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一会就舒服的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放松一会就舒服的剧情介绍

。



秦渊不可置否一笑,的确,大堂内的男女比例失调,有超过七成是女人,个个穿着隆重奢华的礼物,明眸皓齿,端庄优雅,在奢靡的灯光下更显万种风情。

…

“解闷?是谁这么大公无私?”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放他们进来!” 听了梅红玉义正言辞的话语,甄震也是一阵感动,挥手让身边的人将护城河上面的吊桥放下来,甄震亲自走到城门前,将西城门打开,迎接这队千里而来的投奔队伍。 进到了城门洞,梅红玉自然对甄震的欢迎表示出了极大的感动,带着自己的父亲和在梅花庄收留的养子们拜见眼前的甄震,后者听闻梅红玉竟然如此善心,心中也是十分感动,拍着胸脯表示,自己一定会和秦渊说明这件事情的,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甄震才猛然间发现,刚才衣衫褴褛的难民似乎消失在了角落里,一转神,就看到饿得半死的宋贡鸣真打算从城墙拐角处离开,便大叫一声,跑过去拍着宋贡鸣的肩膀说道:“老乡啊,你从哪里来啊,饿得不轻吧,看你细皮……嫩肉的样子……” 惊讶的看着宋贡鸣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甄震的脸色顿时变了,猛然间抓住宋贡鸣的领子,将他像是抓小鸡一样的抓到自己的面前,然后目露凶光的问道:“说!你是哪里人,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还一脸细皮嫩肉的,啊!说啊!” “这位大兄弟,你就说吧,你都饿成那个样子的,还不吃我们给你送到嘴边的窝窝头,也是个有气节的人啊!” 梅红玉好心的走到甄震的身边,正要帮宋贡鸣开解一二,只看到甄震猛然间转过身来,对着身边的将士们大喝一声:“给我拿下!” “你们要干什么?” 惊讶的看着刚才还笑脸相迎的甄震,梅红玉第一时间护在了自己父亲的身前,身边的将士们也都看着甄震,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这个家伙穿成这个样子,竟然还长得细皮嫩肉的,除了脸上有点灰尘之外,剩下的地方一看都是保养有方,怎么会是一个难民呢?说,你们是不是一伙儿的?” 将倒霉的宋贡鸣扔到梅红玉的面前,甄震的眼神中露出了可怕的凶光,梅红玉闻言一愣,低头看去,果然看到宋贡鸣的脖子下面还有脚踝处的肌肤光洁如同少女一般,如果不是富贵人家,在西北这缺水少雨的地方,断然是不可能保养的如此滋润的! “这个……” 惊讶的看着宋贡鸣,梅红玉也有些晕了,后悔自己不应该和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混在一起,不过看到甄震怀疑的目光,梅红玉的心中也是一阵发凉,梗着脖子说道:“我们和这个兄弟在路上相见了,当时觉得人不错,而且还是一嘴的本地话,我们绕了一路,都没有找到固原城的所在,所以就找了这位兄弟帮忙领路,虽然是萍水相逢,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敢说这位兄弟有什么猫腻,红玉深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将军想要责罚,在下愿意替父亲受过!” “好,有胆气,将他们带走交给宋威简兄弟收拾,我看她还有这样的气魄没有!” 甄震不满的看了一眼不卑不亢的梅红玉,挥挥手,让身边的士卒们将这一群人带了下去,不多时,梅红玉和宋贡鸣就被人扔到了城主府的地牢当中,重新加固并且换了一批牢卒的地牢此时更加显得阴暗,空气中混合着各种难闻的气味,让人作呕,饶是如此,梅红玉还是坚定的带着自己的养子和父亲自己走到了牢房当中,对于牢卒同情的目光视而不见! 倒霉催的宋贡鸣双腿打着颤进到了自己的牢房当中,刚刚被推进,一个浑身赤裸,遍体鳞伤的狱友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这个人的样子,宋贡鸣抚摸着自己身上滑嫩的肌肤,猛然间一惊,转过身来,对着押解自己进来的狱卒大喊道:“我招,我招!” “我去……” 没想到宋贡鸣就这么快投降了,梅红玉顿时觉得刚才在城门下的强硬简直是自找死路,无语的看着身边的养子和一脸无奈的父亲,梅红玉刚要说什么,就听到狱卒直接走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过来!我们大人要找你!” 说完,就把牢门打开,将梅红玉带走了,留下一脸哀伤的父亲和七八个养子在背后哀嚎着呼唤她的名字。闪舞小说网.... 梅红玉很快和宋贡鸣一起被带到了宋威简的面前,听说宋贡鸣竟然和自己一个姓,宋威简顿时感觉一阵恼怒,有些不爽的看着被带上来的宋贡鸣,拿着一把折扇放在桌前,对着眼前的宋贡鸣说道:“说吧,这把折扇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这落款是谁?” “这个……小的真不知道啊,这落款我也没看过,我,我是从耀州城的陈悟冶老东西的手中拿到的,他说拿着这个东西,等到涧山宗冲进城中的时候,可以保我的命!” 宋贡鸣一脸胆怯的看着眼前的宋威简,嘴上说的倒是坦白,身边的梅红玉听了,只感觉一阵眩晕,对着宋威简拱手说道:“大人,我们只是相伴而行,在下万没想到,此人竟然真的是耀州城的细作,再说了,就他这个德行,还能够当细作,在下实在是没想到!” “你闭嘴!” 