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姆苟呢日记哪里可以看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小姆苟呢日记哪里可以看剧情介绍

。

按照小李一直以来对张宏伟的了解,这个男人,可向来都是随心所欲的性格。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说的可是真的?” 黄世杰的声音猛然间从门口传来,褚和乾和陈悟冶抬头一看,只见到黄世杰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一身戎装,制服笔挺的站在门前,目光中写满了坚定,褚和乾见状赶忙起身,对着黄世杰说道:“世子大人,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啊,我们黄王府要是得到了米王府的帮助,黄王爷估计不会开心的!” “老头子开不开心是他的事情,我只要问你,你前来搭线牵桥的目的是什么!” 黄世杰淡然的对着褚和乾挥挥手,目光紧盯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对着黄世杰恭敬说道:“老夫还是那句话,秦皇门的秦渊只是幼虎在笼,如果等他长大了,我们这些旧势力一定会被这厮铲除殆尽了,与其遗患无穷,还不如趁早决断,实话告诉世子大人,如果世子大人不愿意做这件事情的话,老夫就会去找李刺使,去找贺兰会长,甚至去找沙鬼门的代理门主穆洛柯,总之,老夫临死之前,一定不会看着随时会铲除我陈家血脉的人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哦?老先生这话什么意思?难道秦皇门要对老先生一家不利?” 黄世杰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淡然一笑,摆手道:“我们陈家的势力还太小,秦皇门不会放在眼中的,但是我相信,只要他能够拿下耀州城,我陈家要么上了他的战船,和他一起死,要么就是被那些泥腿子捷足先登,挤压我们生存空间,作为朝廷的生员,老夫是断然不会让自家人去和秦皇门合作的,但是如果秦皇门做大,我们这些朝廷的人,就没有活路可说了,那些疯狂的泥腿子肯定会让秦皇门声势大振,到时候,朝廷里面事不关己的大人们一定会想办法和秦皇门达成协议的,到时候死的,还是我们这些真正的朝廷支持者!” “也就是说,您老先生未雨绸缪,打算将秦皇门杀死在萌芽状态?” 黄世杰的嘴角微微一笑,旁边的褚和乾赶忙开口说道:“世子大人,三思啊,将不可因怒而出兵,士不可以愠为兴师,我们在金城扩张正好,何必惹怒秦皇门报复呢?” “褚大人不会以为,离得秦皇门远远的就可以免遭祸患了吧!” 陈悟冶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褚和乾,傲然说道:“天下大势越发纷乱,这正是秦渊这等宵小之辈崛起的大好时机,可惜此人心急气躁,早在占据固原城东城之时,就已经开始提拔重用那些出身低贱之辈,如果我们再不采取行动,真的是悔之晚矣啊!” “既然如此,老人家可能够帮助我们联合贺兰荣乐,李平举,甚至是沙鬼门的穆洛柯一起动手?” 黄世杰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悟冶,后者坚定的摇摇头说道:“人众则乱,我既然看中了黄世子的胆识,也联合了有实力的华亭涧山宗,那就不要让别人参与了,此前黄世子手下的祖公子不是也曾合纵连横,准备对秦皇门决一死战吗?结果如何?各家各派互相推诿,相互拉锯,反而无法形成合力对付秦皇门,这等事情老夫是不会做的,黄世子只要点头,片甲不用支出,只管让华亭涧山宗出兵出人,大义在手,灭掉如今孱弱不堪的秦皇门,定然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好啊!” 黄世杰微微一笑,看着陈悟冶的双眼说道:“我同意了,让华亭涧山宗用我的名义去对付秦皇门去吧!” “真的?” 