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游戏王剧情介绍

。

路遥苦涩说道:“没错,据说龙家拥有一门神奇的功法,名为归元神息术,对于疗伤作用极佳,据说只要有一口气,就能活下来。”

这期间,只有秦渊和莫宗平在对话。 王小丰见到是秦渊过来了,顿时激动地拿着药剂走过来:“你快尝尝!”

…

至于此时的秦渊,则是气得肺都要炸了,心中暗想这个混蛋究竟是谁?



 闪舞小说网....趟过冰冷的河水,路辉伽刚刚上岸,就被一帮出工不出力的部下给围住了,虽然众人七七八八的说着,但是路辉伽心里也清楚,这帮混蛋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让自己顶缸,将这次失利的责任背负下来! “无需多言,这都是我一人决定,此战失利,路辉伽自然会找宗主大人禀告清楚的,你们放心,我不会连累你们的!” 路辉伽大声的说道,冷眼看着眼前的众人,心中一阵怒火重新泛起,刚才的怒火是为了自己的弟弟,而如今的怒火,则是因为眼前这些下三滥的部下! “那就好!那就好!”众人纷纷答应,对于路辉伽的表示十分的赞赏,原本躁动的人心也中心恢复了正常,而路辉伽则要思考如何对谷蕲麻交代,虽然现在自己身边这群混蛋死多少谷蕲麻都是不会心疼的,但是战斗毕竟是失败 了,自己作为副宗主,也必须要让谷蕲麻惩处一番才是! “谷宗主来了!”不知道是谁发出的一声大喊,顿时让正在固原城东北角城墙上弩枪射程之外休息整顿涧山宗弟子们聒噪了起来,听到这声呐喊,路辉伽赶忙从地上坐了起来,抬眼看了看远处奔过来的大队人马,为首的那 人正是涧山宗的宗主谷蕲麻。 “谷宗主!”路辉伽狂奔几十步冲到谷蕲麻的面前,手上拿着自己的青光长鸣枪,不过握着的力道显然没有平时那样的用力,看着眼前正在包扎伤口,收拾遗骸的涧山宗弟子,谷蕲麻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郁,望了望南边 还在慢慢运送物资进城的贺兰会弟子们,心中顿时大怒,将手中的长链青云刀对着固原城东门的方向一指,大吼道:“你是干什么吃的?没看到那些人还没进城吗?还不赶紧给我上去杀敌?” “谷宗主,兄弟们刚才的损失太大了……” 路辉伽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对着眼前的谷蕲麻哀声说道:“我刚才也和秦皇门的门主秦渊对决了一番,那厮的实力已经逼近了大武师的境界,绝对善于之辈!” “这些我早就知道了!” 谷蕲麻怒气冲冲的对着路辉伽说道:“可是这不是你不去杀敌的原因,这会儿要是再不动手,等到他们进了城,我们想要攻破固原城就更困难了!” “属下明白!” 知道和谷蕲麻解释困难已经是一句空话了,路辉伽答应一声,抬眼看着谷蕲麻说道:“请谷宗主赐给我一匹骏马,我这就带着兄弟们冲击敌阵!” “你的马匹呢?”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路辉伽,谷蕲麻只感觉自己的脑子是不是混了,平日里最靠谱的路辉伽竟然连战马都没有了,这战斗到底是有多惨烈,这秦皇门到底是有多难啃? “刚才我还看到路副宗主让两名斥候牵着一匹黑马,带着自家兄弟进到了军营当中安置,这马匹应该很充裕才对吧?” 跟在谷蕲麻身后的邓德伍忽然阴测测的说道:“难道说,在路副宗主的眼中,我涧山宗的人都不如一具烧黑的尸体来的有用?” “你他娘说什么?”知道邓德伍肯定没有在谷蕲麻的面前说好话,路辉伽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上青筋暴起,热血上涌,如果不是自己的双臂都被秦渊的双股剑所伤,路辉伽相信自己现在就能够将眼前的邓德伍拉下来痛扁一顿, 自己现在还是涧山宗的副宗主,由不得这个狗屁堂主在自己的面前撒野! “没……没什么……”看到谷蕲麻并没有开口帮自己讲话,邓德伍的气势顿时输了一大截,一边的谷蕲麻也微微撇嘴,对着邓德伍说道:“刚才你不是跟着路副宗主来到这里勘察战况了吗?你的马儿就交给路副宗主用一下,如何 ?” “属下遵令!” 