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轻一点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学长轻一点剧情介绍

。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半夜的被身边的秦渊叫醒,钱苏子打着哈欠,喝着下人端上来的茶水给自己提神醒脑,外面的随从们已经带着秦皇门的重要人物进入到了堂屋当中,虽然周围烧着暖炉,但是寒冷的北风还是从外面的灌了进来,让人感觉冷飕飕的,脸上的睡意也因此消散了不少! “都坐下吧!” 看着进来给自己行礼的梁声等人,秦渊摆摆手,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手中的电报扬了扬,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该来的还是来了,昨晚萧关城传来消息,说和我们秦皇门平分萧关城的薛文皓终于忍不住嘴边的肉香,对我们占据的萧关西城下手了!” “结果如何?” 卫宣赶忙问道,这个曾经在萧关驻守过的右护法顿时有些着急起来,萧关城虽然易守难攻,但是此时的萧关秦皇门留下的都是一些虾兵蟹将,连古武者也没几个,想要抵挡住薛文皓的攻击,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还行,因为蔺修观他们带着人正好及时赶到,对方以为我们大部队的援军到了,就停止了进攻,听说田锋俢还把那些帮忙建设萧关西城的民工们也拉上了城墙,勉强挡住了对方的攻势,不过有点奇怪的就是,现在的萧关城似乎有退却的意思,说的是手中的兵力不足,下面的民工似乎也不稳,据守萧关的难度是越来越大了!” 秦渊勉强笑笑,将萧关城的情况解释了一遍,众人纷纷点头,对于蔺修观的看法都改善了不少,坐在下面的梁声听罢,却是一阵皱眉:“既然已经打败了对面的攻击,为什么还要撤军呢?现在的情况,他们撤了又能如何?离开了萧关城的保护,这点人在野外那就是餐桌上的大白肉,人家想要怎么吃就能怎么吃,这一天天的,怎么就那么不省心呢?” “这也是他们其中一派的意见,认为连夜撤退的成功率还是不低的,不过就是大雪封路,道路难行了一点,不过他们预计,明天如果薛文皓发现援军是假的的话,那恐怕抵挡的难度会变得更大!” 秦渊对着梁声简单的解释着,后者闻言一愣,好奇道:“他们中一派的观点?怎么?那点人还有别的意见?” “不然呢?” 从秦渊的桌面上将书信拿过来读完了钱苏子咧着嘴苦笑两声,然后将三张书信摊开,对着众人解释道:“看看吧,这个是田锋俢的意见,就是稳妥撤退,不撤也行,但是需要我们想办法加强萧关西城的防御力量,这个是一个叫都资枚的家伙,貌似是主战派,认为应该虚张声势,拒城而守,而且应该直接把蔺修观带过去的钱财直接拿去收买那些民工和周围村庄的壮丁,让大家一起来守城!第三种就是蔺修观的意见,认为要快速干净的撤离萧关城,临走之前布置好陷阱,然后将还没有建成的萧关西城直接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然后撤回固原城,增加固原城中的力量,至于他自己,则绕过萧关城南下去谷蕲麻的身后继续执行自己的计策!” “这三个人的心思还不少呢!” 跟着梁声一起过来的卢牟坤鼻孔出气,一脸鄙夷的说道:“我看也就这位都资枚兄弟是真的为我们秦皇门好,剩下的两个家伙,一个贪生怕死,犹豫不决,一个只想着自己南下扰乱敌后的功劳,就不知道想想,那几十个人撤回来,就算是全部撤回来的话,对固原城的城防也是杯水车薪,可是在萧关城拦住了薛文皓的话,我们萧关城的东面至少是安全的,这要是薛文皓突破了萧关城,兵临固原城下,咱们连一个地方的安全都保证不了,那北面的贺兰会,西边的沙鬼门肯定跟着落井下石,到时候,这些隐患出现,他田锋俢是能够解决哪一个?” “卢兄弟说的对!” 站在梁声身后的伍威桉此时也忍不住说道:“就是应该按照都资枚兄弟说的,那个什么蔺修观扰乱敌后的事情就先别说了,就算是他真的有能耐将谷蕲麻的背后弄乱,好处也不是我们秦皇门的,倒是萧关城一丢,四边扰动,我们困守孤城,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呢!” “既然大家都这么觉得的话,那我就回信让他们全心全意防御萧关城,蔺修观也不用南下扰乱敌后了,直接守城算了!” 秦渊看到眼前兄弟们的意见这么一致,顿时点点头,站起身来,就准备将大家商量出来的意见发回去,一边的钱苏子也跟着站起身来,对着众人笑道:“既然大家都辛辛苦苦的过来了,就不要在折腾着回去了,我给大家安排好厢房,这距离天明的时间也不长了,大家赶紧休息吧!” “多谢城主夫人!” 