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慕网初恋女王暴力踢裆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斯慕网初恋女王暴力踢裆剧情介绍

。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话当真?” 看着梅红玉一脸真诚的样子,秦渊默默的点点头,光听刚才的话,秦渊觉得梅红玉一定是在讽刺自己,竟然如此对待前来投奔自己的人马,虽然人不多,但是至少说明,在梅红玉的心中,自己确实是值得千里来投的明主! “当真!”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梅红玉异常郑重的点点头,秦渊微微一笑,让身边的宋威简将梅红玉手上的镣铐解开,然后一脸恳切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亲自去给老先生赔罪,竟然让老先生一来就受到了牢狱之灾,真是万分抱歉!” 说完,秦渊就真的带着,梅红玉和宋威简离开了蔺修观的病房,前往地牢当中,亲自打开牢门,对着在里面蹲坐着的梅老先生和剩下的七八个孩子诚恳的道歉道:“诸位,实在是对不住了,我们因为一场误会,而让各位千里来投的壮士受到了牢狱之灾,我这个当门主的,真是对不住大家啊!” “您就是秦门主啊?”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刚才已经面如死灰的梅老先生顿时惊叫一声,慌忙站起身来,扶着秦渊的双手说道:“秦门主果然高义,我女儿没有看错人啊,秦门主不但治军严整,而且还礼贤下士,如此明主,就算是没有朝廷的承认,也一定会在这乱世当中成就一番事业的,秦门主,受老夫一拜!” 说着,一路上都念念不忘自己被亲女儿亲手烧掉的梅花庄的梅老先生还真的对着秦渊鞠了一躬,秦渊慌忙扶起老人家,口中说着不敢当,然后就带着梅红玉的一群娃娃,进入到了自己的城主府当中,仿佛已经忘记了宋贡鸣的身上还有细作的嫌疑一般! 进到了城主府当中,秦渊招呼正在统计粮草供应的钱苏子过来,将梅红玉这千里来投的义举解释了一番,知道这件事情对于秦渊的鼓舞有多大,钱苏子也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对着梅红玉还有这一行人狠狠的夸奖了一番,顺手还认了梅红玉当自己的干妹妹,两个人当场对天地赌誓,让在场的众人纷纷感到惊讶,往常时间,钱苏子虽然对大家也是一贯良好,但是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热情,却还是头一遭呢! 正在众人恳谈热络的时候,正在外面南城外值守的卢牟坤竟然独自一人冲到了城主府前,也不让门口的士卒通报,自己一路飞奔到秦渊的门前,还没有看清大堂当中的状况,卢牟坤直接对着里面的秦渊喊道:“门主大人,不好了!涧山宗的人真的来了,而且真的超过千人啊!里面的古武者少说也有百人之多!” “啊?” 秦渊猛地一惊,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眼前的众人,对着上首的梅老先生说道:“老先生,失礼了,我去去就回!” “秦门主如果不介意的话,老夫可能跟着上到城楼上,看看敌阵啊?” 梅老先生摸着自己的花白胡须,淡然的看着秦渊,脸上的表情甚至比久经战阵的秦渊还有淡然,看到梅老先生如此镇定,秦渊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微微点头,对着老先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就带着老先生,还有钱苏子、梅红玉等人到了南城门上,看着漫天而来的涧山宗的队伍,饶是多次舍生忘死,秦渊的脸上还是有些发白,对方的战阵不但精锐,而且还非常老道的使用了牵线阵,如此一来,就算是遇到了突然的袭击,也能够迅速的组成圆阵,保护自己,虽然在整个河套平原,也没有人有胆子对这些人进行突袭,但是谷蕲麻还是让人使用了这样的阵型攻击,如此行为,确实称得上是谨慎了! “门主,发射床弩,挫敌锐气吧!” 