邓德伍赶忙答应,从马背上翻滚下来,对着路辉伽说道:“路副宗主,请吧!” “你他娘刚才跟着我一起来到这里了?”路辉伽一手接过马缰绳,虽然小臂上还是传来了一阵刺痛感,但是路辉伽都忍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邓德伍,路辉伽的心中更是万丈怒火熊熊燃烧:“既然刚才跟着我们来到了这里,你竟然不知道如果那个时 候你能够带着人从侧翼迂回一下,就一定能够冲破秦皇门的战阵?你竟然自己悄悄地溜了,邓德伍,你这是贻误战机,懂吗?” “贻误战机的应该是路副宗主您吧?”默默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路辉伽,邓德伍心中冷哼一声,论起玩嘴皮的功夫,平日里沉默寡言的路辉伽断然不是自己的对手,索性昂着脑袋,看着城东正在火急火燎装卸物资进城的贺兰会弟子说道:“现在再 和在下赌斗一番,估计等路宗主带着人冲到了人家面前,那些贺兰会的人马早就进了城了吧!” “就是啊,路副宗主,有事情打完了仗再说!你赶紧去杀敌吧!”谷蕲麻冷冷的看了一眼艰难爬上马背的路辉伽,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不悦,后者闻言一愣,重重的冷哼一声,用阴毒的目光看着身边的邓德伍,猛然间将手中的青光长鸣枪挥舞到空中,对着眼前一帮已经没 有了士气的涧山宗弟子吼道:“兄弟们,跟我杀贼!” 说完,就第一个冲到前面,朝着正在紧张运送辎重进城的贺兰会弟子冲过去,而这些贺兰会弟子的身前,却有近百名的秦皇门贺兰会成员正在握着长枪大斧,等待着虎视眈眈的涧山宗弟子们冲上来! “又来!”在城墙上看到路辉伽带着身后那帮疲惫不堪的涧山宗弟子又冲了上来,秦渊的心中不禁闪过一丝疑惑,按理来说,谷蕲麻带领的人马才是真正的生力军,冲向战场也应该是他们的工作,可是谷蕲麻竟然带 着自己的人马在一边观战,而强令刚刚已经在秦皇门枪盾手面前吃过亏的涧山宗弟子们冲过来,这样的安排不仅让人好奇,这些涧山宗弟子到底还是不是谷蕲麻的手下了! “怕什么,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这些涧山宗弟子根本不堪一击!”站在秦渊身边的贺兰荣乐一脸镇定的看着城墙下面冲过来的路辉伽等人,秦渊闻言一笑,对着贺兰荣乐点头说道:“贺兰会长说的不错,刚才那人已经被我用双股剑砍断了双臂中的气脉,如今拼死冲锋,效 果也不会很大,不过既然他们来了,我们也不能不展示点什么,贺兰会长,不如给我们秦皇门的兄弟们露一手怎么样?” “那是当然,贺兰荣乐求之不得!”知道这是秦渊给自己机会,让自己在秦皇门的人马面前表现一下,以免让秦皇门的人说贺兰会的人是来吃闲饭的,贺兰荣乐对着秦渊一拱手,从身边的东冽儿手中将血凤剑一下子拔出来,然后纵身一跃,跳到城墙下面,紧接着就冲着跟在路辉伽身后的涧山宗弟子们冲了过来,刚才秦渊都认出来路辉伽是米王府的人了,已经因为景卫田的关系而对于路辉伽身份一清二楚的贺兰荣乐自然不会因小失大,欺负 了路辉伽,得罪了米王府,索性越过路辉伽,直接朝着那些士气不高,被迫冲锋而来的涧山宗弟子冲了过去! “杀!”对着眼前十几名涧山宗弟子横劈开手中饱含着古武之力的血凤剑,贺兰荣乐一个飞身就跳到了敌人的人群当中,被血凤剑磅礴的古武剑气所侵蚀,这十几名涧山宗的弟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人就倒在 了血泊当中,身体的力量渐渐消逝,留下的只有心中无数的疑问! “杀!”看到自己的血凤剑展示了足够强的实力,贺兰荣乐更是开心,在散乱的涧山宗弟子群中不断的左劈右砍,仿佛洪流中一座坚硬的孤岛一般,不断的将眼前冲锋的涧山宗弟子从中间劈开,然后将一具具的尸 体留在自己的身后! “此人竟然悍勇如斯,这人到底是谁?”