听到黄世杰的话,陈悟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万万没想到黄世子竟然如此痛快,身边的褚和乾还想再劝说两句,黄世杰已经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那就这样吧,我同意了,你去找华亭涧山宗出兵吧,到时候固原城就送个他们了,我只要求他们到时候好生收敛我黄府禁卫军将士的身体祭祀一番就可以了!” “爽快!” 对着黄世杰竖起大拇指,陈悟冶的脸色泛起一阵潮红,眼前的黄世杰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办事稳妥的陈悟冶连忙上前两步,拦灼世杰说道:“既然黄世子同意了,那就立个字据如何?不然老夫到华亭涧山宗那里也是口说无凭啊!” “怎么?你没说动华亭涧山宗?” 黄世杰有些怀疑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咧嘴一笑,对着黄世杰说道:“怎么可能呢?我是说让您立个字据,到时候也方便证明华亭涧山宗的行动是有您的授权的,不然华亭涧山宗肯定没胆子翻山越岭,大军过境,难免会让人怀疑,所以才向您讨要一个字据证明他们的行动不错即可!” “也好!” 默默的点点头,黄世杰耸耸肩,就拿着陈悟冶早就准备好的纸笔在一张白纸上誊写了两遍授权文稿,然后手下一份,让陈悟冶签上字,然后就带着褚和乾离开了会客厅,将喜气洋洋的陈悟冶留在了当场! “世子大人,不能这样做啊!” 从会客厅中出来,褚和乾一脸懊恼的看着眼前的黄世杰,激动的说道:“这东西要是给了他,我们以后岂不是要和米家搭上线,以黄王爷的性格,肯定会偏袒您二弟那边的,我们这样做,遗患无穷啊,到时候这老东西拿着这玩应儿招摇撞骗,我们科如之奈何!” “一概否认即可!” 黄世杰淡然一笑,对着身后激动莫名的褚和乾说道:“华亭涧山宗既然想要固原城,有没有这个东西,他们都会打出我的旗号的,到时候胜了,我们就派人祝贺,顺便承认了他们所说不差,败了……我就领兵南下,将华亭涧山宗一举吞并,理由就是他们伪造文书,明白了吗?” “额……世子大人高明!” 听到黄世子的话,褚和乾的脊背处忽然一阵发凉,看着眼前目光坚定的黄世杰,不觉感到一阵可怕,种种情况都做好准备,这样的主子,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兴高采烈的从黄世杰的公侯府当中出来,陈悟冶拿着刚刚吹干的文书坐上马车,优哉游哉的躺在自己的马车上,命令自家的车夫北上,回到已经一片愕然的耀州城。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回到耀州城的时间已经是深夜了,但是陈悟冶家门前的空地上,还是停靠着各式各样的马车,马夫们点着灯笼聚集在一起,当有人看到陈悟冶的马车回来的时候,众人纷纷避让,在门房中等得不耐烦的耀州城的士绅们纷纷出来迎接,看到陈悟冶满面红光的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轻松起来,簇拥着陈悟冶回到大堂,众人眼巴巴的看着陈悟冶脱去身上的大衣,端坐在主位上,虽然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疑问,但是并没有人主动询问陈悟冶此行的结果如何! “大胜!” 傲然的将手中的文书拿出来,陈悟冶看着眼前众人惊讶的眼睛,毫不客气的说道:“老夫刚到府上就从黄世子的手中拿到了这份文书,诸位可以放心了,我耀州城定然不会被秦皇门所控制的!” “陈爷爷,小人该死,让您如此奔波,小人愿意送上全部家产,成为您手下的一名奴从!” 前一天还得意洋洋的蔺修观慌忙从人群中钻出来,跪倒在陈悟冶的身前,满脸含泪的看着这位老人家,压错宝的蔺修观虽然在心中无数遍质疑了上苍为什么待自己如此不公,但是形势比人强,心高气傲的蔺修观如今也不得不祈求陈悟冶的帮忙才能够保住自己这条小命! “你还知道!” 看到蔺修观爬到了自己的面前,陈悟冶的脸上满是厌恶,冷笑了两声,方才说道:“给!拿着这个文书去华亭一趟,给华亭涧山宗的大人谷蕲麻大人,你啊,也就剩下这点用了!知道不?” “额……小人从未见过谷蕲麻大人啊!” 