对着颇为热情的钱苏子恭敬的答应着,众人纷纷跟着下人到厢房去休息,而钱苏子则悄无声息的跟着秦渊回到了房间中,对着正要回话的秦渊赶忙说道:“千万不要告诉蔺修观说他的计划被否定了,不然的话,这家伙肯定会心灰意冷的,万先让他在萧关城驻守两天,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让他按照他自己的节奏去做事吧,否则的话,我担心这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会从此一蹶不振!” “也是!” 听了钱苏子的话,秦渊默默点头,很是信服的说道:“这家伙在情场上已经是兵败如山倒了,如果在这件事情上再被打击,确实可能会扛不住!” 思虑得定,秦渊便匆匆的将电报发了出去,不多时,就传到了萧关城中,此时正在焦急等待命令的田锋俢守在电报机前面,看到秦渊终于把最终决定发了出来,赶忙上前,将上面的书信打开一看,顿时傻了眼精…… “哈哈哈哈,我就说嘛,秦门主果然是英明神武,决断高光啊!” 拿着田锋俢递到眼前的书信一看,都资枚顿时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有了秦渊的主动肯定,自己想要在秦皇门中更进一步的想法估计就要实现了! “好是好,可是这些建议都是你提的,现在你去执行吧,明天早上我要看到至少一百个壮丁过来帮忙守城,否则的话,我就说你没有办法完成自己的许诺,明白了吗?” 田锋俢冷冷的说着,双眼盯着眼前擅自给秦渊提方案的都资枚,心说你这不是给我找事的吗?不但老子可能战死在这萧关城上,而且还可能连累了跟着自己出来闯荡的兄弟们,当初自己要不是为了这些兄弟,田锋俢是断然不愿意来到形势险恶的萧关城下的! “当然!” 知道田锋俢是在责怪自己没有主动和他商量就把自己的想法写在电报上发给了秦门主,都资枚哈哈一笑,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很自然的说道:“如果不能用钱买了战士守卫我萧关城,都资枚愿意提头来见!” “提头来见就不必了,到时候萧关城破,你就自己去找秦门主忏悔去吧!” 田锋俢撇撇嘴,不满的看着眼前越发猖狂的都资枚,后者笑嘻嘻的点点头,转身对着一边沉思中的蔺修观说道:“修观兄弟啊,你看,秦门主已经授权我用你带来的钱粮布匹过去犒劳这些民工兄弟,到四周的村庄中拉壮丁了,你是不是通融通融啊?” “这些钱财都是秦门主交给在下的,本来就是秦门主的钱粮,哪有什么通融不通融的,都资枚兄弟你尽管拿着用就好,如果能用这笔钱买来萧关城的稳固,对我扰乱敌后的目标实施也是有莫大的帮助的,兄弟你尽管用!” 对着都资枚笑笑,蔺修观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不爽,看到蔺修观这么乖巧,高兴头上的都资枚自然是更加开心,拍拍蔺修观并不算宽阔的肩膀,都资枚开心的说道:“还是蔺兄弟你识大体,哥哥我这就去了,事不宜迟,我可不想让头上的脑袋扮家啊!” 说完,都资枚就在田锋俢满是怒意的眼睛注视下,拉着蔺修观飞奔下了楼,将蔺修观带来的钱粮拿出来,直接分给了昨晚上了城头还能活下来的民工们,一边的蔺修观看到这些民工喜笑颜开的样子,悄悄的对着身边的都资枚说道:“都兄弟啊,既然有人战死了,那就应该给他们的家人抚恤金,这样这些人才敢在城墙上为我们秦皇门卖命,我们也顺便借着给他们发抚恤金的由头让他们带着路去他们的村落中招收更多不怕死的壮士过来帮助我们秦皇门守城不是?” “看不出来啊,兄弟你这脑子是可以的啊!” 对着眼前的蔺修观赞赏的点点头,都资枚倒是没有多余的想法,直接按照蔺修观说的方法做了,这些原本还担心自己死了钱财就不见了的民工们顿时心下感动异常,大冷的冬天抬着自己兄弟们的尸体,冒着漫天的大学就带着都资枚到了附近的村落中,虽然夜半时分,但是这些村里面的人却毫不介意,听说竟然有这等好事,顿时携亲带友,夜半时分家家联络,再加上都资枚的不断忽悠,竟然在一个村落中就拉到了二十几名年轻的壮士去萧关城帮忙守城! 有了第一个村落的经验,都资枚到其他的地方那更是轻车熟路,白花花的银子撒下去,这些平日里都靠着劫掠过往孤身客商而出名的村落中,顿时冒出来了一大堆的壮士出来,虽然良莠不齐,但是却还是在天亮之前就积攒了将近二百人的队伍,加上原来的那一把夺多号的民工,萧关城的守卫力量顿时到了四百人的规模,也终于可以将萧关城的城墙依次排开站满了! “高,实在是高!” 看着这些拿着萧关城发放的武器,站在城墙上还有模有样的村民们,田锋俢的心中就算是对都资枚有再多的不满,看到这些活生生的人马,心中也是畅快异常,不断的对着身边的都资枚伸出大拇指夸奖,而一边的都资枚则直接搂住身边身体还颇为孱弱的蔺修观说道:“这都是蔺修观兄弟的主意,果然的,华夏人还是死生尤大啊,看到白花花的银子,也都甘愿卖命呢!” “嗯嗯!” 对着都资枚点点头,蔺修观看着这些热情似火的年轻村民们,心中却不知道为何,总是有种不详的感觉从眼前飘过…… (本章完)

