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质型美女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气质型美女剧情介绍

“其实我也想要让那个秦皇门的门主秦渊好看,但是现在的时机不成熟啊!”。

 闪舞小说网....“你是谁?” 瞪眼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男子,路辉伽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手中的大长枪握在手中,虽然打不到一艘艘从自己身边经过的船只,但是对付眼前的男子,路辉伽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我就是秦皇门门主秦渊,不知道阁下是?” 秦渊握着手中的双股剑,看着半边身子都浸湿在了水中的路辉伽,脸上写满了好奇,如果谷蕲麻军人人都可以如同路辉伽这般疯狂的话,恐怕昨天晚上,自己的固原城就已经保不住了! “原来你就是秦渊?”路辉伽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异,看着岸上不过几十人的队伍,略微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说道:“果然是名声在外的悍将,区区几十个人就打算拦住我二百多人的部队,而且还敢出城阻拦,这份胆气不是一般 人能够拥有的,秦门主如此悍勇,在下实在是佩服的紧啊!”说着,路辉伽就将自己手中的大长枪对准了眼前的秦渊,对着秦渊傲然说道:“在下名叫路辉伽,就是昨天晚上被黄府禁卫军所害的路德韬的哥哥,今天来,也不是为了和你们秦皇门作对,为的就是将这群 杀害我弟弟的王八蛋千刀万剐了,如果秦门主心中还有和我们涧山宗议和的打算,我这个副宗主是可以帮你走走关系的!所以你赶紧让开,如此一来,让我将这群王八蛋一举灭掉!” “恐怕不行……”秦渊看着气冲斗牛的路辉伽,脸上写满了笑容:“不是我秦渊不答应,实在是现在我们秦皇门已经和贺兰会正式结盟了,所以你要找贺兰会的兄弟们报仇,那就要跟我秦皇门作对了,所以请路副宗主赶紧回 去吧,你看看你的手下似乎已经开始溃散了,我和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想要干的事情就是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路副宗主给个面子吧?” “放屁!”听到秦渊竟然已经和贺兰荣乐签订了盟约,路辉伽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贺兰荣乐会带着自己的人来到城东码头了,心中越想越气,路辉伽也懒得搭理自己那群不成器的废物下属了,直接对着秦渊吼道:“既然 如此,那路某人就得罪了啊!”说完,路辉伽就把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注入到了自己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当中,一阵青光顿时从他手中的大长枪的枪头射出,路辉伽紧接着就将手中的长枪对着马背上的秦渊扫了过来,知道自己想要用自己的嘴遁劝服面前的路辉伽已经不可能了,秦渊微微一笑,转过身来,将手中的双股剑对着刺来的青光长鸣枪就挡了过来,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也迅速的注入到了手中的青铜双股剑当中,虽然没有路辉伽手 中的青光长鸣枪看起来更加的绚丽,但是九阶武师的秦渊面对三阶武师的路辉伽,自认为还是有很大的优势的! “嘭!”