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女学中生的调教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制服女学中生的调教剧情介绍

。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雪渐渐消散,呼啸的北风从头顶刮过,抱着怀中酥香如玉的美人,薛文皓打了个哈欠,双眼微微的睁开,看着身边双眼含泪,脸颊微红的宋萧琳,伸手将自己满是肌肉的臂膀从她的脑袋下面拽出来,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宋萧琳如瀑的黑发,然后轻轻的打开自己身上的白色绒毯,正要穿上自己的衣衫,就看到外面人影匆匆,似乎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对自己禀告! “进来吧,无妨!”薛 文皓对着外面的人影喊了一声,穿着身上的黑色棉绒睡袍,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拿起桌边的红葡萄酒,对着自己的嘴巴倒了满满一杯,然后呼呼噜噜的簌簌嘴,将这口葡萄酒吐在了一边的痰盂当中,然后伸手揉了揉自己有些微红的脸颊,看着眼前急匆匆走进来的属下,低声说道:“免礼,说吧,什么事情?” “禀告城主大人,外面的将士们都看到了秦皇门在萧关城上的援军,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整个城墙,似乎人数很是不少呢!”“ 大概有多少?” 薛文皓眼中精光一闪,目光顿时严肃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脑海中飞快的计算着烛龙城的成败得失。闪舞小说网..“ 大概……城墙上看样子有三四百人,至于别的地方,因为山梁上都是积雪,大家上不去,暂时还没有看到萧关西城的全景……”“ 那还不赶紧去看!” 一脚踹翻眼前的红木长几,薛文皓的脸色顿时一阵发青,原本还打算趁着今天天色不错找回面子,没想到一夜之间,秦皇门就真的留下了至少两百多名的援军给萧关城,如果连萧关城的秦皇门都可以被人留下两百多人的部队驻守的话,那塞北三镇这次前来救援的人马肯定是超过两千人了,如此一来,别说谷蕲麻了,就是关中诸侯联合起来,都未必是里应外合的秦皇门的对手了!“ 是!” 那下属赶忙答应,冲出营帐,前去查看萧关西城的情况,而躺在长椅上的宋萧琳却被薛文浩的怒吼声惊醒了,抬起眼,看着一脸凝重的薛文皓,这位身躯如玉,长腿细腰的美人默默的伸出手去,拉住的薛文皓的手,微笑着看着精力充沛,体力过人的薛文皓道:“什么事情惹得薛城主如此大怒啊?”“ 还不是因为这群饭桶!”对 着营帐外面的众人怒喝一声,薛文皓转过身来,有些后悔的说道:“早知道秦皇门底蕴如此深厚,昨晚就应该听你父亲的话,妥善一点,我亲自带队直捣黄龙,不让申平雍那个废物去的话,估计现在萧关城就是我的了吧!”“ 无妨,秦皇门为天地所不容,我们是替天行道,安有不胜之理?城主放心,只要给晓琳三百人马,定然将萧关城上的几十人消灭干净!” 宋萧琳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薛文皓坚定的说道,后者闻言苦笑一声,对着宋萧琳说道:“若是昨天,倒是无妨,可惜,现在站在萧关城上的秦皇门和塞北三镇的援军加起来至少有三四百人了,我们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啊?真的有援军?不是对面吓唬人的?” 宋萧琳猛地一愣,眼睛瞪得溜圆,对面的薛文皓猛然间一愣,急忙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真的有援军?” “额……我爹爹说昨晚的事情可能是对面虚张声势,吓唬人的,我当时也觉得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有大批援军的话,他们应该趁着我们后退慌乱的时候从西城中杀出来追杀我们的人马才对,但是他们并没有,所以我爹爹觉得这可能是对方将领蛊惑人心,虚张声势的做法而已!” 宋萧琳的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找好了理由,薛文皓闻言点点头,低声道:“看来宋三爷也又看走眼的时候啊,对面真的来了援军,可能是担心深夜敌情不明,长途奔袭而来,体力不支,所以没有出城追杀我们的败军吧!” 