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外衣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5

男士外衣剧情介绍

。



蒙嘉华脱口而出:

…

 ..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来对方是给我们送人头来的啊?” 望着城下进攻中的敌人,都资枚和田锋俢面面相觑,虽然两个人的战斗经验都不多,但是看到这梯子摆放的情况,也看出来了对方主攻的方向到底是什么,而且自己的左翼和中路都没有对面的敌人露头,虽然喊杀声不小,但是听起来就是敷衍了事,除了自己的右翼,敌人的左翼攻击凶猛但是范围极小之外,其他的地方几乎不用担心! “这是不是对方的疑兵之计啊!” 知道烛龙城的薛文皓曾经逼着秦渊签订分家协议,田锋俢自然也不敢对对方掉以轻心,慌忙站起身来,对着都资枚说道:“你赶紧带着人去两边的山上看看情况,这要是忽然从山上冲下来,咱们的优势就没有了!” “这大雪封山的,除非对面的人都不要命了,不然连个火把都不打就敢登上这悬崖峭壁的山梁,我是不信!” 对着两边的山峰看了看,都资枚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而一边的田锋俢却根本不搭理他这茬,执意让人去山梁上看看情况,确定无误之后,才开始有些相信自己的运气就是这么的好,自己菜鸟,对面来的人竟然比自己还菜鸟! “啊!” 带头冲锋的副将一声惨叫,被直接从头顶砸下来的山石当橱毙,后面正在努力攀爬梯子的士兵顿时士气大泄,纷纷向后逃脱而去,两边佯攻的副将看了,自然是心惊胆战,纷纷后退,聚拢在了申平雍的身后! “他奶奶的!” 发现自己竟然连开口痛骂的对象都死了,申平雍少有的骂了句脏话,然后就猛然间看到身后的东城下冲出来一匹骑着白马的同僚,走近一看,申平雍才知道来的人竟然是薛文皓的族弟薛启疆! “额,不知道二将军来此何时啊?” 意识到自己的前途命运可能要有不小的改变,申平雍的脸上写满了尴尬,后者冲到眼前指着申平雍的鼻子骂道:“你他娘的是个废物不是,竟然将我烛龙城士卒的生命当做儿戏一般,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你他娘的冲到对方的攻击范围内回军整队,还那么明显的主攻佯攻,对面的守军就是去猪头,也不可能被你拿下来,你快点滚回来吧!别他娘给我烛龙城将士们丢人了!” 说完,薛启疆就愣头愣脑的对着面前的申平雍说道:“这是哥哥让我亲自过来当众对着你说的话,申先生,跟我回去吧,临阵指挥不是您的长项,不要勉强了!” “额……” 看着薛启疆一脸惋惜的样子,申平雍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就挥挥手,对着身边努力憋笑的众人摆手道:“走吧!刚才让诸位受苦了,我申平雍无能!” 说完,就像是一条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萧关东城,上了台阶,走到薛文皓面前,一脸惭愧的说道:“罪人申平雍,请求薛城主将我问斩,以谢死伤的将士在天之灵!” “起来吧,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最重要!” 对着申平雍冷冷的瞄了一眼,薛文皓指着对面的城墙大吼道:“你过来给我睁大眼睛,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叫打仗!” 说完,薛文皓手中的红色令旗一挥,顿时,早就准备好的东城投石机对着远处的西城墙就砸了过去,虽然很少有能够砸到对面城墙上面,直接砸中人的,但是巨大的爆炸声和夜空中难以预测的攻击都让城墙上原本欢欣鼓舞的田锋俢等人大吃一惊,纷纷要求士卒躲闪,秦皇门的将士还好些,那些被抢拉过来的民工们却开始出现了骚动的迹象! “不要啊!” 一声惨叫猛然间从一名民工的口中喊出,那民工双手抱着脑袋,对着城墙的下口处就跑了过去,周围的一众民工纷纷起身,准备一哄而散,下了城墙,就在这时,刀光一闪,一颗人头就飞到了空中,站在田锋俢身边的都资枚将腰间的长刀插入刀鞘当中,冒着飞过来的石弹大吼道:“临阵脱逃者死9他娘愣着干什么?我们西城的投石机比对面的投石机多得多,给我反攻啊!” “是!” 