一声震动猛然间从路辉伽的枪头发出,秦渊正要用身体当中的古武之力将面前的路辉伽压迫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后者体内的古武之力忽然呈几何倍数一样的在增长起来,而手中的青光长鸣枪也一下子开 始冒出一阵绿光,那绿光所到之处,秦渊的身体顿时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如同一条烧红的铁链忽然间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的刺痛! “这是?” 秦渊猛然间将眼前的青光长鸣枪架起来,那绿色的光带顿时从秦渊的身体当中飞了出去,看着眼前这病长枪,秦渊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阴霾,想要对付眼前的路辉伽,想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当然是古武之力和当世名器一起合体发出的古武之光了,除非是器中有灵的兵刃,否则的话,就算是质量再好的兵刃,如果无法和你的统一的话,也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的!”对着秦渊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路辉伽将手中的长枪握在手中,然后淡然的说道:“别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秦门主,和我们涧山为敌你是没有半分好处的,所以还是赶紧给我让开,我宰了这帮混蛋之后,自 然而然的就会离开这里了!” 说完,路辉伽就打算冲上岸去,和正在和自己下属近身搏杀的黄府禁卫军的人马血战起来,就在此时,秦渊手中的双股剑却再次拦在了路辉伽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路辉伽的双眼紧盯着秦渊手中的双股剑,原本已经横放在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又重新被他举了起来,而秦渊则淡然的坐在马上,看着眼前的路辉伽说道:“不干什么,既然路宗主想要为自己的弟弟报仇,那就 先过了我这一关吧!” “这可是你自找的!”路辉伽大喝一声,猛然间将手中的紫光长鸣枪对着马上的秦渊扎了过去,原本已经消散在紫光长鸣枪上的古武之力再次被他灌入到枪体当中,一道耀眼的青光出现在秦渊的面前,如同数万道光芒同时摄入 眼中一般,绚烂夺目! “那是自然!”秦渊低声回应一句,将手中的双股剑交叉着放在胸前,对着青光长鸣枪刺过来的地方轻轻一挡,如同一道光芒被打在了三棱镜上一样,原本泛着青光的枪头顿时绽放出了无数道绚丽多彩的光芒,彩色的光 芒顿时将秦渊的全身包裹起来,一道道光芒如同细细的蜘蛛丝一样,围成了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网笼,将秦渊的整个身躯都包裹在了其中! “找死!”路辉伽大喝一声,将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猛然间向后一收,然后对着秦渊胯下的宝马就刺了过去,秦渊将手中的双股剑对着左右两边同时劈开,空中灿烂夺目的光笼顿时被秦渊手中弥漫着古武之力的青铜双股剑如同劈开丝绸一样,从中间斩开了一道裂缝,随着这道裂缝的慢慢展开,整个光笼顿时消散在了空中,秦渊的眼睛盯着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猛然间向前一探,将自己左手的长剑对着马前一挡, 枪尖和剑尖顿时触碰到了一起,除了璀璨夺目的光芒之外,还发出了一声清脆如同竹笋被折断的声响! “当!”清脆的声音从秦渊的剑尖处传来,眼前的路辉伽顿时一阵恼火,猛然间将长枪抽回,翻身一转,猛然将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对着身后的水面划了过来,伴随着长枪枪身的挥舞,一道道水柱顿时从空中炸起,水雾当中,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忽然间响起一阵刺耳的鸣叫声,仿佛秃鹫见到了食物一般,渗人的鸣叫声伴随着一阵难听的杂音,很快就传递到了秦渊的耳边,秦渊微微皱眉,看向面前的路辉伽,后者手中的青光长鸣枪瞬间发出巨大的光芒,这光芒如同一道拂尘一般,将整个空中的水滴都抹上了一层光亮,秦渊的眼前顿时如同孔雀开屏一般,夺目的光芒绽放在了整个空中,而路辉伽的青光长鸣枪到 底在哪个地方,秦渊却忽然看不清来了! “果然神器!” 