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vcd无码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avvcd无码剧情介绍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贺兰荣乐和秦渊都不自觉的将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看着对方会心一笑,知道贺兰荣乐性格内敛的秦渊微微一笑,对着眼前的贺兰荣乐说道:“贺兰会长,既然这次贺兰会几乎没有伤亡的完璧入城,那我们保住固原城的几率可是大大的提升了,而且贺兰会长刚才也如此悍勇,我相信只有是有点乐观情绪的人都应该知道,我们保住固原城的把握应该已经有了九成,所以说,为了在此期 间不要犯低级错误,给对面的涧山宗以可趁之机,我觉得我们是不是该商量一下如何让两军在城防一事当中相互配合呢?” “那是当然了!”贺兰荣乐微微一笑,心说自己等了半天,等的就是这句话,所以对秦渊点点头,毫不犹豫的将自己之前的腹稿说了出来:“我们贺兰会此次前来的兵丁有一百二十七人,刚才在城外折损了十九人,如今也有 百人左右,这一百人当中,古武者有二十九人,我希望能够让我们贺兰会的人马驻扎在两面城墙,由我统一指挥,城在人在,绝对不会给秦门主拖后腿的!” “不知道贺兰会长打算要哪两座城墙作为依托呢?” 用眼神制止了梁声的愤怒,秦渊的嘴角依然带着笑容,对于贺兰荣乐的打算不置可否。 “我们希望能够把守东城门和北城门,如此一来,可以方便我们贺兰会的兄弟们从靠北的驻地快速开拔,也方便的轮流替换和紧急情况下的增援,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想法!”贺兰荣乐淡然一笑,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秦渊和梁声同时吸了一口气,脸色不禁有些凝固,而一边的钱苏子则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对着贺兰荣乐说道:“可是这样一来,如果敌人发现了我们两 家互不统属的情况,猛攻北门或者东门以消耗贺兰会的实力,然后趁机削弱我们两家的力量对比,造成我们两家之间的嫌隙,该如何是好呢?”“这个问题嘛……秦门主钱郡主你们放心,只要我贺兰会在,就算是敌人猛攻,我贺兰会不到危难时刻,断然不会对秦门主求救的,城在人在,我们贺兰会已经失去了青龙谷,所以说,绝对不会有放水的可 能的!” “那要是让你们去防守南门和西门的话,你们愿意吗?” 对着贺兰荣乐瞪了一眼,早就看贺兰荣乐不顺眼的梁声气呼呼的叫到:“那里可是直接面对涧山宗和沙鬼门的兵锋呢,而且西城还有一个缺口,不知道贺兰会愿不愿意去防守呢?” “当然愿意!”坐在贺兰荣乐身边的南宫儿淡然一笑,歪着脑袋对着梁声说道:“只是,听说那豁口很是不小,除了秦皇门精锐的枪盾手之外,似乎我们贺兰会中没有特殊的人马能够顶得住对方的冲击,所以如果防守南门 和西门的话,还请秦皇门的兄弟们多多帮忙啊,不过那个时候从东城和北城门冲过来帮忙的话,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呢?” “你……”心中也担心贺兰会靠不住,梁声的嘴角顿时抽搐一下,看着能说会道的南宫儿,赌气的说道:“既然固原城已经是最后的防线了,我相信贺兰会的兄弟们一定能够等到我们增援到达的时候,毕竟我秦皇门的 人马都已经做到了,贺兰会的兄弟们应该会更加厉害才对吧!” “那是当然!”看着怒气冲冲的梁声,南宫儿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而是幽幽的说道:“如果要让我们贺兰会的人马驻守西城,我南宫儿第一个冲上去杀敌,如果敌人突破了西城门的豁口,一定是从我们贺兰会的人马尸 体上爬过去的!” “好了好了,商量事情呢,为什么要说的这么难听呢?”一边的钱苏子微微一笑,挥手让梁声安静下来,然后对着贺兰荣乐说道:“其实我们之前就和裴夫人商量过,希望贺兰会的兄弟们过来之后可以和我们秦皇门的人马一起战斗,到时候我们秦皇门的人马更有 经验,所以让我们的指挥官统一指挥,当然了,您也可以让一个人去帮忙指挥,大家都是同一条战壕的兄弟,有事好商量,不是吗?” “那裴夫人答应了没有啊?” 贺兰荣乐闻言一愣,扭头看了一下坐在自己左边的龙萍儿,后者赶忙摇头说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当时没敢答应,说的让贺兰会长来了之后,再做打算!” “很好!”对着龙萍儿点点头,贺兰荣乐的心中稍稍松了一个口气,扭头对着秦渊笑道:“秦门主您看,既然这件事情并没有一开始就定下来,不如这样好了,贺兰会抽出三分之二的人马负责守卫东北两个城门,剩下的三分之一去帮助秦门主的部队守卫西南两门,受到秦门主人马的节制,而秦门主也可以让少量的秦皇门兄弟到东北二城市听从我们贺兰会的指挥,这样两家各负责两面城墙,而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岂不是更加合适?” “不行!”