驻地中将我们的妻儿老小救回来,否则的话,大家真的是局促难安啊!” “额……原来这个人真的是沙鬼门的堂主何钦元啊!” 惊讶的看着地上昏死过去的何钦元,钱苏子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万没想到梅红玉说的竟然是真的!“ 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想要偷袭沙鬼门的营地应该不容易吧……” 秦渊淡然的看着这些被迫投降自己的沙鬼门骑兵,一丝忧虑出现在脸上:“这沙鬼门的营地在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你们的家人老小又在什么地方?我们这一去能不能活着回来,这都是我要思考的问题,所以说……诸位的请求我很难答应!”“ 秦门主不用担心!”看 到秦渊一脸忧虑的沉吟着,说话的那名骑兵赶忙回应道:“这些信息我们都了如指掌,而且想要混进沙鬼门营地也不难,只要带着这何钦元骗开守卫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们连夜将家人老小转移回来,从此也就收心了!”“ 意思就是,不但要让你们回去就回你们的妻儿老小,还要带着何钦元和我们秦皇门的部队,是这个意思吗?” 听了这沙鬼门人的解释,将他们押解过来的宋威尘顿时脸色凝重,用低沉的语气对着那人说道:“你们到底是来投降我们秦皇门的,还是过来诱使我们秦皇门的人出城,被谷蕲麻军围而歼之的?”说 着,宋威尘忽然提高了自己的嗓门,对着眼前的沙鬼门骑兵怒吼道:“你们这到底是过来投降的还是过来让我们秦皇门的将士们送死的?我看你们就是居心不良!怪不得这么乖巧就投降了我们秦皇门,原来是存着这份心呢!” “属下不敢啊!” 为首的骑兵慌忙摇头,带着身边的兄弟们猛然间跪倒在了地上,脑袋摇动的像是拨浪鼓一样:“我们绝无此意啊,实在是家人难舍,否则的话我,我们也不会跟着沙鬼门为虎作伥啊!秦门主啊,您就看在我们沙鬼门的营地孤悬在西城门外的山岭处,只要混进去定然可以将沙鬼门击成粉碎的面子上,帮帮我们这些可怜人吧,我们都是有儿有女的人啊,跟着沙鬼门也是为了混口饭吃,您如果能够带着我们救出我们的家人,我们结草衔环,也要报答秦门主的大恩大德啊!” 说着,这领头的骑兵还扑倒在了秦渊的腿边,一脸悲切的呼喊着“孩儿不孝”之类的口号,弄的场面一片混乱,让站在人群中的秦渊也觉得一阵为难! “从长计议吧,你们先把沙鬼门的营地介绍清楚,然后我们再说如何救出你们的家人,你们有家人,我秦皇门的兄弟们也是有家室的,我不能拿着他们的命开玩笑啊!” 秦渊对着眼前的沙鬼门骑兵们摆摆手,一脸淡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多余的神色,一边的钱苏子也是跟着说道:“是啊是啊,你们这么着急也没用啊,现在何钦元还在我们手中,你们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不会让沙鬼门的人杀害你们的妻儿的!”“ 怎么可能?”为 首的沙鬼门骑兵哭丧着脸看着眼前的钱苏子,亦步亦趋的膝行到了钱苏子的面前,然后痛苦的说道:“这位小姐,您也是个女人,知道失去丈夫和父亲之后女人的下场有多惨,我们现在在这里等着家人的死讯,真的很可怜啊!” “我知道了!”钱 苏子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众人,正要说什么,忽然听到堂屋外面传来了梅红玉的喝止声:“你在干什么?不准动!”

如果杨可卿真有个什么意外,秦渊恐怕一辈子都会在煎熬的内疚中度过。…

林天意也是紧随其后,身上的纹路已经凝结出果实,鲜红的颜色,看起来让人心里发怵!



祖秉慧僵硬的身体拜倒在地,脑袋深深的扎在了满是霜露的泥地当中,比起河套平原,深入贺兰山腹地的南山别墅冷的更加的快,也更加的过分,虽然还是初冬,但是祖秉慧的眉毛上已经沾染了一层寒霜。



“混蛋!那赵鹤朔可是秦门主从小兵当中直接提拔出来的堂主,竟然一抢不发就交出了萧关城,简直是饭桶!”