秦渊在心中惊讶一声,猛然间闭上眼睛,耳边除了水珠跳跃在水面的声音之外,在自己的正前方,也出现了一缕不寻常的骤响! “就在这!”秦渊猛然间睁大眼睛,一束光芒出现在了秦渊的胸前,看着这道光芒出现,秦渊再不犹豫,猛然间将自己的身躯前倾,手中的两柄青铜双股剑擦着这道光芒的两侧对着正前方的长枪挥去,转瞬间就到了路 辉伽的面前,蓄满了古武之力的青铜双股剑顿时砸开了路辉伽双手上的护臂,一声爆响创来,路辉伽手中的青光长鸣枪顿时被抛到了空中,而手持这柄神兵利器的路辉伽也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这怎么可能?”路辉伽的眼睛瞪得溜圆,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臂,虽然双臂上的护臂并没有被秦渊手中的青铜双股剑砍出伤口,但是巨大的古武之力却通过这两柄青铜剑进入到了路辉伽的双臂当中,刺痛伴随着麻痹 ,让路辉伽直接将自己手中的青光长鸣枪扔到了空中,而自己的双臂也仿佛失去了知觉一样,就那样垂在路辉伽的面前,一丝知觉都无法让路辉伽感知到! “没什么不可能的,路宗主,你太轻敌了!”秦渊将手中的青铜双股剑插入自己的腰间剑鞘当中,对着满眼愕然的路辉伽说道:“对于第一次面对路宗主的人来说,满眼的灿烂光芒确实能够隐藏您的攻击,但是这攻击却不是静音的,如果能够耳聪目明,主动闭眼的话,还是能够清楚的察觉到阁下攻击的方位的,而阁下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用这招来防御你的攻击,所以一点防备都没有,反而让我有了可趁之机,简单地说,如果刚才阁下有一点防备之心 的话,只要将我砍下来的两柄青铜剑躲过去,秦某人的项上人头,就是路宗主今天的战利品了!” “你想怎么样?”狰狞着面目看着眼前的秦渊,路辉伽的双手已经传来了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但是在路辉伽超强的忍耐力下,路辉伽还是没有惨叫出来,但是能够让冷静异常的路辉伽如此狰狞面目示人,秦渊相信,就算 是再给路辉伽一个机会,他也没有能力将那双手腕中断掉的血脉连接起来了,这内伤想要养好,至少要三个月的时间! “没什么,请路宗主回去吧,谷蕲麻杀人不长眼,但是对于米王府,我打心里还是尊敬的!”秦渊淡淡摇头,用眼神看了看扎在冰面上的青光长鸣枪,虽然心中很想要将这把价值连城的长枪据为己有,但是秦渊知道,除非是学会了路辉伽的心法,否则的话,就算是自己拥有了这把神兵利器,刚才 那绚烂的古武之光也是自己不能练就出来的,米王府一个外派的小卒子都有如此神兵,秦渊对于在京城足不出户控制整个华夏的四大王府的好奇,也更近了一步! “看来我的事情,钱郡主都给您说了啊!” 听了秦渊主动示好的话,路辉伽的脸上终于恢复了常态,虽然嘴角还在不住的抽搐着,但是双手也终于有了知觉,这点伤不说出去,外人也看不出来的! “嗯!”秦渊点点头,对着路辉伽说道:“路宗主,就此别过了,他日如果和米王府有嫌隙生出,还希望路宗主为我在米王爷面前美言几句,在下真心不想挑战华夏古武世界的固有规则,只是三番五次,总有人找上 门来,在下也是十分头疼啊!” “这都是你自找的!”路辉伽嘴角一撇,转身用手勉强将插在冰面上的青光长鸣枪拔出来,然后一脸不悦的走到了河对岸,然后绕道了城北处,和已经被秦皇门贺兰会联手击溃的自家兵马会合了,此时的他尚不知道,自己如果能够多坚持十分钟,战局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你好,我叫林熙,是云曼姐的同事,欢迎来到我公司的酒会。”说着,林熙伸出他那干净修长的右手,眼中的杀意很快就被掩饰下去。