听了贺兰荣乐的话,秦渊直接摇摇头,有些沉重的说道:“贺兰会长,想来你也知道,此次的防御作战非同小可,是不能出一点叉子的,我们秦皇门的兄弟们已经在固原城的城墙上驻守多日了,对于各个城墙的情况都是了如指掌,所以敌人的可趁之机也就不多,但是贺兰会的兄弟们却是第一次进入到固原城当中,防御城墙的经验十分有限,对于固原城的了解也不如我们来的深。..如果贺兰会长觉得把自己的 人马打散之后会失去自己的权柄,那么贺兰会就作为总预备队,敌人从哪个方向攻过来,你们就去哪个方向帮忙如何?” “额……这样的话,岂不是太过麻烦了?”贺兰荣乐听了秦渊如此直白的话,也感觉脸上一阵发烫,不是自己想要争夺这个权柄,实在是下面的人的看法很重要,如果贺兰会进到固原城当中就是给秦皇门打下手的话,这传出去的话,对于刚刚加入 贺兰会的黄府禁卫军们的心绪,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的! “那你们到底要怎样?”一边的梁声看着既想好又想巧的贺兰荣乐,心中的怒火你终于止不住了,一巴掌拍在面前的酒桌上,站起身来大声喝斥道:“让你们守西城南城,你说你们的人马经验不足,原来疲惫,非要守没什么敌人出没的北城和东城,让你们听我们这些有经验的固原城守军的命令,你又觉得要面子,早知道贺兰会的兄弟们这么难伺候,就不让你们进城算了。何必在这个时候婆婆妈妈的。贺兰会长,只要打赢了这场仗 ,一切不都是好说嘛?打输了大家都完蛋,这点道理想不通吗?” “不是我想不通,实在是兄弟们除了活着之外,还有有尊严的活着啊……”贺兰荣乐默默的看了一眼眼前的梁声,虽然知道梁声说这话没有问题,但是心里面还是不舒服在,只有刚刚端坐在贺兰荣乐身边的南宫儿脸色淡定,对着四周的众人看了看,然后轻咳了一声说道:“既然大家的争端这么多,不如各让一步,我们贺兰会守卫东城和南城,各位秦皇门的好汉守卫北城门和西城门,如此一来,大家面对的压力相当,应该没有多余的话要说了吧?而且如此一来,秦门主也能够在固 原城中联系各个方向的人马了,大家的心里应该也不会那么难受了吧?” “是啊,我觉得南宫儿小姐现在的方案是最好的方案,我们贺兰会的人马也不都是软脚虾,给别人打下手这件事情,对于兄弟们的自尊心伤害太大,所以我们是不能接受的!”龙萍儿在一边默默的说着,眼前的秦渊也微微颔首,一边的钱苏子看了,慌忙将手中的酒杯举起来,对着眼前的贺兰会众人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吧,我们会留下两个老兵,在城墙上给贺兰会的兄弟们指点指点如何守城的要素的,这一点贺兰会的兄弟们放心,秦皇门对于贺兰会能够前来帮忙,是感到十二分的敬重的,绝对没有半分的不悦,刚才也只是一点方式方法的争论,可不能影响我们两家 的合作哦!” “那是自然!” 看到钱苏子都这么表态了,贺兰荣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举起手中的酒杯,对着秦渊说道:“如此,那就承让了!” “贺兰会长加油!”秦渊默默的点点头,将手中的酒杯和贺兰荣乐碰了一下,然后就站起身来,走出了宴会厅,让剩下的人马将两家的安排的细节给敲定了清楚,最后简单的召集了一下众人,宣布了两家的布防图的分布情况 ,和之后的细节,贺兰荣乐和秦渊这场没有硝烟的宴会战争就算是结束了! “呼呼!总算是拿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了!”带着新的布防图,刚刚恢复的贺兰荣乐带着自己身边的龙萍儿和南宫儿就走到了城主府北边用马府改造而成的军营当中,将迟杉督景卫田等人召集过来,把安排好的布防图给众人看了看,得知贺兰荣乐竟然在谈判桌上给自己争取到了独立领兵的机会,原本还有些忐忑不安,觉得自己会被贺兰荣乐分配到不知名的地方给秦皇门的人马当预备队的迟杉督顿时笑开了花,看着自己手下的众人,对于贺兰荣乐要 求自己守卫东城门的决定欣然接受,然后清点了一下人马,就兴高采烈的上了东城门,和已经知道消息的宋威尘开始了换防的工作!与此同时,和兴高采烈的贺兰会众人形成鲜明对比的自然是回到营帐当中,看着弟弟烧焦了的尸体的路辉伽了,一路凄凄惨惨的他虽然没有太注意到别人的目光,但是一群手下带出去的时候还有二百多人,回来的时候只剩下十几个守卫营地的小兵了,路辉伽的神情自然是要多沮丧有多沮丧,一屁股坐在地上,路辉伽看着弟弟的尸体,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帐中的一切,就在这悲痛的时刻,一个不长眼的家伙出现在了路辉伽的帐外,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路给路辉伽下绊子的邓德伍!

