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真人抽搐一进一出g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男女真人抽搐一进一出g剧情介绍

——。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景卫田的口中得知了谷蕲麻的来头不小,贺兰荣乐顿时陷入到了一丝窘困当中,虽然有心想要和谷蕲麻联合起来,一起将固原城中的秦皇门拿下,但是想想谷蕲麻背后深厚的背景,还有此前自己已经和黄世杰结下的仇怨,无论如何弥补,想要搭上同时有黄王府和米王府两家加成的谷蕲麻这条线,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到最后到底能够得到多少的好处也说不上来,所以贺兰荣乐最后还是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看看秦渊带领的秦皇门到底能够将固原城守成什么样子再做打算。.. 大方向上决定按兵不动,小方向上,贺兰荣乐却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难题,面前的景卫田到底怎么处理,就成了一个最要面对的棘手问题! “先把他带下去,我和南宫儿商量商量再说怎么处理吧!” 看着景卫田眼中的渴望,贺兰荣乐却还是有些犹豫,挥挥手让北琴儿将他带走,然后就关上门窗,略带着咳漱对南宫儿说道:“这景卫田说的到底是实话还是假话?如果是实话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呢?长时间没有人回信的话,迟杉督那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发觉不对,可能也是我青龙谷的一场动乱啊!” “在下相信他说的是实话,毕竟路德韬和他哥哥的事情,不是自己人断然是不会知道的,既然连这种事情他都和我们说了,想来归顺的意思也很明显,会长不如顺水推舟,让景卫田继续去给迟杉督他们当斥候,好好的打探一番固原城的情况,一来也不容易让迟杉督路德韬等人觉得不对劲儿,二来还可以让我们全盘掌握固原城和黄王府残兵们的动态,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属下觉得,放了他就是了!” 南宫儿看着犹豫不决的贺兰荣乐,心中略略闪过一丝悲哀,总是到关键时刻掉链子,贺兰荣乐犹豫不决的性格,真的是让人感觉有些难受! “既然如此,那就让北琴儿监视着他去做这些事情吧,我觉得他坦白的太明显了,多少也有些不对劲儿!” 对着南宫儿点点头,贺兰荣乐摆摆手,轻轻的咳漱了几句,就把这家事情交给了南宫儿处理,后者闻言点点头,然后就扶着贺兰荣乐躺在了床上休息,自己出了门,去找北琴儿去了! “会长怎么说?” 看到南宫儿这么快救过来了,刚刚将景卫田安置在自己的住所中,北琴儿还有些惊讶,以往来说,贺兰荣乐断然是不会有这样高的效率的,拖拖拉拉,犹豫不决,才是贺兰荣乐的习惯! “会长说将他放了,继续给迟杉督、路德韬他们报信!” 南宫儿看着屋里面静坐中的景卫田,一脸大义凌然的说着,北琴儿闻言一愣,愕然道:“没有别的说的?” “没有!” 南宫儿坚定的点点头,对着北琴儿催促道:“让他快点去固原城吧,现在耽误的时间越长,恐怕迟杉督、路德韬那边的怀疑也就越深!” “好!” 看到南宫儿一脸正经的样子,北琴儿点点头,挥手就把景卫田的刀枪和弓箭,以及坐骑都还给了他,然后让他从小路翻过青龙谷旁边的青龙山,往固原城方向去了,看着景卫田走远了,南宫儿才叫住北琴儿说道:“会长还说让你监视着这个家伙,以防异动!” “额……”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北琴儿有些不悦的说道:“我刚刚从朔州城回来,就要去固原城监视这个家伙?你们也真是不嫌累着我啊,我还有事情想要找贺兰会长汇报呢,怎么?你帮我转达一下?” “没问题!” 对着北琴儿笑笑,南宫儿有些不放心的说道:“让你监视他其实就是个意思,不要让他发现了才好,到时候你就说你也是去刺探固原城情况的就好,不要让这位兄弟心生疑窦,到时候两边都不好看!” “额……这是你说的还是贺兰会长说的?” 北琴儿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同伴,撇着嘴说道:“这又要监视人家,又不希望人家知道,这雪地的马蹄印且不说能不能发现,而且然急肮是个斥候出身,被跟踪监视了还不知道,那也是个废物,要他干什么?”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不是号称踏雪无痕吗?别废话了,赶紧去把,这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朔州城那边有什么情况需要我给贺兰会长转达的,现在就说吧!” 南宫儿摆摆手,对于北琴儿的吐槽并不在意,好奇的问道,对面的北琴儿点点头,将一封书信交给了南宫儿:“给吧,这是李刺使让我转交给咱们会长大人的,你直接拿过去就行了,反正我的信使算是传到了,你可不要耽误的了事情!” 