秦渊看着山道上那些冲过来的人,只是淡然的笑着。…

 呼呼的北风从耳边刮过,梅红玉独自一人静静的走在满地积雪的山林当中,从固原北门出来之后,梅红玉骑着马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林中,将自己的马儿绑在树上,梅红玉决定走着前往何钦元所说的沙鬼门 何钦元部的营帐处,这个营帐在城西的山岭当中,很是隐蔽,距离固原城的距离也很远,梅红玉觉得,晚上一匹马从固原城的地方奔过来,肯定会被人怀疑的,所以就决定步行前往何钦元的营地。经过一段时间的潜行,梅红玉发现谷蕲麻军对于四周的警戒似乎很低,或许是不相信兵力稀缺的秦皇门敢出城劫营吧,这些营地的瞭望台上都只有一个人,外面的道路上更是没有一个暗哨,全部都躲在温 暖的营帐中,等着熬过这个冷意十足的夜晚。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之前确定好的地图,梅红玉对着不远处那座中等的军营比照了一下,确定这就是何钦元部队的营帐之后,梅红玉也没有犹豫,慢慢的靠近对方的营帐,对着门口冲出来拦住自己的卫兵 说道:“我有何钦元的手令,我要见何家的管家何金!” “你是谁啊?”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梅红玉,那卫兵的脸上写满了不信任的神色,知道和他说不上话,梅红玉一脸镇定的说道:“何钦元被我从城东抓到了固原城中,跟着他的骑兵都被我们秦皇门的人给宰了,现在他让 我过来见何金,商量将他放出来的事情!” “额……” 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那卫兵缩了缩脑袋,对着营地外面看了看,招手说道:“跟我来吧!”说完,就带着梅红玉进入到了中心的大帐当中,此时的大帐中,聚集着何家军所有的头目,大家死气沉沉的呆在营帐中,虽然知道何钦元肯定被秦皇门的人给抓住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何钦元更是不知生死,这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何家家丁们纷纷沉闷着呆在一起,不过众人已经隐隐以何家的管家何金为首,这件事情何老爷降罪下来,第一个被惩处的,肯定也是带队前来参加联军的何金 了! “报告!有个女人自称是秦皇门的使者,带来了堂主大人的亲笔书信!” 那卫兵到了门口,下了马,对着灯火通明的大帐当中点头说着,里面呆坐的众人身形一震,坐在上首的何金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叫一声:“终于来了!” 说完,何金就对着门外的卫兵叫到:“让她进来吧,注意警戒,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单独见到了固原城里面的人!” “是!”那卫兵低声答应着,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梅红玉点点头,然后就带着何金的命令从朝着营帐外面把守的卫兵队走过去,走进大帐中的梅红玉对着眼前的何金等人行了礼,然后就昂首说道:“不知道这里现 在是谁管事啊?” “我!”将手中的旱烟扔在了地上,何金睁大自己的眼睛,打量着眼前容貌姿色都堪称一流的梅红玉,对着周围的同伴看了看,然后说道:“各个小队长都走吧,留下几个人当代表就行了,出去嘴上都得给我有个把 门的,这件事情可是关乎于我们堂主大人的生死,今天谁要是敢出去乱说,我何金第一个宰了他,他的家人自然也就成了奴隶了,懂了吗?” “是!属下明白!”站在外围的小队长们纷纷沉声答应,对着站起身来的何金行了礼,然后就从大帐当中鱼贯而出,原本塞的满满当当的大帐中,转瞬间只剩下了四个人,除了何金之外,剩下的三人也都是三个中年人,看脸 上的神色,也都是久经风霜的老江湖了,端坐在位置上,打量着站在中间的梅红玉,眼睛中都没有多余的神色出现。.. “说吧,我们堂主大人现在怎么样了?”何金看到外面驻守的士卒都自动离开了营帐边缘,便昂首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从固原城里面来的,先给我证明你是固原城中秦皇门的人,然后给我证明我们家堂主大人还没死,不然 的话,我何金什么都不会和你谈判的!” “果然是老江湖啊!” 梅红玉对着眼前的何金拱拱手,嘴角浮现出一丝微微的笑容,伸手将自己内扣当中的血书拿了出来,递给了眼前的何金:“自己看看吧,这是何堂主亲手所书的血书,你一看就明白了!” “我家堂主还有这份心性?竟然舍得咬开自己的手指头写血书?”坐在梅红玉左手边的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目光很自然的对上了递到何金手中的血书,站在梅红玉面前的何金则是沉默不语,将手中的血书打开,默默的看着上面的文字,看到最后,看到了那个象征意义重大的标记之后,何金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疑惑的神情,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我家堂主的笔迹和标志都没问题,可是老夫还是很好奇,我们堂主在这里面说自己此次遭难 是因为沙鬼门门主穆洛柯干的好事,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儿啊,难道这其中还有隐情?” “啥?这真的是咱们堂主写的血书啊?” 那黝黑的中年汉子猛然间一惊,愕然的看着何金的脸,后者微微一斜眼,沉声说道:“崔护法,你还能怀疑老夫和这位女侠一起做戏假装你不成?” “额……不敢不敢……” 崔护法连忙摆摆手,带着一丝歉意看着眼前的何金说道:“俺这不就是好奇吗,既然真的是堂主大人写的东西,我就放心了,何管家您继续,我在这里呆着听着就行!” “知道就好!”