对着英姿飒爽的梅红玉看了一眼,性格有些阴沉的宋威简不爽的摆摆手,将折扇放在了自己的手中,然后指着宋贡鸣说道:“走吧,咱们去见见我们秦门主,看他怎么处置你,这位姑娘说的没错,你这种人也有胆子过来当细作,真不知道陈悟冶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你看看这位姑娘的胆气,用来当你的搭档真是亏了!” 说完,也不管梅红玉涨红着脸的抗议,宋威简直接带着宋贡鸣离开了审问室,顺手让人好生看管梅红玉,这女孩一看就知道身手不错的样子! 带着胆小怯懦的宋贡鸣出了大牢,宋威简甚至连让人将他的双手铐起来的行为都免了,直接带着他三拐五拐的进入到了城主府的医院当中,然后很自然的就打开了蔺修观病房的大门,此时的秦渊还在和蔺修观商讨着如何抵御涧山宗的进攻,所以借口支开了焦玉儿,房间之中并没有宋贡鸣朝思夜想的焦玉儿。 进到房间中,将宋贡鸣此来的目的说了一遍,秦渊抬眼看了看这位衣衫褴褛,皮肤细嫩的细作,无语的摇摇头,用颇为威严的语气说道:“这位兄弟,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在下形容粗陋,还是不要让秦门主的眼睛受伤吧,小的知错,愿意将自己知道的涧山宗的事情全部告知秦门主,希望秦门主能够饶了小的一命,不要让小的住在那么肮脏的地方了,那地牢里面真是可怕啊!” 宋贡鸣捂着嗓子努力让自己发出别的声音来,正在躺着静养的蔺修观也没有仔细看这位身上发出浓浓汗腥味的老乡,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淡然的观赏着这个奇怪的审问! “好吧,还是位有洁癖的细作,看来他们为了让你穿上这身衣裳,肯定花了不少时间吧!” 秦渊淡然一笑,挥手对宋威简说道:“把他说的情况用笔墨记录下来,交给我,这一身味道,也亏得他们愿意让这位兄弟过来当细作,既然这位兄弟不愿意住在我们的地牢里面,那就先让他找个僻静的地方住下,好好的看管起来算了!” 秦渊说完,就让宋威简带着宋贡鸣出了门去,后者刚一扭头,被支开的焦玉儿就带着一篮水果出现在了宋贡鸣的面前,看着披头散发,身上发出恶臭的宋贡鸣,焦玉儿的脸上露出一阵难受的表情,捂着鼻子想要从宋贡鸣的身边离开,此时的宋贡鸣微微一愣,喉咙一动,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细不可查的声响:“玉儿!” “你刚才说什么?” 正要进到房间中的焦玉儿猛然间浑身一震,转过身去,惊讶的看着从自己身边离开的宋贡鸣,旁边的宋威简闻言一笑,对着宋贡鸣的肩膀拍了一拍,对着焦玉儿笑道:“嫂子不要怪,这是我们刚刚抓获的耀州城的细作,浑身细皮嫩肉的,可能见过嫂子,您不要惊慌!” “不不不,这声音,这声音肯定……” 焦玉儿正要争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转身就要进到病房中,见微知著的宋威简微微一愣,猛然间抓住宋贡鸣的脖子,将他转过身来,把他的脖子一抬,对着里面静养的蔺修观问道:“蔺大哥,此人你可认得?” “这种人我怎么会……” 蔺修观正要摆手否认,猛然间看到宋贡鸣脖子上那张熟悉的脸,顿时大惊失色,对着秦渊吼道:“这厮,这厮就是我那……我那妻兄宋贡鸣啊!” “宋贡鸣?” 秦渊努力的从自己的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名字,已经知道事情败露的焦玉儿顿时不顾宋贡鸣身上的恶臭,猛然间扑到这个人的身上,哭天喊地的说道:“贡鸣哥哥,你这是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好吧,威简啊,先去给这位亲戚换一身衣服洗个澡,然后带他来见我,不是听说有和他一起来的一个女人嘛,也带来见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个误会呢?” 说着,秦渊就对着宋威简眨巴了眨巴眼睛,后者会意的点点头,然后就拉开了焦玉儿和宋贡鸣两人,按照秦渊说的,将宋贡鸣带到了澡堂好好的清洗了一番,然后让人拿来了一套新衣服,给宋贡鸣穿上,紧接着就从审讯室将倒霉催的梅红玉带出来,将两个人都送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此时的焦玉儿已经在蔺修观的身边哭诉了半天,拜托他救救自己的“哥哥”,知道妻子是何想法,蔺修观也只能咬着牙吞掉这枚苦果,对着秦渊求情了一番! 将两个人带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秦渊并没有理会一脸落魄的宋贡鸣,而是指着梅红玉对着蔺修观和焦玉儿问道:“这个女人你们可认得?” “不认识!” “好!” 秦渊站起身来,走到梅红玉的面前,对着这个女人说道:“我就是你要找的秦皇门门主秦渊,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吧,听说你带着父亲和样子不远千里辗转而来,刚才在城门处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不过那也是兄弟们的职责所在,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秦门主放心好了,红玉一开始还觉得秦皇门未必和其他的古武门派有何区别,如今感受了一番牢狱之灾才知道,秦皇门果然不同凡响,小女子愿意为秦门主鞍前马后,效命终生!” (本章完)