这片这广场并不大,充其量也就是两百平米的样子,其中摆放着一些石墩,和长条木椅。

听到秦渊的话,卫宣不禁有些纠结,他真的很想过去,可是却始终下不定决心。…

见到秦渊胸有成竹的模样,胖子这才放松了一些。不够就在他们打算随手干掉这条巨蟒的时候,蟒蛇却忽然间冲向了远处,那个方向正是秦渊等人也要去的地方。



 “这……这不大好吧……” 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宋威简,贺兰荣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青龙谷可是我们贺兰会的基地,如果就这样被烧毁了,九泉之下,我怎么去和我爷爷还有我父亲交代呢?”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宋威简看着贺兰荣乐有些愤怒的目光,沉声说道:“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明天这些正在建造当中的投石机就会成为让我们葬身于此的利器,到时候不但我们秦皇门有灭顶之祸,恐怕连你们贺兰会也没有生存 的可能了,到那个时候,恐怕贺兰会的先祖们泉下有知,也不会对您这个子孙有所好感吧!”“是啊,贺兰会长,这此一时彼一时,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打败了谷蕲麻,这青龙谷还可以再重建,那些被焚毁的建筑和山林也可以重新恢复,但是如果我们坐视不管的话,等到这些投石机造好了,我们想要 阻止涧山宗前进的脚步,恐怕就会难上加难了!” 一旁的钱苏子也主动劝解贺兰荣乐道:“毕竟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保住贺兰会的种子,才是踏踏实实的事情啊!” “可是,贺兰荣乐还是下定不了这个决心了……这真是太痛苦的决定了……”贺兰荣乐摇摇头,脸上一片灰白,仿佛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一般,一旁的龙萍儿听到这话,也只能微微耸肩道:“不过我们已经将贺兰会的奇珍异宝都送到了固原城中,倒是不担心重建的时候没有东西 ,贺兰会长,如今之计,也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控制得了事态发展了,所以还是遵照秦皇门这位兄弟的计策,将青龙谷中的投石机一把火烧掉来的方便,只要能赢,什么东西不能够重新拿回来呢?” “也罢,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贺兰荣乐也不方便阻拦,但是还请各位烧掉青龙谷的时候,能够控制一下火势,如果青龙谷变成了一座荒山,再重建的话,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贺兰荣乐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龙萍儿说道:“裴夫人,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和秦门主他们一起商量吧,我一天奔波,也有些疲惫了,先行回去休息了!” 说完,贺兰荣乐也不理会众人的挽留,独自一个人迈着萧瑟的步伐,离开了大厅,从小门回到了马府改造成的驻地,进到房间当中,沉沉的睡去了……看着贺兰荣乐离去的身影,秦渊的嘴角撇了撇,知道贺兰荣乐果然不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只能在心中微微叹息,然后转过身来,对着房中的龙萍儿说道:“既然贺兰会长已经将这件事情交给了裴夫 人打理,那我们就来商量一下,如何将青龙谷中的东西焚毁的事情吧。此事关系重大,还请各位能够嘴上带个把门的,不要让外人知道了,特别是贺兰会的家眷们……那里可都是他们的老家!” “嗯嗯!”知道贺兰会中的关系有多复杂,龙萍儿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就摊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青龙谷的地图,对着地图中央的青龙溪指了指:“这个地方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就把里面的油料点燃了,所以现在的青龙 溪当中,肯定到处都是烧灼的痕迹,油料应该也已经燃烧殆尽了,所以想要用青龙谷中留下来的油料烧起山火,也不现实,所以我们最好还是携带一些油料,到时候方便引燃那些制作中的投石机!” “好的!”