随便给自己找了个解释,薛文皓正要换上衣服出去,就听到刚才被自己轰出去的下属已经回到了营帐前,在门口对着薛文皓说道:“回禀城主大人,小人已经查到了敌人的部署情况,而且在山梁上还发现了一处脚印!” “带我去看看!”薛 文皓点点头,让门外的下属等着,换上自己的战袍之后,就领着已经成为自己女人的宋萧琳出了营帐,在众人热切的目光注视下,跟着这名下属上到了南边的山梁上,然后沿着山梁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不多时,就被这名下属领到了一处观察点:“城主大人请看,那里就是西城的部署情况,从外面的脚印可以看出来,对方的部队是分为很多股从各个山口绕过来的,虽然每次的人马都不多,但是脚印却很深很重,现在还能够看的很清楚,肯定是身披重甲的人马前行才造成的脚印,不过现在在城墙上驻守的敌人都是身穿棉甲,装备的都是之前萧关城中贮备的装备,似乎是重新换上来的!” “你怎么知道?” 听到随从如此详细的将秦皇门助手城墙的部队的情况说了出来,薛文皓满意之余,自然是一脸的好奇,那下属或许是为了表现,张口就解释道:“因为这些棉甲我们在接收萧关城府库的时候就曾经见到过,后来两家分地而治,秦皇门的人马从府衙当中搬走这些东西的时候,小人都在,这些衣甲都是当初贺兰会的清平吴晟打造的,上面都有吴家的标志,所以小人认得清楚,至于那脚印,因为小人昨晚血战之后回到营帐外的脚印都没有被破坏,所以两相比较,对方的脚印更加的清晰,所以应该是比小人体重更大,或者负担更大的人马弄出来的,所以才有此判断!”“ 你很细心,以后就跟着我吧!”听 了这随从的解释,薛文皓满意的点点头,看着那些身穿棉甲,满脸风霜的士兵对着这随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觉得这些人为什么会穿上吴晟留下的棉甲呢?塞北三镇的兵马应该装备更加犀利才对啊?” “属下觉得,要么就是对方原来辛苦,身上的衣甲弥足珍贵,所以不愿意用来守城时候穿,要么就是这些人只是二三线的部队,原本就衣甲不齐,无法辨别,所以才会统一换上吴晟留下的棉甲来方便指挥!”那 随从沉思两刻便给出了结论,一边的薛文皓满意的点点头,对着这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就让我的亲兵队长吧,这勘察辨认的事情,以后就让承包了!”“ 小人俞豪湉,谢过城主大人大恩!定不辱命!”“ 好,起来吧!”将 面前的俞豪湉叫起来,薛文皓转身就要离去,那俞豪湉猛地一愣,慌忙对着薛文皓说道:“城主大人,小人此前在前面不远处发现了一处脚印,甚是奇怪,或许和昨晚我军失利有关!”“ 啊?”薛 文皓猛地一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俞豪湉,脸色一沉,挥手说道:“带我去看看!” “是!” 俞豪湉答应一声,带着薛文皓就往前走去,对方三两步走到一处悬崖边,对着地上一个不大的脚印说道:“城主大人,这就是那脚印,则上面的落雪情况和小人在营帐外面的脚印一模一样,如果小人所料不差,那定然是我军血战正酣之时,有人出现在了此处,如果不是得到命令前来勘察敌军情况,那定然是用箭羽将我军情报射给敌军主帅的!”“ 何以见得啊?” 虽然心中大骇,但是薛文皓的脑子还是保持了一定的清醒,并没有因此而出现暴怒的情绪,俞豪湉蹲下身来,低声说道:“城主大人请看,这脚印虽然不大,但是当时前脚掌用力,定然是躬身向下射箭的时候才会有此发力的情况,之后这脚印就消失不见了,显然是此人有意将自己的脚印掩埋,只是忘了这最边缘处的脚印,所以留下了这个证据!”“ 嗯嗯!”薛 文皓认真点头,一脚踩在了这脚印的旁边,然后问道:“这鞋码可是不大的,我军中可有如此小脚?” “不好!”不 等俞豪湉回答,薛文皓的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身影,转过身来,刚才陪着自己上到山梁之上的宋萧琳已经消失不见! “给我拿下宋氏父女!” 薛文皓愤怒的嚎叫着,对着身边的随从们发布了自己的命令,然后飞奔着到山梁边缘处准备下去将宋氏父女绳之以法,却没想到自己登上山梁时候用的软梯已经被人撤下!与 此同时,飞奔到父亲帐中的宋萧琳打开帐门,正要冲这里面的父亲开口说话,却看到自己的父亲宋三爷竟然被人勒住了脖子,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对自己含恨在心的申平雍………

若是你成功了,并且赌石盛会得到了圆满的结果,你以为大家就会因此而喜欢你,崇拜你?”