又是一阵血肉横飞的爆炸,秦渊被推出去老远,然后一个趔趄躺在了地上。



路遥却急忙摆手:“别别别,我可不是流浪汉!”

“联盟?我的联盟是跟活人,你们好像不太合格。”秦渊微微一笑。

董甜甜已经被那炙热的力量焚烧的失去了意识,脑中一片混沌。

“秦门主,是这样的,这耀州城曾经是一地都督府的临时居所,如今各地都督府全然裁撤,不过这当年作为西北都督府机密所在的大楼却还保留着,所以才会和周围的建筑在一起,显得有些突兀!”

秦渊脸色阴沉的来到了叶云曼的办公室,问了十二的下落,这才又大步朝着封如山的办公室过去。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多谢两位女侠搭救之恩!” 一屁股坐在地上,都资枚勉强对着站在身边的吴翠莲和张翠花拱手谢道,脸上写满了劫后余生的疲惫,周围的秦皇门将士和上到城墙上帮忙守城的民工们也都瘫倒在了地上,地上的血花已经阻止不了他们身心的疲惫了! “无妨,大家都累了,先休息吧,我们负责把守城门!” 对着眼前的都资枚笑笑,吴翠莲挥手让身后进城的同伴们安置好货物,上了城墙帮助守城,远远的看到萧关西城的城墙上人影错杂,含恨而归的薛文皓也放弃了继续骚扰的打算,带着人直接穿过高大的东城城门,直接驻扎到了刚刚修建好的东城城区当中,留下少量的人马看守西大门,防止秦皇门的反攻,自己便带着垂头丧气的一众人马回到了自己的营地当中! “他娘的!都是你贻误战机!” 对着跟着自己进来的申平雍大叫一声,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后者默然不许,只是低声说道:“这时机选的也太是时候了,眼看对方守城的兵马都要崩溃了,敌人的援军就及时赶到了,这如果是巧合也就罢了,可是我总觉得哪点不对,如果对方真的是新军到来,应该多打火把,表示自己的人马众多,怎么连多余的动作都没有?而且拿着紫光剑青光剑这等神兵利器的,也不过两人,鬼知道是不是找人假扮的,用来鼓舞士气的方法呢?” “你说的也不无道路,这样吧,你下去让宋萧琳带着人从山外面绕过去看看情况,如果是援军到来的话,那雪地上肯定有很多密密麻麻的脚印开道,如果没有的话,就说明我们这次时被对方的攻心之策给阴了!” 薛文皓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默默的说着,站在他身边的申平雍则是微微一愣,看看左右护卫,对着薛文皓低声说道:“城主大人啊,有句话小人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啊?” “少废话,快点说!” 薛文皓没好气的答应一声,后者看了看站在身边的下属和侍卫,薛文皓顿时会意,挥挥手让两边的下属和侍卫下去,然后才略带不爽的说道:“什么重要的事情竟然需要让这些人都离开?” “小人怀疑宋氏父女有诈!” 申平雍脸色一变,阴测测的对着薛文皓说道:“我知道城主觉得我这是挟私报复,但是细细想来,自从城主您说出攻下萧关西城者就是萧关城主口号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让宋氏父女离心离德了,当初您可是亲口答应,拿下萧关成,这萧关城城主就是她宋萧琳的了!如今忽然改口,对方一定心生不满,恶意通敌也不是不可能!” “你去把宋萧琳叫过来吧,我知道怎么做的,平雍啊,这种怀疑的话要找到证据再说,不然的话,我薛文皓无故杀人,以后谁还敢投靠于我啊?” 