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街道社区怎么查询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所属街道社区怎么查询剧情介绍

“对了,如果见到霍千罡,就说他想要的东西我已经得到了,一旦这次事情过去我就有时间帮甜甜治疗身体了!”秦渊突然对着即将离开的几人说道。。



不等陈锋反应过来,秦渊的身体猛然间冲到了他的面前,一股强大的顿时打在了陈锋的身上,甚至连秦渊的目光都没有看到,孱弱至极的陈锋一下子被秦渊撞飞了出去,手中的梭型剑也被秦渊一把拿下,转身和祖秉慧对视一眼,秦渊猛然间心中一动,飞身踹开头顶的天花板,一跃飞到房顶,然后三步并两步就冲到了官邸顶层的阁楼上面!

只要大汉无法瞬间击杀秦渊,这里的蓝海宗弟子就会被抹杀。…

但孩子是谁的,安然心知肚明。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努力的睁大眼睛,蔺修观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微微的看着眼前的光亮,蔺修观刚要看看四周的情况,就听到一个颇为威严的声音传来:“你醒了?” “我渴了……” 蔺修观默默的摇摇头,无力的看着四周的情况,整个人的身体仿佛被人用重锤狠狠的敲击了一番一样,浑身没有一个地方是舒服的,整个人都是那样的难受,难受到了让蔺修观感觉生不如死的地步! “给他水!” 秦渊坐在蔺修观的病房前面,看着眼前醒来的蔺修观,很好奇这张英俊风流颇有点夜场高手风格的脸庞,为什么会是一个如此坚强的家伙,从蔺修观身上搜出来的文书秦渊也已经看了,虽然因为是大武师的身躯,恢复的很快,但是秦渊同时也痛苦的发现,自己和传说中一样,重新恢复到了九阶武师的水准,而且身前仿佛有一堵墙一样,无论如何都跨不过去! “您是?” 喝完了护士送来的水,蔺修观坐直身体,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淡淡一笑,说道:“我就是秦渊,你这次来想要见到的人!” “啊?是秦门主啊……” 蔺修观激动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秦渊,紧接着眉头一皱,摸了摸自己的身上,苦笑道:“既然是秦门主,那那封文书秦门主应该已经看到了吧!” “看到了,写的很不错!” 秦渊淡然一笑,并没有很激动的样子,这让蔺修观感到一点尴尬,然后他对着秦渊说道:“秦门主,既然看到了那封文书,您应该知道我是冒着多大的风险前来送信的吧,不过我这个人最近的运气不大好,老是厄运相伴,希望能够从秦门主这边吸收点好运气吧。..” 说着,蔺修观就苦笑了两声,发现面前的秦渊竟然毫无反应,不觉一阵尴尬,抬头起来,只看到秦渊的眼睛如同黑夜中的闪电一样的命令,狠狠的盯着自己的眼睛,蔺修观很快就感受到了一阵难以抗拒的压迫感,然后对着秦渊颤抖着说道:“我可不是耀州城派来的间谍啊,秦门主,如果真的是间谍的话,我用得着差点没了命吗?当时的情况城墙上的兄弟应该也看到了,要是晚了几步,估计我就死在了沙鬼门的刀下了!” “这倒是真的!” 秦渊缓缓的点点头,换了个坐姿说道:“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祖崇涯刚刚到了南山别墅,就主动投靠过去的人呢?难道就因为祖秉慧他们失败了,你就对我秦皇门产生了忠心?如果是这样的话,先生的行事风格,在下实在是不敢恭维啊!” “不!不是这样的!” 蔺修观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激动的说道:“我是走投无路了才会前来投奔秦门主的啊,我的家人被人威胁,我更是被陈悟冶那个老混蛋逼着要去陇城和华亭面见华亭涧山宗的宗主谷蕲麻,而且当时那个老东西就威胁如果我不去的话,三天后秦门主如果南下耀州城,就用我的家人来拖延秦门主进攻的时间!” “我什么时候打算进攻耀州城了?” 秦渊惊讶的看着蔺修观,很是无语的摆摆手,苦笑道:“别说三天了,就是三个月,我秦皇门能不能恢复元气我都不知道,他们竟然觉得我要进攻耀州城,你们这帮生意人啊,总是未雨绸缪,这也太夸张了点了吧,对了……你刚才说陈悟冶?是不是那个当过米和玉老师的老东西啊?须发皆白,很有点鹤发童颜的样子的老东西啊?” “对对对,就是他!” 