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刚小正小柔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小刚小正小柔剧情介绍

。

“你……你这是在逼我退位吗?”霍禹的声音有些颤抖,身体也不可抑制的发抖。

而且都是一些小孩子。 ..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蔺修观打算带着吴翠莲张翠花姐妹还有十几个重金买来的勇士扮成商队南下到关中敌后去,秦渊顿时开怀一笑,对着身边的宋威简说道:“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能找到这对姐妹来跟他一起出马,这撩妹的技术可是有一套啊!” “额……也不知道这家伙走的什么门路,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帮手,我还准备等他没人可找的时候,将那几个不成器的牢卒送给他当护卫呢,看来这长得跟女人一样,就是有女人缘啊!” 宋威简微微错愕,嘀咕了一声就跟着秦渊来到了城主府的偏门,看到已经整装待发的蔺修观等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阵好笑:“就这歪瓜裂枣的模样,出去不被人打劫才见了鬼了呢!” “宋将军这话就说的不对了!” 看着满面嘲讽的宋威简,蔺修观倒也毫不客气,直接出言反击道:“这长相普通才能够扮成商队前进,要是都和我们城主大人一样英明神武,一看就是一方豪杰,怎么可能跑商呢?是不是啊,城主大人!” “哈哈,说的也对,不过你们路上多加小心,先到萧关,看看那里的情况,然后用电报给我发过来看看,大雪封路,这信使也不知道没有胆子还是抽不出来人手,已经几天没消息了,你们到萧关没事的话,就往南走去关中,如果有事情的话,就原路折返,不要和对方做接触!” 秦渊微微一笑,交代了蔺修观两句,后者赶忙拿着一根笔将这些话原原本本的记下,然后双手递过纸笔给秦渊说道:“城主,这多少签个字吧,我怕到时候田锋俢将军不认识我,见了怀疑我们的话,也多少会有些说辞不是?” “果然细心!” 对着蔺修观微笑着点点头,秦渊很自然的将自己的名字签在了下面,而一边的宋威简则小声的说了句“马屁精”,不过在场的人都当做没听到,蔺修观装模作样的给自己的属下们鼓了鼓劲儿,然后就带着大家离开了固原城的东门,朝着茫茫的官道走去,冬日里肃杀的气氛顿时从城外出现,众人的心中都有些惴惴不安,好在谷蕲麻不愿意过度分兵,路上掏了点贿赂给拦截的斥候,蔺修观一路前行而去,很快消失在了茫茫的雪原之上。闪舞小说网.. 送别了前途渺渺的蔺修观,秦渊刚刚回到自己的城主大堂,就看到一个属下带着一个身穿黑纱的女子站在大堂外面,看到秦渊回来了,那随从慌忙走进大堂中,对着宋威简小声的说了些什么,后者微微一愣,看了看门外等着的女子,对着秦渊低声说道:“那女人要单独见您,说是您的故人,不知道……” “让她进来吧,你们先下去,等着,这天下能够杀了我的女人应该还没出生呢!” 秦渊摆摆手,让宋威简下去,屏退了左右,看着啊身穿黑衣,面带黑纱的女子,秦渊默默的将手边的温茶放在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说道:“不知道这位故人可能用真面目示人啊?” “秦门主,好久不见!” 黑衣女子对着秦渊行了礼之后,就站了起来,目光中闪过一丝恨意,然后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脸上的黑纱揭下来,然后对着眼前的秦渊鞠了一躬,后者微微一愣,思索了半天,才在自己记忆的深海当中找到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原来是凤欣小姐啊,真是多日不见啊,看来伤情恢复的很不错啊!” “秦门主说笑了,当日秦门主未下死手,小女子能够苟活于世上,也算是恩情满满了!” 陈凤欣对着秦渊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轻轻的抿了一口下人送上来的茶水,秦渊闻言一愣,轻咳一声,咧嘴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没有让凤欣小姐夜夜诅咒在下不得好死,我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什么恩情满满的,真是不敢当啊!” “废话少说,我这次来就是来代表沙鬼门门主穆洛柯前来向秦门主劝降秦门主的,希望秦门主能够迷途知返,将秦皇门并入我沙鬼门,然后我沙鬼门愿意在外围适当的时候,出兵骚扰谷蕲麻军的背后,如此,固原城之围可解,秦门主也可以继续在固原城中欢乐快活,岂不美哉?” 