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游戏分类 软件分类
首页 > 安卓首页 > >

版本:V1.0.4 类别:聊天社交
大小:80.3 MB 时间:2021-02-05
下载 暂无苹果版

安卓版本无法在苹果手机上运行

软件详情
软件简介

  

功能介绍

  “可笑!”摩亮荚冷笑一声,直接将右手中的大锤对着成克武刺来的长枪砸了过去,随后将左手上的铁锤对着成克武胯下的骏马就甩了过去,后者微微一愣,只感觉身下一动,原本疾驰当中的黑色骏马猛然间向前一头栽倒下去,紧接着成克武就从马背上飞了出去,手中的长枪也落到了地上,整个人像是个濒死的蛤蟆一样,趴在已经被马蹄踩得松软的土地上,浑身酸痛无比,抬起头来,只看到一个大锤已经砸在了自己的眼前,从马背上下来的摩亮荚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将他从地上提起来,然后举到空中,对着前面损失惨重的涧山宗骑兵吼道:“回去告诉你们暗格没卵蛋的废物宗主,我今天先把他的堂主给拿了,明天

  随后,那几个人发出一阵淫荡的笑容。

  忠义堂的众人见到秦渊上车,然后潇洒的绝尘而去,这才是纷纷松口气。

  

软件特色

  

  我倒是要见识一下,你有什么本事敢在我面前放肆!”