蔺修观惊愕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不屑一顾的摇摇头,对着眼前的蔺修观说道:“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三日之内谷蕲麻大人的部队到不了耀州城,我们就拿着你的家人先给秦皇门赔礼道歉,知道吗?” 陈悟冶说完,也不理会呆在当场的蔺修观,直接站起身来,对着周围的士绅们招呼道:“大家这么晚了还在等着老夫,老夫不能不表示表示,来啊,准备好酒好菜,请各位大人好好的在家中热闹热闹,我们耀州城的事情我们耀州城的人自己管,大家都要有事商量,不然的话,又要像某些人一样,后悔不迭了!” 说完,就在众人的阿谀奉承当中走出了大堂,留下蔺修观看着眼前的文书,一个人在瑟瑟寒风中发抖! “落井下石!” 蔺修观的眼睛中猛然间冒出一阵火焰,看着簇拥着陈悟冶离去的众人,昨天这些人还对着自己阿谀奉承,各种夸奖的声音就在耳边,可是如今,自己落得这般田地,这群人竟然落井下石,等着看自己的笑话不说,还准备拿自己的家人来拖延秦皇门报复的脚步! “你们做的了初一,别怪我做不了十五!” 蔺修观将眼前的文书拿好,放在手上,伸手擦擦自己脸上的泪水和汗水,然后就出了门,一个人上了自家的马车,全然不顾身边马夫们的指指点点,命令马夫将马车从南门开出了城,然后就在黄河边改道,朝着正北方向走去! “主子,这朝北可是去固原城呢,咱们不是要去华亭城吗?” 听到蔺修观的命令,赶车的马夫一脸惊愕的看着蔺修观,后者的眼睛无神的眨了眨,冷冷的说道:“想活命就按照我说的做,不然的话,咱们都得死!” “是!” 身子骨一哆嗦,这马夫也不敢再多嘴,按照蔺修观的指示,将照明的灯笼吹灭,然后小心翼翼的沿着官道向着北方前进,滚滚黄河水在蔺修观的眼前不住向后流淌,蔺修观默默的看着天上的繁星,眼中的恨意很快变成凄凉:“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运气就这么差呢?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的投机就失败成这个样子!祖秉慧啊祖秉慧,你们怎么能够废物成这个样子呢?不是看起来挺厉害的吗?怎么如今成了这副模样了呢?” 蔺修观在心中抱怨着,眼前的灯光渐渐的密集了起来,不过却不是城墙上的那种密集,而是一队马队的火把…… (本章完) “啊?这是?” 秦渊伸手将眼前的丝帛纸拿在手上,打开来一看,顿时明白了什么,看着钱苏子的双眼,只能苦笑说道:“算了,既然都已经木已成舟了,再处罚他也已经没有用了不是?” “那我还不能让钱庄柯上去揍他一顿吗?”钱苏子愤恨不平的看着秦渊说道:“那家伙明明已经知道了我父亲打算保举你成为朔方侯,朔方节度使呢,结果竟然故意在当场隐瞒你的战功,最后给了其他尚书们肘击我父亲的把柄,还让我父亲碰了一鼻 子的灰,顺便还挑拨了一番你和我父亲原本就紧张的关系,如此包藏祸心的行为,简直是天地可诛,我让钱庄柯揍死他都不算欺负他吧!” “不算不算……”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秦渊也只好出言安慰钱苏子说道:“既然你父亲都这么说了,那我们找沙鬼门再来一次不就好了,反正我们秦皇门欺负沙鬼门简直是手到擒来,现在沙鬼门虽然都逃到了沙漠当中躲避我们的锋芒,但是长冬漫漫,这群习惯偷鸡摸狗的家伙肯定会忍不住从沙漠中出来的,到时候我带着人尾随他们前进,找到它们的老巢再端掉就是了,到时候派我们的心腹之人前往,这朔方侯、朔方节度使 的位置肯定还是我们的,你放心吧!” “可是朝廷限定你三个月动身前往西域孤城驻守,六个月之内到那里啊,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的!”钱苏子一脸哀伤的看着秦渊,似乎对他说的话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秦渊闻言一笑,对着钱苏子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早有定案,不管朝廷打算如何,计划总比变化快,就像他们当初打算将南亭侯的 爵位送给贺兰荣岳一样,在贺兰荣岳找到血凤剑的当天晚上,这位野心勃勃的老东西就带着自己的野心死在了祖先的塑像前面,贺兰会也就此开始分裂瓦解,一直到今天无处遁形!” “还有耀州城!”