看着杀红了眼睛的都资枚如何心狠手辣,这些被忽悠上来的民工顿时安静了下来,纷纷稳住自己的心神,将一枚枚石弹装进了投石机当中,调高角度,对着对面的城墙就砸了过去,顿时,黑暗中的投石机如同一架架收割生命带来恐惧的机器,将一枚枚黑乎乎的实弹在漫天风雪的黑夜中,带走一片片的生命! “这个石弹可以点火!” 一个秦皇门的士卒忽然高声大叫,望着对面装饰一新的城楼,田锋俢和都资枚对视一眼,然后齐声说道:“点上火,烧死对面这群王八蛋!” “是!” 随着众人的一阵怒吼,一发发带着火苗的石弹就从秦皇门的投石机当中发射了出去,带着巨大的火苗,这些石弹顿时砸在了东城的城墙上,转瞬间,原本装饰一新的东城城墙就被大火蔓延了开来,原本打算让申平雍看看自己战斗指挥能力的薛文皓这才发现,自己这边的投石机是远远的不足,顿时气急败坏的领着身边的将领们下了城墙,然后招呼自己带来的部队,将一台台云梯从东城推了出来,然后朝着不远处的西城城墙就推了过去! “弩机,发射!” 伴随着都资枚的一声大吼,原本沉默的弩枪纷纷从床弩中发射了出来,呼啸着朝着正街大道上的士兵们砸了过去,正在推着云梯前进的士兵顿时纷纷中箭,惨叫声连绵不绝的从这些士兵的队伍当中发出,但是敌人进攻的步伐却没有停止,知道对面的指挥官肯定换人了!田锋俢和都资枚纷纷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指挥着城墙上的士卒进行防御! 而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一支羽箭却忽然从南侧的山头上射了过来,准准的射中了田锋俢面前的立柱,后者微微信夹在羽箭的前段,看样子是有人将重要的消息传递给了自己! “敌急时,高呼塞北三镇援军至,可解此围!” 惊愕的看着眼前出现的字条,田锋俢对着箭羽射来的地方看去,只看到昏黑信却全然没有一点坏处对于自己,田锋俢自然是小心谨慎的捏在手心,然后继续指挥着手下的士卒们抵御敌人的进攻! “敌人攻上来了!” 一声惨叫猛然间从一个民工的口中发出,看着咬着刀冲上城墙来的敌人,田锋俢怒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朴刀就往缺口处冲了过去,横刀砍翻一名冲上来的敌人,田锋俢厉声大叫道:“兄弟们不要怕,我们的援军就要到了!” “真的有援军?” 惊愕的看着不远处的田锋俢,都资枚的心中一阵愕然,嘴上却没有敢多说什么,而是大叫道:“万岁!援军快到了,兄弟们想要荣华富贵的话,就给我杀敌啊!” 说着,都资枚也加入到了查缺补漏的工作的当中,两个领头的人都带头如此拼命,剩下的秦皇门士卒自然是纷纷和敌人血战到底,有个秦皇门士卒被捅开胸腔的情况下,依然抱着敌人的身体,从城墙上跳了下去,顿时让城下的烛龙城士卒一片惊呼!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没听说对面的援军要来了吗?” 站在城下不断的对着城墙上的敌人射着冷箭,薛文皓的手心第一次出了汗水,旁边的将领们纷纷答应,拿起手中的武器冲向前面已经足够拥挤的攻城云梯下,像普通的士卒一样,攀爬着向上,准备带头拿下城墙! “谁人第一个站到城墙之上,萧关城城主就是他!” 对着空中怒吼着,感觉时间越来越紧的薛文皓怒吼着咆哮着,而就在烛龙城士兵欢声雷动的同时,远处的萧关西城西城墙外面,却传来了一阵刺耳的锣鼓声! “援军!援军!援军到了!兄弟们,我们的援军到了!” 一个身材矮小的秦皇门士卒猛然间敲着锣鼓冲向了正在鏖战中的西城墙,而两个倩影也忽然从他的身后冲出来,手中发着紫光和青光的宝剑在混黑的夜晚让人看了格外的醒目,也让城外烛龙城的进攻戛然而止! “上古名器才能够发出的紫光?” 正在攀爬向上的烛龙城将军们顿时杀了眼睛,看着手持光剑一声不吭冲向自己人砍杀起来的两名女子,不少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震惊的消息! “塞北三镇的援军到了!兄弟们,塞北三镇的援军到了!我们有救了!” 田锋俢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吴翠莲和张翠花姐妹,恍惚间想到了什么,忽然不顾一切的冲着城墙下面的烛龙城士兵们大喊起来,顿时,潮水般的士兵从萧关西城城下退去,留下的是一地的尸体和满是血腥味的战场…… (本章完)“百分之十!”孙耀祖的心在滴血。