秦渊却只是无奈的一笑:“你的人太彪悍了!”



 “你来干什么?” 听到守卫禀告邓德伍竟然又来了,心情极度低沉的路辉伽转过身来,盘腿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看着眼前从帐外走进来的邓德伍,脸上的表情仿佛冰冻的河川一样,苍白中透着怒火! “没……没什么,就是请您还给我那匹枣红马……” 邓德伍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怒意十足的路辉伽,虽然脸上的表情已经表现出他内心的极度胆怯,但是对于自己枣红马的价值,这位不要命的涧山宗堂主似乎还是更在乎! “……带他去马厩领一匹马!想要哪匹就给他哪匹,别他妈再让这个王八蛋来烦我了!”对着帐外的守卫大吼一声,路辉伽的怒火顿时窜了起来,从地上站起身来,挥舞着拳头就要对着邓德伍砸过去,后者乖乖点头,逃一样的从帐中出来,回身对着路辉伽的营帐啐了一口,刚一转身,一个斗 大的拳头就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哎呦!” 邓德伍惨叫一声,顿时跌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捂着自己已经发青的眼睛,邓德伍用自己的另一只眼看着眼前的人,只看到这人一身钢甲穿在身上,看样子应该是路辉伽营中的一名守卫之类的! “你他娘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知道我是谁吗?”对着那人大叫一声,邓德伍猛然间从地上站起来,刚要对着这名年纪不大的守卫摆摆威风的时候,就听到那守卫冷喝一声,对着邓德伍的胸口就是一脚,一脚把邓德伍踹飞到了空中,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冰 冷如钢铁一般的地面上! “你他娘……” 邓德伍还要继续大骂,却忽然看到一把寒光粼粼的匕首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匕首上面的纹路仿佛一条条狰狞的毒蛇一般,让邓德伍的骂声戛然而止,只留下眼中无比的惊恐和愕然! “英雄您是?”邓德伍躺在地上,浑身如同一个被油炸过的大虾一样,弓着背躺在地上,拿着匕首的守卫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邓德伍,将自己的匕首更加靠近了邓德伍的脖子,然后用阴测测的语气说道:“你为什么当时不帮 助我们进攻秦皇门的战阵?说!你是不是秦皇门的间谍?” “怎么可能?”邓德伍浑身颤抖着看着眼前的守卫,哭丧着脸,一副冤枉透顶的样子,对着眼前的守卫说道:“这怎么可能呢?我可是谷宗主一手提拔上来的人,之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秦皇门这个名字,怎么可能会和秦皇门的热沆瀣一气呢?我绝对对于谷宗主是忠心耿耿啊,只是当时副宗主大人正在气头上,我担心我的人马冲上去之后,不但打不穿对面的攻击,反而会被对面的秦皇门缠住,如果他们从北门忽然开出来一支军队的话,我们就会被前后夹击,上下攻击,无处遁形啊,所以我是带着人马去看看北城门上有没有动静,然后就回到军营去找谷宗主来救援了,我真的和秦皇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啊,您可要看清楚事 实啊!” “那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坑害我们副宗主大人呢?” 那守卫的眼角动了动,看着已经被自己用拳头把其中一只眼睛打得乌青的邓德伍,眼中怀疑的神情终于少了不少,不过手中的匕首还是放在了邓德伍的面前,一副随时可能宰了他的样子! “这个……也是冤枉啊……”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守卫,邓德伍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一阵发凉,这都半天了,营帐中的路辉伽都没有出面制止这个混蛋对自己的死亡威胁,不用看,这个家伙一定是路辉伽派出来的!