谷蕲麻抬眼看着人群中杀得痛快的贺兰荣乐,虽然这些对自己离心离德的涧山宗弟子死多少对于谷蕲麻来说都没有关系,但是看到贺兰荣乐如此悍勇,谷蕲麻的心中也不禁一凛:“这仗不好打啊!” “恭喜恭喜,秦门主此战连战连捷,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在下在固原城呆了这么多年,头一次看到像秦门主这样年轻有为的门主啊,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点头哈腰的看着一身银亮甲的秦渊,固原城中最大的古武世家的家主陶秉赣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身后的随从们将两大箱的礼物送到旁边的侧门当中登记,秦渊看着这个中年人俊朗的外表,很难和昨晚险些带人杀进城主府要了自己命的老混蛋联系在一起,不过既然对方未曾发动,秦渊就算是有了宋威简的情报也只能暂时吞下这口气,笑容满面的拉着陶秉赣的手说道:“哪里哪里,陶大人的家族在这里生 息百年,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关系广罗天下英豪,秦某自打坐上城主府的位置之后,就忙于各种俗务,一直都没有机会前往陶府拜访,今日有幸能够和陶家主见面,也是幸甚之至啊,请,请到里面上座!” “不敢不敢,秦门主言重了,小人什么身份,能够和秦门主并列高下,这些日子老夫一直染病在身,没法前来拜访,实在是羞愧啊!”陶秉赣咧嘴微笑,仿佛一个慈祥的老者一般,秦渊在心中冷哼一声,自己从早上到现在已经听到了十九家古武世家的家主对自己说这段时间染病在身了,一开始还觉得无伤大雅,但是如今听了十几遍,实 在是感觉有些反胃! “请!” 秦渊点点头答应,伸手将眼前最后到来的宾客请到大堂当中,正在堂前满脸泪水的梁声看到秦渊进来了,激动的大喊道:“开席!”话应刚落,城主府新晋的百余名侍女将手中的果盘、冷菜、甜点、小吃纷纷送到了哥哥桌上,原本冷清不少的城主府顿时热闹非凡,原本秦渊还对梁声一夜之间从贺兰会的家属中挑选一百多名女子进入城主府服务有些意见,如今看到连大堂下面的广场两边的回廊上都摆上了宴席,也就只能佩服梁声的先见之明了,没想到有这么多人会来庆贺自己成为朝廷敕封的秦皇门家主和荆子轩子爵,秦渊望着眼前看 不到边的宴席,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在心中对于古老朝廷的忌惮更多了一分。.... “来来来,秦门主,这杯酒您无论如何得跟我喝了!”一名脸盘大的和砂锅一样的中年男子猛地出现在秦渊的面前,脸上的绯红显示出这名男子似乎已经有些醉意了,秦渊看着他轻浮的脚步,不由的有些好奇,一边跟在秦渊身后的宋威简赶忙探出头去,对着 秦渊的耳边低声的提醒道:“固原古武世家邹家的家主邹庆晋,我们这次围城战当中所有的饭食供应都是他做的,是梁护法的老相识了!”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秦渊闻言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张嘴对着眼前的邹庆晋笑道:“邹家主为我们秦皇门披荆沥胆,所劳多多,我秦某人一直想要找个机会谢谢邹家主,如今择日不如撞日,这杯酒我当然要喝了!”说完,秦渊很给面子的将邹庆晋手中的这杯酒拿起来,当着众人的面,一口饮尽,然后似有意似无意的对着眼前的众人说道:“只要是帮过我们秦皇门的人,我秦某人一定会记在心中,感念终生,只要是坑过我们秦皇门的人,我秦某人一样记在心中,感念终身,邹家主,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秦皇门在固原城中的总税官了,之前吴澄玉那厮干的什么活,你就干什么活,我自会给朝廷奏明清楚的,你放心 !” “邹庆晋一定身怀五体,全心全意!”听到秦渊的话,邹庆晋顿时激动的跳了起来,周围的宾客们顿时惊呼一声,对于邹庆晋投来羡慕的目光,随之而来的也是一阵议论纷纷,众人纷纷猜测,之前和秦渊好的同住在城主府当中的吴澄玉到底出 了什么事情,从京城回来之后就没有露过面! “邹家主请安坐!”