说完,北琴儿就骑上自己最喜欢的宝马良驹,踏着景卫田刚刚走的道路,朝着固原城的方向进发,而南宫儿则带着这封书信直接回到了贺兰荣乐的房间当中,将书信原封不动的交给了贺兰荣乐,拿着书信,看着上面的火漆还没有被打开,贺兰荣乐默默的点点头,然后打开来看了一眼,顿时疑惑道:“这李平举转了性了?竟然希望我们不要出手联合谷蕲麻和秦皇门对抗?要说之前最恨秦皇门的,除了黄王府的人,恐怕就是他李平举了吧,连刺史府都被秦渊占据了,现在竟然劝说我们按耐住心性等着?” “属下不知……” 根本没看过眼前的书信,南宫儿自然不知道书信当中写的到底是什么,这边的贺兰荣乐倒也没有遮掩,直接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眼前的小秘书,后者拿起来一看,草草几句,都是废话,然后说的就是贺兰荣乐刚才说的意思,全部书信的内容就是这些了! “既然李刺使交代,想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秦皇门既然能够坚持到现在,肯定也有助力所在,我们等等就好!” 南宫儿默默点头,将书信还给了眼前的贺兰荣乐,后者点头答应,有些不悦的说道:“只可惜啊,能够挑动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这秦皇门就自己和谷蕲麻打个你死我活吧!” 这边的贺兰荣乐选择了按兵不动,固原城中的秦渊却没有觉得腹背受敌的可能性会减少,听着宋威简不断送来的报告,秦渊的脸上也越发的凝重:“看来很多人都在打探我们固原城的虚实啊,这四处都是斥候的踪迹,连分辨哪家是哪家的都困难,如果我们在这里坚持不住的话,估计这群饿狼就会上来给我们生吞活剥了!” 将一份份的报告放在手边,秦渊已经看了一个小时的各种汇报,满脑子都是各种奇怪的信息,却唯独没有收到萧关城附近的情况报告! “没事的,这种时候常有,打猎的猎人都知道,一旦前方出现猎物,猎狗出动的时候,那些秃鹰野狼也会在如影随形的,就看看到底是我们秦皇门是猎物还是对面的谷蕲麻是猎物了!” 一旁的钱庄柯淡然一笑,对于眼前的这些事情并不以为然,一边的钱苏子瞪了一眼重伤在身还要出来的钱庄柯,有些叹气的说道:“这谷蕲麻劳师远征,我们要是能够在他的背后及时来一下突然袭击的话,或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只可惜啊,这家伙距离我们固原城实在是太远了,就算是派出一些人到了他谷蕲麻的背后偷袭,我们想要得手后全身而退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到时候谷蕲麻能不能收到情况几时回去,也很难说的呢!” “万一我们秦皇门的兄弟们表现的太好,把谷蕲麻的老巢都端掉了,这家伙恐怕也只会攻击固原城攻击的更狠吧!” 站在一边握着双面开山斧的卫宣默默的说道,一番话引来堂中无数人苦笑连连,这个时候的秦皇门连自保的能力都不大,想要奇袭谷蕲麻的身后,而且还把对方的老巢端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也不是没有机会……” 已经痊愈的蔺修观猛然间抬起头来,发白的脸颊上挂满了深沉,虽然刚刚经历过异常不大不小的感情风波,但是蔺修观还是表现出了商人重利轻别离的胸襟,默认秦渊将自己有不伦之恋嫌疑的小舅子和老婆软禁起来! “哦?说来听听!” 身边都是一大群的大老粗,除了钱苏子,很少又能够主动提建议的人出来,秦渊虽然没有对战场都不敢上的蔺修观抱多大的希望,但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秦渊还是很认真的想要听取他的意见! “既然我们不能够威胁谷蕲麻的后方,那肯定会有他的仇家和敌人会去威胁谷蕲麻的后方的,我们只要主动联系联系,没准儿就能够找到这样的人,固原城现在的人手虽然不足,但是钱粮在吴财长的整治之下,可谓丰足,为什么不能拿出来一匹交给那些亡命之徒,帮助我们袭扰谷蕲麻的后方呢?就算是不奏效,也能够让谷蕲麻加快攻城的速度,我们秦皇门人不多,但是士气之高,小人也是叹为观止,顶上十天半个月的猛烈进攻定然问题不大,到时候寒冬腊月,士气低落,后防不稳,谷蕲麻不想退兵也会有人催着他退兵的,谁也不想客死他乡不是?” “有道理!” 惊讶的看着白面书生一枚的蔺修观,一边拄着拐杖的梁声伸出大拇指,对着蔺修观赞叹道:“之前一直觉得蔺兄弟你是来吃干饭的,没想到脑子挺好使啊!”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蔺修观在心中无语的说道,面子上却不敢得罪秦皇门实际上的二把手梁声,乖乖的点头说道:“岂敢岂敢!” “好!既然蔺修观的意见可行,那我们就开始实施吧,蔺修观,这个计策既然是你提出来的,那你就下去拟定具体的方法,我到时候批准实行就行了,成功了固然好,不成功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放心大胆的做!” “是!” 知道秦渊的心中并不是十分的相信自己的能力,蔺修观赶忙起身,看着一屋子的骄兵悍将,对着秦渊大声说道:“如若不成,小人愿意提头来见!” “有骨气!” 看着蔺修观有些狰狞的面容,一边的卫宣闷哼一声,脸上却没有多少敬佩的神情,一边的宋威尘宋威简兄弟也都默默而视,眼中并没有流露出多少赞许的神色…… (本章完)