陈凤欣微微一蹙眉,很快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秦渊闻言不屑的笑了笑,然后端起手边的茶水,冷声说道:“如果我不肯呢?” “那就算是秦门主能够血战之下,击退谷蕲麻军的进攻,想来到时候秦皇门应该没有几个人还能站着走了,我沙鬼门来如风去如潮,转瞬之间就能够杀到固原城下,上次有蔺修观千里报信,不知道这次秦门主可能有决心连战两家,力保固原不失?如今秦皇门可是连定远城的人马都南下了,萧关城的乌合之众不值一提,秦门主你可就这点家当了,好好的想一想吧,不要让那些为秦皇门血战而死的老兄弟们泉下有知,知道秦皇门遭此劫难,灰飞烟灭,他们的努力可就白搭了!” 陈凤欣淡淡一笑,将自己早就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秦渊听罢,将手边的茶水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对着陈凤欣挥手道:“你可以走了!我秦皇门从来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威胁,而且你沙鬼门是个什么东西,我秦皇门的手下败将,连老家崇冈城都被我秦皇门一举荡平,竟然还敢过来劝降我?让你们门主穆洛柯把脖子给我洗净了,我秦皇门拿下谷蕲麻的人头之后,第二个要宰了的就是这个不知道哪个山窝窝里面出来的野狐禅,一个七阶武者也敢对我秦渊劝降,他脑子被驴踢了吧!” “在下明白了!” 对着秦渊微微点头,陈凤欣站起身来,将自己脸上的黑纱遮在脸上,转身就施施然准备离开,秦渊看着陈凤欣的背影,有些不是滋味的说道:“自从梅姨死了,你受了不少苦吧?” “多谢秦门主关心,在下现在已经是沙鬼门和血影门的双料副门主,秦门主的关心在下心领了!” 陈凤欣的身躯微微一震,眼前顿时浮现出干娘的身影,含着眼泪,恨声说道:“在下早晚要来替秦门主收尸,请门主大人死的豪迈一点f河的水正冷着呢,我师父等着您下去陪她呢!” 言罢,陈凤欣见秦渊再无多言,默默的走出大堂,在下人的引领下从固原城中离去,看着这个坚强的女人,秦渊的脸上写满了迷茫,微微的叹口气,秦渊转过身去,正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忽然看到陈凤欣刚才喝的茶水下面,似乎多出了一张字条! “明日午夜,谷军夜袭西口,汝勿死,待我杀之!”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看着面前字迹潦草的纸条,秦渊微微摇头,很快将手中的纸条放在了烛光上面点燃,然后在一团灰烬燃烧殆尽之后,就招呼镇守西门的甄震前来! “拜见门主!” 穿着一身铁甲的甄震走到秦渊的面前,单膝跪地,行完礼之后就站直身躯,一脸激动的看着秦渊,在他看来,秦渊既然这个时候忽然召见自己,肯定是因为有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听说蔺修观那个小白脸都有机会出城骚扰敌后,自认为比蔺修观强上百倍的甄震自然不甘人后,毕竟被别人问起来廷议之时为何没有自己,这个问题是很难回答的! “甄震啊,西门的防守如何啊?” 秦渊看着站得笔直的甄震,不免咧嘴一笑,摆手道:“没有特别的事情,你不用这么紧张,你现在的任务还是要防守好西门,虽然只有三十几个兄弟,地势也高,易守难攻,但是敌人越是会从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发起进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 甄震大声答应,看着秦渊满是期许的目光,认真的说道:“请门主放心,城在人在,我甄震只要活着,敌人就不可能从西门跨过去!” “好!不过我更希望你们能够活着,永远的活着,当我的好兄弟!” 秦渊微微一笑,看着甄震认真的样子,低声说道:“敌人攻击西门,最好的时间就是夜半时分,让诸君惊醒,不要半夜犯困误了大事,城中的预备队我准备放在靠近城西的地方,需要的时候尽管开口,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对了,城头上的火把和旗帜不要变化,以免敌人发现我军已经注意到西门动向的事情,懂吗?” “明白!” 这才发现自己的四周竟然没有人陪同秦渊,甄震赶忙答应,带着无限的憧憬离开了秦渊的议事堂…… (本章完)