秦渊对着邹庆晋点点头,三两步走到大堂的台阶下面,看着眼前一众衣着华丽的宾客,不无感慨的对着众人说道:“想当初,梁声带着秦皇门的兄弟们从青州府来到这固原城的时候,人数不够一百,龟缩在笑笑的荆子轩别墅当中,那个时候,谁能想到在固原城中一手遮天的贺兰会如今会灰飞烟灭,贺兰荣岳死,贺兰荣乐如今不知所踪,贺兰华胥更是躲在一个娘们的背后不敢出来,今天,我秦某人代表朝廷位列固原城主,定然不会如贺兰会一般倒行逆施,诸位只要愿意和我们秦皇门合作,就会和邹家主一样,吃香的喝辣的财源滚滚,不用担心各路人马的盘剥搜查,但是如果诸位不合作的话,我秦某人也不 介意像摧毁贺兰会一般的将诸位的家事基业全然毁坏殆尽,大家的心中想什么我都明白,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不被抓到,就是聪明人,被抓到了,休怪我秦某不客气!”说完,秦渊一把将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上,在做的宾客只感觉脊背处一阵发凉,纷纷愕然的看着秦渊,后者咧嘴一笑,身形以歪,然后勉强稳住身躯,对着众人摆手道:“醉了,醉了,各位继续,各位继续 !”说完,就在宋威简的搀扶下回到了后堂当中,刚刚进到后堂,秦渊就把脸上的醉意拿去,看着已经在眼前集合的秦皇门的佐领以上的诸位,冷着脸,走到一句棺椁前面,看着已经被擦拭干净身体的宋威尘,脸色阴沉的对着四周的梁声卫宣等人点点头,然后亲手将宋威尘的棺木抬了起来,跟在秦渊身后的宋威简猛地一愣,顿时跪倒在地上,双手攀着哥哥的棺木,眼含热泪的痛哭流涕道:“哥!你看谁来了! 秦门主来给你抬棺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哥啊!你睁开眼看看啊,睁开眼看看啊……”拉开哭倒在地上的宋威简,站在一边的章苛旺肃然的站在一边,将手中的招子对着空中一舞,站在旁边,身穿白衣白甲的秦皇门弟子们纷纷上前,将死在这场血战当中的一百多名秦皇门的弟子的棺材抬起来,在秦渊的带领下,迈着缓慢而沉重的步伐,将这些刚刚漆好的棺木从后堂的大门中抬出去,连夜之间砸通的马府早已经将大门打开,城主府中一派喜气洋洋,而城主府外却是一片哀嚎之声,站在街道上的固原城居民望着那仿佛看不到头的送葬队伍,纷纷沉默着站在两侧,一路上的纸钱不断的在寒风中飞扬,不少老者晃着脑袋,感受着空气中的冰凉,纷纷嘀咕道:“多少年了,多少年都没有今天这么冷 了,冷的骨头都要冻住了!”绵延的送葬队伍朝着城东的山岭进发,上千民夫从昨夜干到晌午时分,才把秦皇门预订的一百多个墓穴挖掘完成,半片山地都被挖空了一般,到处都是堆积起来的黄土,遍地都是夹着冰霜的泥土,秦渊带着的送葬队伍一直走到山顶处,才把身上的棺椁放下来,望着众人脸上的泪水,秦渊默默的将一壶酒打开,在眼前的旧坟墓前面祭拜一番,然后就把这些棺木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墓穴当中,然后盖上土壤, 放上祭品,深深的祭奠了一番死去的兄弟们。.. “诸位放心,我秦渊不会让你们的血白流的!”秦渊望着已经埋葬好的兄弟们,举着手中的酒杯,默默的说着,知道葬礼结束了,一直紧绷着面目的秦皇门弟子们顿时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冲到自己兄弟的坟前,疯狂的嚎叫着,哭泣着,拍打着眼前的泥土,恨不得自己化作这一抔黄土,换来自己兄弟的生命,人生是残酷的,残酷的人生总要让我们经历可怕的生离死别,人生也是宝贵的,他让我们知道了活着的滋味,让我们感受到了自己是活着的,是 幸运的,是无比感性的存在! “回去吧!”秦渊将带来的祭酒给每一个墓碑上的主人洒了一杯,站起身来,带着已经缓过劲儿的众人从这座城东的陵园中走下来,刚刚走到山坡下面,刚才悲痛欲绝的宋威简就走到沁园的面前,对着身后的墓园上的 一个角落指了指,说道:“门主,卫护法似乎不愿意下来……” “让他在那里哭吧,他一直都没有胆子回来面对雪儿……”秦渊默默的点点头,说了句宋威简都不明就里的话,然后就头也不回的朝着固原城走去,此时的陵园中,卫宣一个人颤巍巍的将一束梅花放在了雪儿的墓前,两眼含泪的看着这座已经有些积尘的墓碑,轻轻的用手擦拭着上面的灰尘,仿佛在抚摸着一张动人的脸庞一般,将自己的身躯靠在这墓碑上,冰冷的墓碑贴着卫宣的脸颊,仿佛要将卫宣的脸庞冻住一样,后者沉默着闭上眼睛,无数的心里话此时都在 心中流淌,默默的对着眼前已经无法言语的人儿诉说。