…

 ..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蔺修观打算带着吴翠莲张翠花姐妹还有十几个重金买来的勇士扮成商队南下到关中敌后去,秦渊顿时开怀一笑,对着身边的宋威简说道:“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能找到这对姐妹来跟他一起出马,这撩妹的技术可是有一套啊!” “额……也不知道这家伙走的什么门路,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帮手,我还准备等他没人可找的时候,将那几个不成器的牢卒送给他当护卫呢,看来这长得跟女人一样,就是有女人缘啊!” 宋威简微微错愕,嘀咕了一声就跟着秦渊来到了城主府的偏门,看到已经整装待发的蔺修观等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阵好笑:“就这歪瓜裂枣的模样,出去不被人打劫才见了鬼了呢!” “宋将军这话就说的不对了!” 看着满面嘲讽的宋威简,蔺修观倒也毫不客气,直接出言反击道:“这长相普通才能够扮成商队前进,要是都和我们城主大人一样英明神武,一看就是一方豪杰,怎么可能跑商呢?是不是啊,城主大人!” “哈哈,说的也对,不过你们路上多加小心,先到萧关,看看那里的情况,然后用电报给我发过来看看,大雪封路,这信使也不知道没有胆子还是抽不出来人手,已经几天没消息了,你们到萧关没事的话,就往南走去关中,如果有事情的话,就原路折返,不要和对方做接触!” 秦渊微微一笑,交代了蔺修观两句,后者赶忙拿着一根笔将这些话原原本本的记下,然后双手递过纸笔给秦渊说道:“城主,这多少签个字吧,我怕到时候田锋俢将军不认识我,见了怀疑我们的话,也多少会有些说辞不是?” “果然细心!” 对着蔺修观微笑着点点头,秦渊很自然的将自己的名字签在了下面,而一边的宋威简则小声的说了句“马屁精”,不过在场的人都当做没听到,蔺修观装模作样的给自己的属下们鼓了鼓劲儿,然后就带着大家离开了固原城的东门,朝着茫茫的官道走去,冬日里肃杀的气氛顿时从城外出现,众人的心中都有些惴惴不安,好在谷蕲麻不愿意过度分兵,路上掏了点贿赂给拦截的斥候,蔺修观一路前行而去,很快消失在了茫茫的雪原之上。闪舞小说网.. 送别了前途渺渺的蔺修观,秦渊刚刚回到自己的城主大堂,就看到一个属下带着一个身穿黑纱的女子站在大堂外面,看到秦渊回来了,那随从慌忙走进大堂中,对着宋威简小声的说了些什么,后者微微一愣,看了看门外等着的女子,对着秦渊低声说道:“那女人要单独见您,说是您的故人,不知道……” “让她进来吧,你们先下去,等着,这天下能够杀了我的女人应该还没出生呢!” 秦渊摆摆手,让宋威简下去,屏退了左右,看着啊身穿黑衣,面带黑纱的女子,秦渊默默的将手边的温茶放在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说道:“不知道这位故人可能用真面目示人啊?” “秦门主,好久不见!” 黑衣女子对着秦渊行了礼之后,就站了起来,目光中闪过一丝恨意,然后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脸上的黑纱揭下来,然后对着眼前的秦渊鞠了一躬,后者微微一愣,思索了半天,才在自己记忆的深海当中找到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原来是凤欣小姐啊,真是多日不见啊,看来伤情恢复的很不错啊!” “秦门主说笑了,当日秦门主未下死手,小女子能够苟活于世上,也算是恩情满满了!” 陈凤欣对着秦渊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轻轻的抿了一口下人送上来的茶水,秦渊闻言一愣,轻咳一声,咧嘴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没有让凤欣小姐夜夜诅咒在下不得好死,我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什么恩情满满的,真是不敢当啊!” “废话少说,我这次来就是来代表沙鬼门门主穆洛柯前来向秦门主劝降秦门主的,希望秦门主能够迷途知返,将秦皇门并入我沙鬼门,然后我沙鬼门愿意在外围适当的时候,出兵骚扰谷蕲麻军的背后,如此,固原城之围可解,秦门主也可以继续在固原城中欢乐快活,岂不美哉?” 