   ....“兄弟们,杀光这群废物点心!” 卢牟坤站起身来,看着冲锋到投石机前面的秦渊,心中热血沸腾,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对着身边的枪盾手们喊道:“给我下城墙,摆阵,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枪盾阵的厉害!” “是!”受到了秦渊极大鼓舞的枪盾手们齐声答应,拖着实际上已经很疲惫的身躯,风一样的冲到了豁口处,然后排列起来两排密密麻麻的枪盾阵,硕大的枪头对着外面,一步一顿的,心中默念着口号,向着外面 正在准备偷城的涧山宗弟子冲了过去! “突!刺!突!刺!”一声声如同波涛一样的低喝声充斥着整个枪盾阵,卢牟坤站在枪盾手的中央,不断的指挥着他们向前攻击,那些吃过亏的涧山宗弟子看到这渗人的枪阵,顿时纷纷后退,却忘记了城墙上还有宋威尘的弓箭 手,当他们从隐藏的角落和巨石后面站起来的时候,一根根利箭如同长了眼睛一样,朝着他们的脖子、眼睛、面颊还有小腿飞了过来! “啊!”惨叫声如同乌鸦鸣叫一般连绵不绝,从女枪后面站起来的宋威尘不断的发射着手中的弓箭,失去了刀盾手掩护的弓箭手们第一个朝着后面溃退起来,没有了威胁的宋威尘和部下们,几乎用打靶子一样的状 态在瞄准着这些逃兵,一支支羽箭射出去,仿佛死神的哀鸣号,收割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给我杀!”谷蕲麻对着身边的护卫大喝一声,看着从人群中冲出来的秦渊,顿时大惊失色,猛然间挥舞起手边的青铜鞭,对着眼前的秦渊就砸了过去,手持双股剑的秦渊上前一刺,将谷蕲麻手中的青铜鞭挡到一边, 正要将右手中的长剑刺向谷蕲麻的胸口之时,坐在马上的谷蕲麻猛然间向后一仰,躲过了秦渊手中的长剑,然后站起身来,血红着眼睛就冲向了秦渊! “当!”秦渊手中的青铜双股剑猛然间和谷蕲麻手中的青铜鞭碰撞到了一起,一时间火花四溅,周围的人马纷纷被捡起的火花燎伤,而秦渊则感觉到自己手中的双股剑竟然在快速的融化当中,抬头看去,只看到谷 蕲麻手中的青铜鞭此时已经变成了赤红色,一股热气从中蔓延开来,秦元手中青黄色的长剑眼看就要被青铜鞭上的热量折断下来! “想不到吧,秦门主,你今天竟然会自投罗网!”谷蕲麻的嘴角猛然间泛起一丝冷笑,伸手自己的青铜鞭对着秦渊砸了过来,烈焰随行而至,转瞬间就让秦渊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热浪,在寒冷的冬季,猛然间感受到如此热浪,秦渊的身躯猛然间一阵,周 围的涧山宗弟子已经扑了上来,不少古武者纷纷将手中的利器拿出,对着秦渊就挥了过来! “秦门主快走!”跟在秦渊身后的梅红玉猛然间大喝一声,将手中的火尖枪对着谷蕲麻的身躯刺去,后者猛然间脸色一凝,将手中的青铜鞭对着梅红玉就扫了过去,秦渊微微一愣,慌忙将手中已经被烈焰斩断的双股剑对着迎面冲过来的梅红玉扔了过去,短剑转瞬间扎入到梅红玉胯下的战马之中,那战马顿时止住步子,整个身躯猛然间向前一倾,在马背上的梅红玉顿时飞了出去,秦渊坐在马背上,伸手将梅红玉从空中接住 ,然后右手对着身边冲上来的涧山宗弟子横着一扫,打开了一个缺口后,调转马头,从缺口中冲了出去! “放箭!”一鞭子砸穿了梅红玉坐骑的脊背骨,谷蕲麻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对着身边的涧山宗弟子大喝一声,手持弓弩的涧山宗弟子顿时反应过来,纷纷扣动弩机的扳机,放出手中的利箭,一时间,如同雨滴般的箭雨和弩矢朝着秦渊的身躯飞了过来,秦渊用手中的长剑当着空中落下的长剑,梅红玉坐在秦渊的怀中,也用手中的火尖枪不断的遮挡着从后面直飞过来的弩矢,两个人狂奔出去三十多米的距离,终于有 两根弩矢刺中了战马的大腿,战马吃疼之下,顿时狂奔起来,一阵发狂后,将秦渊和梅红玉双双摔倒在了地上,而此时带着枪盾手出城血战的卢牟坤大叫一声,指挥着身边的枪盾手,朝着秦渊冲了过去! “回去!” 秦渊大叫一声,看着忽然分散过来的枪盾手,顿时大急,而此时卢牟坤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两侧,刚刚被秦渊杀了个对穿的沙鬼门骑兵和涧山宗的骑兵已经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合拢!” 卢牟坤大叫一声,让身边的枪盾手集合起来,而此时两边的骑兵已经冲了过来,如同两只大钳子一样,对着六十几人的枪盾阵发起了决死的冲锋! “杀!”秦渊转身挥舞着手中的青铜剑,将身上中了两箭的梅红玉护在身后,然后朝着沙鬼门的骑兵冲了过去,那沙鬼门的骑兵看到梅红玉似乎行动不便,顿时大喜,跃马而来,将手中的长枪对准地面上的梅红玉 就冲锋了过来! “找死!”