韩东林的确是众多女人眼中炙手可热的完美男人,人不仅帅,而且还年轻有为,李欣如果能够嫁给他,李家的人当然很满意,只可惜李欣自己不喜欢,这样矛盾就出现了。“你是?”

“就是就是,一帮贱女人!”…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杀!” 呐喊声猛然间从黑衣骑兵队中发出,看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飞来的弩枪钉死在了地上,这些黑衣骑士个个奋勇,对着定远枪盾手的后方就冲了过来,正在侧翼指挥作战的卢牟坤冷冷的看了一样从后面围上来的黑衣骑士们,猛然间将手中的一杆黑骑对着空中一抖,原本正在行进中的枪盾手阵列猛然间从中间分开,然后后面四队枪盾手一个原地转身,将手中的长枪从特制的长盾的缺口中捅出,长约一丈的长枪猛然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枪阵,正在冲锋的黑衣骑兵们还不等冲到阵列前面,就被枪盾手手中捅出的长枪捅成了筛子,然后马儿嘶鸣,骑兵怒吼,枪盾手们将手中的长枪从这些骑兵的身上拔出来,然后再次捅出,如同一台配合紧密的机器一样,丝毫没有半点的犹豫! “啊!” 惨叫声如同炼狱一般从枪盾手的阵前响起,有些冲锋过猛的骑兵直接被骤然停下的马儿甩到了空中,饶是如此,也有对着天空捅出的长枪在前面迎接他们,不等他们落地,嘴里面一排的长枪兵就直接对着空中挺直了自己的长枪,结果这些人就如同肉挂一样,挂在了长约一丈的枪头上面,然后慢慢的落到了地上! 巨大的损失让正前方的穆洛柯感到一阵肉疼,看到从两翼骚扰的骑兵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穆洛柯也没有傻傻的让身边本阵中的骑士们冲锋到前面,而是对着两边的将领一摆手,对着本阵怒吼道:“放箭!” 瞬间,几百名骑士将手中的弓箭从背上拿出来,弯弓射箭,找准仰角之后,对着前面如同刺猬一样的枪盾圆阵放出利箭,不等这些箭雨飞来,已经移动到阵型中间的卢牟坤大吼一声,将手中的一名红旗扬起,顿时,四周排列为椭圆形的枪盾手们猛然间向着背后退去,等到将中间的卢牟坤彻底掩盖之后,才停下脚步,将手中的钢盾蹲着空中举起,顿时,噼里啪啦的响声从这些枪盾手的盾牌上响起,虽然有少数的枪盾手不幸被从孔眼中飞进来的利箭射中,但是特别在右前方加固的胸甲此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虽然箭支侥幸从这些空隙当中飞进来,但是却没有能够射穿他们右胸上的钢板,纷纷落在了地上,除了一个眼睛被射中的倒霉鬼之外,整个枪盾手的阵型保持的非常完美,如同一个精美的工艺品一样竖立在固原城南的旷野上! “干得漂亮!昨天苏子说让你们从定远城南下,真的是太英明了!” 秦渊站在城墙上,看着井然有序的阵列在卢牟坤的指挥下如此稳定的运转着,顿时击节长叹,已经走到了秦渊身边的钱苏子更是脸色得意,看着指挥若定的卢牟坤,认真的说道:“这个家伙可以独当一面了!” “是啊,卢二儿他确实成长的很快,特别在练兵这方面,真的是有一手啊!” 卫宣默默的点点头,看着曾经作为自己亲兵和自己浴血奋战的卢牟坤如今已经这样优秀,脸上也是红光满面,只有旁边撑着拐杖出来的梁声脸上不悦,对着一边的伍威桉说道:“小子,看到了吗?这就是人家定远军的实力,你这个家伙也要好好的学着点,别到时候给我丢人,知道了吗?” “知道了,师傅!” 已经从手术台上被梁声强行拉到自己面前认作徒弟的伍威桉默默的点点头,看着旷野中指挥若定的卢牟坤,心中感到一阵激动,如果自己手中也能够有这样一只厉害的军队,那自己在秦皇门中的地位就不用多说了! “没事,梁大哥指导,伍兄弟肯定很快能够追上来的!” 