陈凤欣微微一蹙眉,很快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秦渊闻言不屑的笑了笑,然后端起手边的茶水,冷声说道:“如果我不肯呢?” “那就算是秦门主能够血战之下,击退谷蕲麻军的进攻,想来到时候秦皇门应该没有几个人还能站着走了,我沙鬼门来如风去如潮,转瞬之间就能够杀到固原城下,上次有蔺修观千里报信,不知道这次秦门主可能有决心连战两家,力保固原不失?如今秦皇门可是连定远城的人马都南下了,萧关城的乌合之众不值一提,秦门主你可就这点家当了,好好的想一想吧,不要让那些为秦皇门血战而死的老兄弟们泉下有知,知道秦皇门遭此劫难,灰飞烟灭,他们的努力可就白搭了!” 陈凤欣淡淡一笑,将自己早就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秦渊听罢,将手边的茶水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对着陈凤欣挥手道:“你可以走了!我秦皇门从来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威胁,而且你沙鬼门是个什么东西,我秦皇门的手下败将,连老家崇冈城都被我秦皇门一举荡平,竟然还敢过来劝降我?让你们门主穆洛柯把脖子给我洗净了,我秦皇门拿下谷蕲麻的人头之后,第二个要宰了的就是这个不知道哪个山窝窝里面出来的野狐禅,一个七阶武者也敢对我秦渊劝降,他脑子被驴踢了吧!” “在下明白了!” 对着秦渊微微点头,陈凤欣站起身来,将自己脸上的黑纱遮在脸上,转身就施施然准备离开,秦渊看着陈凤欣的背影,有些不是滋味的说道:“自从梅姨死了,你受了不少苦吧?” “多谢秦门主关心,在下现在已经是沙鬼门和血影门的双料副门主,秦门主的关心在下心领了!” 陈凤欣的身躯微微一震,眼前顿时浮现出干娘的身影,含着眼泪,恨声说道:“在下早晚要来替秦门主收尸,请门主大人死的豪迈一点f河的水正冷着呢,我师父等着您下去陪她呢!” 言罢,陈凤欣见秦渊再无多言,默默的走出大堂,在下人的引领下从固原城中离去,看着这个坚强的女人,秦渊的脸上写满了迷茫,微微的叹口气,秦渊转过身去,正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忽然看到陈凤欣刚才喝的茶水下面,似乎多出了一张字条! “明日午夜,谷军夜袭西口,汝勿死,待我杀之!”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看着面前字迹潦草的纸条,秦渊微微摇头,很快将手中的纸条放在了烛光上面点燃,然后在一团灰烬燃烧殆尽之后,就招呼镇守西门的甄震前来! “拜见门主!” 穿着一身铁甲的甄震走到秦渊的面前,单膝跪地,行完礼之后就站直身躯,一脸激动的看着秦渊,在他看来,秦渊既然这个时候忽然召见自己,肯定是因为有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听说蔺修观那个小白脸都有机会出城骚扰敌后,自认为比蔺修观强上百倍的甄震自然不甘人后,毕竟被别人问起来廷议之时为何没有自己,这个问题是很难回答的! “甄震啊,西门的防守如何啊?” 秦渊看着站得笔直的甄震,不免咧嘴一笑,摆手道:“没有特别的事情,你不用这么紧张,你现在的任务还是要防守好西门,虽然只有三十几个兄弟,地势也高,易守难攻,但是敌人越是会从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发起进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 甄震大声答应,看着秦渊满是期许的目光,认真的说道:“请门主放心,城在人在,我甄震只要活着,敌人就不可能从西门跨过去!” “好!不过我更希望你们能够活着,永远的活着,当我的好兄弟!” 秦渊微微一笑,看着甄震认真的样子,低声说道:“敌人攻击西门,最好的时间就是夜半时分,让诸君惊醒,不要半夜犯困误了大事,城中的预备队我准备放在靠近城西的地方,需要的时候尽管开口,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对了,城头上的火把和旗帜不要变化,以免敌人发现我军已经注意到西门动向的事情,懂吗?” “明白!” 