蔺修观一脸怒容的说道:“那老东西听说祖公子……不是,祖秉慧父子在您这里吃了败仗之后,二话不说,当天早上就坐着马车,冲到了金城,在金城也不知道怎么忽悠黄世子的,竟然拿到了这个东西,意思就是说,让华亭的涧山宗的人马趁着秦皇门如今孱弱不堪,一举击溃,当然了,为了让涧山宗的人不对这次的行动有所顾忌,这个老东西就打算让我把这个东西带到华亭去,我当时不愿意,他就用我的家人威胁我,所以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决定前来固原城投靠秦门主,当然了,路上不幸遇上了沙鬼门的人马,我撂下马车,骑着两匹马冲到东岸和对方一路赛跑,结果两匹马在路上逃了一匹,另一匹马也在壕沟前面被地上的枪头扎中了蹄子,就把我甩到了地上,要不是城墙上的兄弟们反应及时,我这条命肯定是没了!” “好吧,看不出来,这个老东西还挺反感我的……” 秦渊默默点头,暂时认同了蔺修观的话,后者赶忙点头,对着秦渊恶狠狠的说道:“这个老东西平日里不显山不漏水,结果却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控制了耀州城绝大多数的地产和钱粮,我们发现这一刻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贤人会议现在名存实亡,整个耀州城的商人们都去巴结他老人家,我当时希望靠在祖崇涯身上,也是为了能够从这个老东西的魔爪中逃出来,毕竟他有米和玉米王府的势力在,我们这些小门小姓,还真的不够看呢!” “好了,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会让人去耀州城将你的家人接过来的,外面的沙鬼门还在围城,我先去看看,你不用多想,既然能够舍生忘死的为我秦皇门躲过一场大劫立下头功,你以后的日子不用担心!” 秦渊淡然一笑,安慰了蔺修观两句,然后就起身离开了蔺修观的病房,后者激动的看着眼前的秦渊,猛地点点头,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撕裂一样疼痛,然后就躺在了地上,默默的看着窗边站着的美丽护士。闪舞小说网.. 从蔺修观的病房当中走出来,身体还在恢复当中的秦渊很快上到了城楼上面,看着不少主动前来帮忙的百姓,秦渊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些平素以狡诈著称的百姓能够主动上到城墙上帮忙,说明他们已经相信了秦皇门的实力和保卫他们的能力,秦渊对这种行为自然是给予鼓励,到了城楼下,在卫宣、甄震还有卢牟坤的簇拥下,秦渊望着城下四里开外驻扎的沙鬼门,嘴角露出森森冷笑,对着身边的卫宣说道:“你卫宣手下的部队不就是在定远城准备对付沙鬼门的吗?既然对方来到咱们家门口了,你是不是应该招待一番啊?” “老卫我早就等不及了!” 旧伤初愈的卫宣咧嘴大笑,摩拳擦掌的看着城墙下面的沙鬼门骑兵,对着身边的卢牟坤说道:“带着兄弟们下去,让他们看看我们的枪阵训练的怎么样了?不就是一群骑着马的乌合之众吗,我们今天中午吃马肉!” “是!” 听到卫宣斗志昂扬的话语,卢牟坤立刻下了城楼,将早就摆在城门前面的二百名定远城枪盾手集合起来,然后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城墙下面走了出来,然后在对方惊异的目光中,排列着整齐的队伍,向前走去,除了队列的整齐之外,定远枪盾手最大的特征就是他们手中长长的大枪,和黄府禁卫军随时可以扔下来,拔出腰间的长刀作战不同,定远城枪盾手只有手中的长枪和钢盾,如果放弃这两样武器,他们将会没有任何依仗,所以这就造成了他们必须要和自己的同伴紧密结合在一起,才能够形成战斗力的情况! “一丈长的枪头,你这个疯子!” 看着枪盾手手中的长枪,秦渊有些惊讶的看着身边的卫宣,后者咧嘴一笑,对着秦渊满不在乎的说道:“对付骑兵,只能用长枪和弓箭,弓箭的杀伤能力太差,所以还是用长枪为好,而且只要能够和骑兵拉来距离,停下脚步的骑兵就是等着死的猎物罢了,只可惜啊,我们定远城训练出来的枪盾手竟然要在固原城才能够遇到进犯的沙鬼门骑兵,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讽刺呢!”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迟早会拿回定远城的,现在只是权宜之计罢了!” 秦渊淡然一笑,望着已经趋近于对方阵线前面的枪盾手,一排排的弓箭从天上落下来,饶是枪兵努力遮挡,也有倒霉鬼被射中咽喉,当场断命,但是和其他的军队不同,卢牟坤带领的枪盾手对于这种事情似乎司空见惯,一点反应都没有,也没有加速冲到对方的阵前,只是一个劲儿的迈步前行,如同散步一般! “给我杀!” 看到弓箭的功能不大,阵前指挥的穆洛柯大吼一声,两翼的骑兵就冲了出去,想要绕道枪盾手的背后攻击,结果刚刚从阵中冲出来,这些骑兵就听到城墙上传来一阵“簌簌簌”的声音,不等他们绕道枪盾手的后方,十二架紧急运过来的弓弩车已经将十二杆巨大的弩枪从城墙上发射了出去,顿时贯穿了十二名骑兵的身躯,将他们从马背上射下来,然后死死的钉在地上…… (本章完)



