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Q比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小象Q比剧情介绍

秦渊很是认真的说道。。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嗨,说来惭愧,当时如果能够有贺兰会长的帮忙,拿下固原城,定然不是问题!” 裴夫人苦笑一声,抬起头来,对着略显尴尬的贺兰荣乐说道:“不说这些过去的事情了,在下深夜来访,所为的就是能够和贺兰会长联手的事情!” “联手?” 贺兰荣乐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裴夫人,颇为疑惑的说道:“这个时候联手,是不是有些晚了?” “不是联手攻击秦皇门,是联手自保!” 裴夫人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对着他说道:“其实城南决战之后,我们这些黄府禁卫军就不敢回到金城了,觉得以黄世子的刻薄寡恩,肯定会降罪于我们的,所以大家就护着祖秉慧公子呆在了南山别墅,虽然我们在城南决战中功亏一篑,但是秦皇门似乎也无力驱赶我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这些天都在舔舐伤口,所以还很平静……不过,刚刚我们忽然得到消息,说华亭涧山宗准备北上和秦皇门决战,黄世子也派人过来,让我们听从华亭涧山宗的人的指挥,再去攻击秦皇门,大家伙儿都不愿意,但是也不敢公然违背黄世子的命令,所以就让我前来拜托会长大人,能不能暂时收留我们呢?” “额……收留当然是没问题了,只是收留你们的话,我怎么给黄世子交代呢?” 贺兰荣乐微微一愣,看着眼前目光恳切的裴夫人说道:“不是我这个当会长的还念着你们当初背叛我的破事,主要是,我贺兰会现在真的是不敢经得起一点风雨了,你也知道,家底差不多都在这些日子的内讧当中败光了,如果不是这次站在了秦皇门这边,和秦渊达成了协议,拿回来了今年的禄米和钱粮,估计这山谷中的人我都养活不起了呢!” “放心,我们已经想好了措辞!” 裴夫人点点头,对着一脸为难的贺兰荣乐说道:“我们就说秦皇门对我们进行了追杀,大家迫不得已,放弃了南山别墅,前往您这里避难,到时候会和华亭涧山宗配合的,总之,华亭涧山宗的人肯定会被秦皇门挡在南门外的,所以我们并不担心!” “好吧,如果黄世子首肯的话,我肯定会让你们进山谷的,你们先在谷外驻扎,然后我去询问黄世子的态度,这样也算对得起你们了,如何?” 贺兰荣乐沉吟了一下,找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裴夫人闻言点点头,对着贺兰荣乐谢了,然后就星夜离开了青龙谷,往南山别墅去了…… 这边的裴夫人都知道华亭涧山宗打算北上的消息了,秦渊自然也在深夜被刚刚接手情报工作的宋威简叫醒,看到确切的情报显示华亭涧山宗确实要北上了,秦渊无语的摇摇头,不明白这些任务为什么专门喜欢和自己作对! “坚壁清野!” 秦渊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无可奈何的下达了自己最不想下达的命令,宋威简知道这也是无奈之举,只能拱手答应,然后去执行了…… 一时间,所有的秦皇门骑士都冲到了固原城的外面,将坚壁清野的命令传递给每一个人,虽然只是凌晨时分,但是嘈杂的声音已经从官道上慢慢的泛起,一群一群的民众从城外涌入固原城中,原本寂静了两天的固原城又变得热闹了起来,传说中兵马上千,古武者上百的华亭涧山宗就要来了,固原城中的谣言也是满天飞,不少人进城,但是更多的人却选择了出城避难! “让他们走!” 接到了有人想要逃出城外的消息,秦渊大手一挥,一脸傲然的说道:“将他们的名字登记造册,所有人三十年内不得回到固原城,否则,杀无赦!今日开始踏出城池一步,所以家产全部充公,决不轻饶!” “是!” 听了秦渊杀气腾腾的话语,宋威简也不敢多说什么,慌忙下去传达秦渊的命令,而这个命令也让不少想要两面投机的固原城居民放弃了挣扎,纷纷回到自己的家中,等待着又一次大战的结果。闪舞小说网.... 频繁出现的战事也大大的减缓了固原城中招兵买马的速度,听说华亭涧山宗又要来了,不少加入秦皇门的士卒的家人纷纷前往军营,要求将自己枪把子都拿不稳的儿子们带回家中,秦渊闻得此言,也只能再次使出霹雳手段,只要此时退出秦皇门,一路按照涧山宗间谍处置! 解决了一下民众的骚乱,秦渊打着哈欠站在城主府前,听着一个个消息的汇报,慢慢的稳定了心神,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城主府的台阶上,一脸淡然的处理着各种事物,周围的人看到秦渊如此淡定,心中的隐忧也都慢慢的消除了,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一个随从前来报告,说是蔺修观请自己过去一趟。 