 贺兰荣乐的房间位于原来马炽胺的房中,是一个堪称豪华的房间,虽然宽阔的有点让人有些不适应,但是舒适的床垫让贺兰荣乐的整个身体都陷入到了这张床上,美美的躺在上面睡了一小会儿,一声冬日 里不可能出现的黄鹂鸟的叫声让贺兰荣乐的双眼一下子睁开了。.. “情况怎么样?” 从床上坐起来,贺兰荣乐感觉自己的骨头仿佛融化了一样,到处都是肌肉的酸痛感,这种绵软的床垫确实适合年迈的老人住着,但是对于还在壮年的贺兰荣乐来说,就有点无福享受的感觉了! “已经查清楚了!” 南宫儿微微点头,身后立刻出现了北琴儿的身影,因为和秦渊曾经有过正面交手的原因,所以北琴儿并没有出现在进入固原城的队伍当中,但是她的身份,其实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禀告会长大热,确实有将近三百人的工匠正在青龙谷中密集的砍伐树木,制作简易的投石机,而且还有人专门将我们残留在青龙谷当中的建筑拆毁,以获得更加结实的木料和石块,工程的进展十分的顺利 ,那些人都自称是沙鬼门的人马,从定远城一路南下而来的!” “从定远城一路南下的?那孙威平那个废物到底在干什么?闭城自守不成?”贺兰荣乐微微一愣,对着眼前的北琴儿问道,后者默默的摇摇头,对着贺兰荣乐沉声说道:“如今的定远城已经空无一人,属下前往定远城的时候,定远城的大半已经被沙漠掩埋了,所以我想大长老应该是 带着人到更安全的地方去了吧!” “哼!难道不是直接投向了沙鬼门了?” 贺兰荣乐的脸色微微一凝,有些不满的对着面前的南宫儿说道:“用电报还是联系不上那个混蛋,对吗?” “属下还在努力……”南宫儿微微点头,抬头看着贺兰荣乐小心的说道:“不过属下并不认为大长老会在这个时候投降沙鬼门,一来沙鬼门和大长老之间的过节应该不少,而且如果大长老投降了沙鬼门的话,那沙鬼门肯定会趁机 大做宣传的,但是从始至终,沙鬼门都没有对此有过任何的动作,所以我估计大长老并没有投降沙鬼门,只是为了躲避风沙,到了一个我们暂且不知道的地方,所以还请会长大人稍安勿躁!” “对啊,我也觉得不可能,在定远城的外面,我还看到了沙鬼门张贴出来的,悬赏大长老人头的告示,如果大长老已经投降了沙鬼门,那这个告示就不可能出现在定远城的大门上了!”北琴儿也抬头帮着消失了的孙威平解释,贺兰荣乐微微颔首,长叹一声说道:“就算是如此,孙威平这厮也不能够轻易信任,之前在青龙谷的时候,贺兰会的使者就曾经旁敲侧击的说过孙威平和秦皇门的关系不一般,你们还要继续监视才对……对了,这次防御固原城,你们也不要轻易让人知道我贺兰会防御的地区是在什么地方,否则的话,我怀疑谷蕲麻会利用这机会,专攻一地,制造伤亡,让我们两家的实 力发生倾斜,不管是倾斜到什么方向,对于保住固原城都没有好处,明白吗?” “明白!”南宫儿和北琴儿齐声答应,贺兰荣乐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就对着两人摆摆手,让两个人从自己的面前离开了,而自己则继续躺在柔软的有些过分的床上,继续休息起来,这些天的恢复, 贺兰荣乐的身体其实并没有达到痊愈的状态,只不过在人前不愿意显示出自己的疲惫和伤病罢了!居住在马府当中的贺兰荣乐在秘密的和南宫儿、北琴儿见面,而秦渊则带着小心翼翼跟随在自己身后的钱苏子到了城主府西北角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当中,看着已经在里面呆着的梅红玉,秦渊的脸上掠过 一丝欣慰,主动走到梅红玉的面前问道:“这次的情况如何?”“报告城主大人,何钦元部的人马已经同意在今夜子时撤离道南山别墅附近,不再参与到此次的攻坚战当中,虽然其他的沙鬼门营地都没有动,但是看得出来,沙鬼门的人马都是本着拼死占便宜,打死不吃 亏的想法来到固原城的,只要我们能够让他们觉得无利可图,这些人是不会跟着谷蕲麻军一起冲上来和我们厮杀的!” “很好!”对着梅红玉点点头,秦渊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着风尘仆仆的梅红玉,秦渊一脸亲切的说道:“这一路辛苦了,你的义子和你父亲我都照顾的好好的,你放心吧,在我们秦皇门,这些人都是我秦皇门 的宝藏,我秦渊断然不会让他们受苦的!” “多谢门主大人!” 梅红玉点点头,脸上写满了敬重,秦渊听着这声“门主大人”,不觉感到一丝欣慰:“你终于承认你要加入我们秦皇门了?” “是的,天下没有比秦皇门更有前途的地方了!红玉愿意为门主鞍前马后,效劳终生!” 梅红玉点点头,看着眼前的秦渊,眼中写满了期待,秦渊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梅红玉,心情也是格外的畅快,对着梅红玉说道:“听说你们家就在距离石门关不远的地方,是吗?” “嗯嗯!不过梅花庄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也不打算带着孩子们回去了,在秦皇门这里就挺好的!”梅红玉点点头,似乎是被秦渊提起了心中的伤心事,脸上的表情有些落寞,秦渊看了梅红玉的表情,微微一笑,主动说道:“我记得在我们固原城南边靠近石门关的地方不是有个叫做回乐城的地方吗?那个 地方现在不是被一门豪杰占领着吗?