秦渊大喝一声,猛然间将手中的双股剑对着那人扔了过去,长剑在空中如同一颗流星一般,砸中了这名骑士的身躯,顿时将他从马背上带了下来,秦渊紧接着就抱住身边的梅红玉,一把拉住马缰绳,将梅红玉拽到了马背上,然后一拳砸过去,朝着后面那名骑士的马头挥去,这战马猛然间抽搐一下,顿时落到了地上,秦渊从那名骑士的手中抢过长枪,当空折断,对着驮着梅红玉的马屁股上去就是一枪,战 马吃疼,顿时惊叫起来,朝着西城墙飞奔而去,秦渊紧接着就用手中的木杆将一名骑士砸翻在地,然后跳上马背,对着卢牟坤大喝道:“边杀边撤!”说完,挥舞着从马鞍上抽出来的马刀,对着对面的涧山宗骑兵就冲了过去,身披皮甲的涧山宗弟子看着如同杀神一般的秦渊,顿时慌了手脚,纷纷打马后撤,准备重新发起冲锋,而秦渊此时则猛然间高叫 一声:“穆洛柯死了!”说完,就抓起地上一颗人头,挑到了空中,正在攻击枪盾阵的沙鬼门骑兵顿时大乱,不少非穆洛柯嫡系的黑衣骑兵顿时在自家堂主的带领下后撤到安全区域,而剩下的黑衣骑兵则因为听不到穆洛柯的声音 而心生恐惧,看着眼前不断突刺长枪,丝毫没有破绽的枪盾手大阵,顿时拉低马头,从战场上撤了下去,在枪盾大阵前面留下了二十几匹马的尸体之后,就将枪盾手的退路给打开了! “快撤!”秦渊对着卢牟坤大叫着,将手中的马刀对着不远处一名正在准备放箭的弓箭手砸过去,然后就拍打着身下的战马,冲到驮着梅红玉的马儿的身边,拉着战马冲进了西城门的缺口处,然后将这匹马交给了宋 威尘身边的一个秦皇门弟子:“快点带着她去医馆治疗!”说完,秦渊就从地上捡起一竿长枪,重新从缺口处冲了过来,站在枪盾手的前方,挥舞着长枪遮挡着飞过来的羽箭,对着眼前乱成一团,心有戚戚的涧山宗本阵大喊道:“涧山宗雄兵上千,竟无一人是男儿 !” “可恶!”谷蕲麻大喝一声,猛然间从本阵当中冲锋而出,挥舞着手中的烈焰青铜鞭就朝着秦渊飞扑而来,此时,城墙上的宋威尘已经将一座崭新的床弩摆了出来,对着谷蕲麻瞄准着,猛然间对着身边的助手点点头 ,后者会意,将手中的大木槌狠狠的砸了下来,顿时一根婴儿手臂般粗细的弩枪就从床弩上飞了出去,对着冲出阵中的谷蕲麻就飞了过来! “宗主小心!”跟在谷蕲麻身后的邓德伍大喝一声,对着胯下刚刚找到的宝马狠狠的甩了一鞭子,紧接着就握着一杆长盾冲了出去,就在那杆弩枪飞过来的同时,冲到了谷蕲麻的身边,紧接着就将手中的长盾挥舞起来, 挡在了谷蕲麻的面前! “嘭!”巨大的震动声顿时传到了邓德伍的身上,没想到这弩枪的力量竟然这么大,邓德伍的手臂抓着长盾就飞了出去,连带着将邓德伍的整个身体都带到了空中,那长盾在空中飞舞了一会儿,猛然间砸在了谷蕲麻的身上,不过穿过长盾的弩枪已经力量大减,只是划破了谷蕲麻的长袍,却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邓德伍也跟着长盾一起摔在了谷蕲麻的坐骑上,那坐骑惊叫一声,猛然间抬起后腿,一脚踩在了邓 德伍的右肩上面,而这个肩膀的连接处,就是邓德伍拿着长盾的手臂! “啊!” 邓德伍惨叫一声,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整个身躯都已经完全的消失不见了,紧接着,刺痛从肩头传来,邓德伍感觉自己的脑袋猛然间一沉,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 “德伍!”谷蕲麻大叫一声,猛然间停下脚步,跳到地上,将失去了右臂的邓德伍扶了起来,而此时,刚刚拧好床弩的宋威尘则毫不犹豫的对着身边的助手点点头,后者奋力将手中的木槌对着床弩的卡槽砸了过去,又一根弩枪飞到了谷蕲麻的身边,正在抱着邓德伍的谷蕲麻顿时怒吼一声,猛然间将自己手中的烈焰青铜鞭对着弩枪劈砍下来,顿时,力量十足的弩枪被青铜鞭砸了个粉碎,谷蕲麻抱着昏死过去的邓德伍 ,望着固原城墙上的秦皇门人大吼道:“我涧山宗和秦皇门不死不休!” 说完,就在一众随从的保护下,徐徐的撤到了自军的营地当中! “用最好的药材,最好的医生,给我将邓德伍堂主救活过来,不然的话,你们在华亭的家人就得给邓堂主一起陪葬!”将邓德伍放在军医营的床上,谷蕲麻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后者慌忙点头,猛然间打开自己的医药箱,然后哭丧着脸看着眼前的谷蕲麻说道:“谷宗主,我们的药材今天就没有补充上来啊,耀州城是不是真的 被拿下了?” “没有,只是陈悟冶长老忽然病逝了!” 谷蕲麻摇摇头,淡然的说道:“你先急救,我今天下午就让人从耀州城中送来药材!”谷蕲麻说完,就离开了营帐,那一刻,他的头脑冷静的可怕,原本因为承平日久而慢慢退去的野性,也终于在这一刻被秦皇门彻底唤醒了!