虽然不知道蔺修观为什么挑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但是知道蔺修观不是那种主动添乱的人,秦渊便站起身来,跟着那名随从进入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此时他的妻子焦玉儿还在休息,秦渊也没有主动打扰这位悉心照顾自己丈夫的妻子,站在蔺修观的床前,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修观有一事禀报!” 蔺修观对着秦渊笑笑,然后就开口说道:“听闻华亭涧山宗准备北山和门主大人决一死战,他们远来跋涉,定然不会带很多粮草补给的,所以耀州城就成了他们补给的必经之地,相信陈悟冶那厮为了对付秦门主,肯定答应了华亭涧山宗不少要求,这耀州城的补给,肯定就在此列当中,秦门主不如先声夺人,将耀州城中的府库一把火烧掉,这样比如此大阵仗的坚壁清野,恐怕来的更加方便!” “坚壁清野只是为了第二步做打算!” 秦渊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低声说道:“你说的府库在什么地方?方便烧毁吗?一旦烧毁的话,耀州城的百姓可有缺粮的危险?” “这个嘛……缺粮的话,大家可以往山上躲避的,华亭涧山宗这些年凶名在外,如果秦门主能够善加利用的话,耀州城的百姓定然知道如何躲避战乱了……没办法,乱世将近,各大小势力都在互相征伐,朝廷还在忙于内斗,根本不在乎百姓的死活,这样的事情在所难免,相信耀州城的百姓应该也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吧!” 蔺修观默默的说着,秦渊颔首,询问清楚了蔺修观所说府库的位置,然后就走出了病房,回到了自己的城主府前。 他和蔺修观都没有发现,沉沉睡去的焦玉儿一直都在背对着她们睁大眼睛,仔细的聆听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 回到城主府,秦渊将耳边的琐事一推三五六,交给赶来的卫宣和卢牟坤处理,然后拿着一张简易的地图,就进入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看着秦渊风尘仆仆的样子,钱苏子微微一愣,忽然对着秦渊说道:“你是不是又打算离开这里啊?” “额……” 听到钱苏子的话,秦渊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看起来很像是要出门的样子吗?” “不然呢?” 钱苏子好奇的看着秦渊,摆摆手说道:“你这个样子,谁不觉得你是有大事要处理啊?说吧,是谁又要你去营救了?还是打算带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再说?” “额……你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秦渊苦笑着看着眼前的钱苏子,有些乐呵呵的说道:“我是准备去把耀州城的粮食烧掉,让涧山宗来的时候无粮可就,增加我们的胜算!” “哦,为什么要现在烧了呢?” 钱苏子好奇的看着秦渊,似乎对秦渊的打算很不可理解,后者微微皱眉,更是一脸惊讶的说道:“这还用问是为什么吗?当然是……目的我已经说过了啊!” “可是你现在就烧掉的话,根本起不到作用好吗?” 钱苏子无语的看着秦渊,伸手按住秦渊的肩膀,让秦渊在床边做好,然后说道:“你现在就去把他们的粮仓烧掉,且不说耀州城能不能抢救过来,就算是你把他们全烧了,也根本不可能引起什么状况的,耀州城的百姓肯定还会被陈悟冶催着缴纳粮食,涧山宗的人马为了活命,反而会对我们发起更加疯狂的进攻,而且没了粮食保命的耀州城百姓,没准儿还会铤而走险,成为涧山宗的开路先锋,去抢劫其他人的粮草,这样的话,就算是我们打赢了,固原城四周也会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你想把它作为根据地的想法,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看着对方吃饱喝足来和我们决战?” 秦渊无语的摊开双手,虽然承认钱苏子说的有道理,但是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很简单啊,只要在涧山宗杀的最猛的时候忽然将他们的粮草烧掉,然后再趁着他们四散征粮的时候主动出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此战必胜!” (本章完)

