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暴露女友小晴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我的暴露女友小晴剧情介绍

。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涧山宗的谷宗主已经带着大军抵达了固原城的南门,秦皇门如今正在全力和涧山宗的人对峙,北门空虚如也?” 听到自己人送来的情报,迟杉督顿时激动起来,看着前来送信的斥候一脸激动的样子,慌忙将情报拿到手中,看了两遍,转过身来,看着身后激动异常的兄弟们,点点头说道:“大家稍等,我这就去和裴夫人商量一下!” “还商量个屁啊!” 听到迟杉督的话,一名黄府禁卫军的头目顿时吆喝道:“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应该派人立刻和涧山宗的谷宗主见面,然后说明我们想要回到黄王府的心情,让他们做好准备,大举进攻的时候通知我们,到时候我们忽然出现在固原城的北门,一举冲进固原城,立下头功,黄世子肯定不会对我们之前的事情做计较了,到时候大家没准还能够和那个褚和乾一样,被世子大人重视,扶摇直上,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啊!” “对啊!” 听了这名叫做路德韬的头目的话,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都一脸激动的样子,迟杉督闻言一愣,有些为难的说道:“就算是不找裴夫人商量,我们也应该给贺兰会长打个招呼不是,不然的话,岂不是衬得我们太没有礼数了?人家贺兰会长可是在关键时刻收留了我们,给我们吃的喝的,让我们穿暖睡好,这样的恩情,咱们可不能忘记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考虑这些,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风险,你别忘了,上次贺兰会可是和秦皇门一起对抗我们的,这要是被秦皇门知道了,加强了防范,兄弟们的功劳可就没了,大好的前程啊兄弟,可不能毁在我们身上啊!” 一脸悲痛的看着迟杉督,路德韬大咧咧的说着,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也都是一个个附和着,似乎都不想让迟杉督多此一举,看到大家都是这个意思,迟杉督也不能自作主张,默默的点点头,对着这名斥候说道:“你还从小路回去,密切监督涧山宗的动静,等到涧山宗真的和秦皇门对战之后,我们依据战况,再说是不是要和谷门主联络!” “是!” 看到大家都没意见的样子,这名斥候很快就从众人聚会的地方出来,小心的牵着马,从山后的小路准备绕过谷口回到固原城外继续探查消息,刚刚牵着马爬过青龙山的山梁,正打算骑着马冲下山的时候,这名斥候忽然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抬头一看,自己的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身披白袍的女子,样貌精致极了,只是这脸色略显颓废,似乎很辛苦的样子! “你是谁?” 看到摔倒在地上的斥候,刚刚连夜从朔州城回来的北琴儿顿时提高了警惕,将手中寒光粼粼的武士刀放在那斥候的脖颈上,看着眼前亮闪闪的长刀,这斥候顿时一脸愕然,没想到北琴儿的身手竟然这么好,无奈的趴在地上,对着北琴儿说道:“我是过来送信的斥候,刚打算到固原城探查敌情,还没见过女侠你呢!” “原来是斥候啊!” 北琴儿点点头,看着一身戎装的男子,将手中的武士刀从男子的脖颈上拿回来,然后一脸淡然的对着这斥候说道:“都探查出来的什么情况,听说涧山宗已经到了固原城下,和秦皇门激战了没有啊?” “激……激战了,对,激战了,激战的很厉害,所以我才要赶快去探查敌情呢!” “好吧,你去吧!” 