听着耳边士卒们的议论,原本信心十足的卢牟坤也有些站不住了,走到秦渊的面前,一脸恳切的说道,秦渊微微一愣,正要点头,身边的梅老先生却忽然伸手,对着秦渊说道:“秦门主,你看,对方的车阵在前,虽然看不清楚下面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想来已经对我们的床弩做了防范,如果此行不奏效的话,对于士气的伤害恐怕更大,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所以还请慎重啊!” “不知道老先生可有妙计?” 秦渊闻言一愣,拿着手边的望远镜对着远处看了一看,果然看到对面的前锋马车上拖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本来敌阵就在床弩的射程极限外,如果被挡住的话,对于士气的打击确实大! “很简单,只要等他们到了近前,敌人定然会乱的,秦门主早前将南门外水漫金山,遍地冰凌,敌人想要用堂堂之阵吓住我军,也未必能够奏效,不如秦门主用这城墙上的投石机将几瓶桐油扔到敌阵之前,如果敌人前进,自然会阵型大乱,如果不前进,到敌人攻击之时,放火箭烧之,也不会损失什么!” 梅老先生微微一笑,将自己的一个小计谋说了出来,秦渊闻言一愣,顿时欣喜,命令身边的卢牟坤照做,后者虽然很不爽这个外来的老头指挥自己,但是听了秦渊的命令,还是乖乖地前去执行,很快就把几瓶桐油扔到了敌人的阵前,看到天空中黑乎乎的瓷瓶飞过来,谷蕲麻的脸上还有些变色,等到他看到敌人扔过来的东西竟然没有爆炸,顿时哈哈大笑,带着自己手下的部队向前走去,也是到这个时候,谷蕲麻才忽然发现,那地上倾泻下来的全是桐油,人马走上去,顿时翻飞滚动,乱成一团! “放!” 看到谷蕲麻竟然如此大意,秦渊自然是毫不客气,让人在弩枪上面点上火团发射出来,那弩枪在空中飞快落下,虽然没有钉死几个人,但是也引燃了冰面上的桐油,顿时大火漫天,原本滑溜溜的桐油冰面顿时燃起大伙,不少在冰面上挣扎的涧山宗弟子纷纷中招,浑身沾上桐油,被烈火点燃,不多时,就已经是人仰马翻,惨不忍睹了! “万岁!万岁!” 看到敌人如此狼狈,城墙上的秦皇门子弟自然是激动莫名,纷纷对着远处的敌人虎吼着嘲笑起来,听到手下人欢快的笑声,卢牟坤脸上的神情也终于变得轻松起来,刚刚献策成功的梅老先生自然也是一脸得意,秦渊当然是忍不住夸了两句,然后就带着他们下了城墙,后面的事情已经没有机会了,吃一堑长一智,谨慎下来的谷蕲麻断然是不会让自己再有可趁之机了,这场大战恐怕还要有一段时间的消耗的! 带着梅老先生回到了城主府,秦渊趁着热乎劲儿,直接命令人将两瓶好酒送到眼前,为梅红玉一行人接风洗尘,虽然知道秦渊好爽,但是梅老先生却坚决不喝酒,坚决的态度都让秦渊有些尴尬,好在梅红玉颇为豪爽,跟秦渊推杯换盏,把酒言欢,这宴席上小小的尴尬才很快过去。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听说梅红玉父子献计成功,其他的秦皇门子弟自然是过来讨教一二,性格豪爽的梅红玉来者不拒,连一脸无语的甄震过来倒酒,都是来者不拒,宴席上“女中豪杰”的夸奖让梅红玉也有些上耳,能够得到秦渊这样的接待,梅红玉来到这里之前,是万万没想到的,对于秦渊的忠心也表露的更加真切! 送走了过来蹭酒喝的众人,其实根本没喝几口的秦渊这才让人将眼前的宴席撤掉,带着清醒异常的梅老先生和梅红玉进到了会客厅当中,双方坐下,喝了点茶水,醒了醒酒,秦渊的目光中满是好奇,看着秦渊闪动的表情,知道秦渊想要知道什么,梅老先生也不吝啬,直接拱手说道:“老夫梅赫隆,年轻时候也曾云游江湖,天下之大,几乎处处都留下了老夫的身影,只可惜后来一次喝酒误事,遭到歹人陷害,当时我血战多人,最后也没有救出自家夫人的性命,从此以后二十三年,老夫在梅花庄照料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到如今,滴酒未沾,不为别事,只是忏悔老夫当年犯下的罪行,人生在世,罪如伤疤,就算是经年累月,此事要和如鲠在喉,从未从老夫的心中消失,刚才让秦门主感到尴尬,实在是罪过!” “原来如此!” 听了梅赫隆的话,秦渊这才明白老先生滴酒不沾的道理,微微在心中感慨两声,秦渊的目光很快转向了一边的梅红玉,后者乖乖点头,将自己怎样和涧山宗结仇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到梅红玉毅然决然将自家庄园烧毁,带着养子们北上来投,秦渊的心中更是激动,起身对着梅红玉拜了一拜,就在双方言谈甚欢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了…… (本章完)