这么想着,邓德伍的眼神也变得更加的复杂起来,看着眼前一副义愤填膺样子的守卫,邓德伍微微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说道:“不是我坑害的副宗主大人啊,是我们的宗主大人对这营中的人马不放心……所以才会和我们副宗主大人演双簧的,当然了,这只是我的判断,否则的话,为什么副宗主大人对于手下人被宗主大人一声令下全部宰掉的事情不闻不问?不是说好了的,谁信啊?当然了,小哥,这也就是 我对你说说,你可千万不要说这是我说的啊?” “难道这一切都不是你从中作梗的?”那守卫的眼神晃动了一下,原本笃定的神情也变得犹豫起来,邓德伍看着他那双疑问重重的眼睛,猛然间将双手放在胸前,一把推开了眼前的守卫,然后站起身来,也不对着这名守卫反击,一个反冲锋冲到了马厩,然后二话不说,跳上一匹黑色的宝马就从马厩冲了出来,那守卫被这么一推,顿时蒙了,赶忙冲上去追赶邓德伍,但是身手如同猴子一样敏捷的邓德伍却没有给他追上来的机会,一鞭子打在马 屁股上,眼看就要冲出了路辉伽的营中了! “去死!”对着跑远的邓德伍大叫一声,那守卫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大吼着将手中的匕首对着远处的邓德伍扔了过去,正在马背上疯狂拍打马屁股的邓德伍猝不及防,猛然间感到脊背处一疼,然后大叫一声,险些 摔下马来,但是不知道是自己的求生太强还是因为这匕首的扎进去的深度不够,总之邓德伍的身体摇晃了一会儿,紧接着就控制好了身体,骑着马儿冲向城南的谷蕲麻军的军营处!一路狂奔,趴在马背上的邓德伍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散架的时候,总算是遇到了一队沙鬼门的巡逻队,那些人看到邓德伍身上的衣衫,顿时明白邓德伍的身份不一般,随后就将已经奄奄一息的邓德伍带入到了自己的军营当中,然后用土办法将匕首拔下来,简单的给邓德伍止了血,正在用绷带包扎伤口的时候,这个军营的上司终于出现在了邓德伍的面前,看着邓德伍奄奄一息的样子,陈凤欣的嘴角闪过一 丝狞笑,走上前来,从手下医官的手中接过绷带,亲自给邓德伍的伤口进行包扎! “啊,好香……”问着陈凤欣身上特有的体香,邓德伍的脸上忽然泛起了一阵红晕,仿佛一个小学生被自己亲爱的大姐姐拥抱了一样,陈凤欣闻言一笑,将邓德伍的伤口小心的包扎好,然后就对着躺在床上的邓德伍问道:“ 在下陈凤欣,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啊?” “原来是陈副门主啊!” 听到陈凤欣的名字,邓德伍的脸色顿时一阵尴尬,虽然陈凤欣的体香确实让人魂牵梦绕,但是这位小妮子的名声也实在是太差了一点,让邓德伍都听了感到一阵恶寒。 “嗯嗯,正是在下,不知道阁下是?” 陈凤欣看着邓德伍有些愕然的脸色,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还是带着浅浅的笑容,恭敬的看着眼前的邓德伍。 “啊,我是邓德伍,刚刚从路辉伽副宗主的营地当中出来,被一名刺客袭击了,多谢陈副门主的搭救,不然的话,小人的性命可就堪忧了!”邓德伍淡淡的说着,话听到陈凤欣的耳朵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滋味:“哦?刺客?不知道那刺客是谁啊?竟然敢公然行刺谷宗主最信任的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在涧山宗副宗主的营地当中行刺您 ,不知道副宗主大人是怎么让您一个人这样狼狈的逃出来的?” “额……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知道家丑不可外扬,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挣扎着想要从位置上坐起来,眼前的陈凤欣看了,赶忙上去将邓德伍的身体扶起来,然后一脸好奇的说道:“邓堂主,您这个样子还打算去谷宗主的帐中禀告 吗?