钱苏子嘴巴一张,双眼看着秦渊,似乎在提醒着什么,后者淡然的点点头,沉声说道:“苏飞樱不是关键,贺兰华胥才是关键,我们要等待,等待贺兰华胥出现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他不打算并入我们秦皇 门的话,耀州城作为我们南下的门户,我们是拿定了!” “现在就应该告诉苏飞樱她的去留不是她说了算的,不然的话,这群人肯定会拖到三个月以后的!” 钱苏子咬着嘴唇,看着秦渊说道,后者闻言点点头,将自己的手从钱苏子的肩头拿下,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就照你说的办!” “你真好!”钱苏子咧嘴一笑,看着四周的雕花窗子,双眼目送秋波,伸出玉臂抚摸着秦渊的肩头,一脸温柔地对着秦渊低声道:“我不会带着孩子离开这里的,我要让我们的孩子在这里降生,在这里成长,我们不会分 开的,不会,永远都不会!” “我保证!”秦渊伸手握住钱苏子伸到自己肩头的右手,用自己细长的手指抚摸着钱苏子滑嫩的肌肤,两道剑眉微微皱起,轻轻的抿着嘴,黑色的瞳孔发出尖锐的光芒,望着钱苏子微微隆起的肚腩,坚定地说道:“我一 定会让我们的孩子降生在这里的,朔方侯的名号会冠在他的头上的,你放心吧!” “我爹爹也是这样想的,他知道我怀孕的消息之后,就一直对我送来信件,看来,知道自己的第一个外孙要降生了,老人家的心性终于转过来了!”钱苏子微微笑着,酒红色的双唇如同两片花瓣挤在一起,让自己的笑容当中充满了醉意,长长的睫毛下面黑色的瞳孔如同玛瑙一般透亮,闪烁着欣喜的光芒,如同牛乳一般的肌肤在透窗而入的阳光的照射 下仿佛镀上了一层辉光一般,在明媚的阳光下,仿佛天使一般! “也许是对你的哥哥彻底失望了吧?”秦渊淡淡的笑着,将右手上的丝帛纸拿起来,左手松开钱苏子的玉手,按住丝帛纸的另一端,将这张用料精致的丝帛纸在自己的眼前摊开,双眼看着上面的文字,低声念叨:“山林秋色动人,红叶如焰,如 此盛景,孤身享用,实在可惜,不知何年何月可享天伦之乐。闪舞小说网..” “我那不成器的哥哥啊。”钱苏子微微撇嘴,两道红唇仿佛要被洁白如玉的肌肤挤到嘴中一般,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右手从秦渊的肩头拿下,对着秦渊展露如花的笑颜,左手轻轻抬起,放在自己被乌发遮挡的太阳穴上,声音消怯道:“我累了,夫君你去忙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好,此时万不可责怪旁人,都是妾身一人主张,当时我心中愤恨,将行此事,钱庄柯尚且出言劝阻,估计执行也不用心,否则,吴澄玉那身脊骨,恐怕早就命丧 众人手下了!” “没事,我不会责怪他们的,不过是忠心办事罢了。”秦渊点点头,口中并没有多说什么,扶着钱苏子略显迟缓的身躯躺到床上,亲手为苏子盖上了被子,秦渊这才转身吹灭房中灯烛,出门让下人在外面小心服侍,然后就从回廊走到了厅堂当中,此时,闻得消息的钱庄柯已经到了厅堂当中,身穿一件单衣,赤着脚跪倒在地上,看到秦渊来了,身形更显局促,将脑袋深深埋在地上,带着懊悔的语气说道:“属下该死,请门主大人责罚,此事与郡主大人绝无关系 ,都是小人自作主张,用郡主大人的名号吓唬那些牢卒,一应罪责,属下愿意一人承担!” “你倒是个忠心耿耿的家伙啊!”秦渊伸手将手中已经有些发凉的手炉放在一边的桌上,让下人拿去重新装上烧热的碳灰,自己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看着眼前身着单衣,赤脚跪倒在地上的钱庄柯,目光一凝,挥手说道:“先去穿上衣服 ,我秦渊没有虐待旁人的习惯,你乖乖起来说话就是,难不成觉得少穿两件衣服我秦渊就会心疼你不成?” “是,属下不敢。”听到秦渊的语气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厉,钱庄柯在心底松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出厅堂,在门外将脱去的鞋袜和身上的盔甲棉袍全部套在身上,随后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来,从门口走进来,走到秦渊面前,正 要跪倒在地,却被秦渊伸手制止:“别跪了,我们秦皇门的兄弟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见人就下跪呢?