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老师的嫩穴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插老师的嫩穴剧情介绍

。

彭!

“啪!”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雪渐渐消散,呼啸的北风从头顶刮过,抱着怀中酥香如玉的美人,薛文皓打了个哈欠,双眼微微的睁开,看着身边双眼含泪,脸颊微红的宋萧琳,伸手将自己满是肌肉的臂膀从她的脑袋下面拽出来,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宋萧琳如瀑的黑发,然后轻轻的打开自己身上的白色绒毯,正要穿上自己的衣衫,就看到外面人影匆匆,似乎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对自己禀告! “进来吧,无妨!”薛 文皓对着外面的人影喊了一声,穿着身上的黑色棉绒睡袍,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拿起桌边的红葡萄酒,对着自己的嘴巴倒了满满一杯,然后呼呼噜噜的簌簌嘴,将这口葡萄酒吐在了一边的痰盂当中,然后伸手揉了揉自己有些微红的脸颊,看着眼前急匆匆走进来的属下,低声说道:“免礼,说吧,什么事情?” “禀告城主大人,外面的将士们都看到了秦皇门在萧关城上的援军,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整个城墙,似乎人数很是不少呢!”“ 大概有多少?” 薛文皓眼中精光一闪,目光顿时严肃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脑海中飞快的计算着烛龙城的成败得失。闪舞小说网..“ 大概……城墙上看样子有三四百人,至于别的地方,因为山梁上都是积雪,大家上不去,暂时还没有看到萧关西城的全景……”“ 那还不赶紧去看!” 一脚踹翻眼前的红木长几,薛文皓的脸色顿时一阵发青,原本还打算趁着今天天色不错找回面子,没想到一夜之间,秦皇门就真的留下了至少两百多名的援军给萧关城,如果连萧关城的秦皇门都可以被人留下两百多人的部队驻守的话,那塞北三镇这次前来救援的人马肯定是超过两千人了,如此一来,别说谷蕲麻了,就是关中诸侯联合起来,都未必是里应外合的秦皇门的对手了!“ 是!” 那下属赶忙答应,冲出营帐,前去查看萧关西城的情况,而躺在长椅上的宋萧琳却被薛文浩的怒吼声惊醒了,抬起眼,看着一脸凝重的薛文皓,这位身躯如玉,长腿细腰的美人默默的伸出手去,拉住的薛文皓的手,微笑着看着精力充沛,体力过人的薛文皓道:“什么事情惹得薛城主如此大怒啊?”“ 还不是因为这群饭桶!”对 着营帐外面的众人怒喝一声,薛文皓转过身来,有些后悔的说道:“早知道秦皇门底蕴如此深厚,昨晚就应该听你父亲的话,妥善一点,我亲自带队直捣黄龙,不让申平雍那个废物去的话,估计现在萧关城就是我的了吧!”“ 无妨,秦皇门为天地所不容,我们是替天行道,安有不胜之理?城主放心,只要给晓琳三百人马,定然将萧关城上的几十人消灭干净!” 宋萧琳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薛文皓坚定的说道,后者闻言苦笑一声,对着宋萧琳说道:“若是昨天,倒是无妨,可惜,现在站在萧关城上的秦皇门和塞北三镇的援军加起来至少有三四百人了,我们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啊?真的有援军?不是对面吓唬人的?” 宋萧琳猛地一愣,眼睛瞪得溜圆,对面的薛文皓猛然间一愣,急忙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真的有援军?” “额……我爹爹说昨晚的事情可能是对面虚张声势,吓唬人的,我当时也觉得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有大批援军的话,他们应该趁着我们后退慌乱的时候从西城中杀出来追杀我们的人马才对,但是他们并没有,所以我爹爹觉得这可能是对方将领蛊惑人心,虚张声势的做法而已!” 宋萧琳的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找好了理由,薛文皓闻言点点头,低声道:“看来宋三爷也又看走眼的时候啊,对面真的来了援军,可能是担心深夜敌情不明,长途奔袭而来,体力不支,所以没有出城追杀我们的败军吧!” 