这伤口要是忽然开裂的话,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啊,您就算是再忠心耿耿,这条命也要好好的留着,继续辅助谷宗主啊!” “没办法,这件事情我不亲自去,给谷宗主说不清楚的……” 邓德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看着眼前一脸关切的陈凤欣,摆摆手说道:“这事情都是我们涧山宗自己的事情,陈副门主就不用操心了!” “既然您这么坚持,那我就让人找一辆马车送回去吧,这一路颠簸,伤口再开裂的话,您的性命可就不保了啊!”陈凤欣微笑着对邓德伍说着,后者的脸上写满了尴尬,想要阻止陈凤欣的好意,却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由着陈凤欣指挥着身边的人,将邓德伍的床铺直接搬上了一辆马车,然后亲自带着人马,将邓德 伍送到谷蕲麻军的军营前面了事!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邓德伍竟然被人抬了进来,正在帐中和沙鬼门的门主穆洛柯虚与委蛇的谷蕲麻一脸愕然,而正在喝酒的穆洛柯也疑惑的看着跟着进来的陈凤欣,张嘴问道:“凤欣?这邓堂主是怎么回事啊?”

所以我想着里面大概是掺和了什么东西,类似于‘液氮’这种东西!”梁声连连点头:“你说的对,那你赶紧通知秦渊吧?”



可是刚刚靠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

可是那些小道士依然在认真的清扫。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秦渊依然上楼去吃饭了。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放他们进来!” 听了梅红玉义正言辞的话语,甄震也是一阵感动,挥手让身边的人将护城河上面的吊桥放下来,甄震亲自走到城门前,将西城门打开,迎接这队千里而来的投奔队伍。 进到了城门洞,梅红玉自然对甄震的欢迎表示出了极大的感动,带着自己的父亲和在梅花庄收留的养子们拜见眼前的甄震,后者听闻梅红玉竟然如此善心,心中也是十分感动,拍着胸脯表示,自己一定会和秦渊说明这件事情的,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甄震才猛然间发现,刚才衣衫褴褛的难民似乎消失在了角落里,一转神,就看到饿得半死的宋贡鸣真打算从城墙拐角处离开,便大叫一声,跑过去拍着宋贡鸣的肩膀说道:“老乡啊,你从哪里来啊,饿得不轻吧,看你细皮……嫩肉的样子……” 惊讶的看着宋贡鸣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甄震的脸色顿时变了,猛然间抓住宋贡鸣的领子,将他像是抓小鸡一样的抓到自己的面前,然后目露凶光的问道:“说!你是哪里人,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还一脸细皮嫩肉的,啊!说啊!” “这位大兄弟,你就说吧,你都饿成那个样子的,还不吃我们给你送到嘴边的窝窝头,也是个有气节的人啊!” 梅红玉好心的走到甄震的身边,正要帮宋贡鸣开解一二,只看到甄震猛然间转过身来,对着身边的将士们大喝一声:“给我拿下!” “你们要干什么?” 惊讶的看着刚才还笑脸相迎的甄震,梅红玉第一时间护在了自己父亲的身前,身边的将士们也都看着甄震,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这个家伙穿成这个样子,竟然还长得细皮嫩肉的,除了脸上有点灰尘之外,剩下的地方一看都是保养有方,怎么会是一个难民呢?说,你们是不是一伙儿的?” 