冷哼了一声,确定了自家堂主确实还活着,何金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原本耷拉着的脸色也重新恢复了光泽,两边的护法们也都乖乖的放下了挑战何金的打算,何钦元不死,何金就不用被惩处了,自己的上 位之路也就这么没了,所以他们都很机智的选择了继续唯何金马首是瞻的方略。“很简单,当时何堂主对我们说,今天打猎被俘的事情就是因为他听信了沙鬼门门主穆洛柯的一名手下的话,说黄河东岸的野味很多,所以才会从城西一路奔到城东,然后被我抓到的,之前穆洛柯将其派为前锋突袭固原城,差点死的那次也是因为穆洛柯夸大了秦皇门的损失,导致了他损兵折将此前的宴会中,穆洛柯的姘头陈凤欣忽然将假的布防图展示在了他面前,所以他才会记得错误的布防图的。所以 想明白了这一切,何堂主对于穆洛柯的态度自然是恨意丛生,所以打算召集你们在今夜悄悄从北门进入到固原城中,帮助我秦皇门,镇守固原城,如此而已!” 梅红玉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眼前的何金默默点头,低吼道:“我就知道穆洛柯忽然请吃饭没有好事,果然如此!” “那我们就这样背叛了谷蕲麻和穆洛柯,加入到了秦皇门的一边了?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一边的崔护法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自古都是从强凌弱,忽然转换阵营,对于崔护法来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不然呢?难道等着我们堂主大人死了吗?” 何金低吼一声,眼中射出两道精光,看着面前的梅红玉,微微一笑,摆手道:“女侠先坐吧,我还没有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细细推敲一番如何?” “好的,诸位且请商议,任何问题我都可以回答的,从何钦元堂主被抓到出城之前,我都在何钦元堂主的身边,这封血书也是当时亲自看着何堂主写下来的!”梅红玉淡然一笑,施施然的坐在了一边的位置上,何金淡淡一笑,将旁边的三名护法叫到身边,让他们看了看眼前的血书,然后三人低声商议了一番,确定了血书的真伪,然后就由何金站起身来,对着梅红玉说道:“这血书的真假我们已经确定了,笔迹、言语风格都和我家何堂主无异,唯一让我们好奇的就是,我们此番进城是用什么身份进呢?是投降?合作?还是暂时在固原城中借住不参与两家战事呢? ” “进城之后,你们继续跟着何堂主,一切事物等着进城之后由何堂主和秦门主决定,我只是个来送信的!”梅红玉微微一笑,将问题直接踢给了城中的何钦元,何金闻言微微皱眉,低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何时进城呢?我部夹在沙鬼门营地和谷蕲麻军的中间,忽然撤营而走,定然会被追击询问,到时候 兄弟们折在这里也不好吧,不知道临来之前,秦门主和何堂主可曾商议出来什么对策没有啊?” “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临出发的时候,秦门主的夫人钱郡主给了我一个锦囊,让我在需要的时候打开,不知道这个难题,钱郡主有没有给我答案!”梅红玉淡淡一笑,将自己口袋中的锦囊拿出来,然后微笑着打开手中的锦囊,拿出里面折好的字条,打开一看,顿时梅红玉的脸色一变,紧接着就把手中的纸条重新折了起来,面前的何金看到梅红玉这个 表情,顿时有些惊讶的问道:“女侠?怎么了?” “没……没什么,钱郡主的计划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梅红玉连忙摇头,紧接着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对着何金说道:“钱郡主说了,她们得到情报,今晚谷蕲麻军可能会夜袭固原西城门,我们佯装跟进,然后转到北门处, 衣帽反穿,然后由我带领过去,这样就可以安全进城了!” “是吗?”何金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不等他多说什么,外面的卫士忽然走到营帐前面,单膝跪地,低着头,对着里面的何金说道:“禀告总管大人,穆洛柯门主派人传来消息,让我们全军准备好夜袭的准备,他 要亲自带着人夜袭固原城,救出我家堂主!” “知道了!”对着梅红玉点点头,何金的眼中写满了惊异,声音传来,外面的卫士便走了下去,留下何金和三个护法一脸憧憬的看着梅红玉:“秦皇门中有能人啊,此战未必会是秦皇门输!”

我每天生活在地狱之中,拼命的练功,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杀了你这个恶魔!

叶云宵脸色一变,他不认识这个男人,但是他认识那男人肩膀上的狼头标志。可就在风克山三人打算再度质问秦渊的时候,却猛然间出现了三道磅礴的力量,轻松的将风克山拍在地上!



没有瞬息千里的恐怖速度,但却有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的美意。“三秒,第一根!”

“秦渊,那就给我父亲道个歉吧!”

为什么这把刀没有血气?

“药剂还有些问题,似乎是因为能量太过聚集,而且除了攻击之外无法宣泄,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另一个宣泄口!”

这会功夫,梁声等人也已经冲了进来,见到叶霸天第一眼都是有些好奇。



所以在刘昌东走后不久,秦渊小心翼翼从这个废弃仓库走了出来,接下来只能靠他自己了。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