薛文皓默默的挥挥手,对于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想要深思一番,旁边的申平雍默默点头,有些惭愧的说道:“城主英明,小人就没想到这一点!” 说罢,进献谗言失败的申平雍便一声不吭的离开了眼前的营帐,除了帐篷,冒着周围吃了败仗的士卒们不满的眼光,从大营中出去,找到了宋萧琳的营地,然后就带着一脸错愕的宋萧琳到了薛文皓的面前! “你下去吧!” 对着跑了一趟的申平雍摆摆手,薛文皓的脸上写满了淡然,后者闻言一愣,看着薛文皓眼中的自信,也就乖乖下去了,帐篷里就留下了薛文皓和宋萧琳两人对峙。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不知道城主大人深夜叫妾身前来,所为何事啊?” 宋萧琳淡然的看着眼前的薛文皓,脸上的笑容如同浮在水上的百合花一样淡雅,眼前的薛文皓轻轻的从自己的手边拿起一个小酒盅,然后对着自己面前的白瓷酒杯倒了半杯酒,伸出自己纤细白皙的手指,将桌子上的白瓷酒杯用食指和无名指夹起来,然后放在自己的鼻尖,对着里面的酒水轻轻的嗅了一嗅,然后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宋萧琳说道:“宋姑娘可知道这酒是何物吗?” “不知。..” 看也不看那白瓷酒杯中的酒水,虽然整个营帐都被这浓郁的酒香填满,宋萧琳还是摇摇头,低声说道:“妾身对于酒水没有什么喜好,也不曾研究一二,不知道城主大人是不是夜半时分想要让妾身品酒?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了,妾身实在是没有这个水平,没有旁的事情,妾身就先行离开了!” “别着急啊!” 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宋萧琳,薛文皓将自己头上的发冠摘下,一头长长的乌黑秀发披在肩头,看着眼前一身黑色绒袍,腰间跨着长刀的宋萧琳,薛文皓微微颔首,双弩凝视着眼前面容姣好的宋萧琳,微笑着说道:“宋姑娘,本城主想要试试你这腰间的宝刀锋利与否,不知道能与不能啊?” “城主要试,有何不可?” 对着薛文皓微笑点头,宋萧琳踏着红狐皮靴,身如轻燕,三两步踩在铺着波斯地毯的地面,转瞬间就到了薛文皓的面前,伸手将自己绑在腰间的皮带连同刀鞘一起卸下来,放在手中,恭恭敬敬的将手中的黑柄腰刀递到了薛文皓的桌子前面,刚一抬头,一根冰冷的手指就触摸到了宋萧琳柔滑的下巴,看着眼前已经起身向前的薛文皓,宋晓琳的美目一闭,默默的将自己柔滑细嫩的红唇堵在了薛文皓的嘴上,紧接着,薛文皓大手一张,抱住眼前的美人,将她一把搂在怀中,紧接着就把手中的白瓷酒杯递到了宋萧琳的嘴边,一股热辣辣的清流就进入到了宋萧琳的口中。 顿时,唇间香酒留,身上衣带宽。别是春梦间,又是一愁烟。 薛文皓在帐中用下半身开疆拓土拉拢人心的时候,已经休息过来的田锋俢和都资枚也终于和“援军”的头目吴翠莲和张翠花姐妹见了面,虽然蔺修观也列席了会议,但是在田锋俢看了,这个人只能算得上是吴翠莲的下属,能够在秦皇门最危难之时为秦皇门而战,吴翠莲虽然有个官运不错的父亲,但是也算得上是秦皇门中赫赫有名的女英雄了! “不知道吴姑娘连夜让我们两个人过来所为何事啊?” 田锋俢在城楼中坐定,打着哈欠说道:“刚才听说您叫我们两个,我们还以为是敌人又来了,吓了个半死呢!” “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为了这萧关城的命运而来!” 