这次山林探险来了一万人。说话间,庆钟明一记嘶吼发出,如同饿了三个月的野狼一样,绿着眼睛就冲向了城墙边,一个刚刚徒手攀爬上来的贺兰帮众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人是鬼,就直接被眼前闪过的一道白练夺去了自己的生命,而庆钟明此时也是信心膨胀,解决了城中的残敌之后,冲上城墙的秦皇门帮众一下子增加到了超过三十人,还有不少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热血青年,也高声喊着秦皇门的口号冲了上来,帮助城墙上的庆钟明血战到底!

却发现远处梁声带着所有的主要战斗力,全部冲向了大汉。

秦渊继续坐在女孩的床前,然后看着女孩安详的脸,闭目冥思了片刻,然后突然说道:“请,睁开眼睛。”陆强一口答应下来,然后立即挂断电话,开始准备资料。





“你的花我都买下了,回家吧,大晚上的不要令你父母担心。”秦渊将三百块钱递了过去。



秦渊挑眉:“你不是想要弄死你的孙子吗?刚才你那一巴掌,至少打掉他半个月的寿命。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杀!” 呐喊声猛然间从黑衣骑兵队中发出,看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飞来的弩枪钉死在了地上,这些黑衣骑士个个奋勇,对着定远枪盾手的后方就冲了过来,正在侧翼指挥作战的卢牟坤冷冷的看了一样从后面围上来的黑衣骑士们,猛然间将手中的一杆黑骑对着空中一抖,原本正在行进中的枪盾手阵列猛然间从中间分开,然后后面四队枪盾手一个原地转身,将手中的长枪从特制的长盾的缺口中捅出,长约一丈的长枪猛然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枪阵,正在冲锋的黑衣骑兵们还不等冲到阵列前面,就被枪盾手手中捅出的长枪捅成了筛子,然后马儿嘶鸣,骑兵怒吼,枪盾手们将手中的长枪从这些骑兵的身上拔出来,然后再次捅出,如同一台配合紧密的机器一样,丝毫没有半点的犹豫! “啊!” 惨叫声如同炼狱一般从枪盾手的阵前响起,有些冲锋过猛的骑兵直接被骤然停下的马儿甩到了空中,饶是如此,也有对着天空捅出的长枪在前面迎接他们,不等他们落地,嘴里面一排的长枪兵就直接对着空中挺直了自己的长枪,结果这些人就如同肉挂一样,挂在了长约一丈的枪头上面,然后慢慢的落到了地上! 巨大的损失让正前方的穆洛柯感到一阵肉疼,看到从两翼骚扰的骑兵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穆洛柯也没有傻傻的让身边本阵中的骑士们冲锋到前面,而是对着两边的将领一摆手,对着本阵怒吼道:“放箭!” 瞬间,几百名骑士将手中的弓箭从背上拿出来,弯弓射箭,找准仰角之后,对着前面如同刺猬一样的枪盾圆阵放出利箭,不等这些箭雨飞来,已经移动到阵型中间的卢牟坤大吼一声,将手中的一名红旗扬起,顿时,四周排列为椭圆形的枪盾手们猛然间向着背后退去,等到将中间的卢牟坤彻底掩盖之后,才停下脚步,将手中的钢盾蹲着空中举起,顿时,噼里啪啦的响声从这些枪盾手的盾牌上响起,虽然有少数的枪盾手不幸被从孔眼中飞进来的利箭射中,但是特别在右前方加固的胸甲此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虽然箭支侥幸从这些空隙当中飞进来,但是却没有能够射穿他们右胸上的钢板,纷纷落在了地上,除了一个眼睛被射中的倒霉鬼之外,整个枪盾手的阵型保持的非常完美,如同一个精美的工艺品一样竖立在固原城南的旷野上! “干得漂亮!昨天苏子说让你们从定远城南下,真的是太英明了!” 