攥紧拳头,宋林峰站起身来,将桌子上的玉佩和项链踹在兜里,快步走出别院,身后的林琥文高声唱诺,欢欢喜喜的离开了宋府,唯有此时进入固原城的秦渊,还没找到自己手下的秦皇门……

…



秦渊有些诧异的看过去,还以为自己昨天针灸出了问题。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把这个半死不活的家伙给我拉上来!” 对着身边的士卒大呼一声,宋威简大手一挥,身边的士卒们就蜂拥而下,很快将壕沟中被射穿身躯的牛大力从满是泥浆的护城河当中拉了出来,然后顺便将掉了脑袋已经死去的马儿的尸体来起来,准备拉到城墙当中打牙祭。 刚刚把昏死过去的牛大力从外面的护城河拉回来,秦渊和钱庄柯就到了东城门,看到宋威简如此办事得力,顿时喜笑颜开,对着宋威简直接说道:“现在你就是我们秦皇门的情报主管了,这个城门就交给这个牢头守卫吧!” “属下幸不辱命!” 听到秦渊终于升了自己的职位了,宋威简的脸色顿时一片激动,旁边的钱庄柯也有些羡慕的看着宋威简,挥挥手,对着后面跟着的随从说道:“将这个牛大力好生看关起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说完,就带着牛大力从东城门下离开了,秦渊看到钱庄柯如此焦急的去询问牛大力,也没有出言拦着,正打算带着宋威简和这名牢头交接一下工作,却看到外面的士卒们兴高采烈的将没了脑地的马儿从外面拖了进来,上千斤重的马儿想要搬动也是异常困难,这些士卒们看到秦渊在场,也纷纷和秦渊行礼,后者淡然一笑,默默的看了一眼牛大力的坐骑,忽然低呼一声,走到那匹马儿的前面,对着一边的士卒说道:“等一下,将这匹马的马掌给我掀开让我看看,这上面好像有铭文!” “是!” 听到秦渊的话,两名士卒赶忙将手中的马尾巴放下,加你个马掌拿起来,用自己的袖子将上面的泥浆擦去,然后就看到马掌上面隐隐约约的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似乎是一匹马的样子,不过很粗糙,不仔细看的话,也看不真切! “谁知道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 秦渊用手摸了摸马掌上的印记,周围的人都围拢过来,看着秦渊用白纸从马掌上面弄下来的印记,一时间议论纷纷,却也都说不上来! “这个估计就要等牛大力醒来之后才知道了,这个印记应该是他自己的吧?” 宋威尘好奇的看着这个印记,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对于这些细节,他也不太清楚! “会不会是华亭涧山宗的标记?” 一边的牢头忽然开口说道:“小人记得华亭涧山宗的人特别喜欢将自己的标志和印信钉在马掌上,一般制作马掌的时候,都不会在意这种细节,但是华亭涧山宗却是个另类,他们认为符号都是有特殊的含义的,所以……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这名牢头好奇的看着周围的同伴,一边的秦渊默默的看了他一样,淡然说道:“既然你知道华亭涧山宗的这个嗜好,那你可曾知道他们的印记和这个印记有什么出入吗?” “让我看看!” 一直站在边上的牢头猛然间挤开身边的人群,将秦渊用来印下印记的白纸放在脸前,然后看着反面,对着已经有些昏黄的太阳看去,从背面看着这枚印下来的马掌,这名牢头猛然间一愣,回身对着秦渊笃定的说道:“门主,这一定是涧山宗的人的东西,虽然和涧山宗的符号形制不太一样,但是在马掌上也只能刻画出这样的形制了,所以,这个牛大力一定和涧山宗关系密切,没准儿那个被他放出去的席耘正,就是涧山宗的成员呢!” “好,我知道了!” 