大骂一句,卫宣顿时忘了刚才钱苏子对自己的提醒,抡起手边一个柴房中的木棍,对着秦渊大叫道:这个不知名的年轻人长得很是俊逸,一身白色的长袍被风吹起,衬托的他极其潇洒。



“知道,知道!”

“呵呵,秦门主果然好眼光啊!”孙裕华由衷的赞赏。

吃饭的时候,华母突然说道:“天澜,安然天天给你送饭,怎么也没胖起来?”

“您就这么放他走了?”

 夜色如魅,高高的弯月挂在天空,固原城外的谷蕲麻军正在默默的舔舐伤口,而固原城中的秦皇门同样沉默,不单单是因为此战损失的兄弟们,而是因为秦皇门上下都清楚,此战之后,秦皇门守卫四城的 人马已经少至一百多人,连城墙上站满都不可能,还面对被炸塌的城墙缺口,临时修补固然可以,但是却再也不能如之前一般坚固了! “秦门主……”一个双手还在渗血的秦皇门弟子抬眼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秦渊,脸上的灰烬还没有来得及擦干,这些寒风冷夜中战斗的伤员们,都被转移到了医馆当中,可是和之前判断的情况不同,这次能够活着送到医 馆的伤员竟然不足十个,剩下的人多已经身首异处,倒在了血泊当中,直接被收敛到了太平间当中,很多人的身体都变成了几大块,想要拼合起来,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辛苦了!” 秦渊的目光注视着眼前满身灰烬的秦皇门弟子,看着那双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秦渊默默的蹲下身来,轻轻的握住他那缠满绷带的手臂,眼中的热泪轻轻跳落,落在了这双已经无法复原的手臂上! “为了秦皇门,俺的命不算什么,可是……秦门主,咱们的固原城,守得住吗?” 看着眼前红肿着眼睛的秦渊,这名伤兵猛然间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低下头,一脸凄切的说道:“俺的姐姐和妹妹,还有老娘,都在城里,您可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我在这里,不然我娘又该伤心了,啊!” “放心吧,我会保守这个秘密的!”秦渊淡淡的点点头,轻轻的抚摸着伤员还在渗血的手臂,这伤口是被飞下来的石弹打中的,一层皮都被擦掉了,虽然用了一层又一层的绷带,但是鲜血还是在不断的渗出,仿佛在预示着秦皇门的命运一般 ,不断的在失血,却少有补充鲜血的机会! “嗯嗯!” 对着秦渊点点头,这名伤兵安心的躺在床上,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仿佛不想看到秦渊流泪的样子,周围的伤员也大多如此,闭上眼睛,一脸安详的躺在床上,等待着时光的流逝。 漫漫长夜,秦渊带着钱苏子和梁声,默默的走在寂静如水的固原城街道上,哒哒的脚步声从脚下的青石板路上发出,周围的民居都紧闭着大门,仿佛知道有恐怖的事情即将降临在这座城池当中一样。 “你们说,谷蕲麻现在在想些什么呢?”秦渊背着手,抬头看着天空发出皎洁月光的弯月,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脸色凝重如水,刚刚看过那些可怜的伤员,秦渊悲痛的同时,也知道,这些人再也不可能上战场了,自己有责任照顾他们一辈子,可 是,这一辈子有多长呢?秦渊自付,自己也想不出来! “或许是在感慨我们秦皇门的战斗力之坚强吧!”