…

果然,还没等其他人模仿下跪,士兵们就毫不犹豫的开枪了。

 为了弟弟的救命钱,安然选择了靠身体赚钱这条路。

医生是过来人,隐约也知道安然的身份和在Z市传的沸沸扬扬的事情。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雪渐渐消散,呼啸的北风从头顶刮过,抱着怀中酥香如玉的美人,薛文皓打了个哈欠,双眼微微的睁开,看着身边双眼含泪,脸颊微红的宋萧琳,伸手将自己满是肌肉的臂膀从她的脑袋下面拽出来,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宋萧琳如瀑的黑发,然后轻轻的打开自己身上的白色绒毯,正要穿上自己的衣衫,就看到外面人影匆匆,似乎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对自己禀告! “进来吧,无妨!”薛 文皓对着外面的人影喊了一声,穿着身上的黑色棉绒睡袍,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拿起桌边的红葡萄酒,对着自己的嘴巴倒了满满一杯,然后呼呼噜噜的簌簌嘴,将这口葡萄酒吐在了一边的痰盂当中,然后伸手揉了揉自己有些微红的脸颊,看着眼前急匆匆走进来的属下,低声说道:“免礼,说吧,什么事情?” “禀告城主大人,外面的将士们都看到了秦皇门在萧关城上的援军,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整个城墙,似乎人数很是不少呢!”“ 大概有多少?” 薛文皓眼中精光一闪,目光顿时严肃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脑海中飞快的计算着烛龙城的成败得失。闪舞小说网..“ 大概……城墙上看样子有三四百人,至于别的地方,因为山梁上都是积雪,大家上不去,暂时还没有看到萧关西城的全景……”“ 那还不赶紧去看!” 一脚踹翻眼前的红木长几,薛文皓的脸色顿时一阵发青,原本还打算趁着今天天色不错找回面子,没想到一夜之间,秦皇门就真的留下了至少两百多名的援军给萧关城,如果连萧关城的秦皇门都可以被人留下两百多人的部队驻守的话,那塞北三镇这次前来救援的人马肯定是超过两千人了,如此一来,别说谷蕲麻了,就是关中诸侯联合起来,都未必是里应外合的秦皇门的对手了!“ 是!” 那下属赶忙答应,冲出营帐,前去查看萧关西城的情况,而躺在长椅上的宋萧琳却被薛文浩的怒吼声惊醒了,抬起眼,看着一脸凝重的薛文皓,这位身躯如玉,长腿细腰的美人默默的伸出手去,拉住的薛文皓的手,微笑着看着精力充沛,体力过人的薛文皓道:“什么事情惹得薛城主如此大怒啊?”“ 还不是因为这群饭桶!”对 着营帐外面的众人怒喝一声,薛文皓转过身来,有些后悔的说道:“早知道秦皇门底蕴如此深厚,昨晚就应该听你父亲的话,妥善一点,我亲自带队直捣黄龙,不让申平雍那个废物去的话,估计现在萧关城就是我的了吧!”“ 无妨,秦皇门为天地所不容,我们是替天行道,安有不胜之理?城主放心,只要给晓琳三百人马,定然将萧关城上的几十人消灭干净!” 宋萧琳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薛文皓坚定的说道,后者闻言苦笑一声,对着宋萧琳说道:“若是昨天,倒是无妨,可惜,现在站在萧关城上的秦皇门和塞北三镇的援军加起来至少有三四百人了,我们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啊?真的有援军?不是对面吓唬人的?” 宋萧琳猛地一愣,眼睛瞪得溜圆,对面的薛文皓猛然间一愣,急忙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真的有援军?” “额……我爹爹说昨晚的事情可能是对面虚张声势,吓唬人的,我当时也觉得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有大批援军的话,他们应该趁着我们后退慌乱的时候从西城中杀出来追杀我们的人马才对,但是他们并没有,所以我爹爹觉得这可能是对方将领蛊惑人心,虚张声势的做法而已!” 宋萧琳的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找好了理由,薛文皓闻言点点头,低声道:“看来宋三爷也又看走眼的时候啊,对面真的来了援军,可能是担心深夜敌情不明,长途奔袭而来,体力不支,所以没有出城追杀我们的败军吧!” 