秦渊将这枚印下马掌印的白纸拿在手中,对着这牢头点点头,勉励了一番,然后就带着自己新晋的情报主管宋威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第一次进入到秦渊房间的宋威简一脸好奇的对着四周看来看去,秦渊看着桌子上已经凉掉的饭菜,顿时感觉一阵羞愧,如此繁忙的生活中,自己竟然没有机会和钱苏子一起吃顿饭。.. “回来了?” 从后花园散步回来,钱苏子猛然间对着秦渊一笑,然后很自然的将柔和的目光对着宋威简看了过去,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赏主母大人美貌的宋威简脸色一红,有些不自然的低下头来,然后对着钱苏子拱手说道:“小人宋威简,见过主母大人,主母大人安康!” “好好好,看来你是升官了啊!” 对着宋威简微微一笑,钱苏子努力在自己的脑海中思索着这个年轻人的模样,后者看到钱苏子疑惑的神情,赶忙解释道:“我是宋威尘堂主的堂弟,不过我哥哥觉得我喜欢玩小聪明,不大喜欢我,上次城外血战,我就跟在哥哥的身后,看到主母大人英勇的身姿,一直都很崇拜您!” “哈哈,还挺会说话的,不会是被提拔成了情报主管了吧?” 钱苏子对着脸红的宋威简印象不错,对着他微微一笑,后者赶忙应和,站在一边,不断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唯恐在钱苏子面前失了礼数。闪舞小说网.. “苏子,你之前也当过情报主管,就给这位害羞的小男生说说要点吧,我把这个印记送到钱庄柯手中,估计那席耘正和放走席耘正的牛大力都是华亭涧山宗的人,看来,我们不找华亭涧山宗的麻烦,对方已经开始特别针对我们了!” “嗯!” 对着秦渊淡淡一笑,钱苏子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和宋威简说起了怎样搜集情报,培养间谍的工作来,而秦渊则是匆匆到了钱庄柯的家门前,进到门中,将这张印记交给钱庄柯,正在带着人抢救牛大力的钱庄柯如获至宝,对着秦渊千恩万谢了一番,承诺一定会将席耘正的下落找出来的。 秦渊劝解了他两句,让他沉住气,自己就迈着步子往回走去,咕咕叫的肚子很快提醒秦渊肚子饿的事实,加快了脚步,秦渊匆匆穿过大街,在路上似乎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子朝着南门走去,不过饿着肚子的秦渊也没有顾得上这些事情,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宋威尘已经走了,便和钱苏子一起将饭菜热了热,重新吃了起来。 吃饱了饭,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舒适感,秦渊这才躺在床上,冷静的思考起来刚才遇到的时候,虽然对于牛大力的事情有了点头绪,但是对于在街上见到的那名男子,秦渊的脑海中总也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在想什么呢?” 看到秦渊陷入到了沉思当中,钱苏子伸手轻轻在秦渊的腰间拧了一下,然后大模大样的叉着腰说道:“别整天胡思乱想了,先去把碗洗了去!” “不是有下人的吗?” 秦渊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钱苏子,自从搬入到城主府之后,这种小事自己就从来没有干过——虽然之前没搬进来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干过。 “大家都要忙着照顾伤员,清理战场,怎么会有人有时间回来伺候你我呢?等等吧,这次大家的几乎人人带伤,能上战场的最后都上了战场,咱们两个自食其力的时候还多的是呢!” 钱苏子淡然的对着秦渊解释着,后者愕然的看着眼前的钱苏子,忽然疑惑道:“这种事情不是你干的吗?最近不减肥了?” “哼,要是平时啊,我肯定会去干的,就算是你不管,也不行,但是别忘记了,我现在可是要当妈妈的人了,你最好对我尊重点,不然我让你们老秦家断后!” 