将倒霉的宋贡鸣扔到梅红玉的面前,甄震的眼神中露出了可怕的凶光,梅红玉闻言一愣,低头看去,果然看到宋贡鸣的脖子下面还有脚踝处的肌肤光洁如同少女一般,如果不是富贵人家,在西北这缺水少雨的地方,断然是不可能保养的如此滋润的! “这个……” 惊讶的看着宋贡鸣,梅红玉也有些晕了,后悔自己不应该和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混在一起,不过看到甄震怀疑的目光,梅红玉的心中也是一阵发凉,梗着脖子说道:“我们和这个兄弟在路上相见了,当时觉得人不错,而且还是一嘴的本地话,我们绕了一路,都没有找到固原城的所在,所以就找了这位兄弟帮忙领路,虽然是萍水相逢,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敢说这位兄弟有什么猫腻,红玉深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将军想要责罚,在下愿意替父亲受过!” “好,有胆气,将他们带走交给宋威简兄弟收拾,我看她还有这样的气魄没有!” 甄震不满的看了一眼不卑不亢的梅红玉,挥挥手,让身边的士卒们将这一群人带了下去,不多时,梅红玉和宋贡鸣就被人扔到了城主府的地牢当中,重新加固并且换了一批牢卒的地牢此时更加显得阴暗,空气中混合着各种难闻的气味,让人作呕,饶是如此,梅红玉还是坚定的带着自己的养子和父亲自己走到了牢房当中,对于牢卒同情的目光视而不见! 倒霉催的宋贡鸣双腿打着颤进到了自己的牢房当中,刚刚被推进,一个浑身赤裸,遍体鳞伤的狱友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这个人的样子,宋贡鸣抚摸着自己身上滑嫩的肌肤,猛然间一惊,转过身来,对着押解自己进来的狱卒大喊道:“我招,我招!” “我去……” 没想到宋贡鸣就这么快投降了,梅红玉顿时觉得刚才在城门下的强硬简直是自找死路,无语的看着身边的养子和一脸无奈的父亲,梅红玉刚要说什么,就听到狱卒直接走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过来!我们大人要找你!” 说完,就把牢门打开,将梅红玉带走了,留下一脸哀伤的父亲和七八个养子在背后哀嚎着呼唤她的名字。闪舞小说网.... 梅红玉很快和宋贡鸣一起被带到了宋威简的面前,听说宋贡鸣竟然和自己一个姓,宋威简顿时感觉一阵恼怒,有些不爽的看着被带上来的宋贡鸣,拿着一把折扇放在桌前,对着眼前的宋贡鸣说道:“说吧,这把折扇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这落款是谁?” “这个……小的真不知道啊,这落款我也没看过,我,我是从耀州城的陈悟冶老东西的手中拿到的,他说拿着这个东西,等到涧山宗冲进城中的时候,可以保我的命!” 宋贡鸣一脸胆怯的看着眼前的宋威简,嘴上说的倒是坦白,身边的梅红玉听了,只感觉一阵眩晕,对着宋威简拱手说道:“大人,我们只是相伴而行,在下万没想到,此人竟然真的是耀州城的细作,再说了,就他这个德行,还能够当细作,在下实在是没想到!” “你闭嘴!” 对着英姿飒爽的梅红玉看了一眼,性格有些阴沉的宋威简不爽的摆摆手,将折扇放在了自己的手中,然后指着宋贡鸣说道:“走吧,咱们去见见我们秦门主,看他怎么处置你,这位姑娘说的没错,你这种人也有胆子过来当细作,真不知道陈悟冶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你看看这位姑娘的胆气,用来当你的搭档真是亏了!” 说完,也不管梅红玉涨红着脸的抗议,宋威简直接带着宋贡鸣离开了审问室,顺手让人好生看管梅红玉,这女孩一看就知道身手不错的样子! 带着胆小怯懦的宋贡鸣出了大牢,宋威简甚至连让人将他的双手铐起来的行为都免了,直接带着他三拐五拐的进入到了城主府的医院当中,然后很自然的就打开了蔺修观病房的大门,此时的秦渊还在和蔺修观商讨着如何抵御涧山宗的进攻,所以借口支开了焦玉儿,房间之中并没有宋贡鸣朝思夜想的焦玉儿。 进到房间中,将宋贡鸣此来的目的说了一遍,秦渊抬眼看了看这位衣衫褴褛,皮肤细嫩的细作,无语的摇摇头,用颇为威严的语气说道:“这位兄弟,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在下形容粗陋,还是不要让秦门主的眼睛受伤吧,小的知错,愿意将自己知道的涧山宗的事情全部告知秦门主,希望秦门主能够饶了小的一命,不要让小的住在那么肮脏的地方了,那地牢里面真是可怕啊!” 