随便给自己找了个解释,薛文皓正要换上衣服出去,就听到刚才被自己轰出去的下属已经回到了营帐前,在门口对着薛文皓说道:“回禀城主大人,小人已经查到了敌人的部署情况,而且在山梁上还发现了一处脚印!” “带我去看看!”薛 文皓点点头,让门外的下属等着,换上自己的战袍之后,就领着已经成为自己女人的宋萧琳出了营帐,在众人热切的目光注视下,跟着这名下属上到了南边的山梁上,然后沿着山梁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不多时,就被这名下属领到了一处观察点:“城主大人请看,那里就是西城的部署情况,从外面的脚印可以看出来,对方的部队是分为很多股从各个山口绕过来的,虽然每次的人马都不多,但是脚印却很深很重,现在还能够看的很清楚,肯定是身披重甲的人马前行才造成的脚印,不过现在在城墙上驻守的敌人都是身穿棉甲,装备的都是之前萧关城中贮备的装备,似乎是重新换上来的!” “你怎么知道?” 听到随从如此详细的将秦皇门助手城墙的部队的情况说了出来,薛文皓满意之余,自然是一脸的好奇,那下属或许是为了表现,张口就解释道:“因为这些棉甲我们在接收萧关城府库的时候就曾经见到过,后来两家分地而治,秦皇门的人马从府衙当中搬走这些东西的时候,小人都在,这些衣甲都是当初贺兰会的清平吴晟打造的,上面都有吴家的标志,所以小人认得清楚,至于那脚印,因为小人昨晚血战之后回到营帐外的脚印都没有被破坏,所以两相比较,对方的脚印更加的清晰,所以应该是比小人体重更大,或者负担更大的人马弄出来的,所以才有此判断!”“ 你很细心,以后就跟着我吧!”听 了这随从的解释,薛文皓满意的点点头,看着那些身穿棉甲,满脸风霜的士兵对着这随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觉得这些人为什么会穿上吴晟留下的棉甲呢?塞北三镇的兵马应该装备更加犀利才对啊?” “属下觉得,要么就是对方原来辛苦,身上的衣甲弥足珍贵,所以不愿意用来守城时候穿,要么就是这些人只是二三线的部队,原本就衣甲不齐,无法辨别,所以才会统一换上吴晟留下的棉甲来方便指挥!”那 随从沉思两刻便给出了结论,一边的薛文皓满意的点点头,对着这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就让我的亲兵队长吧,这勘察辨认的事情,以后就让承包了!”“ 小人俞豪湉,谢过城主大人大恩!定不辱命!”“ 好,起来吧!”将 面前的俞豪湉叫起来,薛文皓转身就要离去,那俞豪湉猛地一愣,慌忙对着薛文皓说道:“城主大人,小人此前在前面不远处发现了一处脚印,甚是奇怪,或许和昨晚我军失利有关!”“ 啊?”薛 文皓猛地一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俞豪湉,脸色一沉,挥手说道:“带我去看看!” “是!” 俞豪湉答应一声,带着薛文皓就往前走去,对方三两步走到一处悬崖边,对着地上一个不大的脚印说道:“城主大人,这就是那脚印,则上面的落雪情况和小人在营帐外面的脚印一模一样,如果小人所料不差,那定然是我军血战正酣之时,有人出现在了此处,如果不是得到命令前来勘察敌军情况,那定然是用箭羽将我军情报射给敌军主帅的!”“ 何以见得啊?” 虽然心中大骇,但是薛文皓的脑子还是保持了一定的清醒,并没有因此而出现暴怒的情绪,俞豪湉蹲下身来,低声说道:“城主大人请看,这脚印虽然不大,但是当时前脚掌用力,定然是躬身向下射箭的时候才会有此发力的情况,之后这脚印就消失不见了,显然是此人有意将自己的脚印掩埋,只是忘了这最边缘处的脚印,所以留下了这个证据!”“ 嗯嗯!”薛 文皓认真点头,一脚踩在了这脚印的旁边,然后问道:“这鞋码可是不大的,我军中可有如此小脚?” “不好!”不 等俞豪湉回答,薛文皓的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身影,转过身来,刚才陪着自己上到山梁之上的宋萧琳已经消失不见! “给我拿下宋氏父女!” 薛文皓愤怒的嚎叫着,对着身边的随从们发布了自己的命令,然后飞奔着到山梁边缘处准备下去将宋氏父女绳之以法,却没想到自己登上山梁时候用的软梯已经被人撤下!与 此同时,飞奔到父亲帐中的宋萧琳打开帐门,正要冲这里面的父亲开口说话,却看到自己的父亲宋三爷竟然被人勒住了脖子,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对自己含恨在心的申平雍……