起来说话吧!”说完,秦渊就伸手从随从手边将已经换好碳灰的手炉拿到了手中,看着站起身来依然低着头不敢大声说话的钱庄柯,嘴角闪过一丝讥笑,沉着嗓子说道:“既然来了,就说说是怎么回事吧,为何要下那么重 的手,吴澄玉和你有深仇大恨不成?说不上来,我就请钱郡主过来和你对峙了!” “是是是是!”钱庄柯赶忙答应,最怕的就是连累着正在怀孕期间的钱苏子,钱庄柯抬起头来,看着秦渊面无表情的脸,赶忙说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和兄弟们喝多了酒,就觉得吴澄玉这厮确实无耻,如果不是他狼心狗肺的想要将李阙莨扶正,阴我们秦皇门一把的话,兄弟们肯定不用死那么多人去攻下贺兰荣乐把守的南门了,而且想起宋威尘兄弟和卫宣大哥这一死一伤两个人的事情,兄弟们心里就特别不爽,再加上大家刚刚失去了那么多兄弟,更是火起,然后才不管不顾的冲到地牢,那牢头打死都不同意,我们就诈他说这是钱郡主的命令,那人自然不敢阻拦,之后我们就痛扁了吴澄玉一顿,之后的事情门主大人 您老人家应该也知道了……” “就这么简单?”秦渊一脸狐疑的看着钱庄柯,疑惑的目光从眼中闪出,如同两道剑气一样射在钱庄柯的身上,后者微微一愣,看着秦渊皱起的双目,哭丧着脸说道:“当然了,这还能有假不成?门主大人,我是一个错字都 不敢说啊,您想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只求您不要迁怒于钱郡主啊!”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地牢里面呆上两天,感受一下那种感觉吧?”秦渊悠然一笑,站起身来,看着眼前傻了眼的钱庄柯道:“正好负责代理大牢事物的梅红玉前往安乐城劝降去了,你既然有罪在身,而且还和大牢关系密切,如今牢头身死,大牢中的秩序恐怕不好,你就先 代理此事,北城门的防务交给你手下那个叫彭玟怔的就好。” “额……好吧。”知道秦渊做出的安排,想要反悔是不大可能了,钱庄柯只能默默的点点头,将此事答应下来,秦渊看着钱庄柯像是扔到了水塘当中的旱鸭子一样无助的表情,心中顿时一乐,脸上却依然展现出不满的表情,低声警告道:“我这次去了大牢,那里面可以说是脏乱差到了一定的地步了,你去代理牢头这两天,可要带着人将里面彻底的打扫干净,不然的话,等梅红玉回来对我说里面的环境没有任何改善的时候, 我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的,懂否?”说完,秦渊就从厅堂的左侧耳门离开,留下钱庄柯一个人无语的看着眼前的红木座椅,深吸一口气,耷拉着脑袋,目光对着耳门外面的回廊看了一眼,心中哀叹道:“郡主大人啊,小的可是老爷安排过来保 护你安危的人啊,你可不能再坑我了……” 说完,就带着无比沮丧的心情从城主府中离开,此时,秦渊刚刚走到耳门外面不远处的签押房,打开帘子,第一次走进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情报处。 “谁啊?招呼都不打就敢进来,不要命了?”一个身材中等,体型超标的胖子背对着秦渊,感受到身后阵阵寒风吹来,顿时怒意丛生,连扭头都没有,对着秦渊就是一顿呵斥:“赶紧滚蛋,爷爷们忙着呢,将你的头儿给我找来,城主府里面的下人什么 时候这么不懂事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签押房。” 秦渊淡然的回应着,后者闻言一愣,转过身来,看着秦渊,高高扬起的手掌举在空中,看着两边已经跪倒在地上不敢吭声的下属,顿时傻了眼睛。 “啪!”一声脆响传来,五根指头印顿时出现在了胖子肥的发腻的脸颊上……

…

“……”

顿时,被钱苏子带出来的众人纷纷向前,冲向前面已经所剩不多的黄府禁卫军前,失去了指挥官的黄府禁卫军此时的表现依然是可圈可点,即使看到战局不妙,不少黄府禁卫军的小头目们也在努力的约束自己的部下,大家逐渐合拢到一起,将杀到眼前的秦皇门子弟挡在阵线前面,然后且战且退的围拢到一起,大家一起站在一处高地上,迎战冲上来的秦皇门子弟!