看着浑身被白雪覆盖的倒霉斥候,北琴儿点点头,从他的身边离开,正要回到青龙谷当中和贺兰荣乐见面,忽然转过身去,看着那名斥候没有覆盖血花的背上竟然写着一个大大的“黄”字,北琴儿顿时一愣,猛然间飞身向前,将这名紧张兮兮的斥候一把从马背上抓下来,然后二话不收,将一团毛巾塞到这人的口中,然后用刀柄将这名斥候打昏在地,紧接着就拖到了贺兰荣乐的房门前,将这名斥候用冰雪弄醒,然后把毛巾从他的嘴中拔出来,对着已经被南宫儿推倒窗前的贺兰荣乐说道:“报告会长,刚才在北山的山腰处看到了这名男子,形迹可疑,自称是斥候前去探查固原城的情况,但是我发现他身上的军装却是黄王府的禁卫军服,所以特别过来问问情况!” “原来是黄王府的斥候啊,看来和青龙谷中不只是我一个人担心固原城的局势啊!” 已经恢复不少的贺兰荣乐默默的点点头,用还有些血丝的眼睛看着这名跪倒在雪地中的男子,嘴角微微一抽搐,对着北琴儿说道:“琴儿,将我们折磨人的方法给这位兄弟说几个,然后再让他说实话,不然的话,先割了鼻子再说!” “是!” 听到贺兰荣乐阴森恐怖的声音,北琴儿顿时呵呵一笑,将自己折磨人的方法随便告知了这名斥候两个,后者听着浑身发颤,大冷的冬天不住的打着寒战,对着眼前的美少女说道:“小姐姐饶命啊,你们问什么,俺就说什么,我就是个通风报信的斥候,家里还有一家人要供养的,你们可不能杀了我啊!” “识时务者为俊杰,兄弟,我们贺兰会正缺人才呢,你算是赶上趟了!” 对着这名斥候哈哈一笑,北琴儿将他从地上抓了起来,已经在窗边久等的贺兰荣乐微微点头,对着这名斥候幽幽的说道:“先说说你的情况,然后再说说黄府禁卫军现在的情况,然后再说说固原城的情况,这三种情况说完了,你就是我贺兰会的堂主了,明白了吗?” “是!” 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是不招,也一定会被自己人抛弃掉,这名叫做景卫田斥候竹筒倒豆子一样将自己刚才在固原城看到的情况,自己家里的情况,还有黄府禁卫军如今头头脑脑的情况统统说了一遍,期间贺兰荣乐只是默默的听着,然后等到这人绞尽脑汁说完了之后,贺兰荣乐才默默的说道:“也就是说,迟杉督兄弟当时说要找裴夫人商量,找我说说,都被那个名叫路德韬的家伙否决了,是这个意思吗?” “是是是,那个家伙的情况别人不知道,但是我可是清楚的很!” 看到贺兰荣乐很感兴趣的样子,景卫田顿时来了精神,对着贺兰荣乐神神秘秘的说道:“这个家伙在京师的时候就是个浪荡子,说话没什么谱,做事更是不靠谱,但是嗓子却特别大,而且经常会忽悠人,不过他哥哥可不一样,那可是个老谋深算的人,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多说什么,后来他们两个兄弟来到了黄府禁卫军,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哥哥后来就去了户部尚书米韫大人的府上当差,后来就没什么音信了,当时我们也没觉得什么,但是这次我去涧山宗的军营附近探查的时候,竟然听到有人提起他哥哥的名字,而且还说他哥哥好像当了涧山宗的副宗主什么的,总之,这次路德韬这么主张和涧山宗联系,肯定和他哥哥关系脱不掉的!” “米韫米尚书?” 贺兰荣乐微微一愣,默默的思索着眼前的局面,喃喃自语道:“这次牵线黄世子和涧山宗的就是米韫之子米和玉之前的老师陈悟冶,曾经在米家当差的路德韬的哥哥是涧山宗的副宗主,这路德韬又在积极鼓动剩下的黄府禁卫军和涧山宗搭上线,我怎么感觉黄世杰就是个幌子,下面的行动都是米家的人在办事啊?” “有这个可能!” 对着北琴儿点点头,让北琴儿将倒霉的景卫田带到密室中好好看管起来,南宫儿关上门窗,一脸深沉的说道:“这米家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和吏部尚书钱韫栖家之间的关系一直都非常紧张,两个人面和心不合,都想要拿到朝廷内政的控制权,一个管人一个管钱,竞争在所难免,不过此前钱韫栖家族一直都没有强有力的外援,甚至为此不惜将自己的女儿钱苏子外派呼兰草原当郡主,结果还是没有控制塞北草原的部族,如今秦皇门门主秦渊虽然不被朝廷承认,但是确实已经逐渐成为钱家在地方上最大的奥援,米家想要对付秦皇门的心情,可能比一时激愤的黄世杰来的强烈的多!” “是啊,都他娘是一盘大局啊!” 贺兰荣乐默默的点点头,看着眼前的南宫儿,脸色不觉有些苦涩:“我们贺兰会最大的悲哀就是在朝廷没人啊,之前我爷爷搭上的龙家,如今已经是被人斩尽杀绝,不是我爷爷临死前将奇珍异宝送到京师,恐怕那个时候贺兰会就已经完蛋了,这也是为什么,秦皇门起来之后,我们一直压抑不住的原因!” (本章完)