  

  

  林琥文抬头看着远处的红塔,那是前任大会长贺兰烈的佛堂,一生杀人无数,硬生生用暴力让贺兰山四周十八家古武世家联合在一起,成立贺兰会,同时第二天就把自己的姓氏改成贺兰的老东西,晚年时分竟然开始虔诚信佛,这让林琥文很是惊奇,不过如今斯人已逝,留下的这座佛堂,反而成为了自己嫡孙贺兰荣乐追念祖父的地方。

  

使用方法

  

  

  李乐两人在秦渊的示意下,停手返回了队伍后方开始休息。

   夜色如魅,高高的弯月挂在天空,固原城外的谷蕲麻军正在默默的舔舐伤口,而固原城中的秦皇门同样沉默,不单单是因为此战损失的兄弟们,而是因为秦皇门上下都清楚,此战之后,秦皇门守卫四城的 人马已经少至一百多人,连城墙上站满都不可能,还面对被炸塌的城墙缺口,临时修补固然可以,但是却再也不能如之前一般坚固了! “秦门主……”一个双手还在渗血的秦皇门弟子抬眼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秦渊,脸上的灰烬还没有来得及擦干,这些寒风冷夜中战斗的伤员们,都被转移到了医馆当中,可是和之前判断的情况不同,这次能够活着送到医 馆的伤员竟然不足十个,剩下的人多已经身首异处,倒在了血泊当中,直接被收敛到了太平间当中,很多人的身体都变成了几大块,想要拼合起来,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辛苦了!” 秦渊的目光注视着眼前满身灰烬的秦皇门弟子,看着那双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秦渊默默的蹲下身来,轻轻的握住他那缠满绷带的手臂,眼中的热泪轻轻跳落,落在了这双已经无法复原的手臂上! “为了秦皇门,俺的命不算什么,可是……秦门主,咱们的固原城,守得住吗?” 看着眼前红肿着眼睛的秦渊,这名伤兵猛然间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低下头,一脸凄切的说道:“俺的姐姐和妹妹,还有老娘,都在城里,您可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我在这里,不然我娘又该伤心了,啊!” “放心吧,我会保守这个秘密的!”秦渊淡淡的点点头,轻轻的抚摸着伤员还在渗血的手臂,这伤口是被飞下来的石弹打中的,一层皮都被擦掉了,虽然用了一层又一层的绷带,但是鲜血还是在不断的渗出,仿佛在预示着秦皇门的命运一般 ,不断的在失血,却少有补充鲜血的机会! “嗯嗯!” 对着秦渊点点头,这名伤兵安心的躺在床上,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仿佛不想看到秦渊流泪的样子,周围的伤员也大多如此,闭上眼睛,一脸安详的躺在床上,等待着时光的流逝。 漫漫长夜,秦渊带着钱苏子和梁声,默默的走在寂静如水的固原城街道上,哒哒的脚步声从脚下的青石板路上发出,周围的民居都紧闭着大门,仿佛知道有恐怖的事情即将降临在这座城池当中一样。 “你们说,谷蕲麻现在在想些什么呢?”秦渊背着手,抬头看着天空发出皎洁月光的弯月,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脸色凝重如水,刚刚看过那些可怜的伤员,秦渊悲痛的同时,也知道,这些人再也不可能上战场了,自己有责任照顾他们一辈子,可 是,这一辈子有多长呢?秦渊自付,自己也想不出来! “或许是在感慨我们秦皇门的战斗力之坚强吧!”