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醒来剧情介绍

“笨蛋,你连澡都还没洗,怎么睡?”叶云曼说完,便将早已准备好的衣服从桌子上拿了起来,说道:“这衣服是我从你大舅房间找到的,新买的还没穿,小是小了点,凑合着一晚穿吧!”。



就在杨向东收敛了万兽拳之后,一道恐怖的阴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哒哒哒!

…





 “额……贺兰会长,您怎么来了?”迟杉督猛地一愣,惊讶的看着跟在裴夫人身后的贺兰荣乐,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复杂,之前自己说过要站在贺兰荣乐这边的,但是之后的事情,自己却一件事情都没有给贺兰荣乐禀告过,现在忽然知 道贺兰荣乐已经知道自己和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聚集的地方了,迟杉督不免感觉一阵尴尬和后怕! “大家都不用行礼了,我们也都呆在一起有几天了,坐坐坐!”对着站起身来行礼的众人笑了笑,贺兰荣乐友好的挥挥手,一旁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也都乖乖的给两人闪开了一条道,让贺兰荣乐和裴夫人坐在火炉边上,一群人的目光闪动,不住的和自己人互相示意 ,对于贺兰荣乐的戒心之大,由此可见! “不知道贺兰会长前来何事啊?”路德韬望着贺兰荣乐的眼睛,故作镇定的说道,虽然心里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些微妙,但是看着身边还和自己站在一起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路德韬知道,今天自己不出这个头的话,贺兰荣乐一旦掌握了主动权,自己分分钟就会被赶出青龙谷,虽然有哥哥路辉伽的营地可以去,但是骨子里和哥哥不是一路人的路德韬还是觉得,不到最后关头,还是不要挂上自家哥哥这条线的好,否则的话,自己可 能就要一辈子受制于人了! “当然是给各位指条明路了!”贺兰荣乐淡淡一笑,对于面前的路德韬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的恶意,如今的自己已经是全面主动了,这些黄府禁卫军都没有了主意,自己出言劝他们留下来,加上裴夫人的帮衬,贺兰荣乐觉得自己冒着风雪 来这一趟,应该是值得的! “明路?什么明路?”一边的胖信使惊讶的看着贺兰荣乐,虽然坐的距离贺兰荣乐很近,但是刚才在路辉伽的营帐中,胖信使可是清楚的听到路辉伽的话,一旦谷蕲麻军拿下固原城,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上次帮着秦皇门的贺兰 荣乐,如果贺兰荣乐想要招降自己的话,胖信使觉得,自己肯定不能答应! “当然是让各位加入到我贺兰会当中继续为朝廷效力了!”贺兰荣乐微微一笑,对着旁边的胖信使点点头,脸上没有任何的恶意,相反还有点感激的意思,毕竟,话从对方的口中问出来,自己说话的效果也好得多,不然和裴夫人一唱一和,多少还是会显得有些尴 尬的! “为朝廷继续效力?啥意思?我们在京城的父母兄妹不用受到此事的牵连了?”迟杉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眼中充满了疑惑,虽然想要靠近贺兰荣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迟杉督更关心的还是自己尚在京城的家人,如果黄世杰发起狠来,再加上身体大不如前的黄王爷忽然 病逝,黄世杰顺利以世子的身份继承黄王府的话,那自己呆在京城黄王府庄园中的家人,肯定是会完蛋的! “当然不会!”手中握着李平举此前主动要求不参战的信件,贺兰荣乐脸上的笑容充满了自信:“诸位可能不知道吧,其实固原城的城主,也就是秦皇门的门主秦渊,如今的妻子就是当今吏部尚书钱韫栖钱大人唯一的女儿,虽然两人关系不睦,但是毕竟是一家人,之前秦门主和钱郡主将生米煮成熟饭,未曾请示钱尚书就进行婚配的事情,确实触怒了钱尚书的神经,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真的觉得对于此次秦皇门要面 对的灭顶之灾,钱尚书会让自己的女儿年纪轻轻就成为寡妇吗?不可能吧!” “您的意思是说,秦皇门这一次还能够创造奇迹,将两千谷蕲麻和沙鬼门的联军击溃?或者是朝廷下令,制止这次争斗,让秦皇门死里逃生?” 胖信使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眼中写满了不理解的神情,后者微微一愣,身体一颤,刚要说什么,身边一直没说话的裴夫人忽然开口说道:“这样的可能是存在的,不是吗?” “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胖信使晃晃脑袋,对着小屋中的众人说道:“刚才我去拜见路宗主的时候,八百沙鬼门的部队已经在固原城西的山岭中扎好了营地,而南边的谷蕲麻军更是声势如雷,就凭借秦皇门如今从定远城中调出来的两百多人想要抵抗十倍于己的敌人,就算是秦皇门城高池深,最多也就顶上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朝廷的正式文书能够送到固原城吗?要知道,朝廷的命令可不同于一般的书信,一个电报发过来就能解 决的!” “那你的意思是,打算带着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去哪啊?到黄世杰面前痛哭流涕?”裴夫人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胖信使,对着小屋中沉吟不语的众人淡然说道:“祖秉慧和黄世杰是什么关系,你们比我清楚的很吧,祖崇涯可是黄世杰的老师,祖秉慧更是黄世杰的发小,可是那又怎样?只要黄世杰不顺心,祖秉慧也要在南山别墅外面跪上三天三夜,而且最后还被黄世杰直接扔到了灵武伯的身边,最后还因为灵武伯的事情弄得两家大战,这事情大家都知道,你们就想想吧,如今祖秉慧呆在南山别墅,连给自己父亲下葬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等着黄世杰的安排下来,才敢给自己的父亲装殓送葬,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黄世杰可曾多说过一句话?你们都有同伴跟这祖秉慧呆在南山别墅,什 么情况我觉得你们比我清楚,去吧,找世子大人忏悔去吧,看看你们最后是不是和祖崇涯一样,尸体烂在地上也没人管!” “你!”胖信使的脸色一变,愕然的看着眼前的裴夫人,周围的众人也都无奈的摇摇头,黄世杰的性子大家都太清楚了,就是因为这太清楚了,所以到如今,才宁可待在有通敌之嫌的青龙谷,也不敢回到原本暖洋 洋的金城。...... “所以说,现在跟着贺兰会长是最好的选择!”裴夫人大声的说着,看到众人都不吭声,更是努力的加把劲儿,继续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众人:“也许在有些人的心里,贺兰会长似乎是个失败者,一点一点的丢失掉手中的优势,但是大家也别忘了,贺兰会长如今依然是固原城周围唯一一个可以和秦皇门比肩的势力,看看我们自大无比的黄世子吧,多少次世子大人都有能力将秦皇门像是捏蚂蚁一样的捏死?但是最后呢?损兵折将的破事还少吗?连带着还被秦皇门赶到了金城,用自己的老师和发小,带着咱们这么精锐的黄府禁卫军,也能被秦皇门打成打败,现在又忽悠着谷蕲麻过来替他收拾秦皇门,得了吧,谷蕲麻身后还有那么大的根据地,秦皇门让他损 失一半的兵力,这个家伙都不会干的,你们竟然相信他能一口气拿下固原城?我才不信呢!” “可是?这么就加入了贺兰会?我们的家人怎么办?这大冬天的,风雪交加的,黄王府要是因为我们加入了贺兰会将我们的家人赶出去的话,冻死街头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啊!”迟杉督有些为难的看着眼前的裴夫人,后者闻言一笑,对着迟杉督点点头,看着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微笑着说道:“所以我和贺兰会长之前已经谈好了,这是一份秘密协议,你们作为雇佣兵成为贺兰会的人马三个月,等到来年春暖花开,贺兰会长保证将你们的妻儿老小接回来,如果那个时候没有兑现承诺,这合约自动解除,钱粮禄米一分钱也不会少了你们,如果我们做到了,请诸位也从此和我一 起,为贺兰会的复兴出自己的一份力,如何?” “这倒是不错!” 迟杉督默默的点点头,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也都纷纷点头,对于这个很有点迁就意味的合约都很满意。 “既然如此,诸位再见!”路德韬从位置上站起来,将手中的烈酒一饮而尽,看着面前已经跃跃欲试的众人,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还是觉得秦皇门这次定不住涧山宗的攻击,这青龙谷估计也悬了,既然我哥哥说了打算收留我,大家 就此别过,贺兰会长,感谢你这么多天的款待,这个金佛是我从战场上捡来的,也算是一点心意,送给您了!” “多谢,我贺兰荣乐之前就说过,好聚好散,不会为难你们,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说到做到,路将军,前路茫茫,这金佛就跟着你吧,我不会要的!”贺兰荣乐摆摆手,淡然的一笑,周围的黄府禁卫军的头目们纷纷一愣,顿时一片叫好声在小屋当中响起,很快,贺兰会重生的洗小屋协定就签订好了,多年后,迟杉督回忆起这个夜晚,也会感觉命运是那样的神奇……但此时,这酒庄来的都是华夏的顶尖富豪,甚至于还有国外的一些富豪。