林天意还想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大厅门口却传来了林老魔的声音,“天意,跟我过来一趟!”…

卫宣眨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秦渊,只感觉眼前雨雾蒙蒙,整个人仿佛都被眼泪覆盖了一样,秦渊握着卫宣柔软无力的大手,恨恨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双手抓着秦渊的手拼命的用力,一边想要掰开,一边解释道:“我知道韩灵和唐门的事情,我知道他们的约定!”



这个蓄力的动作,在狂奔之中最是合适,只是路遥却没有打算和黑人大汉近战。



弟子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秦渊的话。

伤疤脸却是愣了一下,随后脸色大变:“糟了,快告诉老爷子,圣庭的人去找那些家伙了!”轰隆!

老人的话还没说完,就是一声惨叫,随后眉头紧锁,倒抽着冷气。

“晚了吗?我从未如此觉得!”秦渊猛然咆哮一声,随后提起地上的陆镇远:“陆家主,我秦渊对不起你了!”

“代理干爹?你好了!” 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枯木丛生,百草凋零,满地的冰霜打在地面,全然都是细小的霜花,在灌木丛的四周,到处都是从树梢上被冰雪压断的树枝碎片,灰褐色的碎片洒满地面,仿佛一条条碳痕压在地面上一样,秦渊走在上面,看着四下凋零的样子,嘴角带着微笑,跟在眼前的陶秉赣身后,从一片含苞待放的梅花林前面走过,嗅着眼前扑鼻而来的梅香,微笑说道:“没想到陶家主还有这份雅意,战乱刚平,您老人家就把全家人 搬到了这城北的庄园当中度日,看来这庄园平日里修善有加,此次战乱也没有遭到破坏啊!”“这庄园外面高墙里面什么都没有,虽然有流民躲了进来,但是战乱一平,他们就离开了,昨天我让手下人将里面稍微打扫了一番,就可以住人了,只是没想到秦门主如此着急,这么快就过来看望老夫了, 所以才赶紧又收拾了一番!” 陶秉赣微微一笑,将秦渊从梅林小道中引到了自家庄园的大门前,这庄园虽然背山而建,但却偏远,山路难行,而且还有密林遮挡,如果不是有人指点,想要找到这里,也是殊为不易那么! “这牌匾写得好!” 秦渊抬眼看着陶府庄园大门上的牌匾,顿时惊叫一声,一脸敬佩的说道:“桃淑山隐!这四个字可是很有点诗情画意的呢,不知道落款之人是谁啊?” “这匾额是钱韫栖钱尚书上次来这里的时候给小人题写的,如今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这庄园也是新建不久,所以当时能够得到钱尚书的亲笔题字,小人也是十分激动呢!” 陶秉赣淡然点头,并没有对于眼前的匾额表现出多少的自豪,而秦渊听了这题字的人名,顿时感觉索然无味,淡淡点头,低声说道:“写得好,写得好……”说着,就跟着陶秉赣进入到了庄园当中,从荷花池上的水廊绕过中间的假山,秦渊很快和陶秉赣走到了一处小屋当中,虽然小屋在庄园的西侧,伫立在已经残破不堪的荷花池的边缘,但是里面却温暖如春 ,让人刚一进去,就想要有脱衣的感觉! “秦门主请坐!”将一套茶具放在秦渊的面前,陶秉赣拿着手边的水壶将里面滚烫的热水倒出来,然后捏了些茶叶,放在小碗当中,紧接着就给秦渊展示了一套精彩的泡茶技术,秦渊虽然知道这东西叫做茶道,但是看到如此繁琐的饮茶方法,也只能在心中微微撇嘴,暗叹只有这等闲情雅致之人才有这份悠哉,然后等了将近一刻钟,才拿起泡好的茶水,放在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放在眼前的茶碟上面,对着陶秉赣说道:“秦某这次孤身一人来到这里打扰陶家主,为的也不是旁的事情,就是昨日听闻陶家主说西山小沼泽地有神兽异畜,如今刚刚进入大武师,秦某也希望能够有一只上好的神兽陪伴左右,不知道陶家主可有 时间帮忙搜寻一二啊?” “怎么个搜寻法呢?”