秦渊点点头,看着眼前清晰的青龙谷地图,对着周围的人马说道:“这次的偷袭行动,一定要保密,而且你们都是各个城门的守城官,虽然今晚谷蕲麻不大可能发动袭击,但是也不可不防,所以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操心了,我决定亲自带着裴夫人和一些勇士潜行进入到青龙谷中,完成这个任务,你们的工作就是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不要没事就让人到城主府当中报告战况,即使发现情况,也直接找苏子商量 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这……这样不好吧?”宋威简一脸愕然的看着秦渊,虽然心中十分敬重秦渊,也知道秦渊的能力绝对没有问题,但是想到秦渊竟然要亲自离开固原城,去青龙谷完成这个任务,宋威简的心里就感觉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主心骨 一样的惶恐不安。..“没什么不好的,我们秦皇门可不是靠着我一个人撑起来的,你们也该独当一面了,此战过后,河套平原应该不会有人再来找我们秦皇门的麻烦了,所以我打算将固原成周围的城池都拿下来,到时候让你们 镇守一方的时候,如果还要事事都要找我汇报商量的话,那也太过可笑了吧?”秦渊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地图,一个重大的决定就这么产生了,众人闻言一愣,看着自信满满的秦渊,忽然感觉胸中一阵激动,秦渊说的对,秦皇门不可能安于现状,只要占领固原城就满足了,秦皇门 的目标还有很多,自己以后也一定会成为秦皇门中独当一面的大人物,所以现在的历练也是应该的! “秦门主果然豪杰!” 听了秦渊意气风发的话,裴夫人的脸上也写满了敬佩,虽然之前屡次和秦渊为敌,但是如今听到秦渊的话,龙萍儿自己想想,如果自己是秦皇门的人马的话,听到这话,肯定也会激动万分的! “不说这些了,我们开始商量一下带谁去的问题吧!” 秦渊淡然一笑,对于龙萍儿崇敬的目光仿佛不觉,一边的众人听了纷纷点头,几个没有守城官任务的人自然是一马当先,想要和秦渊一起去! “那就宋威简和彭玟怔各带着两个手下跟我一起去吧,这种行动人数不需要多,只需要七八个人熟悉地形,快速行动就行了!” 对着身边的一众人马点点头,秦渊很自然的挑选了钱庄柯手下无所事事的彭玟怔和刚刚探察敌情回来的宋威简,加上自己和龙萍儿,一共八个人,正好很符合秦渊的设想。 “剩下的人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吧,记得,没有我在的时候,你们自己就是秦皇门的主心骨!” 秦渊抬起头,对着身边的众人扫视一眼,他的眼中充满了期待,而剩下的人则是激动的站直了身体,对着秦渊大声呼喊道:“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呼喊完毕,众人就在秦渊的注视下离开了这座会客厅,原本热闹的客厅顿时变得空落落的,秦渊走在身后的一张木凳上面,旁边站着还在研究地图的龙萍儿,宋威简和彭玟怔跟着众人一起离开,然后到各自的队伍当中寻找能够担任晚上袭击青龙谷任务的好手,秦渊和他们约定好了晚饭之前到这里集合,众人吃过晚饭之后从东城门出发,然后悄无声息的绕道青龙谷的东面,从东面密集的松树林翻过山岭, 进入到青龙谷当中执行这次的火烧青龙谷的任务。 “看的怎么样了?”秦渊坐在凳子上,目光和善的看着认真观察地图的龙萍儿,作为贺兰会弓手堂的堂主,龙萍儿对于观察地图似乎别有青睐,刚刚到固原城中,就已经从秦渊手中取走了两份地图,一份是固原城的城防图, 一份就是固原城周边的地形图,对于地形图,这位经验丰富的女将似乎更加的在乎,当然了,指挥弓箭手作战,地形有时候真的非常的关键。“还行吧,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谷蕲麻不会相信我们会从正东方的松树林中窜出来搞破坏,而且他布置在青龙谷最近的营地就是刚刚被我们两家联军重创的路辉伽的营地,就算是青龙谷燃气的漫天大祸, 路辉伽恐怕也无力冲上去救援,而等到谷蕲麻带着人冲到青龙谷的时候,一切应该都已经晚了!” “不一定!”