我就是一个发烧,你们可好,告诉我没有办法救治了,让我准备后事,还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

“那就不知道了,总之,我们以后要多多提防一番我们这位盟友了,古武之境无盟友,我爹常说的这句话,如今也不知道会不会成真!”钱苏子默默的点点头,站起身来,感觉身体有些疲乏了,正要转身通过回廊回到自己的房中休息,就在此时,刚刚被秦渊吩咐出去刺探敌情时间不久的宋威简忽然如同离弦之箭一般从侧门冲进了堂屋,看到秦渊还在堂中,顿时高叫道:“不好了,路辉伽的车队运的真是粮食,我们的人马跟着他们一路,竟然发现有麻雀飞到车队上空,将不少麻袋中露出来粮食衔食而去,而且整个车队每辆车上都有麻雀环绕

唯一能供应的,只是秦渊在需要警察力量的时候,那些人大概会出动。



“道你妈的歉,今晚不把你剁成肉碎老子以后就不混黑社会。”丧标恶狠狠说道。

那壮汉呵呵冷笑,一双虎眼仿佛明珠,黑黝黝的露出点点凶光,脚边两把锃亮的大斧夺人眼球,此人名叫宇文庆,虽然之前在贺兰会中名不见经传,如今却已经是三阶武师,算起来和林萧志水平一致,某些地方,或许还能够压制林萧志一头!

看到自己大哥的脑袋竟然被松虢泙瞬间斩下,呆呆站在旁边的席耘光猛然间一声大叫,扑到席耘正的身前,一把将还在进攻中的席耘正推了出去,只听到“噶吃”一声,席耘光的身躯在空中被当空腰斩,而手持长枪的弟弟席耘正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却看到只剩下半副躯壳的哥哥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大声说道:

“因为我们真的没有实力去和秦皇门硬碰硬!”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