钱苏子一脸淡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脸上猛然间浮现出幸福的笑容,秦渊闻言微微一愣,猛然间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眼前骄傲的挺着小肚子的亲苏子,用手抚摸着钱苏子的肚皮激动的说道:“要当妈妈了?真的假的?” “还真的假的?当初我就知道好不好,只不过你事情多的和什么一样,我才懒得和你说呢,刚才去后花园转了两圈,差点又吐了,这才觉得忍不住了,给你说说,让你乐呵乐呵!” 钱苏子傲然的对着秦渊说着,后者满意的点点头,正要伸手和钱苏子亲昵起来,忽然间一愣,猛然间看着眼前的钱苏子,目光中露出一阵感动:“那你为什么还要自告奋勇去侦查祖秉慧他们的阵地,为什么最后时刻还要带着人冲到阵地前面和龙萍儿他们厮杀?这要是出了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对向岳父大人交代啊!” “不用你交代,当时我就一个念头,我不能让我以后的孩子没了爹!” 钱苏子傲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默默的将自己的手臂放在秦渊的头上,听到钱苏子的这话,秦渊的脸上也不觉露出了一阵感动,默默的将自己的耳朵放在了钱苏子的肚皮上,听着那根本听不到的小家伙的声音,秦渊的脸色一阵激动,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亲人了! “好吧,你如果不想要洗碗的话就直说,老是靠在我肚子上是个啥意思啊?” 钱苏子一脸娇嗲的看着眼前的秦渊,后者微微一笑,赶忙伸手将钱苏子抱在床上,然后对着钱苏子激动的说道:“好吧,你安静的休息休息吧,我去给你洗碗!” 说完,秦渊就撸起袖管,端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冲到厨房当中,欢快的洗起碗来,不多时,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就从里面的小厨房传来,钱苏子无奈的躺在床上,静静的抚摸着自己的肚皮说道:“孩子啊,你爹的手劲儿实在是太大了,以后你出生,我可不能让他抱你啊!” 这边的秦渊陷入到可能当父亲的激动当中,那边的贺兰荣乐却遇到了一件糟心的事情。 “他们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听到孙威平到如今还不能够进驻到定远城当中,贺兰荣乐的脸色一阵发青,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挥手不耐烦的说道:“告诉他们,不管是谁占据了定远城,我贺兰会都要给他们坚决彻底的打击,还没完了是不是,竟然敢在我贺兰会的头上动土他以为他是秦渊啊!” “是!” 听到贺兰荣乐颇有一点无奈的话语,南宫儿慌忙起身,从贺兰荣乐的房间中离开,然后就把一封措辞严厉的电报送到了孙威平的手中,看到自己老大的电报,孙威平无可奈何的站起身来,对着前面挡在自己路上的沙鬼门何钦元部的骑兵吼道:“你们快点让开道路,不然的话休怪我们无情!” “别怕他,钦始大人,这个孙威平是出了名的窝囊废,从小被他爷爷娇生惯养,我们一个冲锋就能够将他们全部歼灭!” 坐在马上,陈凤欣的脸上全是笃定,被陈凤欣鼓动着前来杀贼立功的何钦元的弟弟何钦始一脸激动,猛然间挥舞起手中的马刀,对着前面重重的垂下…… (本章完)“你们想要我的血?”秦渊诧异道。

秦渊原本想要松开手,下一刻却忽然耳朵一动,然后微微笑道:“抱歉,你已经没有价值了。”