“我先上去,秦门主你抓住我的脚,下面的托举,就交给你梁声了!”肖川的嘴角挂着神秘的微笑,钱继风闻言一愣,慌忙说道:

…

那白色的雾气已经进入了他的鼻子之中。叶云曼也知道秦渊最近不太平,也就不再为难他,“说吧,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黄世子的命令是什么?带来了吗?”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把这个半死不活的家伙给我拉上来!” 对着身边的士卒大呼一声,宋威简大手一挥,身边的士卒们就蜂拥而下,很快将壕沟中被射穿身躯的牛大力从满是泥浆的护城河当中拉了出来,然后顺便将掉了脑袋已经死去的马儿的尸体来起来,准备拉到城墙当中打牙祭。 刚刚把昏死过去的牛大力从外面的护城河拉回来,秦渊和钱庄柯就到了东城门,看到宋威简如此办事得力,顿时喜笑颜开,对着宋威简直接说道:“现在你就是我们秦皇门的情报主管了,这个城门就交给这个牢头守卫吧!” “属下幸不辱命!” 听到秦渊终于升了自己的职位了,宋威简的脸色顿时一片激动,旁边的钱庄柯也有些羡慕的看着宋威简,挥挥手,对着后面跟着的随从说道:“将这个牛大力好生看关起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说完,就带着牛大力从东城门下离开了,秦渊看到钱庄柯如此焦急的去询问牛大力,也没有出言拦着,正打算带着宋威简和这名牢头交接一下工作,却看到外面的士卒们兴高采烈的将没了脑地的马儿从外面拖了进来,上千斤重的马儿想要搬动也是异常困难,这些士卒们看到秦渊在场,也纷纷和秦渊行礼,后者淡然一笑,默默的看了一眼牛大力的坐骑,忽然低呼一声,走到那匹马儿的前面,对着一边的士卒说道:“等一下,将这匹马的马掌给我掀开让我看看,这上面好像有铭文!” “是!” 听到秦渊的话,两名士卒赶忙将手中的马尾巴放下,加你个马掌拿起来,用自己的袖子将上面的泥浆擦去,然后就看到马掌上面隐隐约约的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似乎是一匹马的样子,不过很粗糙,不仔细看的话,也看不真切! “谁知道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 秦渊用手摸了摸马掌上的印记,周围的人都围拢过来,看着秦渊用白纸从马掌上面弄下来的印记,一时间议论纷纷,却也都说不上来! “这个估计就要等牛大力醒来之后才知道了,这个印记应该是他自己的吧?” 宋威尘好奇的看着这个印记,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对于这些细节,他也不太清楚! “会不会是华亭涧山宗的标记?” 一边的牢头忽然开口说道:“小人记得华亭涧山宗的人特别喜欢将自己的标志和印信钉在马掌上,一般制作马掌的时候,都不会在意这种细节,但是华亭涧山宗却是个另类,他们认为符号都是有特殊的含义的,所以……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这名牢头好奇的看着周围的同伴,一边的秦渊默默的看了他一样,淡然说道:“既然你知道华亭涧山宗的这个嗜好,那你可曾知道他们的印记和这个印记有什么出入吗?” “让我看看!” 一直站在边上的牢头猛然间挤开身边的人群,将秦渊用来印下印记的白纸放在脸前,然后看着反面,对着已经有些昏黄的太阳看去,从背面看着这枚印下来的马掌,这名牢头猛然间一愣,回身对着秦渊笃定的说道:“门主,这一定是涧山宗的人的东西,虽然和涧山宗的符号形制不太一样,但是在马掌上也只能刻画出这样的形制了,所以,这个牛大力一定和涧山宗关系密切,没准儿那个被他放出去的席耘正,就是涧山宗的成员呢!” “好,我知道了!” 秦渊将这枚印下马掌印的白纸拿在手中,对着这牢头点点头,勉励了一番,然后就带着自己新晋的情报主管宋威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第一次进入到秦渊房间的宋威简一脸好奇的对着四周看来看去,秦渊看着桌子上已经凉掉的饭菜,顿时感觉一阵羞愧,如此繁忙的生活中,自己竟然没有机会和钱苏子一起吃顿饭。.. “回来了?” 