这才发现自己的四周竟然没有人陪同秦渊,甄震赶忙答应,带着无限的憧憬离开了秦渊的议事堂…… (本章完)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话当真?” 看着梅红玉一脸真诚的样子,秦渊默默的点点头,光听刚才的话,秦渊觉得梅红玉一定是在讽刺自己,竟然如此对待前来投奔自己的人马,虽然人不多,但是至少说明,在梅红玉的心中,自己确实是值得千里来投的明主! “当真!”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梅红玉异常郑重的点点头,秦渊微微一笑,让身边的宋威简将梅红玉手上的镣铐解开,然后一脸恳切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亲自去给老先生赔罪,竟然让老先生一来就受到了牢狱之灾,真是万分抱歉!” 说完,秦渊就真的带着,梅红玉和宋威简离开了蔺修观的病房,前往地牢当中,亲自打开牢门,对着在里面蹲坐着的梅老先生和剩下的七八个孩子诚恳的道歉道:“诸位,实在是对不住了,我们因为一场误会,而让各位千里来投的壮士受到了牢狱之灾,我这个当门主的,真是对不住大家啊!” “您就是秦门主啊?”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刚才已经面如死灰的梅老先生顿时惊叫一声,慌忙站起身来,扶着秦渊的双手说道:“秦门主果然高义,我女儿没有看错人啊,秦门主不但治军严整,而且还礼贤下士,如此明主,就算是没有朝廷的承认,也一定会在这乱世当中成就一番事业的,秦门主,受老夫一拜!” 说着,一路上都念念不忘自己被亲女儿亲手烧掉的梅花庄的梅老先生还真的对着秦渊鞠了一躬,秦渊慌忙扶起老人家,口中说着不敢当,然后就带着梅红玉的一群娃娃,进入到了自己的城主府当中,仿佛已经忘记了宋贡鸣的身上还有细作的嫌疑一般! 进到了城主府当中,秦渊招呼正在统计粮草供应的钱苏子过来,将梅红玉这千里来投的义举解释了一番,知道这件事情对于秦渊的鼓舞有多大,钱苏子也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对着梅红玉还有这一行人狠狠的夸奖了一番,顺手还认了梅红玉当自己的干妹妹,两个人当场对天地赌誓,让在场的众人纷纷感到惊讶,往常时间,钱苏子虽然对大家也是一贯良好,但是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热情,却还是头一遭呢! 正在众人恳谈热络的时候,正在外面南城外值守的卢牟坤竟然独自一人冲到了城主府前,也不让门口的士卒通报,自己一路飞奔到秦渊的门前,还没有看清大堂当中的状况,卢牟坤直接对着里面的秦渊喊道:“门主大人,不好了!涧山宗的人真的来了,而且真的超过千人啊!里面的古武者少说也有百人之多!” “啊?” 秦渊猛地一惊,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眼前的众人,对着上首的梅老先生说道:“老先生,失礼了,我去去就回!” “秦门主如果不介意的话,老夫可能跟着上到城楼上,看看敌阵啊?” 梅老先生摸着自己的花白胡须,淡然的看着秦渊,脸上的表情甚至比久经战阵的秦渊还有淡然,看到梅老先生如此镇定,秦渊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微微点头,对着老先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就带着老先生,还有钱苏子、梅红玉等人到了南城门上,看着漫天而来的涧山宗的队伍,饶是多次舍生忘死,秦渊的脸上还是有些发白,对方的战阵不但精锐,而且还非常老道的使用了牵线阵,如此一来,就算是遇到了突然的袭击,也能够迅速的组成圆阵,保护自己,虽然在整个河套平原,也没有人有胆子对这些人进行突袭,但是谷蕲麻还是让人使用了这样的阵型攻击,如此行为,确实称得上是谨慎了! “门主,发射床弩,挫敌锐气吧!” 听着耳边士卒们的议论,原本信心十足的卢牟坤也有些站不住了,走到秦渊的面前,一脸恳切的说道,秦渊微微一愣,正要点头,身边的梅老先生却忽然伸手,对着秦渊说道:“秦门主,你看,对方的车阵在前,虽然看不清楚下面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想来已经对我们的床弩做了防范,如果此行不奏效的话,对于士气的伤害恐怕更大,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所以还请慎重啊!” “不知道老先生可有妙计?” 