陶秉赣看着秦渊心急的样子,不禁在心中冷笑两声,暗道:“果然是泥腿子出身,刚刚有那么一点的长进,就急不可耐的想要得到上好的神兽加持,如果我要是不早点动手的话,恐怕这个混蛋早晚将我等的 身家性命一并拿去!” 这样想着,陶秉赣的脸上却带着惶恐的表情,对着秦渊恭声说道:“秦门主既然亲口相托,小人自然是尽心竭力,将此事办好,不知道秦门主心中想要得到何等的神兽陪伴左右啊?”“虽然说神兽可以通过后天的训练和默契进行一些改进,但是我听说,如果一开始选的武神兽不好或者是和自己很难配合的话,到后来即使有幸从大武师晋升到武宗的话,神兽想要晋升为宗神兽的话,也是 非常不容易的,听说还要重新训练,是这样吗?”秦渊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陶秉赣,仿佛不知道从大武师晋升到武宗是多么的困难,现在的古武世界当中,除了几个老不死的之外,几乎没有武宗的存在了,武皇更是只存在于昆仑山顶,是不死之身,其余的 武圣和武神更是三千年都未曾遇到过了,上一次出现武神的时候,还是三千年之前,古武界初创的时候! “额……亲门主既然思考的如此长远的话,那我自然是要尽心竭力帮助秦门主找到一头足够好的武神兽了!”陶秉赣默默的点点头,一脸尴尬的看着秦渊,大武师都已经是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了,如今秦渊竟然已经开始思考以后成为武宗的事情了,这如何不让陶秉赣感到吃惊,不知道眼前的秦渊是不明白自己以 后要遇到的情况是多么的艰难,还是说秦渊只是随口一说,试探试探自己的诚意几何? “既然陶家主都这么说了,那我这里也没什么表示的,这三十枚金币是我们从涧山宗的军营当中找出来的,虽然上面刻印的都是柴达尔人的雕像,但是真金不怕火炼,陶家主尽管拿过去用着吧!”秦渊说着,从手中拿出一个沉甸甸的布包,将它放在喝茶的小几上面,后者微微一愣,愕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很不好意思的将手放在布包上面轻轻的捏了捏,然后努力的将这一大包的金子拿起来,对着 秦渊含笑说道:“秦门主真是太客气了,太客气了!” “陶家主不打开来看看吗?”秦渊伸手将手边的茶碗放在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两只眼睛当中射出寒光,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陶秉赣,后者尴尬的咧嘴一笑,伸手将面前的布包口袋打开来,然后将里面的一枚金币拿在手上,看着上面熟悉的花纹,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猛然间站起身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对着眼前的秦渊磕头说道:“秦门主,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您也知道,这乱世将来,谁都要生存不是,当日别说是我陶家了,这固原城中,但凡有点关系的,不都是赶着忙的朝城外的涧山宗送信求情,只求得城破之后,能够保全家人的性命罢了,这金币确实是小人差人送到涧山宗大营当中的,但是绝对没有其他的通敌之情了 !还请秦门主明鉴啊!” “那你为什么早点不说,非要让我们的人马在战场上发现了这个东西,让我亲手将它放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才会说呢?” 秦渊冷然的看着眼前的陶秉赣,后者一脸无语的将脑袋埋在地上,心中写满了悲痛:“老子哪里知道涧山宗那群混蛋逃走的时候竟然连黄金都不带着,是钱太多还是忘了这茬了?” “这……属下心中侥幸,请秦门主责罚!”