随便给自己找了个解释,薛文皓正要换上衣服出去,就听到刚才被自己轰出去的下属已经回到了营帐前,在门口对着薛文皓说道:“回禀城主大人,小人已经查到了敌人的部署情况,而且在山梁上还发现了一处脚印!” “带我去看看!”薛 文皓点点头,让门外的下属等着,换上自己的战袍之后,就领着已经成为自己女人的宋萧琳出了营帐,在众人热切的目光注视下,跟着这名下属上到了南边的山梁上,然后沿着山梁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不多时,就被这名下属领到了一处观察点:“城主大人请看,那里就是西城的部署情况,从外面的脚印可以看出来,对方的部队是分为很多股从各个山口绕过来的,虽然每次的人马都不多,但是脚印却很深很重,现在还能够看的很清楚,肯定是身披重甲的人马前行才造成的脚印,不过现在在城墙上驻守的敌人都是身穿棉甲,装备的都是之前萧关城中贮备的装备,似乎是重新换上来的!” “你怎么知道?” 听到随从如此详细的将秦皇门助手城墙的部队的情况说了出来,薛文皓满意之余,自然是一脸的好奇,那下属或许是为了表现,张口就解释道:“因为这些棉甲我们在接收萧关城府库的时候就曾经见到过,后来两家分地而治,秦皇门的人马从府衙当中搬走这些东西的时候,小人都在,这些衣甲都是当初贺兰会的清平吴晟打造的,上面都有吴家的标志,所以小人认得清楚,至于那脚印,因为小人昨晚血战之后回到营帐外的脚印都没有被破坏,所以两相比较,对方的脚印更加的清晰,所以应该是比小人体重更大,或者负担更大的人马弄出来的,所以才有此判断!”“ 你很细心,以后就跟着我吧!”听 了这随从的解释,薛文皓满意的点点头,看着那些身穿棉甲,满脸风霜的士兵对着这随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觉得这些人为什么会穿上吴晟留下的棉甲呢?塞北三镇的兵马应该装备更加犀利才对啊?” “属下觉得,要么就是对方原来辛苦,身上的衣甲弥足珍贵,所以不愿意用来守城时候穿,要么就是这些人只是二三线的部队,原本就衣甲不齐,无法辨别,所以才会统一换上吴晟留下的棉甲来方便指挥!”那 随从沉思两刻便给出了结论,一边的薛文皓满意的点点头,对着这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就让我的亲兵队长吧,这勘察辨认的事情,以后就让承包了!”“ 小人俞豪湉,谢过城主大人大恩!定不辱命!”“ 好,起来吧!”将 面前的俞豪湉叫起来,薛文皓转身就要离去,那俞豪湉猛地一愣,慌忙对着薛文皓说道:“城主大人,小人此前在前面不远处发现了一处脚印,甚是奇怪,或许和昨晚我军失利有关!”“ 啊?”薛 文皓猛地一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俞豪湉,脸色一沉,挥手说道:“带我去看看!” “是!” 俞豪湉答应一声,带着薛文皓就往前走去,对方三两步走到一处悬崖边,对着地上一个不大的脚印说道:“城主大人,这就是那脚印,则上面的落雪情况和小人在营帐外面的脚印一模一样,如果小人所料不差,那定然是我军血战正酣之时,有人出现在了此处,如果不是得到命令前来勘察敌军情况,那定然是用箭羽将我军情报射给敌军主帅的!”“ 何以见得啊?” 虽然心中大骇,但是薛文皓的脑子还是保持了一定的清醒,并没有因此而出现暴怒的情绪,俞豪湉蹲下身来,低声说道:“城主大人请看,这脚印虽然不大,但是当时前脚掌用力,定然是躬身向下射箭的时候才会有此发力的情况,之后这脚印就消失不见了,显然是此人有意将自己的脚印掩埋,只是忘了这最边缘处的脚印,所以留下了这个证据!”“ 嗯嗯!”薛 文皓认真点头,一脚踩在了这脚印的旁边,然后问道:“这鞋码可是不大的,我军中可有如此小脚?” “不好!”不 等俞豪湉回答,薛文皓的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身影,转过身来,刚才陪着自己上到山梁之上的宋萧琳已经消失不见! “给我拿下宋氏父女!” 薛文皓愤怒的嚎叫着,对着身边的随从们发布了自己的命令,然后飞奔着到山梁边缘处准备下去将宋氏父女绳之以法,却没想到自己登上山梁时候用的软梯已经被人撤下!与 此同时,飞奔到父亲帐中的宋萧琳打开帐门,正要冲这里面的父亲开口说话,却看到自己的父亲宋三爷竟然被人勒住了脖子,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对自己含恨在心的申平雍……