梁声看了一眼满脸惆怅的秦渊,嘴角泛起一丝自信的笑容,轻轻的用手捏着自己的手杖,淡然的说道:“声东击西,运筹帷幄,将计就计,谷蕲麻基本上已经算的是算无遗策了,从何钦元进入固原城的诱敌之策,到那些骑兵忽然间的发难,想要从内部将我秦皇门打败的第一道保险,其后何钦元的诱敌之策,让沙鬼门的骑兵趁着我们开城迎接何钦元部的间隙冲进北城门的第二道保险,还有与此同时炸毁西城 墙,冲进城中和我军近战的第三道保险,三道保险都被我们轻易化解,他谷蕲麻的心情肯定不会好到什么地方的,卢牟坤的人马让他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我相信明天没有战斗发生了!” “可是我军的情况也更糟糕了……”钱苏子看了一眼自信的梁声,脸上很想笑出来,却总感觉有千斤巨石压在自己的身上一般:“和对方拼消耗,我们是拼不过对方的,而且现在西城必须留下大量人员守卫缺口,一旦敌人朝着其他方向加紧进 攻,我们的兵力根本调配不过来……” “车到山前必有路,放心吧,还有我们在呢!” 梁声哈哈一笑,猛然间将自己身上的长袍解下,露出一身的精壮肌肉:“昨天卫宣那小子可是在人前展现了一把神力,我梁声也不是等闲之辈,右护法做得出来的事情,我左护法一样可以!” “好!有这份胆气,才是我秦皇门的人!” 秦渊回头看看身边的梁声,嘴角轻咧,满脸欢喜的说道:“有此信念,就算是天崩地裂,我们秦皇门也能够将这些土鸡瓦狗扫荡殆尽!” 说完,秦渊就带着梁声和钱苏子大步的朝着血战过后的西城门前进,走到西城门的时候,虽然心中已经做好了见到最坏场面的打算,但是秦渊等人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所深深的震撼到了。闪舞小说网..虽然只是不足千人的血战,但是满地的血痕还是将整个西城门内外涂成了一层厚厚的“红色油漆”,碎石遍地,硕大的豁口在完整的西城墙上打开了一个大大的动,站在上面的两排枪盾手如同雕塑一般,手持着长枪短盾,肃立在寒风当中,脚下的夯土已经完全裸露了出来,被火药炸塌的城墙上满是条砖碎瓦,两边还算完整的城墙上也都流淌着一滩一滩的血迹,无数的刀枪木屑落在地上,上面无不沾满着凝 固的鲜血。城墙下面的景象一样渗人,无数倒毙在护城河边的涧山宗弟子,身上的衣甲已经被扒了下来,手边的武器还有零星的人马正在捡拾,人手不足的情况下,秦皇门的弟子们只能先行将自己人的尸体拖到一边,用白布遮盖住,而敌人的尸体则在寒风中被冻成了冰棍,看到秦渊来了,已经在城墙上站立良久的卢牟坤带着两个随从慌忙从城墙上走下来,脚下的大坑就是被投石机的石弹砸出来的,仿佛一个伤口, 出现在固原城平整的地面上。 “辛苦了!”对着眼前行礼的卢牟坤摆摆手,秦渊的脸色再度凝重起来,看着城墙上纷纷回头看的枪盾手们,秦渊的心中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地压住了一样,一股难受的感觉从胸口蔓延开来,之前在来的路上思索的鼓舞 人心的话语,此时都化作了嘴边的一声哀叹,默默的散去。 “守卫固原城乃是我等天职,断然没有辛苦的道理!”卢牟坤坚定的摇摇头,一脸肃然的对着眼前的秦渊大声禀告道:“回禀秦门主,此战,我军伤亡五十九人,其中西城门守卫甄震将军殒命,麾下三十二名兄弟无一后退,全部在城墙上血战而亡,我枪盾手损 失二十五人,其中殒命十六人,伤重九人,右护法大人血战负伤,如今已经前往救治!” “干得漂亮!”