秦渊站在城墙上,看着井然有序的阵列在卢牟坤的指挥下如此稳定的运转着,顿时击节长叹,已经走到了秦渊身边的钱苏子更是脸色得意,看着指挥若定的卢牟坤,认真的说道:“这个家伙可以独当一面了!” “是啊,卢二儿他确实成长的很快,特别在练兵这方面,真的是有一手啊!” 卫宣默默的点点头,看着曾经作为自己亲兵和自己浴血奋战的卢牟坤如今已经这样优秀,脸上也是红光满面,只有旁边撑着拐杖出来的梁声脸上不悦,对着一边的伍威桉说道:“小子,看到了吗?这就是人家定远军的实力,你这个家伙也要好好的学着点,别到时候给我丢人,知道了吗?” “知道了,师傅!” 已经从手术台上被梁声强行拉到自己面前认作徒弟的伍威桉默默的点点头,看着旷野中指挥若定的卢牟坤,心中感到一阵激动,如果自己手中也能够有这样一只厉害的军队,那自己在秦皇门中的地位就不用多说了! “没事,梁大哥指导,伍兄弟肯定很快能够追上来的!” 秦渊赞赏了看了一眼梁声身后的伍威桉,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伍威桉在战场上惊艳的表现,但是能够让梁声强拉着进入秦皇门,秦渊对于伍威桉的未来也是充满了期待的! “哼,那可说不准!” 看到梁声不忘教训自己的小徒弟,卫宣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骄傲,一边的秦渊微微笑着,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着下面的枪盾手说道:“虽然卢牟坤指挥的很好,但是枪盾手毕竟移动缓慢,如果能够有一支骑兵在后面驱赶对方的骑兵的话,那么两个方阵互相配合,如同一把锤子和一把案板一样不断的锤击着对方的骑兵,那战斗的效率肯定会高很多,而且还能够尽快结束战斗,让枪兵们节约体力!” “大人说的有理,不过我们现在的骑兵太少了,而且多数还做不到整齐划一的骑兵冲杀,想要和枪盾手配合,并不容易!” 站在梁声身后的伍威桉一脸淡然的看着远处正在抵挡对方箭雨的枪盾手们,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方法让对方的骑兵再次冲锋过来的话,那就太好了!” “别做梦了,对方看到刚才的情况,肯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除非咱们的枪盾手自己混乱掉,现在的情况还真的只能被动挨打,好在卢牟坤他们早就预料过这种情况,队列保持的还不错,撑住绝对没问题!” 卫宣摇摇头,很自然的否决了伍威桉的想法,秦渊看着被动挨打的枪盾手们,忽然说道:“如果最里面布置一排弓箭手的话,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对啊!” 梁声也是出口赞同,看着正在被对方围殴的枪盾阵,很是不爽的说道:“可惜啊,当时没想到这种情况,而且枪盾手和弓箭手能不能配合默契,还真的不好说呢!” “放心吧,你们待会儿就知道了!” 卫宣听到秦渊和梁声的对话,微微一笑,脸上伴随着神秘的笑容,秦渊微微一愣,斜眼看着身边的卫宣,再抬头望着远处的枪盾手们,忽然发现原本挺立在空中的长枪似乎失去了支撑力,只是单单的挂在盾牌的缺口上,而里面的情况自己却看不清楚! “放!” 呆在阵中的卢牟坤大喝一声,早已经准备好的第一排枪盾手将自己袖口中的吹管放在嘴边,对着外面越发靠近的骑兵猛然间发出一排风针,细小的风针虽然飞行的距离不长,但是不少为了射进缝隙而靠近的骑兵马匹却正好在这段射程之内,吹出的风针只要挨上前面靠近的骑兵马匹,那些马儿顿时发出一阵惊叫,紧接着就发狂一样的冲向前方的枪盾手的阵列中。.... 