从后花园散步回来,钱苏子猛然间对着秦渊一笑,然后很自然的将柔和的目光对着宋威简看了过去,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赏主母大人美貌的宋威简脸色一红,有些不自然的低下头来,然后对着钱苏子拱手说道:“小人宋威简,见过主母大人,主母大人安康!” “好好好,看来你是升官了啊!” 对着宋威简微微一笑,钱苏子努力在自己的脑海中思索着这个年轻人的模样,后者看到钱苏子疑惑的神情,赶忙解释道:“我是宋威尘堂主的堂弟,不过我哥哥觉得我喜欢玩小聪明,不大喜欢我,上次城外血战,我就跟在哥哥的身后,看到主母大人英勇的身姿,一直都很崇拜您!” “哈哈,还挺会说话的,不会是被提拔成了情报主管了吧?” 钱苏子对着脸红的宋威简印象不错,对着他微微一笑,后者赶忙应和,站在一边,不断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唯恐在钱苏子面前失了礼数。闪舞小说网.. “苏子,你之前也当过情报主管,就给这位害羞的小男生说说要点吧,我把这个印记送到钱庄柯手中,估计那席耘正和放走席耘正的牛大力都是华亭涧山宗的人,看来,我们不找华亭涧山宗的麻烦,对方已经开始特别针对我们了!” “嗯!” 对着秦渊淡淡一笑,钱苏子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和宋威简说起了怎样搜集情报,培养间谍的工作来,而秦渊则是匆匆到了钱庄柯的家门前,进到门中,将这张印记交给钱庄柯,正在带着人抢救牛大力的钱庄柯如获至宝,对着秦渊千恩万谢了一番,承诺一定会将席耘正的下落找出来的。 秦渊劝解了他两句,让他沉住气,自己就迈着步子往回走去,咕咕叫的肚子很快提醒秦渊肚子饿的事实,加快了脚步,秦渊匆匆穿过大街,在路上似乎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子朝着南门走去,不过饿着肚子的秦渊也没有顾得上这些事情,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宋威尘已经走了,便和钱苏子一起将饭菜热了热,重新吃了起来。 吃饱了饭,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舒适感,秦渊这才躺在床上,冷静的思考起来刚才遇到的时候,虽然对于牛大力的事情有了点头绪,但是对于在街上见到的那名男子,秦渊的脑海中总也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在想什么呢?” 看到秦渊陷入到了沉思当中,钱苏子伸手轻轻在秦渊的腰间拧了一下,然后大模大样的叉着腰说道:“别整天胡思乱想了,先去把碗洗了去!” “不是有下人的吗?” 秦渊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钱苏子,自从搬入到城主府之后,这种小事自己就从来没有干过——虽然之前没搬进来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干过。 “大家都要忙着照顾伤员,清理战场,怎么会有人有时间回来伺候你我呢?等等吧,这次大家的几乎人人带伤,能上战场的最后都上了战场,咱们两个自食其力的时候还多的是呢!” 钱苏子淡然的对着秦渊解释着,后者愕然的看着眼前的钱苏子,忽然疑惑道:“这种事情不是你干的吗?最近不减肥了?” “哼,要是平时啊,我肯定会去干的,就算是你不管,也不行,但是别忘记了,我现在可是要当妈妈的人了,你最好对我尊重点,不然我让你们老秦家断后!” 