回到城主府的秦渊很快就来到了会客厅,此时已经在喝醒酒茶的各大世家的家主们看到秦渊回来,纷纷站起身来,刚刚经历过那悲痛的场面,秦渊的脸上写满了哀伤,淡淡的摇摇头,坐在主位上,对着众人抬眼说道:“废话我也不多说了,这次留下大家过来,目的不大,就是为了说说我们固原城未来的规划,如今外敌已经消退,商道可以重新开放,之前诸位明里暗里送固原城中送出去的钱财我都不再追究 了,从现在开始,谁家要想将货物未经课税就从固原城中带出去,我秦某人第一个不答应!” “不敢不敢!”知道现在绝对不是秦皇门的对手,这些古武世家的家主们自然是连连点头,心中却没有多少的在乎历任的此时和城主都要求物物课税,增加钱粮,但是却都没有成功,如今的秦皇门又能比他们强到那里去 呢? “第二点就是,诸位的家丁可以解散了,我秦皇门会保护你们的安全的!”秦渊看着众人脸上虚伪的笑容,紧接着就抛出了一个震撼弹,结果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愣在当场,紧接着,目光就不约而同的对准了坐在上首的陶秉赣!

老三点点头,脚下发力冲过去,还未近前,双手就高高扬起,用力的一张拍下来。



代价是他新抢来的宝马车废了。

 “这个地图是?”秦渊好奇的看着挂在不远处的大地图,这地图除了尺寸颇大之外,最让人意外的就是,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各样的信息,出了城池道路和水流山川这样寻常的地理情况之外,还写了特产,规模,可 以供养的古武者人数,还有被朝廷确定的城池建制等等五花八门的信息都在上面写满了,有的地方甚至还将多长时间的一次封山封路的信息给标注了出来! “这个是我们这些天在河套平原四周游历的时候,搜集到的各种信息,都标注在了这张地图上!”苏飞樱微微一笑,颇为得意的指着身后挂起来的大地图说道:“秦门主,你看看这地图上,实际上河套平原最富庶的地方既不是固原城,也不是号称聚富的耀州城,而是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的鸣沙城,不是吗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那里可是固原节度使马斌的地盘,我秦皇门虽然和马斌的关系并不深,但是也不想轻易得罪这个地头蛇,到现在马府都还被我保留的好好的,现在正好交给了贺兰荣乐会长居住,所 以我不可能为了你苏飞樱和贺兰华胥,去和马斌撕破脸的!”秦渊摇摇头,淡然的看着苏飞樱,后者的脸色一变,随即和缓下来,面带微笑的说道:“但是鸣沙城之前可是我们贺兰会的地盘啊,我们想要拿回来应该不困难吧,而且谁说我们不能够和朝廷敕封的节度使 共同居住在一个城市当中呢?” “之前贺兰荣岳大长老就是这么想的,结果换来的就是被刺使大人不断的借机肘击,以及招惹来更加麻烦的对手!”秦渊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苏飞樱,脸上的表情充满了不屑,后者闻言一愣,眉头一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做到自己的位置上,对着秦渊说道:“看来我们的沟通十分的不容易啊,我还以为大敌当前,秦门主 会答应任何可能帮助自己取得胜利的条件,但是显然我想错的,秦门主似乎认为自己取胜的把握很大啊!” “当然!”