“砰砰!”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雪渐渐消散,呼啸的北风从头顶刮过,抱着怀中酥香如玉的美人,薛文皓打了个哈欠,双眼微微的睁开,看着身边双眼含泪,脸颊微红的宋萧琳,伸手将自己满是肌肉的臂膀从她的脑袋下面拽出来,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宋萧琳如瀑的黑发,然后轻轻的打开自己身上的白色绒毯,正要穿上自己的衣衫,就看到外面人影匆匆,似乎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对自己禀告! “进来吧,无妨!”薛 文皓对着外面的人影喊了一声,穿着身上的黑色棉绒睡袍,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拿起桌边的红葡萄酒,对着自己的嘴巴倒了满满一杯,然后呼呼噜噜的簌簌嘴,将这口葡萄酒吐在了一边的痰盂当中,然后伸手揉了揉自己有些微红的脸颊,看着眼前急匆匆走进来的属下,低声说道:“免礼,说吧,什么事情?” “禀告城主大人,外面的将士们都看到了秦皇门在萧关城上的援军,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整个城墙,似乎人数很是不少呢!”“ 大概有多少?” 薛文皓眼中精光一闪,目光顿时严肃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脑海中飞快的计算着烛龙城的成败得失。闪舞小说网..“ 大概……城墙上看样子有三四百人,至于别的地方,因为山梁上都是积雪,大家上不去,暂时还没有看到萧关西城的全景……”“ 那还不赶紧去看!” 一脚踹翻眼前的红木长几,薛文皓的脸色顿时一阵发青,原本还打算趁着今天天色不错找回面子,没想到一夜之间,秦皇门就真的留下了至少两百多名的援军给萧关城,如果连萧关城的秦皇门都可以被人留下两百多人的部队驻守的话,那塞北三镇这次前来救援的人马肯定是超过两千人了,如此一来,别说谷蕲麻了,就是关中诸侯联合起来,都未必是里应外合的秦皇门的对手了!“ 是!” 那下属赶忙答应,冲出营帐,前去查看萧关西城的情况,而躺在长椅上的宋萧琳却被薛文浩的怒吼声惊醒了,抬起眼,看着一脸凝重的薛文皓,这位身躯如玉,长腿细腰的美人默默的伸出手去,拉住的薛文皓的手,微笑着看着精力充沛,体力过人的薛文皓道:“什么事情惹得薛城主如此大怒啊?”“ 还不是因为这群饭桶!”对 着营帐外面的众人怒喝一声,薛文皓转过身来,有些后悔的说道:“早知道秦皇门底蕴如此深厚,昨晚就应该听你父亲的话,妥善一点,我亲自带队直捣黄龙,不让申平雍那个废物去的话,估计现在萧关城就是我的了吧!”“ 无妨,秦皇门为天地所不容,我们是替天行道,安有不胜之理?城主放心,只要给晓琳三百人马,定然将萧关城上的几十人消灭干净!” 宋萧琳淡然一笑,看着眼前的薛文皓坚定的说道,后者闻言苦笑一声,对着宋萧琳说道:“若是昨天,倒是无妨,可惜,现在站在萧关城上的秦皇门和塞北三镇的援军加起来至少有三四百人了,我们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啊?真的有援军?不是对面吓唬人的?” 宋萧琳猛地一愣,眼睛瞪得溜圆,对面的薛文皓猛然间一愣,急忙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真的有援军?” “额……我爹爹说昨晚的事情可能是对面虚张声势,吓唬人的,我当时也觉得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有大批援军的话,他们应该趁着我们后退慌乱的时候从西城中杀出来追杀我们的人马才对,但是他们并没有,所以我爹爹觉得这可能是对方将领蛊惑人心,虚张声势的做法而已!” 宋萧琳的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找好了理由,薛文皓闻言点点头,低声道:“看来宋三爷也又看走眼的时候啊,对面真的来了援军,可能是担心深夜敌情不明,长途奔袭而来,体力不支,所以没有出城追杀我们的败军吧!” 随便给自己找了个解释,薛文皓正要换上衣服出去,就听到刚才被自己轰出去的下属已经回到了营帐前,在门口对着薛文皓说道:“回禀城主大人,小人已经查到了敌人的部署情况,而且在山梁上还发现了一处脚印!” “带我去看看!”