“公司有公司的规矩,私自殴打公司员工,严重者立刻开除,你立刻向王倩道歉,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林熙毫不相让,如果今天对叶云曼容忍,他今后的颜面该放在哪里?



“我没开玩笑!”

在众人惊讶的眼光中,秦渊走上前去,拍了拍叶云曼的香肩,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弯刀锃亮,那闪耀的光芒几乎亮瞎众人的双眼。 就在涧山宗和沙鬼门的人还在因为青龙谷的事情而找不到负责人的时候,秦渊已经带着瘦弱的宋贡鸣出了固原城,带着坚持要跟过来的龙萍儿沿着官道,一路向南,走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看到了耀州城被 的小高地,将手中三个蜡烛点燃,秦渊看着远处的黑影闪烁,露出笑容,带着龙萍儿就冲到了小高地上,见到了也是刚刚到这里的苏飞樱! “裴夫人?”看到跟着秦渊来到这里的龙萍儿,苏飞樱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复杂的神色,而心中有愧的龙萍儿则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身边的秦渊,后者淡然一笑,帮助龙萍儿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自从上次裴夫人带领 着黄府禁卫军的人马在固原城下被我突袭成功之后,她就带着自己的弓箭队投靠了贺兰荣乐会长,最近也算是跟我会和到了一起,这耀州城也是裴家经营几十年的地方,我觉得带着她过来应该很有用!” “不过裴夫人来到这里的原因,可不单单是为了帮忙吧?” 苏飞樱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对着龙萍儿望去:“应该是因为自己的两个儿子还在我身边,所以想要从我身边将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带走吧?” “没错!” 听到苏飞樱如此不留情面的话,龙萍儿的眼光也变得有些发狠,点头说道:“我就是想要让我的儿子跟着我一起到固原城中呆着,我一个当母亲的,有这种想法应该很正常吧!” “很正常!” 苏飞樱点头说道:“就像是背叛我们一样的正常。” “你……” 龙萍儿涨红着脸色看着苏飞樱,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话竟然是从苏飞樱的口中说出的,两个女人曾经并肩战斗,在耀州城上建立了牢固的友谊,没想到转眼间,就变成了敌人一般。 “不过是从战友变成了盟友。” 秦渊淡淡的说道,望着苏飞樱气呼呼的脸庞说道:“这也是我想要和你达成的协议之一,让裴夫人的两个儿子回到母亲的身边吧,相信这样会让你们攻进耀州城的步伐加快不少的!” “的确!” 苏飞樱点点头,对着身边一名长着络腮胡子的年轻人说道:“让裴兴浩和裴兴冰过来,他们的母亲来接他们放学了!”说完,苏飞樱就带着秦渊等人上了山岭,从小高地往下面看去,云雾中的耀州城显得格外的宁静,络腮胡子很快将两个穿的鼓囊囊的年轻人带到了苏飞樱的面前,不等他开口,早已经渴望这一刻的龙萍儿 一个箭步冲到了自己的儿子们面前,蹲下身来,将两个孩子死死的抱在怀中,两行热泪从她的眼中流出:“孩子,对不起,当妈的让你们受苦了!” “娘!” 