秦渊昂着头,脸上没有半分的畏惧,对着四周的贺兰会弟子看去,鼻子里面发出一股气流,嘴上说道:“我们秦皇门在昨天凌晨时分,在被人声东击西,而且炸塌了城墙的情况下,只损失了三十多人,就将涧山宗三百多人的尸体留在了固原成的城头上,这也是为什么涧山宗的谷蕲麻会让那么多人赶制投石机的原因,没有了投石机,涧山宗那群没有卵蛋的废物们根本不敢冲上我们秦皇门把守的固原城墙,而且昨天上午,在固原城东,我们秦皇门和贺兰会长的人马一起抵御了涧山宗副宗主的二百多人的攻击,最后敌人全军覆没,涧山宗副宗主路辉伽的双手也被我砍伤,所以涧山宗的千余人马,连我们秦皇门 把守的固原城的城墙都没有摸到,就已经损失了将近一半的人马,沙鬼门又是矛盾连连,除非他们不要命的拼死进攻,否则的话,这场围城战,我们秦皇门是赢定了!” “好吧,秦门主有如此信心,确实是好事” 对着秦渊看了看,苏飞樱的脸上有些愕然,轻轻的咳漱一声,对着秦渊微笑问道:“那不知道,秦门主现在的手上还有多少可战之兵啊?” “加上贺兰会长带来的七八百人,还有一百多人黄府禁卫军的人马,我们保卫固原城的人马只多不少,不需要苏小姐操心了!” 秦渊脸上依然充满自信,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对于这个问题十分的不屑,苏飞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身体微微的发抖,捏着拳头说道:“那就是说,秦门主不担心我们会站在秦门主的对立面了?” “不担心,正好可以借机给我赵鹤朔兄弟报仇,这件事情我不在乎!”秦渊摇摇头,丝毫没有给苏飞樱面子的打算,后者长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渊,眼中的挑衅很快变成了愤怒,一边的乐绍奉看到苏飞樱这个样子,连忙站出来打圆场说道:“两位大人,何必这么制气呢 ?大家都是同路人,涧山宗是什么东西,我们怎么会和他们站在一起呢,秦门主啊,难道我们的条件,您就是一点都不答应吗?这也不太合适吧!” “答应你们又能怎么样呢?”秦渊微微皱眉,一脸无奈的说道:“让你们在这里呆着?能够给我们分担多少压力呢?而且此地根本不能放手,只要对方在门口用烟熏火烤,这里面的人就会被呛死,到时候是你们牵制敌人,还是我们要冒险出城救援你们呢?让你们进入固原城?那贺兰会自己的矛盾我应该怎么处理呢?天天看着你们在城墙上械斗?牵连原本还算稳固的固原城防?乐长老,我们也是老交情了,你说你要是秦皇门的门主,你 应该怎么办呢?” “可以将我们安排在瓮城当中防守啊!”一直没说话的孙威平忽然开口说道:“秦门主啊,我也是当过您的侍卫的人,对于固原城我也算是有些了解的,固原城四个城门都有瓮城的设置,所以让我们去守卫瓮城如何?这样一来不就可以和贺兰荣乐 的部下隔离开来了吗?” “不可以”秦渊无奈的摇摇头,对着孙威平说道:“守城的时候固然可以如此,但是战斗讲究的是通力合作,两个有非生即死矛盾的人站在一起,没有互相捅刀子我就算是谢天谢地了,所以说,这个提议断然是不可以 的,你们在这里继续呆着吧,我还要回去安抚一下贺兰荣乐的情绪,相信跟着我一起来的裴夫人已经将我见到孙威平的情况给贺兰会长汇报了,我不能让我们盟友之间,心生嫌隙!” 说着,秦渊转身就准备带着彭玟怔离开这里,坐在位置上的苏飞樱顿时大怒,站起身来说道:“秦门主,你既然如此绝情,就休怪我们贺兰会的兄弟们不给你面子了!” “你想怎样?”秦渊的声音越发低沉,扭头看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苏飞樱,默然的将双手放在自己腰间的青铜双股剑上,淡淡的说道:“苏小姐,人生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我们之间的信任是如此的低,你如果想要和我秦皇门合作的话,就不应该提出那样一个不能接受的条件,之前我之所以愿意来到这里,是孙大长老告诉我,他有一个能够击败涧山宗的方法,如果这方法就是让你们也进入固原城和贺兰荣乐先行开战的 话,在我看来,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办法,所以对不起,今天我不能答应你们任何的条件!” “可是我们真的有办法将涧山宗击溃啊!” 站在苏飞樱身边的孙威平激动的说道:“只要秦门主答应之后帮助我们将马斌从鸣沙城请到固原城,让我们趁着马斌不在城中的时候控制鸣沙城,剩下的事情都好说啊!” “那你们也要先告诉我你们的方法是什么。....” 