秦渊摇摇头,站起身来,在青龙谷的地图外面用桌子上的酒水画出来了一大片的区域,对着龙萍儿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些建造投石机的人肯定不是谷蕲麻从华亭或者是耀州城带过来的工匠,但是想要建造投石机,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所以这些人最可能的就是被沙鬼门掳掠到附近的民工,而这些人的周围,应该有沙鬼门人的保护,从路辉伽的营地到谷蕲麻的主营地中间大一大片区域,似乎 都是沙鬼门的营地,他们想要救援的话,速度应该会很快的,毕竟都是骑兵!” “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了?”龙萍儿闻言一阵愕然,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秦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笑,好奇的说道:“既然秦门主知道这些地方都是沙鬼门的营地,那竟然还同意这条意见,是不是您有什么方法去拖延沙鬼 门的行动啊?” “当然了,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带着你们几个人去夜袭青龙谷呢,那不是送死的吗?” 秦渊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龙萍儿,嘴角的笑容要多奸诈有多奸诈。 “看来我真的小看了秦门主了,对付谷蕲麻用硬攻奇袭,对于沙鬼门用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看得出来,秦门主应该早就有安排了吧!” 龙萍儿咧嘴一笑,看着秦渊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的好奇,而就在此时,刚刚离开的钱苏子已经回到了会客厅中,走到秦渊的身边小声的对他说道:“红玉已经回来了!” “嗯嗯!” 对着钱苏子点点头,秦渊抬眼看着眼前的龙萍儿,略带歉意的说道:“裴夫人,你先在这里和内子小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好的!”龙萍儿微笑着答应,秦渊站起身来,就从小门离开了会客厅,而端坐在位置上没几分钟的钱苏子却没有理会眼前的龙萍儿,而是慢慢的站起身来,蹑手蹑脚的跟着秦渊离开了会客厅,看着她脸上担心的神 色,裴夫人的嘴角不觉堆满了笑容:“还真是一对儿有趣的夫妻呢!”裴夫人微微一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顿时暗淡了下来,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块怀表,将上面的表壳打开,然后看着镶嵌在表壳里面的照片,默默的流下了一昂清泪,然后伸手擦干脸上的泪水,继续对着眼前的地形图进行研究。秦渊倒是没想这么多,而是起身站在了窗前,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夜空。

所有灭绝人性的眼神都浮现在刀客的眼神里,让秦渊看的满是担忧。

“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钱尚书家的公子,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快点拉我上去,你是固原城里面的什么人?拉我一把我让你一辈子吃喝不愁!快点!”





“嘻嘻,真好,那明天见咯。”鲁雪晴甜甜一笑,然后轻轻一垫脚,小嘴迅速在秦渊的左脸点了一下,撒开脚丫就往宿舍楼梯跑去。“哈哈,这是自然,这是自然,裴夫人的儿子就是我贺兰荣乐的义子,我一定会悉心教导的!”





“没错,而且黄世子的凉国公头衔最低也要等到半年后的京师大会开始之后,才能在古武世界各大门派的投票中,产生出来,就算是一切顺利,黄世子戴上凉国公这顶桂冠,也要等到三年之后,才能够拥有推举贵族的权力,而我,现在就要这个权力!”无论是上面那种情况,都会让当时的情势发生彻底的转变,所以必须要抓住一个有分量的人质!”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