两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乖巧的呼喊着眼前的母亲,一派温情的场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闪舞小说网.. “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您了!”苏飞樱略带不满的看了一眼秦渊,骑着马走到了山岭下面,随时准备带领着自己的人马冲进耀州城去,秦渊点点头,对着一边冻得发抖的宋贡鸣说道:“宋公子,如果你还想要回到你妹妹的身边的话,就按 照我说的做,好吗?” “当然!” 宋贡鸣乖乖的点点头,看了一眼远处寂静的耀州城,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后骑着一匹骡子,走到了耀州城的北门前。 “咻!” 一支响箭从空中飞下,准确的落在了宋贡鸣的面前,不多时,一个灯笼出现在耀州城的城墙上,城墙上的守城官望着下面的宋贡鸣大吼道:“谁!” “我是宋贡鸣啊!” 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对着城墙上喊去,宋贡鸣握着手中冰凉的缰绳,对着城墙上的守门官喊道:“我从固原城逃回来了,您快去通知陈悟冶大人啊,我是宋贡鸣啊,我带来了秦皇门在固原城中的布防图!” “那你为什么回来?直接去找谷宗主不就好了?” 城门官看着城墙下面浑身发抖的宋贡鸣,对着远处云雾中的小高地望了望,并没有发现多余的情况! “谷宗主不认识我啊,我也不认识谷宗主,我是从固原城的东城跑出来的,一路上都没遇到谷宗主啊!” 宋贡鸣一脸哀伤的看着城墙上的守城官,后者略带烦躁的挥手说道:“陈长老下令,除非是谷宗主派回来的人,否则的话一律不得开门,您老人家就回去找谷宗主吧,我不能给您开门啊!” “开门吧,我愿意把我的一半家产送给您,您看看我身上穿的这个什么东西,您就可怜可怜我吧!” 宋贡鸣哀求着对着城墙上的守城官叫喊道,后者略微一愣,对着宋贡鸣说道:“你身后还有人吗?” “没啊,什么人都没有,这一路上的村庄都被秦皇门给坚壁清野了,我连口水都没喝呢!” 宋贡鸣颤抖着说道,城墙上的守门官犹豫着说道:“那你真的愿意将你一半的家产给我吗?此话当真?” “那还能有假?” 宋贡鸣哭丧着脸看着城楼上的守城官,后者满意的点点头,低声说道:“谅你小子也不敢玩我,不然老子弄死你!” 说完,守城官就对着身边的同伴点点头,两边的士卒就上去将护城河上的吊桥放了下来,然后慢慢的将城门打开了一道缝:“快点进来吧,让人发现了,我就完蛋了!” “好!” 宋贡鸣点点头,猛然间朝前面的护城河上的吊桥冲了过去,就在此时,一支利箭忽然间从他的背后飞起,对着城墙上的守门官就飞了过去! “啊!”守城官惨叫一声,整个人在空中停顿一下,顿时摔倒在了地上,从两边慢慢靠近城墙苏飞樱等人大吼一声,脚下生风一般冲向还没有关上的城门,城墙上的士兵看到这样的场面,慌忙将城门关上,却看到 无数根利箭对着他们就扑了过来! “嗖嗖嗖嗖!”空中的利箭如同蝗虫一般飞到了耀州城的城墙上,正在关门的守城士兵顿时纷纷倒地,原本就是各家家丁的他们,身上的衣甲并不足够抵挡利箭的突袭,而苏飞樱则一马当先,冲进了耀州城当中,爬上城墙之后,很快就把城墙上的敌人给清扫了干净,群龙无首的守城士兵很快溃散四逃,苏飞樱跟着身边的龙萍儿,径直冲向了陈悟冶的府邸,正在门口守卫的陈府家丁正要上前询问,龙萍儿和苏飞樱就已经把手中的飞镖对着他们的咽喉扔了过来,几名家丁悄无声息的死去之后,陈家的家丁顿时大乱,不少人面对苏飞樱和龙萍儿的时候,甚至连挡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刺穿了喉咙,扎穿了心肺,倒在了地 上! “什么声音?”