秦渊闻言一愣,拿着手边的望远镜对着远处看了一看,果然看到对面的前锋马车上拖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本来敌阵就在床弩的射程极限外,如果被挡住的话,对于士气的打击确实大! “很简单,只要等他们到了近前,敌人定然会乱的,秦门主早前将南门外水漫金山,遍地冰凌,敌人想要用堂堂之阵吓住我军,也未必能够奏效,不如秦门主用这城墙上的投石机将几瓶桐油扔到敌阵之前,如果敌人前进,自然会阵型大乱,如果不前进,到敌人攻击之时,放火箭烧之,也不会损失什么!” 梅老先生微微一笑,将自己的一个小计谋说了出来,秦渊闻言一愣,顿时欣喜,命令身边的卢牟坤照做,后者虽然很不爽这个外来的老头指挥自己,但是听了秦渊的命令,还是乖乖地前去执行,很快就把几瓶桐油扔到了敌人的阵前,看到天空中黑乎乎的瓷瓶飞过来,谷蕲麻的脸上还有些变色,等到他看到敌人扔过来的东西竟然没有爆炸,顿时哈哈大笑,带着自己手下的部队向前走去,也是到这个时候,谷蕲麻才忽然发现,那地上倾泻下来的全是桐油,人马走上去,顿时翻飞滚动,乱成一团! “放!” 看到谷蕲麻竟然如此大意,秦渊自然是毫不客气,让人在弩枪上面点上火团发射出来,那弩枪在空中飞快落下,虽然没有钉死几个人,但是也引燃了冰面上的桐油,顿时大火漫天,原本滑溜溜的桐油冰面顿时燃起大伙,不少在冰面上挣扎的涧山宗弟子纷纷中招,浑身沾上桐油,被烈火点燃,不多时,就已经是人仰马翻,惨不忍睹了! “万岁!万岁!” 看到敌人如此狼狈,城墙上的秦皇门子弟自然是激动莫名,纷纷对着远处的敌人虎吼着嘲笑起来,听到手下人欢快的笑声,卢牟坤脸上的神情也终于变得轻松起来,刚刚献策成功的梅老先生自然也是一脸得意,秦渊当然是忍不住夸了两句,然后就带着他们下了城墙,后面的事情已经没有机会了,吃一堑长一智,谨慎下来的谷蕲麻断然是不会让自己再有可趁之机了,这场大战恐怕还要有一段时间的消耗的! 带着梅老先生回到了城主府,秦渊趁着热乎劲儿,直接命令人将两瓶好酒送到眼前,为梅红玉一行人接风洗尘,虽然知道秦渊好爽,但是梅老先生却坚决不喝酒,坚决的态度都让秦渊有些尴尬,好在梅红玉颇为豪爽,跟秦渊推杯换盏,把酒言欢,这宴席上小小的尴尬才很快过去。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听说梅红玉父子献计成功,其他的秦皇门子弟自然是过来讨教一二,性格豪爽的梅红玉来者不拒,连一脸无语的甄震过来倒酒,都是来者不拒,宴席上“女中豪杰”的夸奖让梅红玉也有些上耳,能够得到秦渊这样的接待,梅红玉来到这里之前,是万万没想到的,对于秦渊的忠心也表露的更加真切! 送走了过来蹭酒喝的众人,其实根本没喝几口的秦渊这才让人将眼前的宴席撤掉,带着清醒异常的梅老先生和梅红玉进到了会客厅当中,双方坐下,喝了点茶水,醒了醒酒,秦渊的目光中满是好奇,看着秦渊闪动的表情,知道秦渊想要知道什么,梅老先生也不吝啬,直接拱手说道:“老夫梅赫隆,年轻时候也曾云游江湖,天下之大,几乎处处都留下了老夫的身影,只可惜后来一次喝酒误事,遭到歹人陷害,当时我血战多人,最后也没有救出自家夫人的性命,从此以后二十三年,老夫在梅花庄照料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到如今,滴酒未沾,不为别事,只是忏悔老夫当年犯下的罪行,人生在世,罪如伤疤,就算是经年累月,此事要和如鲠在喉,从未从老夫的心中消失,刚才让秦门主感到尴尬,实在是罪过!” “原来如此!” 听了梅赫隆的话,秦渊这才明白老先生滴酒不沾的道理,微微在心中感慨两声,秦渊的目光很快转向了一边的梅红玉,后者乖乖点头,将自己怎样和涧山宗结仇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到梅红玉毅然决然将自家庄园烧毁,带着养子们北上来投,秦渊的心中更是激动,起身对着梅红玉拜了一拜,就在双方言谈甚欢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了…… (本章完)

“老东西!你还挺狠啊!”





这重重的一击被霍千罡用双手架住,可是还没等他再次开口,秦渊就猛地一道鞭腿将他踢飞出去。秦渊点点头,没想到林家派的人居然会下这么重手,看来昨晚还是便宜了他们啊,相对于人命来说,一千万又算得了什么?