发现自己胯下的骏马竟然不听使唤的发狂起来,上面的骑兵自然是惊惧异常,看着越来越近的长枪阵,不少慌不择路的骑兵直接从坐骑上上跳了下来,结果不等他们落地,后面冲上来的骑兵就把他们的身躯撞飞了出去,然后一个个嚎叫着装在如同铁壁一样的枪阵上面,正在后方射箭的骑兵更是好奇,纷纷将手中的弓箭放下,看着那些发狂的马儿撞在枪阵上后嘶鸣痛苦的样子,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前排的骑兵到底出现了什么状况。 “撤吧!” 穆洛柯看着前面死伤惨重的黑衣骑兵们,脸上的表情甚是凝重,原本打固原城一个措手不及的想法也在这一刻灰飞烟灭,扬扬手臂,穆洛柯带头离开了本阵,朝着西北的山林退去,卢牟坤并没有发起乘胜追击,而是带领着身边体力消耗巨大的枪盾手慢慢的向后退去,然后安全的退回了固原城中! “干得漂亮!” 亲自迎接卢牟坤进城,秦渊的脸上写满的激动,上去拍拍卢牟坤的肩膀,秦渊认真的说道:“卢牟坤,既然你能够练出如此钢铁之师,那这以后的枪盾手,就全部交给你了!” “多谢门主大人!” 知道自己已经事实上成为了秦皇门的一员大将,卢牟坤的脸上写满了激动的神情,站在秦渊身边的卫宣看到自己的亲兵能够有今天这样的表现,也是激动莫名,不由分说就拉着卢牟坤前去喝酒,虽然卢牟坤一再表示卫宣的身体还需要调养,但是心情大好的卫宣根本不在乎卢牟坤的话,硬拉着这位跟着自己出生入死多日的好兄弟到了酒馆中畅饮起来。 外面的黑衣骑兵退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固原城的大街小巷,原本还担心固原城变成一座死城的居民们顿时松了一口气,纷纷走出家门,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秦渊带着兴奋异常的众人回到堂屋当中,落座之后,听了一会儿大家的诉说,然后才站起身来,对着众人说道:“如今我秦皇门已经算是在固原城彻底扎下了根来,大家都是百战精兵,我秦某人也没有别的东西给你们,大家尽情的招兵买马,只要能够加入我秦皇门的,我秦渊一概来者不拒!当然了,来的人可要找我们登记造册,不然的话,军饷可是没有了哦!” 听到秦渊的话,众人哈哈大笑,脸上的表情也都写满了激动,秦皇门大规模的扩军之后,自己这些人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想当年只是秦渊手下一名小卒的卢牟坤都可以有今天这样的表现,众人的心中自然是跃跃欲试,希望自己成为下一个卢牟坤。 将该交代的事情和众人交代了一个遍,秦渊这才带着满身的疲惫和激动回到了自己的房中,身后的钱苏子也跟着进来了,两个人热络了一会儿,秦渊才将口袋中的那张布条拿出来,看着上面黄世杰笔走龙蛇一般写下的字句,默默的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看到秦渊有些失神的看着眼前的布条,钱苏子伸手抱着秦渊的胳膊,默默的看着上面的字迹,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黄世杰,总也是不死心啊!” “不死心的不是他,是那些想要置我于死地的老东西们!” 秦渊的脑海中闪过须发皆白的陈悟冶的身影,当初此人还假惺惺的过来找自己借兵围剿沙鬼门,如今几日不见,这厮竟然已经开始计划将秦渊消除,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秦渊心中不泛起一阵恼火呢? “是啊,这个陈悟冶,竟然是这种人,不知道他听说了蔺修观叛变的消息会怎样?听说那个二傻子的家人都在耀州城,我们现在的情报工作都是你一人承担,估计很难找到好手去把他的家人带回来了!” “我去!” 秦渊淡然一笑,看着陈悟冶三个字,冷冷的说道:“我还要去会会这位老不死呢!竟然敢在背后阴我,看我不把他的脖子掐断!” (本章完)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