秦渊眼神微冷:“就因为这么句话,你伤了他的手臂,险些废了他?”…

“你这是干什么?”

“谁让你动作慢。”伍锋嘿嘿一笑说道。

秦渊状况明显好转,大汉却是咳嗽不断,好像是随时会躺在地上一样。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杀!” 何钦始坐在马上,对着空中大吼一声,周围的黑衣骑兵们风一样的冲向前面的孙威平,后者定睛一看,也只能无奈的喊道:“杀贼!” 说完,就让身边的弓弩手们对着前面冲锋而来的黑衣骑兵放出弓弩来,而两边的步兵也已经挤在了一起,等待着骑兵的冲锋,看到对方整整齐齐的冲了过来,孙威平的脸上写满了疑惑,按理说自己的人多对面的人少,骑兵应该两翼包抄,寻找薄弱位置攻击才对,可是对方却傻傻的径直冲锋,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果然,在撞飞了两个挡在前面的敌军之后,这些黑衣骑兵冲锋的脚步就被站在第一排的步兵们挡住了,然后不等这些人冲锋向前,拿着大刀的贺兰会古武者们就冲到前面,上马砍兵,下马砍人,熟练的如同砍瓜切菜一样,顿时将对方的骑兵砍翻在了当场,站在陈凤欣身边的何钦始发现情况不对,慌忙询问身边的陈凤欣自己该怎么办,后者微微一笑,指着前面的混战场面说道:“钦始大人,将士兵的胆,您如果能够身先士卒的话,此战必胜!” “哦哦!” 听到陈凤欣的话,第一次上战场的何钦始慌忙点头,然后骑着马,一路狂飙,对着前面的阵线就发起了冲锋,站在他身边的陈凤欣望着这个傻乎乎的年轻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然后就从自己的背后拿出一把长弓,对着何钦始的脖颈就射出了腰间! “额……” 猛然间感到自己的脖颈处一凉,何钦始回头一看,只看到陈凤欣已经打马归去,不见人影,只有一道马蹄泛起的烟尘,让人感觉到一阵失望! 颓然的栽倒在地上,何钦始望着眼前的地面,充满不可思议目光的眼睛直到他死去之后,都没有闭上。 击溃了眼前的黑衣骑兵队,孙威平很顺利的进入到了定远城当中,刚刚将定远城中的官衙收拾了一下,孙威平还没来得及给贺兰荣乐发去电报祝贺,就听到随从上来说,一个女人前来求见,似乎还是刚才在战场上见到过的,呆在何钦始身边的那个女人。 “让她进来吧!” 对着随从点点头,感受着自己即将指挥一座城池的激动,孙威平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举目向前望去,看着外面走进来的陈凤欣,顿时感觉眼前一亮,寒风中,陈凤欣竟然身穿了一身旗袍模样的绒袍,外面虽然搭了一件白色的披肩,但是在寒风阵阵的冬日,看起来还是那样的美丽动人! “看来孙城主的官衙中也不够暖和啊!” 看到孙威平有些失神的眼睛,陈凤欣只感觉自己的脸上一阵得意,将自己的披肩放在凳子上,陈凤欣不等孙威平招呼,就自顾自的走到了孙威平的面前,屈身对着孙威平行礼,后者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讪讪的点点头,看着身材婀娜的陈凤欣说道:“额,和刚才在战场上见到的模样大不相同,所以有点不适应!” “哈哈,是不是让孙大人感觉更亲切了呢?” 陈凤欣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孙威平,伸手直接将自己如同莲藕一样白嫩的手臂放在了孙威平的脖子上,然后讨巧一样的将自己的身体坐在了孙威平的身前,一阵摩擦之后,正是热血青年的孙威平之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燥热,猛然间抱着陈凤欣的身躯,站起身来,对着陈凤欣说道:“这里太冷了,我们去屋里说话吧!” 说完,也不等陈凤欣回应,直接抱着陈凤欣进入到了自己的卧室当中,然后关上门,和陈凤欣小姐探讨了一番人生大事之后,孙威平才喘着粗气,擦擦头上的汗水,对着已经一丝不挂的陈凤欣说道:“现在热乎多了吧!” “是啊!” 将自己的肚兜从外面拿起来,穿在自己的身上,陈凤欣对着眼前的孙威平腼腆一笑,然后就下了床,对着孙威平淡然说道:“既然孙城主这样繁忙,我就先走了?” “走什么?” 听到陈凤欣要走的消息,孙威平顿时愣在了当场,看着眼前身材娇美的陈凤欣,咽了咽气,然后从床上站起来,从后面抱住正在穿衣裳的陈凤欣,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来这里不就是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怎么?不打算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吗?” “没什么想要的了!” 陈凤欣淡然的摇摇头,注视着镜子中多了几分猥琐的孙威平说道:“刚才我已经知道了,孙城主的能耐几何了,所以我决定回到沙鬼门去,穆门主还在等着我带回何钦始死去的好消息呢,得到孙城主的款待,凤欣很是满意!” 