秦渊赞赏了看了一眼梁声身后的伍威桉,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伍威桉在战场上惊艳的表现,但是能够让梁声强拉着进入秦皇门,秦渊对于伍威桉的未来也是充满了期待的! “哼,那可说不准!” 看到梁声不忘教训自己的小徒弟,卫宣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骄傲,一边的秦渊微微笑着,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着下面的枪盾手说道:“虽然卢牟坤指挥的很好,但是枪盾手毕竟移动缓慢,如果能够有一支骑兵在后面驱赶对方的骑兵的话,那么两个方阵互相配合,如同一把锤子和一把案板一样不断的锤击着对方的骑兵,那战斗的效率肯定会高很多,而且还能够尽快结束战斗,让枪兵们节约体力!” “大人说的有理,不过我们现在的骑兵太少了,而且多数还做不到整齐划一的骑兵冲杀,想要和枪盾手配合,并不容易!” 站在梁声身后的伍威桉一脸淡然的看着远处正在抵挡对方箭雨的枪盾手们,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方法让对方的骑兵再次冲锋过来的话,那就太好了!” “别做梦了,对方看到刚才的情况,肯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除非咱们的枪盾手自己混乱掉,现在的情况还真的只能被动挨打,好在卢牟坤他们早就预料过这种情况,队列保持的还不错,撑住绝对没问题!” 卫宣摇摇头,很自然的否决了伍威桉的想法,秦渊看着被动挨打的枪盾手们,忽然说道:“如果最里面布置一排弓箭手的话,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对啊!” 梁声也是出口赞同,看着正在被对方围殴的枪盾阵,很是不爽的说道:“可惜啊,当时没想到这种情况,而且枪盾手和弓箭手能不能配合默契,还真的不好说呢!” “放心吧,你们待会儿就知道了!” 卫宣听到秦渊和梁声的对话,微微一笑,脸上伴随着神秘的笑容,秦渊微微一愣,斜眼看着身边的卫宣,再抬头望着远处的枪盾手们,忽然发现原本挺立在空中的长枪似乎失去了支撑力,只是单单的挂在盾牌的缺口上,而里面的情况自己却看不清楚! “放!” 呆在阵中的卢牟坤大喝一声,早已经准备好的第一排枪盾手将自己袖口中的吹管放在嘴边,对着外面越发靠近的骑兵猛然间发出一排风针,细小的风针虽然飞行的距离不长,但是不少为了射进缝隙而靠近的骑兵马匹却正好在这段射程之内,吹出的风针只要挨上前面靠近的骑兵马匹,那些马儿顿时发出一阵惊叫,紧接着就发狂一样的冲向前方的枪盾手的阵列中。.... 发现自己胯下的骏马竟然不听使唤的发狂起来,上面的骑兵自然是惊惧异常,看着越来越近的长枪阵,不少慌不择路的骑兵直接从坐骑上上跳了下来,结果不等他们落地,后面冲上来的骑兵就把他们的身躯撞飞了出去,然后一个个嚎叫着装在如同铁壁一样的枪阵上面,正在后方射箭的骑兵更是好奇,纷纷将手中的弓箭放下,看着那些发狂的马儿撞在枪阵上后嘶鸣痛苦的样子,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前排的骑兵到底出现了什么状况。 “撤吧!” 穆洛柯看着前面死伤惨重的黑衣骑兵们,脸上的表情甚是凝重,原本打固原城一个措手不及的想法也在这一刻灰飞烟灭,扬扬手臂,穆洛柯带头离开了本阵,朝着西北的山林退去,卢牟坤并没有发起乘胜追击,而是带领着身边体力消耗巨大的枪盾手慢慢的向后退去,然后安全的退回了固原城中! “干得漂亮!” 亲自迎接卢牟坤进城,秦渊的脸上写满的激动,上去拍拍卢牟坤的肩膀,秦渊认真的说道:“卢牟坤,既然你能够练出如此钢铁之师,那这以后的枪盾手,就全部交给你了!” “多谢门主大人!” 