梁声看了一眼满脸惆怅的秦渊,嘴角泛起一丝自信的笑容,轻轻的用手捏着自己的手杖,淡然的说道:“声东击西,运筹帷幄,将计就计,谷蕲麻基本上已经算的是算无遗策了,从何钦元进入固原城的诱敌之策,到那些骑兵忽然间的发难,想要从内部将我秦皇门打败的第一道保险,其后何钦元的诱敌之策,让沙鬼门的骑兵趁着我们开城迎接何钦元部的间隙冲进北城门的第二道保险,还有与此同时炸毁西城 墙,冲进城中和我军近战的第三道保险,三道保险都被我们轻易化解,他谷蕲麻的心情肯定不会好到什么地方的,卢牟坤的人马让他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我相信明天没有战斗发生了!” “可是我军的情况也更糟糕了……”钱苏子看了一眼自信的梁声,脸上很想笑出来,却总感觉有千斤巨石压在自己的身上一般:“和对方拼消耗,我们是拼不过对方的,而且现在西城必须留下大量人员守卫缺口,一旦敌人朝着其他方向加紧进 攻,我们的兵力根本调配不过来……” “车到山前必有路,放心吧,还有我们在呢!” 梁声哈哈一笑,猛然间将自己身上的长袍解下,露出一身的精壮肌肉:“昨天卫宣那小子可是在人前展现了一把神力,我梁声也不是等闲之辈,右护法做得出来的事情,我左护法一样可以!” “好!有这份胆气,才是我秦皇门的人!” 秦渊回头看看身边的梁声,嘴角轻咧,满脸欢喜的说道:“有此信念,就算是天崩地裂,我们秦皇门也能够将这些土鸡瓦狗扫荡殆尽!” 说完,秦渊就带着梁声和钱苏子大步的朝着血战过后的西城门前进,走到西城门的时候,虽然心中已经做好了见到最坏场面的打算,但是秦渊等人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所深深的震撼到了。闪舞小说网..虽然只是不足千人的血战,但是满地的血痕还是将整个西城门内外涂成了一层厚厚的“红色油漆”,碎石遍地,硕大的豁口在完整的西城墙上打开了一个大大的动,站在上面的两排枪盾手如同雕塑一般,手持着长枪短盾,肃立在寒风当中,脚下的夯土已经完全裸露了出来,被火药炸塌的城墙上满是条砖碎瓦,两边还算完整的城墙上也都流淌着一滩一滩的血迹,无数的刀枪木屑落在地上,上面无不沾满着凝 固的鲜血。城墙下面的景象一样渗人,无数倒毙在护城河边的涧山宗弟子,身上的衣甲已经被扒了下来,手边的武器还有零星的人马正在捡拾,人手不足的情况下,秦皇门的弟子们只能先行将自己人的尸体拖到一边,用白布遮盖住,而敌人的尸体则在寒风中被冻成了冰棍,看到秦渊来了,已经在城墙上站立良久的卢牟坤带着两个随从慌忙从城墙上走下来,脚下的大坑就是被投石机的石弹砸出来的,仿佛一个伤口, 出现在固原城平整的地面上。 “辛苦了!”对着眼前行礼的卢牟坤摆摆手,秦渊的脸色再度凝重起来,看着城墙上纷纷回头看的枪盾手们,秦渊的心中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地压住了一样,一股难受的感觉从胸口蔓延开来,之前在来的路上思索的鼓舞 人心的话语,此时都化作了嘴边的一声哀叹,默默的散去。 “守卫固原城乃是我等天职,断然没有辛苦的道理!”卢牟坤坚定的摇摇头,一脸肃然的对着眼前的秦渊大声禀告道:“回禀秦门主,此战,我军伤亡五十九人,其中西城门守卫甄震将军殒命,麾下三十二名兄弟无一后退,全部在城墙上血战而亡,我枪盾手损 失二十五人,其中殒命十六人,伤重九人,右护法大人血战负伤,如今已经前往救治!” “干得漂亮!”看着卢牟坤满眼的肃然,秦渊认真的点点头,看着已经被炸塌的城墙,大声对着站在城头上防卫的枪盾手们喊道:“我秦皇门血战至此,兄弟人无一人后退,无一人逃脱,宁可抱着敌人一起滚下城墙,也不 让敌人进入固原城一步,此等英雄豪杰,我秦某人能够招揽到麾下,亦是此生大幸,明日,我秦渊当亲率兵马,前往涧山宗阵前一战,壮我声威!