看着卢牟坤满眼的肃然,秦渊认真的点点头,看着已经被炸塌的城墙,大声对着站在城头上防卫的枪盾手们喊道:“我秦皇门血战至此,兄弟人无一人后退,无一人逃脱,宁可抱着敌人一起滚下城墙,也不 让敌人进入固原城一步,此等英雄豪杰,我秦某人能够招揽到麾下,亦是此生大幸,明日,我秦渊当亲率兵马,前往涧山宗阵前一战,壮我声威!秦皇门!血战!秦皇门!血战!” “秦皇门!血战!秦皇门!血战!”看着斗志昂扬的秦渊,站立在城墙上的枪盾手们顿时感觉胸中无限豪情壮志,身边的梁声看着这些钢铁般的战士们,也是心中大悦,对着苍天大叫道:“看看我秦皇门这等勇士,害怕谁人敢过来挑衅不成! 兄弟们,让对面狗娘养的涧山宗知道,我们秦皇门不是好惹的!老子不但要打败涧山宗的进攻,我们还要冲到涧山宗的营地里面,活捉了谷蕲麻那个怂包!” “活捉谷蕲麻,屠灭涧山宗!” “活捉谷蕲麻,屠灭涧山宗!”震天的吼声从秦皇门弟子的口中发出,一腔热血让人心潮澎湃,正在家中收拾细软的固原城居民们听到这饱含着怒火的吼声,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小心地打开自家的门窗,看着西城门上站立的秦皇门弟 子们,无数人的心中忽然升起了这样的念头:“这一战,秦皇门不会还能赢吧?” “对面是什么声音?” 正在帐中呆坐的谷蕲麻猛然间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惊异的目光,听着耳边传来的阵阵呐喊声,谷蕲麻疑惑的对着守在门前的侍卫问道:“谁在嘶吼?” “报告,这声音似乎是从固原城上传下来的!”门口的守卫一脸愕然的说着,坐在帐中的谷蕲麻微微一皱眉,站起身来,将桌子上的一柄匕首握在手中,穿上自己的外套,走出营帐,渗人的寒风顿时刮入了他的体内,站在门口,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固 原城城墙,谷蕲麻微微闭上眼睛,努力的用自己的耳朵聆听这来自于敌人的呐喊声! “他们在喊什么?” 谷蕲麻睁开眼睛,脸上写满了疑惑,冲着大营外面的守卫大喊道:“对面的秦皇门在城头上喊什么呢?” “是!” 大营外面的守卫答应一声,赶忙冲到谷蕲麻的近前,单膝跪地,有些胆怯的对着眼前的谷蕲麻说道:“他们在喊口号……” “废话,我当然知道他们在喊口号了!” 谷蕲麻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低头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营门守卫吼道:“我问的是,他们喊得内容是什么!” “小的……小的不敢说……” 守卫颤抖着回应道,换来的是谷蕲麻飞起的一脚:“奶奶个腿的,让你说你就说,什么难听话我谷蕲麻没听说过,我赦你无罪!” “是!” 那守卫乖乖答应,把自己的脸贴在冰冷的地面上,然后一脸黯然的说道:“他们喊的是活捉谷蕲麻,屠灭涧山宗!” “来人啊!” 谷蕲麻大吼一声,只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有一座火山一样等着爆发:“给我备马,让各营的人马立刻给我聚齐,我今天要是不灭了秦皇门,我谷蕲麻就不姓谷了!” “是!”旁边的守卫赶忙答应,正要骑上马到各个营地通知谷蕲麻的命令,身后忽然传来谷蕲麻的跳脚声:“你他娘是个废物不是?这个时候你应该劝我不要这样……真他娘没有个懂事的家伙!”



原本已经变黑了的诸多屏幕,瞬间亮起来。“那怎么不继续当下去,现在当兵还是很有前途的。”林广雄说道,语气很平和,似乎就在跟秦渊聊家常。

详情

手不稳发抖怎么训练 Copyright © 2020