正在府中沉睡的陈悟冶猛然间被外面的喊杀声惊醒,打开窗户一看,只看到无数身穿贺兰会衣衫的人马已经冲到了自己大堂前面,独自一人睡在床上的陈悟冶顿时大惊失色,慌忙从床上跳起来,然后打开 身边立柜的大门,将里面的暗门打开,然后沿着一条狭窄的地道,往城外逃去。闪舞小说网.. “人呢?” 一脚踹开陈悟冶的房门,龙萍儿的嘴中顿时发出一声惊叫,一边的苏飞樱连忙冲到床边,用手摸了摸还很温暖的被窝,沉声说道:“他肯定是从这里逃脱了,而且还没有跑远,找找这里面的机关!” “是!” 跟着苏飞樱冲进来的贺兰会众人齐声答应,看着外面一阵砍杀,龙萍儿将手中的长剑收起,对着苏飞樱拱手说道:“苏小姐,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告辞!” “别!”苏飞樱一把抓住龙萍儿的衣袖,然后看了看左右,用谨慎的目光看着眼前的龙萍儿:“刚才的话都是当着秦渊的面说的,其实我们从来都没有恨过你,在那种情况下,您已经做出了自己最好的决断,我和贺兰华胥少爷都没有对你产生过任何的不满,所以也请您放心,现在的贺兰华胥少爷正在京城活动,或许不久的将来,南亭侯的封号就要从贺兰荣乐那个废物的身上取下来,放到贺兰华胥少爷的身上了,所 以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得到裴夫人您的帮助,您的忠心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的理解!”龙萍儿点点头,知道这个消息,她心里真的很开心,不管苏飞樱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这样暖人心的话,龙萍儿听了还是感觉很好,她决定在心中将这份记忆埋藏起来,现在的她,还是贺兰荣乐手下的堂 主! “就此别过,千万不要在固原城上战死了!” 苏飞樱对着龙萍儿点点头,然后就松开了她的衣袖,身后,一个机智的年轻人发现了衣柜中的秘密! “在这儿!” 这名年轻人大叫道,众人的目光顿时被他吸引了过去,并没有发现引领他们来到陈悟冶府上的龙萍儿,已经握着长剑离开了这里。秦渊站在城头上,身边跟着已经换上了一身华丽衣服的宋贡鸣,看着一片疲惫回到面前的龙萍儿,秦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隐藏不住的笑容:“如果三个小时之后,谷蕲麻之后自己最重要的大本营被我们拿下 的话,他会作何感想呢?” “要么奋力攻打近在眼前的固原城,不惜一切代价的拿下固原城,要么就回来攻击耀州城,不过如此一来他注定要两面受敌,境况大不如前了!”龙萍儿微笑着将这幅美丽的画卷描述了出来,秦渊的眼角闪过一丝笑意,看着远处城头上竖起的白旗,无奈的摇头说道:“真是太让人无奈了,每次我秦皇门占据耀州城的时候,遇到的抵抗和叛乱就会多如 牛毛,可是贺兰会的人马一旦进入到这座城中的时候,这些墙头草们就会不放一箭就主动投降了,是不是我们秦皇门和耀州城的人八字不合呢?” “不是!”龙萍儿摇摇头,一脸正经的对着秦渊说道:“不是秦皇门和耀州城八字不合,而是您的头衔还没有一个是朝廷敕封的,这对于喜欢安全感的耀州城的人马来说,至关重要……其实固原城也是如此,我在固原 城中见到了不少隐藏自己古武者身份的古武世家,但是他们显然都没有打算为您效力的意思!” “希望这样的日子快些结束吧!”秦渊点点头,望着北方,莫名的思念起已经前往京师多日的吴澄玉。

太极,螺旋劲!

很快,易红月三人走进了书房。

想了想,他又拨通了陆强的电话:“喂,陆大校,能不能帮我搞两张博物馆的通行证?”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