钱苏子一脸淡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脸上猛然间浮现出幸福的笑容,秦渊闻言微微一愣,猛然间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眼前骄傲的挺着小肚子的亲苏子,用手抚摸着钱苏子的肚皮激动的说道:“要当妈妈了?真的假的?” “还真的假的?当初我就知道好不好,只不过你事情多的和什么一样,我才懒得和你说呢,刚才去后花园转了两圈,差点又吐了,这才觉得忍不住了,给你说说,让你乐呵乐呵!” 钱苏子傲然的对着秦渊说着,后者满意的点点头,正要伸手和钱苏子亲昵起来,忽然间一愣,猛然间看着眼前的钱苏子,目光中露出一阵感动:“那你为什么还要自告奋勇去侦查祖秉慧他们的阵地,为什么最后时刻还要带着人冲到阵地前面和龙萍儿他们厮杀?这要是出了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对向岳父大人交代啊!” “不用你交代,当时我就一个念头,我不能让我以后的孩子没了爹!” 钱苏子傲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默默的将自己的手臂放在秦渊的头上,听到钱苏子的这话,秦渊的脸上也不觉露出了一阵感动,默默的将自己的耳朵放在了钱苏子的肚皮上,听着那根本听不到的小家伙的声音,秦渊的脸色一阵激动,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亲人了! “好吧,你如果不想要洗碗的话就直说,老是靠在我肚子上是个啥意思啊?” 钱苏子一脸娇嗲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微微一笑,赶忙伸手将钱苏子抱在床上,然后对着钱苏子激动的说道:“好吧,你安静的休息休息吧,我去给你洗碗!” 说完,秦渊就撸起袖管,端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冲到厨房当中,欢快的洗起碗来,不多时,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就从里面的小厨房传来,钱苏子无奈的躺在床上,静静的抚摸着自己的肚皮说道:“孩子啊,你爹的手劲儿实在是太大了,以后你出生,我可不能让他抱你啊!” 这边的秦渊陷入到可能当父亲的激动当中,那边的贺兰荣乐却遇到了一件糟心的事情。 “他们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听到孙威平到如今还不能够进驻到定远城当中,贺兰荣乐的脸色一阵发青,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挥手不耐烦的说道:“告诉他们,不管是谁占据了定远城,我贺兰会都要给他们坚决彻底的打击,还没完了是不是,竟然敢在我贺兰会的头上动土他以为他是秦渊啊!” “是!” 听到贺兰荣乐颇有一点无奈的话语,南宫儿慌忙起身,从贺兰荣乐的房间中离开,然后就把一封措辞严厉的电报送到了孙威平的手中,看到自己老大的电报,孙威平无可奈何的站起身来,对着前面挡在自己路上的沙鬼门何钦元部的骑兵吼道:“你们快点让开道路,不然的话休怪我们无情!” “别怕他,钦始大人,这个孙威平是出了名的窝囊废,从小被他爷爷娇生惯养,我们一个冲锋就能够将他们全部歼灭!” 坐在马上,陈凤欣的脸上全是笃定,被陈凤欣鼓动着前来杀贼立功的何钦元的弟弟何钦始一脸激动,猛然间挥舞起手中的马刀,对着前面重重的垂下…… (本章完)

“三方势力?还有谁在紫禁城?”易红月惊讶不已。

哒哒哒!听到这话,小燕却急忙一本正经:“哦,这是规定,你看这……”



安浩说不走,最后还是走了,只给安然发了条短信。

“关我什么事,你不开心又不是我不开心。”杨可卿丝毫不理会秦渊那渴望的眼神。军官身体不停地颤抖,身体更是被子弹的冲击力打的手舞足蹈,好像疯了一般。



虽然说语调上完全没有一丝的改变,不过还是跟她表现出的样子不符合。

“额……”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