说着,就用手将孙威平的手掌从自己的胸前拿下去,然后站起身来,穿上旗袍,就打算出门去了,听到陈凤欣很有几分鄙夷的话语,孙威平的火气顿时被掀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陈凤欣,孙威平猛然间暴喝一声,对着陈凤欣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孙威平是一般的宵小之辈吗?难道你觉得我会害怕你口中的穆门主吗?我孙威平也是有几分能耐的人,不信的话,我让你看个东西!” 说完,孙威平就冲到了外面,冒着阵阵冷风,将自己随身携带来的《内侍禁书》的抄本拿了出来,递到陈凤欣的手中说道:“看看吧,看看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我孙威平可不单单是成为一地城主就满意了,我可是要让我爷爷知道,他孙子不是个孬种!” “没想到孙城主还心怀大业,可喜可贺!” 对着眼前的孙威平微微》,好奇的说道:“如此宝物在手,为什么不见孙长老在贺兰会中的名声显赫呢?难道是因为孙长老没有练就此等秘术?” “当然没有,这种秘术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要练就,走火入魔的几率太大,所以我们家族才没有……好吧,我觉得我父亲可能就是因此而死的,只不过我爷爷不说罢了。..” 孙威平对着陈凤欣坦然一笑,后者略微点点头,忽然欢喜的说道:“既然如此,可能让小女子练就一番?” “可以倒是可以!” 原本就是打算用这本秘籍引诱陈凤欣留下,孙威平怎么会说出“不同意”三个字呢?对着陈凤欣笑笑,孙威平忽然面露难死,对着陈凤欣说道:“此书必须在有识之士的指导下才能够修炼,而且需要三年之久,不能与外人接触,不知道你能忍得住这等寂寞吗?” “当然!” 听到孙威平的话,陈凤欣的脸上顿时露出激动的神情,对着孙威平眨着眼睛说道:“不知道这位有识之士,是谁呢?”“不才,正是在下!” 对着陈凤欣一拱手,孙威平不等后者反应过来,猛然间向前一把抓住陈凤欣的手臂,然后狠狠的将她抱了起来,摔在床上,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亢奋当中。 “我们是练功还是练习?” 陈凤欣娇嗲的看着眼前的孙威平,后者急不可耐的将凤欣身上的衣衫退去,然后将这本手抄本扔到一边,急吼吼的说道:“先练功,后练习!” …… 定远城中的孙威平开始莺歌燕舞的时候,青龙谷当中的贺兰荣乐却陷入到了一种恐慌当中,从自己下令和沙鬼门的阻拦部队血战到底开始,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了,孙威平这厮竟然还是没有将电报发过来,心急如焚的贺兰荣乐很快决定不再等了,直接派出南宫儿带着一些人马背上,探听情况。 “我就奇了怪了!难道这家伙被人全歼了?” 贺兰荣乐焦急的说这话,整个人的心情要多烦躁有多烦躁,外面的冷风阵阵,冬日耳朵黑夜里,如果不能够安眠的话,整个人站在阳台上看着稀疏的月光,总会感觉一阵难受涌上心头,如今的贺兰荣乐就沐浴在冬月的月光下,心中一阵阵的打鼓,自己的贺兰会已经经不起损失了,虽然目前貌似笑傲整个河套平原,但是秦皇门开始招兵买马的消息也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面,虽然不明白秦渊为什么这么着急,但是贺兰荣乐知道,定远城就是自己局面突破的一扇门,这扇门关上了,自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重新崛起了! “快点啊!” 催促着南宫儿赶快北上,贺兰荣乐眼中远处的火把慢慢的消失,回过神来,看着侍奉在自己身边的西翎儿,贺兰荣乐叹了口气,好像在安慰她,也好像是在对自己说话:“算了,在这里瞎操心也没有用,还是等等好了!” “禀告会长大人,外面有个人前来求见!” 东冽儿忽然走进来,单膝跪地,对着贺兰荣乐禀告道,听到这个消息,贺兰荣乐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阵疑惑,看看身边的挂钟,已经是午夜时分了,贺兰荣乐打着哈欠,凝眉问道:“是谁啊?” “来人自称龙萍儿,说是您的故交!” 东冽儿乖乖答应,贺兰荣乐微微一愣,整个人的身体顿时僵在了当场,对着东冽儿说道:“让她进来……不我出去!” 说着,贺兰荣乐不顾自己穿着睡衣的样子有些邋遢,慌忙踩着拖鞋就出了门,冒着寒风,见到了一身戎装的龙萍儿,二话不说,搀扶起对自己行礼的龙萍儿,对着身边的东冽儿说道:“赶紧,给碳火中加点柴火,断然不能冷了龙萍儿大姐!” “贺兰会长言重了!” 对着贺兰荣乐微微一笑,龙萍儿赶忙跟着贺兰荣乐进到了温暖的屋子里面,看着贺兰荣乐一身睡衣的样子,顿时感慨的说道:“如果贺兰会长能够早几年懂得这个牵扯人心的道理,如今就不会这样难过了啊!” “过去的事情就不说了,不知道裴夫人此次前来,有何要事啊?” 贺兰荣乐有些羞愧的点点头,看着眼前的裴夫人,一脸恳切的说道:“听闻裴夫人现在在黄世子的手下领了一支军队,在城南决战中差点扳回一局,可是当真?” (本章完)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