宋贡鸣捂着嗓子努力让自己发出别的声音来,正在躺着静养的蔺修观也没有仔细看这位身上发出浓浓汗腥味的老乡,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淡然的观赏着这个奇怪的审问! “好吧,还是位有洁癖的细作,看来他们为了让你穿上这身衣裳,肯定花了不少时间吧!” 秦渊淡然一笑,挥手对宋威简说道:“把他说的情况用笔墨记录下来,交给我,这一身味道,也亏得他们愿意让这位兄弟过来当细作,既然这位兄弟不愿意住在我们的地牢里面,那就先让他找个僻静的地方住下,好好的看管起来算了!” 秦渊说完,就让宋威简带着宋贡鸣出了门去,后者刚一扭头,被支开的焦玉儿就带着一篮水果出现在了宋贡鸣的面前,看着披头散发,身上发出恶臭的宋贡鸣,焦玉儿的脸上露出一阵难受的表情,捂着鼻子想要从宋贡鸣的身边离开,此时的宋贡鸣微微一愣,喉咙一动,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细不可查的声响:“玉儿!” “你刚才说什么?” 正要进到房间中的焦玉儿猛然间浑身一震,转过身去,惊讶的看着从自己身边离开的宋贡鸣,旁边的宋威简闻言一笑,对着宋贡鸣的肩膀拍了一拍,对着焦玉儿笑道:“嫂子不要怪,这是我们刚刚抓获的耀州城的细作,浑身细皮嫩肉的,可能见过嫂子,您不要惊慌!” “不不不,这声音,这声音肯定……” 焦玉儿正要争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转身就要进到病房中,见微知著的宋威简微微一愣,猛然间抓住宋贡鸣的脖子,将他转过身来,把他的脖子一抬,对着里面静养的蔺修观问道:“蔺大哥,此人你可认得?” “这种人我怎么会……” 蔺修观正要摆手否认,猛然间看到宋贡鸣脖子上那张熟悉的脸,顿时大惊失色,对着秦渊吼道:“这厮,这厮就是我那……我那妻兄宋贡鸣啊!” “宋贡鸣?” 秦渊努力的从自己的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名字,已经知道事情败露的焦玉儿顿时不顾宋贡鸣身上的恶臭,猛然间扑到这个人的身上,哭天喊地的说道:“贡鸣哥哥,你这是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好吧,威简啊,先去给这位亲戚换一身衣服洗个澡,然后带他来见我,不是听说有和他一起来的一个女人嘛,也带来见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个误会呢?” 说着,秦渊就对着宋威简眨巴了眨巴眼睛,后者会意的点点头,然后就拉开了焦玉儿和宋贡鸣两人,按照秦渊说的,将宋贡鸣带到了澡堂好好的清洗了一番,然后让人拿来了一套新衣服,给宋贡鸣穿上,紧接着就从审讯室将倒霉催的梅红玉带出来,将两个人都送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此时的焦玉儿已经在蔺修观的身边哭诉了半天,拜托他救救自己的“哥哥”,知道妻子是何想法,蔺修观也只能咬着牙吞掉这枚苦果,对着秦渊求情了一番! 将两个人带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秦渊并没有理会一脸落魄的宋贡鸣,而是指着梅红玉对着蔺修观和焦玉儿问道:“这个女人你们可认得?” “不认识!” “好!” 秦渊站起身来,走到梅红玉的面前,对着这个女人说道:“我就是你要找的秦皇门门主秦渊,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吧,听说你带着父亲和样子不远千里辗转而来,刚才在城门处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不过那也是兄弟们的职责所在,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秦门主放心好了,红玉一开始还觉得秦皇门未必和其他的古武门派有何区别,如今感受了一番牢狱之灾才知道,秦皇门果然不同凡响,小女子愿意为秦门主鞍前马后,效命终生!” (本章完)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