知道自己已经事实上成为了秦皇门的一员大将,卢牟坤的脸上写满了激动的神情,站在秦渊身边的卫宣看到自己的亲兵能够有今天这样的表现,也是激动莫名,不由分说就拉着卢牟坤前去喝酒,虽然卢牟坤一再表示卫宣的身体还需要调养,但是心情大好的卫宣根本不在乎卢牟坤的话,硬拉着这位跟着自己出生入死多日的好兄弟到了酒馆中畅饮起来。 外面的黑衣骑兵退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固原城的大街小巷,原本还担心固原城变成一座死城的居民们顿时松了一口气,纷纷走出家门,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秦渊带着兴奋异常的众人回到堂屋当中,落座之后,听了一会儿大家的诉说,然后才站起身来,对着众人说道:“如今我秦皇门已经算是在固原城彻底扎下了根来,大家都是百战精兵,我秦某人也没有别的东西给你们,大家尽情的招兵买马,只要能够加入我秦皇门的,我秦渊一概来者不拒!当然了,来的人可要找我们登记造册,不然的话,军饷可是没有了哦!” 听到秦渊的话,众人哈哈大笑,脸上的表情也都写满了激动,秦皇门大规模的扩军之后,自己这些人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想当年只是秦渊手下一名小卒的卢牟坤都可以有今天这样的表现,众人的心中自然是跃跃欲试,希望自己成为下一个卢牟坤。 将该交代的事情和众人交代了一个遍,秦渊这才带着满身的疲惫和激动回到了自己的房中,身后的钱苏子也跟着进来了,两个人热络了一会儿,秦渊才将口袋中的那张布条拿出来,看着上面黄世杰笔走龙蛇一般写下的字句,默默的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看到秦渊有些失神的看着眼前的布条,钱苏子伸手抱着秦渊的胳膊,默默的看着上面的字迹,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黄世杰,总也是不死心啊!” “不死心的不是他,是那些想要置我于死地的老东西们!” 秦渊的脑海中闪过须发皆白的陈悟冶的身影,当初此人还假惺惺的过来找自己借兵围剿沙鬼门,如今几日不见,这厮竟然已经开始计划将秦渊消除,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秦渊心中不泛起一阵恼火呢? “是啊,这个陈悟冶,竟然是这种人,不知道他听说了蔺修观叛变的消息会怎样?听说那个二傻子的家人都在耀州城,我们现在的情报工作都是你一人承担,估计很难找到好手去把他的家人带回来了!” “我去!” 秦渊淡然一笑,看着陈悟冶三个字,冷冷的说道:“我还要去会会这位老不死呢!竟然敢在背后阴我,看我不把他的脖子掐断!” (本章完)

可是让他失算得是,秦渊只是冷笑一声:“这幅画至少价值几十个亿,如果不是它上面曾经留下的一丝火痕,那价值会更高!



 秦渊看到她惊慌失措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当即说道:“你没想错,之前你那位五叔给的东西里,就有毒!



“知道吗?你这样做已经触犯了整个古武世界的规则,你会被疯狂追杀的,因为你打破了俗世和古武世的界限!”

不过他们很快看到了车里面做的是秦渊,当即冲过去将车围起来。

“砰砰砰!”秦渊猛然间一惊,一跃到空中,堪堪躲开两柄飞刀,正要落地,却听到脑后忽然传来一阵风声,慌忙将自己的身体向前倾斜,把自己的双手放在地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四周带着尖刺的绳索忽然就套在了秦渊的脚腕上,与此同时,刚刚躺在地上的梅姨也从自己的背后拿出来一条绳索,直接捆住了秦渊按在地上的双手!





王小丰肯定的点点头,然后将东西接了过来,看也不看秦渊:“还有事吗?”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