秦渊淡淡的看了一眼四周的贺兰会弟子们,他们手中五花八门的武器让秦渊第一眼就认为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对于这些人的战斗力,秦渊的心中是打着问号的。 “否则的话,我们是不可能亲密无间的合作的。” 秦渊昂起头,看着孙威平,目光严肃,一脸认真。 “我可以告诉您,不过不是在这里。” 苏飞樱说着,转身对着身后的侍从点点头,然后向前一步,对着站在大厅两边,无所事事的众人宣布道:“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吧,大家也都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说完,苏飞樱就对着秦渊招了招手,示意他跟着自己过来。 “我呢?” 彭玟怔在秦渊身后小声的说道:“我该不该过去呢?” 他的声音有点颤抖,似乎是对于自己的处境很担心,在他的目光中,四周的贺兰会众都不是好东西,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当然!” 秦渊面带微笑的点点头,抬眼看了一眼前方的钱苏子,并没有在意对方眼中的不悦。苏飞樱带着秦渊进到了大厅左侧的一个小屋当中,房门很新,一看就是刚刚安装好的,不过里面的布置却很陈旧,秦渊看着长凳上面陈旧的垫子,甚至都没有想要坐下的冲动,四周的墙壁上贴着很多壁纸,不过都已经发黄老旧了,让人看起来一阵难受,不过空气中的味道却有种芳香,秦渊用目光寻觅了一会儿,很快发现了在房间最里面安放的一排水仙花,这些花朵并没有太阳在滋润,不过看起来倒是很 鲜艳,秦渊觉得,能够在房间里面放些花朵的人,都是热爱生活的人。 “没办法,我暂时就住在这里。” 苏飞樱对着秦渊笑笑,将腰间的青云剑挂在了墙上的一根钉子上,整个房间中只有两排铺着破垫子的长凳,除此之外,就是墙边的一排水仙花了。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的时间还挺宝贵的。”秦渊站在门口的左边,看着关上门的苏飞樱,连孙威平都没有被苏飞樱允许进来,乐景和他的父亲乐绍奉也跟着众人前去休息了,秦渊觉得这个地方更像是一个宗教祈祷的场所,而不是一个人应该居住的 地方。 “好的!”苏飞樱淡然一笑,进到房间之后,她的表情明显的变得松弛的多,在外面的众人面前,这个女人似乎总想要表现出一种不应该出现的威严,没有贺兰华胥在的时候,她想要聚拢这些手下,所花费的心理旁 人并不知晓。 “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能够在这片大地上生存。”苏飞樱坐在长凳上,抬头看着站得笔直的秦渊说道:“但是现在的河套平原和整个华夏的局势却让我们感到忧心忡忡,所以不管秦门主怎么想,我们都要找到一个立足点,这个地方不一定非要是鸣沙城不行 ,但是我们想要作为牵制涧山宗的力量,而不和贺兰荣乐的人马发生冲突,我想,这就需要秦门主居中调停了!” “不需要我调停,眼不见心不烦就好了!”秦渊摇摇头,对着苏飞樱说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既能够牵制涧山宗,又能够防止你们和贺兰荣乐人马的火拼!”

所以秦渊也不想在插手,看着两人如同斗鸡一样对峙着。说罢,姜华生真的站起来,似乎是要弯腰。





秦渊说的是真心话,叶云曼今年已经二十九岁,可是一点也不显老,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保养的很不错,俨然如同一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女,只不过身上有种风韵成熟的气质,魅力更是被无限放大,这样的女人,很难有男人可以挡住她的诱惑。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