陶秉赣乖乖的将自己的脑袋按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说道:“事已至此,还希望秦门主能够保全我陶家上下百余口人的性命,秉赣无能,没能够将家业发扬光大,如今被秦门主抓住把柄,秉赣也不敢多说 什么,只是可惜了我那一双儿女啊!” “起来吧,谁说要责罚你了?我只是说,要让你明白,没什么事情是逃得过我秦渊的耳目的!”秦渊将手中的茶碗放在眼前的小几上,淡然的看着眼前一脸懊悔的陶秉赣,嘴角抹过一丝冷笑,紧接着就站起身来,对着陶秉赣说道:“别的我不知道,这武神兽的事情你尽量让人前去探查,只要有木土二 类,虎狮二别的全部给我记录在案,明日一早,我们就前往城西的小沼泽地寻找神兽,你现在就派人去记录吧!” 说完,秦渊就从陶秉赣的身边走过,看了一眼浑身颤抖跪在地上的陶秉赣,微笑说道:“这三十枚金币就是送给陶家主的见面礼了,事成之后,十倍金银送到陶家主的府上!” “混蛋!”一巴掌拍在眼前的木桌上,陶秉赣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缺氧了一样,晨晨昏昏,刺痛异常,而眼前坐在椅子上的众人,也都是战战兢兢的看着眼前怒火冲天的陶秉赣,虽然刚才众人都躲得远远的,没有 让秦渊看到自己的存在,但是从秦渊离去时候趾高气昂的样子,众人还是能够判断的出来,秦渊定然已经把陶秉赣吓了个半死了! “陶家主息怒……” 严克烨一脸同情的看着眼前愤怒异常的陶秉赣,主动站起来说道:“既然秦渊已经觉得我们这些人是不值得信任的,那我们是不是暂时避其锋芒,等到以后再做打算呢?” “不行!”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陶秉赣坚定异常的说道:“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是不能够让秦渊得逞的,如果明天一早他真的得到了一只武神兽的话,那我们以后想要靠近秦渊的机会都不多了,武神兽能够辨明敌我,甚至比秦渊本人更能够知道我们身上发出的杀气,所以明天一早,秦渊如果真的拿到了武神兽,不但说明起本身确实已经达到了大武师的级别,还说明他此前对我们的要挟会全部成真,诸位,秦皇门一旦解 除了我们的家丁团顺手还不让我们走私的话,那……苦日子可是长着呢,诸位做好背井离乡的准备了吗?” “没有……”都知道自己的根基就在固原城中,陶秉赣此言一出,就算是心有余悸的严克烨,也知道自己不能退让了,只能将寻求的目光投向站起身来的陶秉赣,而陶秉赣则将目光对准了坐在下首一言不发的谢奏屏,后者望了望周围的同僚,站起身来,朗声说道:“今天出门的时候,在下已经找人算过今天的日子了,正是婚配的好时候,既然诸位固原城中有头有脸的兄弟们都在,那,我女儿和陶家大公子的婚事是不是 现在就办了啊?” “谢家主,太着急了吧……” 陶秉赣一脸无语的看着冷着脸的谢奏屏,只感觉自己仿佛要把儿子标个价码,卖给这个老东西了一样!“不着急,等到午饭之后,这婚事就不用结了,我谢奏屏就这一个女儿,陶家主想要置身险境的话,老夫不拦着,但是我不会将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面推,秦渊既然如此着急寻找武神兽,想来已经是初阶大 武师了,陶家主打算让我女儿面对一个大武师下手的时候没有一点保证吗?这样的赔本生意,老夫是不会干的!” “也罢,就今日了!”陶秉赣站起身来,转身进到了内堂当中,而外面的古武世家们则是一声不吭的坐在厅堂当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仿佛无头苍蝇一般嗡嗡乱叫……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