想想肖川和周翠霞别扭的关系,从一开始的关心备至,为了肖川可以从家中狂奔而出,拿着一把没有打开保险得到枪对着卫宣的脑袋指着,到后来,肖川一句绝情的话就让周翠霞当场暴走?这所谓的嫂叔关系,也让人不得不怀疑下面有什么奇怪的的东西!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不是有令在身,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看 着自己辛苦养大的宝马就这样被可恶的北琴儿砍掉了脑袋,梅红玉咬牙切齿的看着被自己一脚踹晕的北琴儿,站在原地,将自己马儿的尸体拖到了一边,然后用一些杂草树枝遮掩下,紧接着就从地上捡起北琴儿的武士刀,拖着北琴儿的身体朝着山下走去。.. 来的时候骑着马,自然是奔走如风,如今马儿已经死去,梅红玉也没有在附近找到北琴儿的马匹,所以只能步行朝着山下走去,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梅红玉才拉着北琴儿的身体到了山脚下,正准备从山下的居民区穿过去,到固原城的东门进入固原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一队骑兵猛然间从官道上飞奔而来,看样子有五十多人,都是身穿黑甲的精锐,队形虽然凌乱,但是前后距离保持的非常好,一看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 “前面的女人停下!”为 首的一名黑甲骑兵将手中的长矛对着不远处的梅红玉挥舞一下,然后大叫着领着身后的骑兵冲向梅红玉,后者闻言一愣,站在原地淡然的看着冲到眼前的骑兵们,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对着身边昏倒的北琴儿看了一眼,确定她没有醒来之后,就站在原地,等着这群骑兵靠近自己!“ 不容易啊,来到固原城这么长时间,终于见到一个漂亮妞了!” 对着眼前的梅红玉看了一眼,为首的骑兵一脸淫笑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身后的黑衣骑兵们闻言纷纷大笑起来,其中一人还对着这名黑衣骑兵恭维道:“何堂主刚刚病愈就能够遇到如此姿色,可见上天也对堂主大人病愈一事感到开心,特别赐给何堂主一个美女用来晚上过夜啊!” “算你小子机智!”看 着那名过来恭维自己的骑兵,何钦元的脸上写满了满足,对着面前的梅红玉大模大样的说道:“说吧,你叫什么名字?你身后那个女人是不是你妹妹啊?长得也很标致嘛!今晚大爷我要玩双飞!”“ 飞你妹!”一 直等着机会的梅红玉猛然间低喝一声,从自己的脚边将藏在裤腿中的火尖枪从地上拔出,然后对着黑马上面的何钦元的脖子就扫了过去,后者微微一愣,慌忙举起手中的大刀正要躲避的时候,却看到梅红玉忽然虚晃一枪,枪尖对着身后的一名黑衣骑兵的脖子就扎了过去,然后飞起一脚,猛然间穿在何钦元的腹部,将何钦元踹飞到了地上,紧接着就跳到这匹骏马身上,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对着四周的骑兵连捅带刺,转瞬间已经拿下了三人的性命!“ 给我杀了这个臭娘们!” 脸颊狠狠的摔在冰冷的地面上,何钦元从地上坐起来,对着头顶的梅红玉大骂着,后者微微一回头,对着地上的何钦元就是一枪,已经提高了警惕的何钦元慌忙躲到马腹下面,然后看着身边昏倒的北琴儿,猛然间跳到北琴儿的身边,将地上的长剑放在北琴儿的脖子上,对着眼前的梅红玉嘶吼道:“你敢杀我,我就杀了你妹妹!”“ 谁告诉你她是我妹妹了?” 梅红玉冷笑一声,猛然间将手中的长枪刺出,后者尖叫一声,赶忙拉住身下的北琴儿往自己的身上来,想要挡住梅红玉这一枪,结果不等他动手,一直在地上躺着不动的北琴儿忽然一脚踹出,将近在咫尺的火尖枪踹到了一边,然后跳起来,将身边的何钦元一把扔向了马背上的梅红玉,紧接着就跳到了身边一匹黑马的背上,疯狂的揣着马腹,然后从人群中逃了出去,朝着城北的方向狂奔而走,看都不看身后乱糟糟的战场! “可恶!”没 想到北琴儿装死竟然装的这么像,梅红玉顿时一脸无语的看着逃走的北琴儿,伸手从自己的腰间将一把匕首放在了何钦元的脖颈处,厉声说道:“让他们住手,不然的话,我就要了你的狗命!” “是是是是是!”已 经知道了梅红玉的杀伐果断,何钦元可不敢再试探梅红玉的暴脾气了,慌忙摆手,对着四周的下属吼道:“都给我住手!” 何钦元说完,周围的骑兵们都乖乖的放下了手中已经拉开的弯弓,看着马群当中的何钦元,一脸的焦急,如果何钦元被这个红衣女子就这么绑架走了,这群人无论是留下还是回去,都是一个死字。 沙鬼门和其他的帮派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每一个堂口其实都是一个家族的势力,沙鬼门就是沙漠中十八个大家族结合起来的大门派,每个家族的嫡子就是这个堂口的堂主,但是堂口中最位高权重的恰恰不是堂主,而是堂主的父亲,也就是家族的族长,所以说,堂主的身份只是一个家族继承人的代称,而这些人如果坐视何钦元被人带走,何钦元的父亲,沙鬼门何家的家主,自然就会把这些堂口的弟子,也就是家族的家丁全部斩杀殆尽,这一点在凶悍的沙漠中,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大姐姐,你看我都这么配合了是不是?