秦皇门!血战!秦皇门!血战!” “秦皇门!血战!秦皇门!血战!”看着斗志昂扬的秦渊,站立在城墙上的枪盾手们顿时感觉胸中无限豪情壮志,身边的梁声看着这些钢铁般的战士们,也是心中大悦,对着苍天大叫道:“看看我秦皇门这等勇士,害怕谁人敢过来挑衅不成! 兄弟们,让对面狗娘养的涧山宗知道,我们秦皇门不是好惹的!老子不但要打败涧山宗的进攻,我们还要冲到涧山宗的营地里面,活捉了谷蕲麻那个怂包!” “活捉谷蕲麻,屠灭涧山宗!” “活捉谷蕲麻,屠灭涧山宗!”震天的吼声从秦皇门弟子的口中发出,一腔热血让人心潮澎湃,正在家中收拾细软的固原城居民们听到这饱含着怒火的吼声,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小心地打开自家的门窗,看着西城门上站立的秦皇门弟 子们,无数人的心中忽然升起了这样的念头:“这一战,秦皇门不会还能赢吧?” “对面是什么声音?” 正在帐中呆坐的谷蕲麻猛然间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惊异的目光,听着耳边传来的阵阵呐喊声,谷蕲麻疑惑的对着守在门前的侍卫问道:“谁在嘶吼?” “报告,这声音似乎是从固原城上传下来的!”门口的守卫一脸愕然的说着,坐在帐中的谷蕲麻微微一皱眉,站起身来,将桌子上的一柄匕首握在手中,穿上自己的外套,走出营帐,渗人的寒风顿时刮入了他的体内,站在门口,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固 原城城墙,谷蕲麻微微闭上眼睛,努力的用自己的耳朵聆听这来自于敌人的呐喊声! “他们在喊什么?” 谷蕲麻睁开眼睛,脸上写满了疑惑,冲着大营外面的守卫大喊道:“对面的秦皇门在城头上喊什么呢?” “是!” 大营外面的守卫答应一声,赶忙冲到谷蕲麻的近前,单膝跪地,有些胆怯的对着眼前的谷蕲麻说道:“他们在喊口号……” “废话,我当然知道他们在喊口号了!” 谷蕲麻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低头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营门守卫吼道:“我问的是,他们喊得内容是什么!” “小的……小的不敢说……” 守卫颤抖着回应道,换来的是谷蕲麻飞起的一脚:“奶奶个腿的,让你说你就说,什么难听话我谷蕲麻没听说过,我赦你无罪!” “是!” 那守卫乖乖答应,把自己的脸贴在冰冷的地面上,然后一脸黯然的说道:“他们喊的是活捉谷蕲麻,屠灭涧山宗!” “来人啊!” 谷蕲麻大吼一声,只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有一座火山一样等着爆发:“给我备马,让各营的人马立刻给我聚齐,我今天要是不灭了秦皇门,我谷蕲麻就不姓谷了!” “是!”旁边的守卫赶忙答应,正要骑上马到各个营地通知谷蕲麻的命令,身后忽然传来谷蕲麻的跳脚声:“你他娘是个废物不是?这个时候你应该劝我不要这样……真他娘没有个懂事的家伙!”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秦渊还从来没有被两个男人这么近距离的盯着过,所以有些别扭。

  

  原本无力下垂的手臂,也带着狂暴的力量重重轰向了姜千龙。

更新内容

  “是吗?我怎么听说是个帅哥?”马尾辫女孩一脸花痴道。

  

展开更多
精品推荐
手机装机必备
更多
相关教程
热门专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