很快,一个满脸横肉,面目狰狞的大汉带着一群人从后台冲了出来,强势将舞台包围起来。

崔龙当时怯生生的看着众人,那些灰暗中的面容就像是一块块木雕一样,让人过目不忘,坚定的话语言犹在耳,崔龙也终于在众人的聒噪当中下定了决心,等到这些人都在场的时候,自己一定会起来反对林琥文的专断独裁,自己会成为贺兰会的英雄,自己最忠诚的主子贺兰荣乐从朔州回来之后,一定会大大的夸奖自己的!

“见”字还没有说完,安然就施然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对穆薇说道:“我今天不太舒服,穆小姐请回吧!”

秦渊的眼睛红了,对于他这样一个铁血军人,经历过无数次战火洗礼的军人,可以流汗流血,但绝不会流泪。

秦渊猛然抬头,一道黑影从前方快速冲了过来,目标不是他,居然是他身旁的杨可卿。秦渊冷笑:“你苏家确实和我无冤无仇,可你们是怎么对待小优的?

默默的看着用篆体刻印在银块下方的四个字,秦渊默默的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已经被炸得浑身焦黑的火神帮的帮众,淡淡的从腰间拔出手枪,对着这四个混蛋一人来了一枪,虽然他们已经死了,但是秦渊对他们恨意却没有丝毫的减弱,就是这四个人混蛋,让秦渊上了朝天宗的贼船!



葛立稳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猛然间向下一倒,就再也没有站起身来,身后的秦皇门子弟们一个个中箭倒地,几乎人人带伤的情况下,还是被弩枪杀死了不少性命!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