你就让我离开这里吧,我刚才就是逗你玩儿的,没想到您这么厉害,不如加入我们沙鬼门吧,好吃好喝好伺候,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何 钦元看着周围的下属都放下了手中的弯弓,心中掠过一丝悲哀,只能举起双手,对着眼前的梅红玉求饶起来,虽然这是非常丢人的事情,但是为了活命,何钦元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沙鬼门?能帮我灭了谷蕲麻吗?!”梅 红玉闻言微微一愣,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何钦元,后者闻言一愣,还以为梅红玉要的是灭掉秦皇门,正要出口答应,却听到了谷蕲麻的名字,只能苦笑一声,懊恼的说道:“灭不了啊……姐姐,你和谷蕲麻有什么深仇大恨说出来我听听啊?这也太奇怪了吧,你为什么要灭掉谷蕲麻呢?现在危在旦夕的应该是秦皇门才对吧!”“ 我明白了!” 根本不理会何钦元的废话,梅红玉猛然间调转马头,对着固原城东门就飞奔而去,身前被她横放在马背上的何钦元顿时一愣,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慌忙对着身后的下属大吼道:“放箭放箭!绝度不能让这个臭娘们带着我到秦渊的面前,不然我会死得更惨的!” “嘭!”一 拳头砸在何钦元的脖子后面将其打昏,梅红玉舞动着手中的火尖枪,将一根根利箭从身后拨开,然后对着固原城的东城门飞奔而去,一边狂奔,还一边对着城墙上的宋威尘大吼道:“快开城门!快开城门!” “谁啊这是?” 正在和弟弟商量事情的宋威尘从城楼上往外面看了一眼,望着正在被骑兵追杀的梅红玉,一脸疑惑的说道,一边的宋威简打个哈欠,看了一眼城外的女人,摆摆手,正要说什么,忽然眼前一亮,从位置上站起来,对着旁边的士卒大吼道:“快来城门!那个家伙就是秦门主很器重的梅红玉!可不能让她死了,不然谁还投奔我们秦皇门啊!门主大人就是这么说的!” “是!” 听到了宋老二的话,旁边的士卒赶忙答应,原本紧闭的大门顿时被打开,拼命的控制着胯下屁股上中了好几箭的黑马,梅红玉呐喊着冲进了固原城,而城墙上的士卒也不用提醒,拿起手中的弩机和弓箭对着城下的骑兵招呼起来,四十几人的骑兵队顿时就被击中了十几人,知道何钦元是救不出来了,这些骑兵索性从腰间将一块早就准备好的白布拿出来,对着城墙上挥舞起来! “这是干嘛?” 虽然很清楚在战场上挥舞白布的意思,但是看着城下面骑兵的坐骑,宋威尘还是一脸愕然,这群骑兵完全有能力从自己守军的攻击当众脱逃出去,结果竟然直接选择了投降?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管他呢,或许是他们早就想要加入咱们秦皇门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呢!”宋 威简微微一笑,满不在乎的看着外面挥舞着白布的黑衣骑兵们,对着身边的士卒说道:“让他们把武器都放在地上,从马上滚下来,然后跪在远处,等我们的人去把他们的武器收缴完了之后再让他们排着队进来,如果谁敢不从,直接射杀就好了!”“ 是!”士 卒对着宋威简立声答应,紧接着就对着下面的骑兵们喊起话来,下面的骑兵们倒也乖巧,按照宋威简的命令乖乖的将手中的武器扔在了地上,不少人还把自己的头盔扔了下来,然后从马上下来,走得远远的,跪倒在了地上。 “看来他们是真心归附啊!”对 着远处跪在地上的骑兵们笑了笑,宋威尘领着兵马就下了城墙,将大门打开,然后警惕的排着阵列走到前面,将马匹和盔甲兵器从地上捡起来,然后送回城中,之后才让那些跪倒在地上的骑兵们排着队列走进了城中,然后将他们捆起来之后,直接带着这些人往城主府方向走去,此前进到城中的梅红玉已经带着昏过去的何钦元到了城主府,将自己的情况禀报了门口的守卫之后,看到梅红玉浑身浴血,那守卫也不敢怠慢,连忙带着梅红玉走进了城主府,然后将情况通告给了正在闭目养神中的钱苏子!“ 什么?竟然俘虏了一名对方的将领?还是沙鬼门的人?” 钱苏子闻言一惊,慌忙从座椅上站起来,跟着那守卫就往外面走去,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对着那守卫说道:“你带着梅将军到大堂中来,我这就去通知门主!”说 完,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将正在休息中的秦渊叫醒,然后用欢欣鼓舞的语气对着秦渊说道:“大喜事,那个叫梅红玉的姑娘出城刺探军情,竟然将敌人一个将领俘虏了回来,这下我们可就能知道谷蕲麻军所有的布置和安排了!” “是吗?”听 了钱苏子的话,秦渊顿时清醒了不少,在钱苏子的帮助下,很快换好了衣服,然后就急冲冲的走进大堂,迎面就看到了浑身浴血的梅红玉,激动之下,秦渊直接快步走到梅红玉的面前,一把将梅红玉从地上拉起来,然后用激动的语气说道:“梅将军这次真是辛苦,果然不愧是我秦皇门中第一女中豪杰啊!”听到秦渊瞬间道出他的实力,华公子的神色明显发生变化,不过动作丝毫不慢,刹那间就攻了过来。

详情

猜你喜欢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