薛 文皓点点头,让门外的下属等着,换上自己的战袍之后,就领着已经成为自己女人的宋萧琳出了营帐,在众人热切的目光注视下,跟着这名下属上到了南边的山梁上,然后沿着山梁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不多时,就被这名下属领到了一处观察点:“城主大人请看,那里就是西城的部署情况,从外面的脚印可以看出来,对方的部队是分为很多股从各个山口绕过来的,虽然每次的人马都不多,但是脚印却很深很重,现在还能够看的很清楚,肯定是身披重甲的人马前行才造成的脚印,不过现在在城墙上驻守的敌人都是身穿棉甲,装备的都是之前萧关城中贮备的装备,似乎是重新换上来的!” “你怎么知道?” 听到随从如此详细的将秦皇门助手城墙的部队的情况说了出来,薛文皓满意之余,自然是一脸的好奇,那下属或许是为了表现,张口就解释道:“因为这些棉甲我们在接收萧关城府库的时候就曾经见到过,后来两家分地而治,秦皇门的人马从府衙当中搬走这些东西的时候,小人都在,这些衣甲都是当初贺兰会的清平吴晟打造的,上面都有吴家的标志,所以小人认得清楚,至于那脚印,因为小人昨晚血战之后回到营帐外的脚印都没有被破坏,所以两相比较,对方的脚印更加的清晰,所以应该是比小人体重更大,或者负担更大的人马弄出来的,所以才有此判断!”“ 你很细心,以后就跟着我吧!”听 了这随从的解释,薛文皓满意的点点头,看着那些身穿棉甲,满脸风霜的士兵对着这随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觉得这些人为什么会穿上吴晟留下的棉甲呢?塞北三镇的兵马应该装备更加犀利才对啊?” “属下觉得,要么就是对方原来辛苦,身上的衣甲弥足珍贵,所以不愿意用来守城时候穿,要么就是这些人只是二三线的部队,原本就衣甲不齐,无法辨别,所以才会统一换上吴晟留下的棉甲来方便指挥!”那 随从沉思两刻便给出了结论,一边的薛文皓满意的点点头,对着这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就让我的亲兵队长吧,这勘察辨认的事情,以后就让承包了!”“ 小人俞豪湉,谢过城主大人大恩!定不辱命!”“ 好,起来吧!”将 面前的俞豪湉叫起来,薛文皓转身就要离去,那俞豪湉猛地一愣,慌忙对着薛文皓说道:“城主大人,小人此前在前面不远处发现了一处脚印,甚是奇怪,或许和昨晚我军失利有关!”“ 啊?”薛 文皓猛地一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俞豪湉,脸色一沉,挥手说道:“带我去看看!” “是!” 俞豪湉答应一声,带着薛文皓就往前走去,对方三两步走到一处悬崖边,对着地上一个不大的脚印说道:“城主大人,这就是那脚印,则上面的落雪情况和小人在营帐外面的脚印一模一样,如果小人所料不差,那定然是我军血战正酣之时,有人出现在了此处,如果不是得到命令前来勘察敌军情况,那定然是用箭羽将我军情报射给敌军主帅的!”“ 何以见得啊?” 虽然心中大骇,但是薛文皓的脑子还是保持了一定的清醒,并没有因此而出现暴怒的情绪,俞豪湉蹲下身来,低声说道:“城主大人请看,这脚印虽然不大,但是当时前脚掌用力,定然是躬身向下射箭的时候才会有此发力的情况,之后这脚印就消失不见了,显然是此人有意将自己的脚印掩埋,只是忘了这最边缘处的脚印,所以留下了这个证据!”“ 嗯嗯!”薛 文皓认真点头,一脚踩在了这脚印的旁边,然后问道:“这鞋码可是不大的,我军中可有如此小脚?” “不好!”不 等俞豪湉回答,薛文皓的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身影,转过身来,刚才陪着自己上到山梁之上的宋萧琳已经消失不见! “给我拿下宋氏父女!” 薛文皓愤怒的嚎叫着,对着身边的随从们发布了自己的命令,然后飞奔着到山梁边缘处准备下去将宋氏父女绳之以法,却没想到自己登上山梁时候用的软梯已经被人撤下!与 此同时,飞奔到父亲帐中的宋萧琳打开帐门,正要冲这里面的父亲开口说话,却看到自己的父亲宋三爷竟然被人勒住了脖子,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对自己含恨在心的申平雍……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