等到我们战胜了眼前的谷蕲麻,我会顺手将这里拿下来,送给你如何?” “真的?”听到秦渊的话,梅红玉的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万没想到秦渊竟然有如此的胸怀,让自己一个女流之辈去当一地的城主,虽然现在只是秦渊画出来的大饼,但是梅红玉听到心中,却总是感觉一阵激动,只 要是秦渊说出来的话,梅红玉总觉得一定能够做到的! “当然了!我秦渊什么时候说过狂言?” 秦渊微微一笑,挥舞着手臂说道,面前的梅红玉听了,顿时感觉一阵激动,慌忙跪倒在秦渊的面前,对着秦渊大声说道:“有秦门主如此厚爱,红玉就是粉身碎骨,也是不会有半分迟疑的!” “好了,这一路辛苦了,你先换上一身衣服,然后去看看你的义子和你父亲吧,他们应该挺想你的吧!”秦渊对着眼前的梅红玉呵呵的笑着,然后就转过身去,走到门前,对着门框轻轻的敲击两下,对着外面正在偷听的钱苏子说道:“苏子啊,这一路辛苦了,弯腰有没有把自己的腰扭断啊?你可是怀着我的儿 子呢!” “……”钱苏子无语的从门口走过来,一脸尴尬的看着里面的梅红玉,然后用手指着秦渊说道:“大家都已经聚集在会客厅等你了,你还在这里说闲话,何钦元已经两次要自杀了,你要不要趁机去地牢里面劝劝他啊 ,不就是阴谋败露了吗?跟有人要杀他一样!” “好的!” 秦渊看着一脸惆怅的钱苏子,微微一笑,上前抱住钱苏子的腰,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默默的说道:“放心吧,我喜欢的只有你一个!” “你觉得男人的话我会信吗?” 钱苏子的嘴角一撇,一脸淡漠的看着眼前的秦渊,然后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嘴,对着秦渊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下去,然后…… “呸!一嘴灰!”抱着钱苏子走了大概三十米远的距离,秦渊终于将在自己怀中乱晃的钱苏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虽然因为怀孕的缘故,钱苏子的精力总是只能持续一段时间,然后就需要休息,但是在这段精力充沛的 时间里,钱苏子的精力却非常的旺盛,几乎对于秦皇门中的所有事务都能够照顾的到,而差点被人们忘记在地牢当中的何钦元,唯一能够记住他的,就是亲眼识破了他那刁钻诡计的钱苏子! “今天自杀了几次?”进到阴暗潮湿而冰冷的地牢当中,秦渊的鼻子感觉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一股难闻的味道从四面的地牢当中发出,虽然秦渊已经让人将地牢当中能够上城墙保卫固原城的人都带了出去,但是还是有罪大恶极 需要严厉防范的对象呆在这里,除了放走了席耘正的牢卒孙大力之外,就是刚刚被扔进来的何钦元了! “三次!” 对着秦渊恭敬的回应着,刚刚成为牢头的狱卒摩亮荚握着手中的火把,在前面给秦渊带着路,四周的难闻气味多半来自于这些地牢中的旱厕,而旱厕在冬天却非常的难以清理,也让秦渊的鼻子饱受折磨。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好吧,看来我们这位客人的求死真是够强烈的啊!” 秦渊耸耸肩,跟着摩亮荚来到了何钦元的牢门前面,钱苏子根本受不了这里面的味道,所以就在外面一个人等着。 “何大人,我们秦门主来看您了!”对着里面一身血污的何钦元喊了一声,摩亮荚用手中的火把将四周的灯台点燃,看着一身污垢,满脸怒容的何钦元被四根铁链悬挂在空中,秦渊的脸上露出了无语的笑容,看着自己这位算得上是位高权重 的客人说道:“何钦元,为什么要在里面寻死腻活啊?好好地活着不行吗?你想想你的父亲,你的结发妻子,那可都是在何家庄等着您呢,你这么死了的话,他们该多伤心啊?” “放屁!”对着秦渊吐了一口血污,舌头上的血管刚刚合拢的何钦元说话有些不清楚:“好男儿志在四方,活着就是为了建功立业,你这厮既然把我抓了,就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好处!我何钦元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 的!” “对不起,我们已经得逞了!”秦渊淡然的注视着悬在空中的何钦元,将一张写满协议文的白纸在手中挥舞了一番,然后对着何钦元说道:“我让人在你昏迷的时候将你的手心都采集好了,你的部下们已经答应今晚子时撤兵了,显然,他 们的意志力可没有你坚强哦!”说完,秦渊就转过身去,从监狱的通道中离开,身后传来何钦元一阵阵的怒吼声……







秦渊从腰间拔出一把短枪,紧闭着右眼,对着冲到外面的祖崇涯的肩胛骨瞄了过去,轻轻的晃动一下手指,秦渊扣动了扳机!洛浩言一听到不是找墨香,这才松口气,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拿着手机走到浴室,“什么胖子,我不认识,你不要打扰我睡觉!”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