吴翠莲暗暗点头,扭头看着一边列席的蔺修观,后者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对着眼前的田锋俢和都资枚说道:“在下蔺修观,是秦门主堂议之人,如今为秦门主献上一策,准备扮作商队,南下谷蕲麻身后,招揽英杰,骚扰敌后为固原之围解套之用,没想到竟然到了萧关遇到了这种事情,我觉得既然如今我们在萧关城中已经没有多少人马了,而且那些民工也靠不住,所以我和吴姑娘商量了一下,觉得我们还是连夜撤退的好,到时候一把火把这萧关西城烧掉,一寸有用的东西都不能留给他烛龙城!” “……” 愕然的看着站起身来的蔺修观,田锋俢和都资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者看着两人的反应,有些尴尬的说道:“我说完了……” “你说完了?你算是哪根葱?过来指挥我们来了?” 都资枚站起身来,一脸不爽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大手一挥,直接说道:“这种事情自然是由秦门主直接裁断,我们想要连夜撤退又能撤到哪里去呢?只能千里迢迢回到固原城了,到了固原城,秦门主问起来,我们说我们临战不及,选择了放弃萧关城?你看看秦门主会不会把我们的皮扒下来做成皮带用!” “都兄弟,也不能这么说话嘛,毕竟我们现在能坐在这里说话,也都是蔺兄弟们恰巧路过的原因,不然的话,现在还指不定被人吊在城墙上示众呢!” 对着身边说话越来越不客气的都资枚摆摆手,田锋俢也是一脸无奈,对着大家说道:“其实两位兄弟的担心都有道理,就凭我们这点人,抵抗得了一时也抵抗不了一世,而且明天天一亮,对面的薛文皓肯定会让人到山梁上观察我军虚实的,到时候就算是有这些民工助阵,我们的人手也大大的不足,等到白天再遇到进攻的话,确实抵抗成功的难度很高,所以撤退也不是不行,不如这样吧,我们就把这里的情况发电报给秦门主,大家有什么计策都可以说出来交给秦门主参考,这样也省的大家在这里争论不休了,如今危亡就在眼前,我田某人虽然不才,但是也知道团结的重要性,大家消消气,不要吵了吧!” “田城主所言极是!” 对着一脸愁苦的田锋俢点点头,吴翠莲也索性说道:“既然田城主都这么说了,我们就把自己的意见发给秦门主让他老人家以为参考如何?” “那就这么着吧!” 看到没有人站在自己这边说话,都资枚也落落无语的摇摇头,对着身边的田锋俢说道:“田城主,别的我不知道,但是如此一来,秦门主肯定会责怪你没有决断力,到时候……” “放心吧,我田某人没有决断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凡手头有二百精锐,我就是战死在这城头上,也不会去找秦门主拿主意的,但是现在的情况都资枚兄弟你也看到了,我们不退不行的,固原城中一兵一卒都给我们播不出来的!” 田锋俢摆摆手,站起来,对着面前的众人说道:“跟我去电报室发电报吧,直接署上你们的名字,我最后也发一封自责的电报给秦门主,这夜长梦多,大家晚上还是要提高警惕!” “额……好吧!” 看着田锋俢疲惫的样子,都资枚和吴翠莲都感到了深深的失望,连主将都觉得这萧关城守不住了,这萧关城内的人心到底有都不稳,已经可以想见了。 不多时,一份份电报就从萧关城中发了出去,很快传到了固原城中,接到连续三封电报,正在值守的下属连忙叫醒正在沉睡中的秦渊,将三封电报一次性的交到秦渊的手中,睡梦中醒来的秦渊看了两眼,顿时睡意渐消,整个人的身躯都是一震…… (本章完)

毕竟这种事情,还是自己人信得过。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